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选择是唐雨嘉
夜小妖2019-10-23 16:482,208

  马艳芳笑的有些勉强,微微不满,“儿子刚恋爱,你急什么,等他们感情稳定些再说。”

  罗依依全然不在意,她本来也不是真的来见公婆的,面上保持着淡淡的微笑,“我母亲去世了,家里只有父亲和后妈,我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尤其是人生大事。”

  常东元眸光片刻黯淡,历经沧桑的脸坚毅沉重,端起茶杯浅啜一口,掩饰掉异样的神色,再抬头,嘴角勾起一抹笑弧,“罗小姐年轻能干,聪明漂亮,想必遗传了你的父母吧。”

  “董事长过奖了。”工作以来,这还是罗依依第二次见到常东元,第一次是在天籁别墅的生日晚宴上,“我父母都是普通人,我比较像我的母亲。”

  常东元眼里闪出一抹亮色,马艳芳岔开了话题。

  后来,常东元主动提起了结婚的事情,希望他们尽快结婚。

  罗依依诧异的思忖着拒绝的措辞时,包间门陡然被推开了,沈敬岩步履凛冽地走来,将两个红本本甩在了餐桌上,“罗依依是我的太太。”

  他像个一尊神似的杵在罗依依身边,高大挺拔,无可撼动。

  常云腾眼里涌起怒意,“你……”

  常东元见惯了风浪的眸子波澜不惊,“既然罗小姐和沈总还有一些隐情,若他日罗小姐恢复自由身,我常家的大门永远向你敞开。”

  他说着站起身来,看着常云腾,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好照顾罗小姐,如果她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常家不遗余力。”

  这话倒是让罗依依意外,不容她多想,常东元就拉着马艳芳走了,将空间留给三个纠缠不清的年轻人。

  包间内的气氛火药味十足。

  常云腾颇有底气,“你也看到了,我爸妈都很满意依依,对她,我势在必得。”

  沈敬岩嘴角勾着狠戾的弧度,“跟我斗,你还嫩的多,在商场上你是我的手下败将,在依依这里,我也不会让你讨到半分便宜。”

  他拉着罗依依就走,无奈常云腾不是他的对手,出了酒店大门,沈敬岩气急败坏地将她塞进车子里,“为什么要去见常东元,早就说过让你离开元盛集团,离开常云腾,你是不是都当做耳旁风了?”

  罗依依眼圈红红的,“我的事情不要你管。”

  “我是你的丈夫,我为什么不能管,常家是什么人,常东元出狱后短短几年累积了直逼沈氏的财富,你以为元盛集团真像你看起来的那样繁花似锦吗?”

  罗依依无所谓地说:“就算元盛倒闭了,我也不会去你的公司,就算常云腾破产了,我也不会跟你和好,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沈敬岩愤怒地抬起手,却是甩在了座椅上,发出了沉闷的声响,“你真是要气死我。”

  他发动引擎离开,却不是回罗依依的小区的路,她不干了,“你休想控制我。”

  “你不听我劝告,我只能把你放在家里看管起来。”

  “是吗,你总不会24小时陪在我身边吧,你想你家出一条人命吗?”

  沈敬岩猛的踩下刹车,目光阴冷,“你,真的敢?”

  “要不要试试?”

  她的性格沈敬岩还是了解几分的,“好,我送你回家,但是不要再想着和常云腾结婚的事,不然我让你公司上上下下都知道你的丈夫是谁,更不介意我和你上一次头条,不管是任何形式。”

  车子停在楼下。

  沈敬岩从后座抱出那束玫瑰,递到罗依依面前,像变脸似的又换上了一副深情的面孔,“以前没有给过你浪漫,以后我会慢慢的补给你。”

  罗依依冷笑了声,“不用了。”

  沈敬岩将花塞到她的怀里,“花先拿着,别的不着急。”

  罗依依双手抱过花,抬头瞅向垃圾桶,转身走去,将花扔进了垃圾桶里。

  沈敬岩眼睁睁地看着罗依依毫不犹豫的动作,心里一片凄凉。

  罗依依上楼后,他掏出一颗烟夹在指尖吸着,抬头瞅着楼上的一个个窗户,一抹深沉的无力感和强大的压力感袭来。

  沈敬岩在楼下站了一个小时,仍没有离去。

  罗一默在落地窗前看着下面的那个身影,他这个爹地也很深情的嘛,他妈咪也太难搞定了。

  在书房加班工作的罗依依突然接到沈敬岩的电话,“你下来。”

  “不。”

  “那我上楼找你了,1703。”

  他报了她的房门号,让她无所适从,赶忙挂了电话,就往外走。

  罗一默听到动静,推开房门出来,“妈咪,你干嘛去?”

  “去见个人,一会就上来。”

  “谁啊,带我一起吧。”

  “乖乖在家等妈咪。”

  罗一默嘟着小嘴巴,“哦,妈咪你不用着急回来。”

  罗依依下了楼,看到沈敬岩面前一地的烟头,冷冰冰地说:“你到底要干嘛?”

  “我想和你聊聊天。”

  “你在打扰我的生活,知道吗?”

  “我再也受不了没有你在身边的日子了,你跟我回家,要不我就住在你这里,我什么都不做,只要每天都能看到你就好。”

  正说着,沈敬岩的手机铃声响起,他皱了皱眉,还是接了起来,电话那端是一道又娇又怜的声音,“敬岩哥哥,你怎么还不回来?”

  “你在我家?”

  “是,明天是我哥哥的忌日,我心里难受,你陪陪我吧。”

  沈敬岩混沌的大脑像是被人扎了一针,猛的清醒,“好的,我马上回去。”

  罗依依用脚趾头也能想到电话是谁打来的,讽刺地瞟了他一眼,扭头就走。

  沈敬岩眼眸里纠结复杂的情绪像是翻涌而出的海浪,终究还是钻进车子里行驶离开。

  这么多年了,一边是罗依依,一边是唐雨嘉。

  六年前,他为了唐雨嘉放弃了自己的家庭,罗依依没有领离婚证就跑了,一跑就是六年。

  在罗依依和唐雨嘉之间,六年前他选择的是唐雨嘉,六年后他选择的奕是唐雨嘉。

  第二日。

  烈士陵园内。

  沈敬岩和唐雨嘉都身着黑衣,笔直的站在一座墓碑前,上面的照片和刻着的三个大字是他们共同思念的人:唐明朗。

继续阅读:奇怪的感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才萌宝:爹地债主我来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