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消失的两个人
末大也2019-11-04 10:352,670

  拉巴走过的地上基本都是可以很容易通过的地方,常年在山里讨生活人大都习惯了在山林之中行走。他在前面开路也都是为了后面的人和驮着装备的马容易通过一些。

  这片林子里除了那条不知多少年才会有人涉足的小道外,其余地方可能自有之时就从来没有人踩上去过,一些沿着地面生长的藤蔓纵横在矮灌木其中。我已经倍加小心的朝着灯光闪烁的方向爬去,却还是滑了一脚。这种行进的方式真的只能用爬来描述了,山林有一定的坡度,地面也是潮湿不堪。

  我一手抓住地上的藤蔓,手上黏黏糊糊也不知粘上了什么东西。手电甩飞出去尽然给灭了,只好随手在树干上抹了一把,抹掉了手上黏糊的东西。四下摸索之后,没有摸到手电,就只好朝着灯光的方向手脚并用的爬去。

  等我走到那人身后的时候,终于听清了他叫喊的声音。确实是在叫着林阳和徐青这两个人的名字。那人似乎好像根本没有察觉到我已经到了他的身后,我正处在他身后背光的位置也看不清他的脸。就伸手去搭他的肩膀。

  令我没想到的是,他的反应竟会如此之大。我的手才刚刚搭在他的肩膀上,我就能深切的感受到他的身体猛地一缩,一个踉跄身体就要往前窜。我一把抓住他的衣服,没想到它挣扎的更厉害,突然还尖叫了起来,身体同时也瘫软了下去。

  我大喊一声:“是我。”

  他已经被自己绊倒瘫坐在了地上,浑身瑟瑟发抖。我又喊了几声,他才慢慢缓过来,手电的灯光照向了我的脸。有些刺眼的户外手电灯光射向我的脸,一阵刺目让我睁不开眼睛,急忙侧过脸去。同时伸手拨开他的手。

  “你别照我眼睛啊你。”

  “哎呀……,人吓人吓死人啊,大半夜的装鬼。”

  手电灯光被挪开,我听清楚是田小文的声音,他一把将手电拍在地上朝我大喊,喊完竟就坐在地上喘起了气来,我看到他惊魂未定的样子,脸上流露出来愧疚的表情,心里却是有些好笑。

  等我把他拉起来的时候,四周的人已经到了跟前。胖子也不知道是从哪边的树叶里钻了出来看着我们急问怎么了,我就把来龙去脉简要的和他说了一下,说是闹了乌龙。胖子哼笑了两声,拍了拍田小文的肩膀。

  “我说小同志,大男人胆子不要那么小嘛。”

  田小文白了胖子一眼,我看胖子还要说些什么,怕他俩斗嘴。就抢先打断他问:“那俩人怎么回事,走丢了吗。”

  “哎,那俩倒霉孩子也不知道去哪儿了,找这么一圈了,也没找到。”胖子话说完众人就被招呼起来,他们已经在这周围一大片区域搜索了一遍了,只好先回营地再做打算。

  回营地的路上,我才从胖子的口中得知,原来他们在做完讨论之后,准备休息的时候才发现他们之中少了两个人,本来以为他们已经回自己帐篷了,过去找才发现这两个人也没在帐篷里。他们就在周围喊他俩的名字,营地周围也没有回应。我当时因为比较疲惫,脑子里还在乱想着东西就没有听到。

  他们也是比较着急怕出事,就忘记了叫我,一群人就打着手电在周围的林子里搜寻。我们回到了营地,拉巴怕在少人就点了数。加上他一共九个人,确实是少林阳和徐青两个人。

  我们一时没有办法,围坐在营地,能听见几个人直叹气。我就在脑海里回忆那两人,突然好像哪里有点不对,片刻之后我哎呀一声,就是一拍大腿啊。

  众人看我这样目光都投向了我,我就说:“这会事情不对啊。”

  “怎么不对。”胖子就问。

  “他们不是刚刚那会走丢的。”胖子和其他几个人更加疑惑,连忙让我快说。

  “他们在我们掉进沼泽之前就已经走散了,我们当时情况紧急,之后注意力又集中到了石像身上。谁也没注意到他俩。”

  他们两个是跟在队伍最后面的,我们在掉入沼泽之前,我往后跑到时候确实也没看见后面再有人了。胖子和拉巴两个当时在我前面拽绳子的人也摸着下巴,随后不久也给出结论,当时的确也没看到后面那两个人。

  胖子倒吸一了一空冷气。

  “他们要是那个时候就走散了,那事情就大条了,现在也没跟上来……”

  他一拍大腿就站了起来,我也心急,他们是什么时候走散我们都不知道,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回去找他们。稍作商量之后,我们决定其中四个人回去找,夜黑风高的也不好集体返回去。

  最后我和胖子,拉巴还有薛宁一共四个人带来部分装备,害怕再出什么变故就带了足够的食物,打起手电就往我们来到方向返回。

  一路往回走,我们走过的地方地上被踩过的印记凌乱不堪,也看不出到底是几个人的脚印。林子里不时传来几声不知名的鸟叫声,声音伴随着周围的环境,让我不禁的背脊发凉。

  刚开始还叫他们的名字,后来喊的时间长了,也没有什么回应,就都停了下来,我们四周围倒是没清闲过,不时这里一阵树叶摇动声,又一会哪里一阵诡异的鸟叫声,我们这几个人估计心里都不踏实,但是也没人先说出来。还是拉巴为了缓解气氛就唱起了歌,他是用藏语唱的也不听不懂是什么意思。

  我们几个也不时喊两声他们的名字,具体走了多久我们已经记不清了,但是最少也是三四个多小时左右,前面的拉巴突然停了下来,我在他身后,一头就撞在了他的背上,胖子就从后面挤了上来。

  “怎么了。”

  “你看那里。”

  拉巴手电筒的光线就指着前面的一个方向,我们就朝光线的方向看去。那边的草丛里一棵已经被掰断掉枝叶,只剩下树干的一棵光秃秃的小树。树干末端绑着一根红色的丝带,我们走到近前。

  这丝带我们是认识的,在之前开会的时候,我们就已经确定了一但出现特殊情况,与队伍走散,或者到向导都无法确定的位置时,就要在来路上系上这种红色的丝带,我们每个身上都装了二三十条。

  这个位置草木很高,看不出明显的路径,若不是那个光秃秃的小树干,估计也是没法察觉到这里系着红丝带。

  “他们掉队之后想跟上来,但是走错了路。”胖子拨开树枝,丝带背后的草丛里明显有人踩过去的痕迹。

  “林阳,徐青……”

  “别喊了,这一去一来他们要是走错了,都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喊也没用。”胖子摆手让薛宁不要喊了。

  我就问:“我们现在怎么办,跟上去?”

  胖子就回应:“跟上去呗,希望这几个倒霉孩子别一根筋,找不到人也不知道停。”

  我们正要走拉巴就站住在哪里一脸为难的看着我们,“怎么着啊,走吧。”胖子就挥手让他跟上来。

  “这里面我从来都没进去过,里面是更深的林子。根本就没有路能进去。”

  胖子没听他说完就一把拉过拉巴,“没时间了,任它里面是刀山火海我们也得进去找人。”

  拉巴好像是极不情愿的被推让着,到了我们三人的前方,开始朝红丝带的方向前进。边走还一边回头说:“这里面他们走进去出不来的,我还还是在外面等吧,我们进去也会出不去的。”

  这句话说得很奇怪,我就拍了拍胖子让他先停下。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鬼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惊奇手记之雪岭迷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