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青林郡
申小珲2019-11-12 10:532,344

  “驾~驾~”

  上百匹骏马在官道上狂奔,带起阵阵的灰尘,漂浮在黑夜中,与此同时,马蹄声也在官道上不断响起。

  “五叔他们到哪里了?”马背上一位身着银甲的黄超开口问道。

  旁边的副将应道:“二少爷,一个时辰前,黄争将军传信道他们已经到了万丛林那边,现在应该已经过了万丛林。”

  “吁吁吁……”

  黄超拉着马缰,止住了坐下的骏马,身后的百名士兵也都同时止住了坐下马匹。

  “少爷,怎么了?”身旁的副将张梁开口说道。

  黄超并未答话,而是抬头望着远处的天空,用力的吹了声口哨。

  副将随即才恍然大悟,少爷这是在给猎鹰发信号呢。

  猎鹰,是黄家专门饲养的一种雄鹰,经过专门特殊的训练,让其作为传递密报的信使。

  哨声落下不久后,一个黑影远处的高空飞来,一双翅膀宽大有利,尖嘴和利爪上泛着寒光,锋利无比。

  黄超深处右臂,猎鹰落在起其手臂上。

  在猎鹰的右爪上捆绑着一个小竹筒匣子,那里就是存放密报的地方。

  打来匣子,取出里面的小纸条,黄超打开看了起来。

  “皇子向南。”

  黄超看完后,眉头微微皱起,手掌紧紧一握,开口道:“王平,你带七十骑,向万丛林方向去,与五叔他们汇合。”

  王平微微一愣,随后双拳一抱,说道:“末将领命。”

  王平伸手向后一招,带领七十骑向万丛林方向奔去。

  待王平走后,黄超开口道:“出发。”

  黄超说完后,一马当先向南面冲去,身后的三十骑紧随其后。

  ……

  话说华容带着卫霍和丫头珑云骑马向南边离去。

  “驾驾~”

  两人在官道上纵马疾驰,踏踏的马蹄声在黑夜中格外响亮。

  “娘娘,我们已经纵马疾驰了两个时辰,已经过了万丛林,到了青林郡的地界。”珑云用手背擦掉了额头上的汗珠。

  “过了青林郡就是都护省的地界了,赶了一夜的路,天亮后,我们就现在青林郡休息一下,顺便等一下黄家的人。”华容说道。

  “知道了,娘娘。”

  两人说完后,便继续纵马向青林郡驶去。

  青林郡,是一个有些三十万人口的大郡,因为临近都护省,这里十分的热闹,同是也是鱼龙混杂,各色人等都有。

  清晨,一束束初升的阳光透过山间的云雾照射在大地上,驱走了夜间的寒意。

  青林郡城楼的大门缓缓打开,一些早早在外等候的商贾、挑着扁担赶生计的农夫都一脸笑意的走了进去。

  华容带着卫霍和珑云随着众人走进了城内,找了家客栈,住了下来。

  “娘,我们到哪里了?”卫霍说道。

  “青林郡,霍儿,你醒了呀。”

  华容有些疲惫的脸上露出了慈爱的笑容。

  “殿下,我可是真的服了你了,那么颠簸的马背上你也能睡的那么沉……“珑云在一旁捂嘴轻笑道,眼中带笑的看着还有些睡眼惺忪的卫霍。

  卫霍听到珑云的话,脸上一阵的发热,抬头看着珑云,口中说道:”珑姨,我……“随后便是脸红脖子粗,就像被人掐住了脖子一般,有话说不出。

  在成熟,毕竟才七岁,被人说到了羞事,只能无力反驳,脸红干着急。

  珑云见状笑的更开心了,连眼泪都笑了出来。

  卫霍更羞了,一头扎进了华容的怀里。

  华容狠狠的瞪了珑云一眼,说道:”你这个妮子。“

  珑云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对着正躲在华容怀中偷偷看着她的卫霍眨了眨眼,随后起身向外走去,边走边说道:”姐姐,我去让店家准备点吃的,要不然殿下可是要饿坏了。“

  卫霍见珑云走了出去,才从华容怀中挣脱出来,轻轻的松了口气。

  ”终于走了。“

  一旁的华容看见自己儿子这副模样,嘴角忍不住的微微上扬,脸上露出了笑容。

  “霍儿,你可是七皇子,怎么会那么怕你珑姨呢?再说了,你都揍了当今的太子卫帆,胆子怎么还是这么小。”

  ”娘,霍儿不是胆子小,也不是怕珑姨,只是她是女人,霍儿乃是君子,老师说君子是不能和女人计较的。“卫霍不满的说道。

  华容拢了拢头发,笑道:”哦,是吗?难道不是因为你珑姨武功高强,脾气暴躁,多次把你屁股打肿,让你坐不能坐,站不能站的。“

  卫霍听到自己母亲华容的话,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珑云胖揍自己的情景,浑身忍不住的打了一个激灵,双手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屁股。

  ”娘,你怎么也笑儿臣!“卫霍不满的说道。

  “好好好,不笑话你了。”

  ……

  珑云走出房门后,来到了后院,玉手放入口中,吹了声有些低沉的口哨。

  一只灰棕色的雄鹰从远处的高空飞来,落在珑云面前的木桩上,珑云从怀中取出一张纸条,放进雄鹰腿上的木匣子中。

  雄鹰双翅一振,在珑云的目光中消失在远处的天际。

  就在珑云正准备转身回去时,一声叹息响起。

  ”哎,云儿,你还是给他传递了消息。“

  珑云身躯一震,转头看见华容正站在她面前,脸色大变,神情慌张,就像一个正在做错事的孩子被父母发现了一样。

  ”姐姐,我……“

  珑云神情很是慌张,嘴唇紧紧的咬着,脸色有些泛白,眼中满是愧疚之色。

  华容上前一步,伸手握住珑云有些颤抖的双手,开口说道:”我不怪你,云儿,你不要紧张,当年我执意嫁入皇宫,与义父和众位家兄闹翻后,便说了气话不会再联系,在我出嫁时,你跟着我嫁了过来,我便知道了义父他们的安排。“

  十年前,华容与当今的皇帝卫炎天一见钟情,执意要嫁入皇家,黄方龙虽然极力反对,但也无可奈何,而华容因为和几位家兄的争执,一气之下说出了终生不再踏入黄家大门的狠话。

  随后,华容嫁入了皇家,而卫炎天有了黄方龙老元帅的支持,也如愿以偿的登上了皇位。

  权力是黑猪油,金钱是白砒霜,人得到后,都会迷失自我。

  卫炎天就是如此,登基后,对待华容日益疏远,后来为了稳固自己的权力,把司徒蓝云立为皇后,更是暗中默许司徒蓝云打压华容, 直至前几日华容和卫霍被赶出了炎都。

  说是封王都护,实则是发配到了荒凉之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之战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世之战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