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不安分的躁动
萍姑娘2019-10-23 18:302,886

  烛台上的烛火泛着青色的亮光,屋内阴风阵阵,惊得人后背发凉。无尘觉着奇怪,用手沾了沾烛台上滴落下来的蜡油,放在鼻尖闻了闻,瞬间变了脸色:“尸油!”方警长听着无尘的话,心里咯噔一下,抬眼望向身后的士兵,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退下。

  方警长疾步走向无尘:“啥?尸油?”无尘点点头,能把尸体炼成油制成蜡烛的,心思可见有多歹毒。无尘慢悠悠的围着正中间的棺木走动,伸出右手两根手指,嘴里念念有词的,每走一步吐一口唾沫。方警长用手杵杵文秀:“咋感觉跟个神棍一样。”文秀不愿意跟他说话,但看着无尘那模样,觉着也像。

  无尘转了好几圈,忽然定住身子举起手掌便往阴阳人的脑门上盖去,瞬间,阴风四起,吹的人睁不开眼睛。文秀身子弱险些被吹倒在地,好在方警长眼疾手快,抓着她的手臂让她往自己身上靠。门檐上挂着的风铃开始叮叮当当的摇晃着,无尘从怀里掏出一张符咒,念了一句咒语,手上的符咒瞬间自燃起来,然后掉落在棺木内。

  很快,阴风退去。无尘招呼方警长合力将这阴阳人搬到棺木外,这才发现棺木内大有乾坤。棺木内测四周是用金箔漆上去的,分别挂了四个武神斗玉坠,武神斗乃天魔两界最忌讳的东西,拥有收魂灭灵的力量,一旦武神斗集结一千个元灵,便有毁天灭地的魔力。无尘用指尖用力按向自己的眉眼处,金色的光芒从眉间挥洒而出,四周的武神斗很快便消散众人眼前。方警长看的一惊一乍,颤悠悠的走到无尘身边,用手抠了抠他的眉眼:“你他妈是人是鬼?这眉角啥都没有,刚那金色的光从哪里射出来的啊。小子难不成你还是个活神仙啊。”

  无尘和文秀盯着阴阳人看,方警长眼尖,一眼就看到了棺木内一个角落是悬空的,他将垫在棺木内的毯子拿开,发现一个隔板,隔板打开里面是一个暗道,他大声嚷道:“你们快来看,这他妈的还有暗道。”

  无尘跟文秀走过去,一道潮湿阴冷的暗道显露在众人跟前。无尘想要进去看看,方警长跟文秀不乐意了,赶忙拉住他。里面什么情况都不知道,这样贸然下去,必定会出事。方警长觉着应该先让他几个兵下去探探路,万一有个什么,得抓紧时间把洞给封死了。无尘拿眼睛斜视着方警长:“草菅人命。”方警长歪着脑袋瞪着眼睛:“我他妈的怕你死。”文秀看着两人,觉得真神奇,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吵得起来。

  无尘觉着底下似乎有什么东西,只是黑漆漆的看不清楚,他让方警长递给他一个火折子,瞬间点亮扔了下去,暗道有些幽深,火折子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只是那种滋啦滋啦的声音忽然响了一会,似乎是什么东西烧起来,但很快,这声音便消失不见了。

  被方警长跟文秀制止着,无尘也不好下去探个究竟,只能等到夜深了再只身前来。无尘从怀里拿出一把锋利的小刀,往自己的手掌狠狠的割了一个口子,瞬间鲜血淋漓。他把手搁置在棺材边沿,任由手上的鲜血顺着棺木绕了一圈。

  文秀被他突如其来的行为给吓了一跳,用力的从裙摆处扯出一块布条直奔他而去,一边抓着他的手给他包扎伤口,一边生气道:“你真有病啊,好端端的给自己划道口子干啥。”方警长也看不下去了:“我说你这是什么操作,是血太多了还是觉得命太长?”

  无尘任由文秀给她包扎伤口,嬉皮笑脸道:“怕鬼跑出来。”“你还以为你的血是神血,能驱魔辟邪?”方警长嘲笑他。

  无尘看着眼前的棺木,觉得谜底马上要解开了。他托着腮帮子开了口:“二夫人应该是被里面这东西给祸害的,这东西捩气重,即便是供奉之人,也会受其折磨不得好死。”无尘盯着方警长看,方警长瞬间就不乐意了,摸着自己的脖子:“你不会觉得是我吧?老子是这样的人吗?”无尘拍拍他的肩膀,悠悠开口:“是你的人,所以,你也得深受其害。”确实,方警长这些日子总是做梦被二夫人掐着脖子。

  “我的人?”无尘点点头。方警长气的脸色都青了,他扯了扯脖子:“老二是被人掐断脖子的,难不成我也要那些鬼东西掐断脖子不成。”说完,便转身离开静心堂,无尘跟文秀不放心,也急忙跟着回去。

  走过一半路程,方警长忽然顿住了脚步,转身走到无尘跟文秀身边,鬼鬼祟祟的问道:“你说,这是我家大夫人、三夫人还是四夫人?”无尘着实为他的智商着急,摇摇头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反问道:“你觉着呢?”方警长被他气的不行,又不能去说他,一跺脚离开了。

  文秀拽着无尘的衣角,追问道:“是大夫人吗?”无尘不看她,自顾自的说道:“人死有三魂七魄,二夫人是被鬼杀害的,但真正杀害她的却是养鬼之人,我看大夫人印堂发黑的厉害,应该是被恶鬼反噬的。加上静心堂的蜡烛是用尸油做的,供奉的也都是一些鬼魅,按理说大夫人早已深受其害,只是我却无法在她身上发现什么异常。除非……”。文秀有些着急,心里又怕的紧:“除非什么啊?”无尘默默的望向天空:“除非大夫人早已不是人,而是魅。魅是九州上最纯粹的精神力存在,魅可以修炼魅术,可以出生于任何地方。魅是被鬼反噬却不愿离开肉体的一种东西,基本跟常人无异,但却需要吞噬人的精魄才能存活。”文秀听着有些瘆得慌,不自觉的抱紧自己的胳膊。

  回到方宅大厅,方警长仍旧叉着腰嘟囔着嘴,他就不明白,究竟是谁要致方家不义,想了半天都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于是他莫名的跟自己生了闷气。见无尘跟文秀从门外进来,方警长也不去搭理他们,自顾自的看向窗外。

  无尘领着文秀坐在沙发上,两个人有说有笑的格外欢腾。方警长实在是受不了别人在自己生气的时候在一旁瞎咋呼,怒气冲冲的走到无尘跟文秀身边:“都没看到老子不爽吗?笑笑笑,能不能考虑下我的心情。”无尘不以为然,从桌子上抓起一个樱桃往嘴里放,一边嚼一边摇头:“你真小气。”方警长气的眼睛都大了,也顺势坐到沙发上,捧着一盘子樱桃吃了起来。

  三个人吃的欢腾,大夫人带着一个小丫头从正门走了进来。小丫头手里端着一碗东西,无尘老远就闻到一片浓重的血腥味。他最受不了这个,觉得很不舒服。文秀看着她,刚想起身说什么,却被无尘拉回了位置上。大夫人偷眼窥视了无尘,微微的皱了皱眉头,转而看向方警长。“老爷,我给你炖了点人参鸡汤,您喝点补补吧。”她从丫头的手里拿过碗递给方警长。

  方警长确实觉着有些饿,刚想起身却被一旁的无尘抢先了去,无尘若无其事的看着大夫人跟方警长,咧着嘴说道:“我还没吃过那么好的东西,最近有些虚,我得补补。”说完端着碗大口喝了起来。没人注意到,他的喉结翻动着,但喝进去的东西却顺着他的右手逼出体外。

  大夫人即使心里也一百个不愿意,却也不能说什么,转身使唤身边的丫头:“既然师傅喜欢,你再去弄三份鸡汤过来,给老爷,还有两位贵客补补。”丫头也聪明,点头回应了一声,便退下去准备了。

  无尘悠悠的开口:“多谢夫人,我也没啥可感谢夫人的,只能借花献佛,给夫人吃个樱桃。”说罢,便从方警长的手里夺过一个樱桃,塞在大夫人的手中。就在无尘碰到大夫人双手的瞬间,大夫人瞬间脸色大变,无尘看到她的手上被烫出了一个漆黑的大口子。大夫人眼神阴利的盯着无尘看,似乎要将他吞灭了一般。

  然而很快,她又恢复了正常,她快速的将手帕捂住自己的手,冷笑着望向无尘:“师傅,最近可得劳烦您了。”说罢,又转身望向方警长:“老爷,您跟贵客好好聊,我先下去了。”方警长点点头,没言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尘之神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尘之神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