第七章 再出发
末大也2019-10-27 16:252,583

  胖子放下手里的藏刀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我不看见你看他背上的纹身了吗,你还说什么又是你们,你不认识?”我狐疑的看着他。

  胖子叹了口气,“他我确实不知道,但是他身上的纹身去的确认识。在我们众多项目中,特别是一些比较机密的项目。我们的人经常能隐约感觉到有人在监视,组织也查过,但是没有结果或只是找到了一些狼牙纹身的线索,我听说过好像在你哥的某次行动里活捉过具体就不知道了。”

  我摸着下巴哦了一声,胖子又和我说了些他对狼牙纹身的猜测,有的没的乱说了一通。随即一拍大腿起身就睡觉去了。

  第二天的中午我们就到了墨脱的县城里,顺着胖子的地址找到了地址中墨脱大酒店的位置,说着是大酒店其实就是一家门脸不大的小旅馆。胖子还打趣老板娘说,“你这牌面可真够大的啊。”

  我们刚到“墨脱大酒店”的门口,门口已经有一群人在哪里搬装备。胖子上去招呼了几声说明了来意,从人群之中就出来一个中分发型带着眼镜的中年男人,一看就是一副老学究样貌的人站了出来,这个人自我介绍自己叫薛宁。他是个自来熟,见我站在胖子面前就赶上来和我握手,连问胖子这位小兄弟是谁,胖子就说我是吕顾问。

  介绍完之后薛宁往我们身后四周搜寻了两眼,“诶,我们的小姜哪里去了。”

  我正想回答他我们这两天的事情,话到嘴边还未出口,就被胖子抢先说道:“姜淮啊,他有别的事情去处理了,来不了了。这不他不就补上来了吗。”胖子说完看向我,我咧着嘴对着薛宁笑了笑。

  薛宁长哦了一声,又聊了些别的他就说:“你们刚到先休息一下,我们这边收拾完之后我会通知你们一起开会,计划一下明天出发的事情。”

  胖子和我的都正想问出发去那,后面就有人在喊薛宁。他回了句进,详细一会开会说。就匆匆朝身后跑去。

  我们胖子对视一了一下,我就问胖子,为什么不把假姜淮的事情告诉他,他把我拉倒里面看了看外面没人注意这边才说:“他们能把啊姜淮换掉,这队伍里的人我也不认识。我是怕考察队里还有跟假姜淮一样的人存在。看这情况他们应该是要再次进山了,那些的目的我们还不清楚,我们先藏着看情况。”

  我是有点觉得胖子有点小题大做了,但也没说什么。过了不久就有人过来叫我们去开会。开会的地方实在天台上搭出来的阳光房里。这里是旅馆的餐厅,不知道是没到饭点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这里除了围坐着的十几号考察队的人之外在没有其他人。

  薛宁见我们过来一一给我们做了介绍,我本以为这里的负责人就是薛宁了,结果是一个看着要比薛宁稍微老一些的老头子主持的会议。这个人通过薛宁的介绍我知道他叫胡广文,一旁的其他人都叫他胡教授。

  这个胡教授说话逻辑清晰一点也不拖泥带水,会议开了块一个小时,他先是介绍了具体情况和猜测,之后就分配了工作制定了计划。在这里坐着的人并不是都进去,加上我和胖子两个人之外还有胡教授薛宁,以及另外六个人再加上一个藏族的向导。一共十一个人。

  计划暂定我们明天一早出发,从另外一条山路进去,沿着雅鲁藏布江到达上一只考察队最后发来信息的位置,到了那里之后再做计划。再后来他们就对装备做了再次的核对,就没有我们什么事情了。

  我们下楼胖子就去找旅馆的老板娘贫嘴去了,我一阵无语,就出了旅馆,远处的山峦上一条悠长奇绝的山路,穿越尘嚣,向天空延伸。隐隐的能看见有朝圣者在山路上磕着长头。

  墨脱是个很美的地方,雅鲁藏布江横贯而过,八世纪时,宁玛派始祖莲花生大师受到藏王赤松德赞的邀请探访藏地寻找仙山圣地,在途中到了这里,他从高山上俯瞰墨脱的地势如一朵盛开的莲花,就被此处的神奇景色所吸引,决定在此处修行弘法。并且给此地取名为白马岗,后来还有藏经按照莲花生大师的意思把此地称为佛之净土白马岗,白马岗就是隐藏着的像花那样的圣地的意思。

  第二天早上我们在旅馆的门口集合,应为地势问题,汽车是进不去的,所以我们还是徒步进去,装备则有马匹来扛。只不过这次马多我们可以骑马了。我出来的时候门口已经有了十几匹当地特有的矮脚马,只不过个头要比前两天旺堆的那两匹体型大了许多。

  胖子看着这些马,嘿嘿的笑着,“胖爷我这次终于不用在跋山涉水的走路了。”这时就有人在我们后面笑着说:“小胖哥您这体型,我们这马压力有点大啊。”那个人也是这次要进山的十个人之一,昨天介绍过应该叫田小文。胖子瞥了他一眼,没理会他就朝马那边走开了。田小文看着应该是二十来岁的样子,因该是和我差不多。他见胖子没理他就走了还是那副笑嘻嘻的样子对着胖子走的方向说:“哎,各个玩笑嘛。”胖子不知是没听见还是假装的没有理会。

  田小文问完又转向我,自己做了个自我介绍,和我握了握手就问;“不知道吕顾问是搞哪方面研究的。”我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就在这时幸好一边站在马队那边的薛宁正在叫着众人集合,田小文看向那边没在等着我回答,就说了声“走吧。”我就和他朝集合的地方走了过去。

  那个藏族的向导也已经到了,他是当地的门巴族,叫拉巴。常年在雅鲁藏布江一带的山里采药,门巴族的汉子都很壮实,他也不例外,一米八的个子皮肤黝黑。有当地人特有的那种脸型,不过让我意外的是他的汉语很好,后来才听说他是常年和汉人做药材生意。这两年也开始给一些进山里玩的游客做向导。

  薛宁和胡教授轮流说了些注意安全之类的话,我们就开始往马匹背上装一旁已经整理的的装备,十几个打驮包被绑在马背上,十几个包一共让七匹马驮着,我们是一个人都是一人一匹,这马是从藏民手里租来的,平常都是给山里的村落运送货物或是给工地运石料建材,四肢大腿很是健硕,我们的驮包虽然大但是远比他们平常运送的石料建材轻多了。

  拉巴在前面呼喝了一声马队朝着出城的方向出发了,没多久我们就踏上了沿河的小道,一片是咆哮着的雅鲁藏布江,河道就如刀削斧劈出来的一般,河水游走在山谷地下,我们的马队在半山腰的小路上缓慢前进,这里离水面的落差很大,有五六十米。我骑在马背上望着悬崖下的汹涌的河面,不禁咋舌。

  这一路还是比较安稳的,出发后的第三天早晨我们越过了雅鲁藏布江,到达了雅鲁藏布江南侧,自此之后就偏离了雅鲁藏布峡谷,向着南侧的喜马拉雅山方向进发,通过海拔表发现这一段海拔竟然只有不到八百。自然地貌也不想雅鲁藏布江沿岸上那种低矮的灌木,倒是有点和墨脱周边的亚热带气候,树木也开始密集起来,不知多久之后我们就完全进入了一片原始森林之内。

继续阅读:第八章 遇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惊奇手记之雪岭迷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