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遇险
末大也2019-10-28 17:382,703

  到了这片原始森林之后,我们已经没有办法再骑着马前进了。马的数量也太多没法跟着进去,拉巴只好在一处树木比较少的地方,将我们原本骑着的马匹拴在了哪里。四周草木众多又有一条山涧小溪自上而下留来。

  在此处稍作休息之后我们就扎人了茂密的原始森林之中,树木为了晒到高处的阳光树干笔直高耸着,树冠连起来遮天蔽日。下面则是常年晒不到阳光的低矮灌木,地上都是些枯枝烂叶,显有些裸露出来的地面和石头也都是被青苔包裹着,这里倒是有些热带雨林的感觉,阳光透过密集的树冠投射下来一条条光柱,行走在这幅场景之间如梦似幻。

  我和胖子跟在前方拿着砍刀开路的拉巴后面,一队人依次排开,七匹驮着行李的马被用绳子连在一起跟在队伍后侧。路不是很好走,又湿又滑,胡教授看来是有点吃不消,薛宁另外一人在后面依扶着他。

  浑浑噩噩的跟着前面的胖子走着,他走过后弹回来的树枝几次抽在我的脸上,就这样走了又不知多少时间。林子里开始暗下来,透过树冠射下来的光束也已经消失。几次一脚下去没有踩好,就被滑到摔个踉跄。

  突然之间我就听见后面传来了几声马的嘶鸣声,胖子和前面的拉巴也听见,我们同事转向身后,身后的人也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几经探头被人和马挡住看不见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马还在继续嘶鸣,拉巴好像柑橘到了什么喊了一句就从我们身前挤了过去。我和胖子也耕者他侧身让过几人到了后面。

  等挤才挤到队伍的后边,拉巴已经拉着连着前面几匹马的绳子往我们这个方向拽,一边还朝后喊着:“快过来帮忙,马陷阱去。”我侧身就望见已经有两匹马陷进地里的烂树叶之中,就只能看见头和半个马背露在外面。

  “马陷进沼泽里了块过来啦啊。”我朝后面还在朝这边张望的人大喊,哪几个人才反应过来,朝我们这边奔来,我拉起绳子就学着拉巴的样子往后拉,但是那一头就跟绑在一块巨石上一样,丝毫感觉不到我们这边有拉上来的迹象。后面几个人也赶了过来拽起绳子,众人一起使力,但是还是一点作用都没有。

  片刻之后我就感觉到了绳子的那一头有力气传了过来,我们这边拉动没有丝毫作用,另一头又好像正在把我们往沼泽里边拉。拉巴在前面大喊:“使劲啊。”胖子在他后面身子倾斜着,紧咬着牙冠往后拽:“他娘的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

  那一头传来的力道突然加重了起来,我们以及那几匹没有掉进沼泽里的全部被那一头拉的往沼泽的方向滑。胖子咬着牙大喊:“快,快他娘的把马绳子解开,别剩下的几匹也掉下去。”

  我够不着,后面那几个人也不敢直接骂绳子放下去解开马绳,一边吧绳子夹子咯吱窝里,另一只手伸过去解绳子,用了一分多钟连着马的绳子才被艰难的解开。

  拉巴的声音已经歇斯底里了,“你们用点劲啊。”我看像拉巴,他的小腿已经全部没到沼泽的烂泥之中,他不知道在他身后的我们已经如拔河一般,身体倾斜,胖子的几乎已经靠在了我的身上。我的背也差不多快要触碰到了身后那人的腿了。

  就听见拉巴一声:“撑不住了。”之后我就感觉手上的力道成倍的增加,身体也撑不住力气,胖子先被拉倒,之后是我,我们这边的力道一消失就被,我整个人就被拽了过去。我都没来得及放绳子就被后面一踢倒,脚下一软没有东西借力就陷入了沼泽之中。

  我身后的人也陷入了进来,在后面几人脚下应该是在我们拉不住之后放掉了绳子没有被拖过来,几个人就摔倒在了沼泽边上相对比较硬的地上。烂泥和树叶已经漫到了我的大腿,我知道在沼泽之中不能做太激烈的动作,不然会陷入的更快。

  胖子和拉巴掉下来之后翻了几下就也不在动了,胖子和我差不多,拉巴就比较惨了,已经陷入到腰的部分。我已经看不到后面那两匹马了,在原本它们的位置,淤泥不时被搅动一下,不停地往上冒着泡,

  岸上的人拉直了绳子我们拉住绳子根本抽不动腿,薛宁就从一遍找来了一根小树的树干,伸了过来,我后面那个人先拽上树干,岸上两三个人在哪使劲地拽,还拿那个人陷入的不是太深,就听见他腿下传来了一阵咕噜噜的声音,他就被整个拽了上去。

  他们有吧树干伸向我,我努力伸长胳膊,可是奈何胳膊就是刚好短那么一尺多长对对距离,任凭那边的人怎么趴在沼泽边上使劲往我这里伸,就是那么一点点。我也因为这几下动作太大陷入速度更快了,几下就没到了腰。胖子太重也已经到腰了,急的头上直冒汗。他体重不我和拉巴都要重,陷落的也比我我们都要快。岸上的人也急做一团,只见胖子哎呀一声一拍脑袋就对着岸上大喊,“咱们不是还有绳子吗,快去拿绳子啊。”

  岸上的人也是一拍脑袋就朝后面的马奔了过去,他在哪几匹马之间来回翻动了几遍。找了几遍没找到就冲了回来指着淤泥大叫:“咱们的绳子后面那两匹马身上啊。”

  我心里一整苦笑啊,我们三个还在淤泥里的人一起少后面看,马掉下去的位置已经连气泡都不冒了。薛宁还想找更长的树枝但是在附近转了半天还是没有一个能比现在这跟更长的。薛宁一咬牙半只脚摊入了淤泥里,这一脚下去足足进去半只腿。后面的人拽着他的衣服,我也竭力把身子探过去,这下一把就稳稳的握住了那跟小树干。

  我人胖子和拉巴抓住我的衣服,那边就开始拽一腿在淤泥里的薛宁。我略微感觉到了身体向上抽动了一下,刚刚才心喜了一下,就听见滋啦一声,薛宁的衣服受不住众人的拉扯,被撕了开来,身后胖子和拉巴就同时轻声骂了一声。

  薛宁没了身后的支撑也面对淤泥就扑了进去,但是他手里的小树干还在手里紧握着,身体超前扑的同时树干也朝我面门甩了过来。我暗叫一声命苦啊,下意识的闭眼伸手就挡。树干一头就砸在了我的鼻子上,鼻子一辣,一股液体就从的鼻孔里流了出来。后面的胖子被我下意识的躲闪撞了一下身子往下陷的速度又快了几分。

  我的鼻子一阵一阵的剧痛,疼得我直捂着鼻子呻吟。眼看淤泥就要漫到我们的胸口了,不管是流沙还是沼泽。一漫过胸口,肺叶也没有空间收缩,我们也就可能在没有全部馍丁没顶之前先窒息掉。

  薛宁是正面爬到沼泽里的,再加上他本身就在沼泽边上。就被人拽着腿拽了上去,他摔下去和被拖上来的时候应该是吃了几口烂,上岸就在蹲在一遍一个劲的吐。剩下人在岸上急的直转圈,

  我捂着鼻子就问圣不敢再转动身体:“咱们现在怎么办啊。”我能感受到胖子在剧烈喘着气:“看来咱们今天要报销在。”还没说完他顿了顿,“衣服,快脱衣服。”我起初还没反应过来,恍了一下才一惊。就脱下上衣和上身保暖的内衬,胖子把我和拉巴还有他自己的衣服绑在一起,我接过他递过来的一串衣服系成的绳子,就朝岸边甩了过去。

  岸上的人也瞬间会意伸手接住,拽了两下试了试,就一起齐力往上拽。这次我们三没有一起上,我尽力扑腾身体,终于我被拉出了淤泥,很快我出来的那个坑就又愈合了起来。我也被他们生拉硬拽的拉上了岸。

继续阅读:第九章 石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惊奇手记之雪岭迷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