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迷失
末大也2019-11-04 19:483,203

  我自高奋勇的先提出我守第一班,几个人也都没有其他异议,就都找了块不大的平地铺上防水布睡觉去了。

  之后看来我是对自己高估了,在他们三个人的呼噜声中,我不负众望的也沉沉的睡了过去。这一觉睡得很舒服,没有做什么梦,等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看了一眼表,娘的已经没几分钟就到十二点了。

  我坐起来看四周,剩下三个人还在睡着,我赶忙去摇他们,轮个的摇了几下竟然没有一个被我摇醒,这几个人竟然动也没动,就连一声呼噜都没有再发出来,一股不详的预感已经遍布我的全身。

  我有些惊慌的去拿手指试探他们的鼻息,手指触碰到他们的皮肤上,已经没有体温了。鼻子里也没有任何气体呼出。我的心已经凉了,妈的这些人已经死了好一会了。

  一股恐惧感遍布我的全身,我瘫坐在地上直喘着粗气,我知道我的精神已经到了面临崩溃的地步了。

  怎么死的呢?我看了一下时间,突然就知道了原因,气得我直砸脑袋,是我害了他们啊,中和瘴气的药效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我他娘给睡着了,没有叫醒他们,他们也没自己醒来。吸入太多瘴气给毒死了。

  内心的不安感逐渐让我喘不过气来,但是又为什么我没有死呢?药是我们几乎同时吃下去的,说细一点,我吃的还要比他们早。

  我怕我能活下来只是个巧合,就赶紧去薛宁的尸体旁边翻他的包,他是背着包背靠着一棵树躺下的,现在尸体冰凉已经僵硬了。我想把它挪开去翻他的包,果然老话说得好,死重死重的。

  我掰了半天,他的尸体僵硬的和石头一样,胳膊竟然没有被我掰动,挂在一旁藤蔓上的冷光灯照耀下,一股飘散着的薄雾在灯光下涌动着。这就是瘴气吧。

  我心里又惊又怕,恐惧感已经到达了顶点,暗自叫了一句,“老薛我对不起您了,我出去给你多烧纸。”

  现在的我不知道是被吓疯了还是还是怎么的,竟然会有这种想法。手上动作也没停,就站起来一脚踹翻了薛宁的尸体,拉开他背包的拉链,乱翻了一通。

  这薛宁也不知道把那盒药放到哪里了,我把他的背包翻了个抵掉儿,也没有找到铝盒子,我又去摸他全身上下的口袋,依旧没有。

  我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脸上,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是手还是不自觉的在抖动着,薄雾已经到了我的跟前,但是我鼻子里却没有闻到什么刺鼻的味道,不是说瘴气是山林里的毒物和动物尸体腐烂散发出来的气体吗?不应该是及其刺鼻的吗?

  这雾气除了略微带着些寒意,在没有其他让我不适的感觉,过了许久不知是心里作用还是雾气所致,我的头开始有些眩晕感,药没找到,我也不能坐在这等死。

  我看向他们的三具尸体,一时踌躇,我是想把他们的尸体弄出去的,但是此般情况。只能先自保了,我双手合实朝他们几个人拜了拜。心里已经慌的不行了。

  我背起我的包把重的东西扔掉,又拔下胖子之前插在地上的藏刀,就往来路走,四下转了一圈之后,竟然没有找到我们当时砍开藤蔓的路,不对啊,我心生疑惑。我们就是从这里走过来的啊。

  我清楚地记得,我们走来方向本应该是已经被砍断的藤蔓,竟然已经合上了。又是那种熟悉的恐惧感涌上心头,我大吼着劈开藤蔓,钻了进去,一路朝着我来的方向疯狂的奔跑着,遇到藤蔓就挥刀砍断继续往我们来的方向跑。

  跑了二三十分钟之后,我顿觉不对,不能在这么跑下去了,完全没有我来来过的痕迹,我怕在走差了路,不敢再继续前进,还好藤蔓密集,我可以爬上去先看看方向。

  藤蔓很好爬,粗壮结实,粗藤上又缠绕着细藤,往上爬了几步我就发现,这办法行不通。藤蔓一直衍生到了上方我看不到的地方,我抬头想看看到底有多高,这才看到天空中一片漆黑,这林子里到底怎么回事儿,已经十二点了为什么天还是黑的。

  手电灯光向上扫射了一遍,看不出到底有多高。但是依旧让我发现了,并不是天还是黑的。灯光照射不到的地方,能隐约看到树叶枝条纵横交错着。是密集的树冠遮盖住了天空,树冠又太高所以才误认为天还没有亮。

  我短暂的关上了一会手电筒的灯光、四处朝顶部的树冠望去,没有看见任何一缕阳光从上空射下。我在打开手电筒之后,决定既然在这里看不到四周的环境,那我就爬到树冠最上面,看一看确认一个方向在下来朝那边走。

  想着我就继续往高处爬,高度越高起来,藤蔓也越来越密集,攀爬更加困难起来。藤蔓纵横交错着,我要从横铺着的藤蔓网钻过去才能上到下一层。

  我回头看下面,地面已经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也判断不出来到底有多高,但是借着手电光线能照到的地方看来,至少离我这里有十层楼的高度。四周都是一片漆黑,就没有感受到对于高度的恐惧,但是黑暗里我似乎能感觉到,什么东西在注视着我,而且不止一个,这种感觉让我很不自然。

  我强制自己去想些别的转移开自己的注意力,在往上了十米左右,就到达了树冠的底部。看来这片林子的高度怎么也有五十米高,我有些惊诧树木的高度。

  树冠底下一样纵横交错着枝条藤蔓,犹如一张树枝藤蔓编织成的大网,我废了半天的力气,才在这些枝杈上开出了一个勉强我自己能通过的窟窿,我往外看去,没有我想象的阳光从窟窿里投射下来,似乎是阴天。

  我把背包挂在了一旁的枝丫上,就从窟窿里钻了出去,在我的想象中,树冠之上应该是高低起伏,能看见远处树冠稀疏的位置。

  但上面的情景令我大失所望,能见度不到两米,周围天空中被厚重的雾气遮盖者,什么也看不见。我本想在周围走几步的,但是树冠上确实无法行走,上面都是手指粗细的枝条,我也是费力的踩着脚下粗一些的枝条才能艰难的站立起来。

  心里沮丧,只好先下到地面上,藤蔓众多也没费太大的力气就到了地面,才回头一看,双腿就是一软,要不是我一手还抓着藤蔓,就得跌倒在地上。

  我他“妈”为什么要来这里啊,在我身后,拉巴,薛宁,还有胖子的三具尸体,以及他们的背包装备,就在我的眼前。

  这里不就是我们当时修整的地方吗?我百分之一百的的确信,我爬上去的地方绝对不是这里,在怎么也有距离这儿百十来米的距离,我往下爬的时候也绝对没有偏离位置。怎么下来会是这里啊。

  浑身颤栗着,起了一身的白毛汗。我在抬头看他们,他们脸上已经成了黑紫色,手电光在加上一旁的冷光灯照射下,看着无比的狰狞诡异。

  我不敢在待在这里,起身就往我当时劈开的藤蔓破口跑。等到了藤蔓前,心中就起了些许的暗火。我劈开的口子怎么又一次的没了。我咽了口唾沫,再一次砍开藤蔓就钻了进去继续狂奔,竟然在这之后的藤蔓没有任何痕迹,就像从来没有人来过一样。

  但是我还是没有停顿,继续砍开藤蔓往里钻,大概十分钟左右之后,当我砍开面前的一片藤蔓之后,我就咧嘴面朝天苦笑了一声,藤蔓的背后,三个人的尸体,依旧如刚才一样躺在原地。我又一次的回到了原点,而且我的位置,就是刚刚离开那个方向的对面。

  那个我刚砍开不久的藤蔓空隙,又和没有人动过一般,还是它原来没有破损的样子。我摇头苦笑抬头想看看头顶树冠上那个被我掏开的窟窿,如我所愿,哪里还有什么窟窿啊。

  我咬牙心想,“我还就不信邪了。”转身朝我来的空隙钻了回去,等我再砍开那片挡住我路的藤蔓后,我照旧回到了三个人尸体的位置。之后我又试了几个方向,无一例外的都是从我走出方向的对面出来,被我离开时砍开的藤蔓也是照旧恢复原样。

  我苦笑,也不走了,坐在三具尸体前。可能已经被吓傻或者被瞎蒙了吧。我坐在他们的尸体前。就开始自言自语:“哥几个我求求你们了,不要再玩兄弟我了。我的神经真的受不了你们这么折磨了。”

  此情此景应该是相当搞笑的,我也不知道当时是崩溃还是我已经中毒气疯掉了。我不得不把现在的处境归咎于那种我不想面对的状态,“鬼打墙啊。”没想到真有这种操作。

  幸好当时我的思路还算是清晰的,“这几个人也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啊,总不能死了也不放我走吧。”我当时的想法真的是很可笑了,但是处在那种诡异的环境中,事情也确实清清楚楚的在我面前发生了。这种状态科学能解释的了吗?

  正当我胡思乱想着,突然就从头顶上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

继续阅读:无间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惊奇手记之雪岭迷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