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感觉
夜小妖2019-10-23 16:472,175

  唐雨嘉眼角的泪悄然滑落,“哥哥,敬岩哥哥对我很好,你离开以后,敬岩哥哥就一直照顾我。”

  沈敬岩神情肃穆,“明朗,我永远都无法忘记那些倒在我身边的战友,昨夜我还梦见我们团聚了,我们一起训练,一起出任务,可是转眼,就只剩下我和齐泰了,你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我,却再也醒不过来了,我的命是你用自己的命换来的,我会好好照顾雨嘉的,你就放心吧。”

  ……

  夏日的阳光笼罩着森然的墓园,一男一女并肩而立,冷意散发,沉重的气息仿佛缠绕着墓碑下的灵魂,冰冻着整个世界。

  元盛集团。

  最近极少在公司露面的常东元来了,秘书通知常云腾和罗依依去董事长办公室,常东元又对着二人嘱咐了一番,表达了他的支持,并再次说明希望二人可以结婚。

  罗依依想不到常东元竟然这么赞成他和常云腾恋爱甚至是结婚,她以为这样的家庭起码喜欢门当户对的,而自己对常家实在没有任何助益。

  从董事长办公室出来,又被常云腾请进了总裁室,常云腾端着一杯茶放在茶几上,顺势坐在罗依依身边,“罗一默的父亲就是沈敬岩吧。”

  罗依依有些歉意,“对不起。”

  “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你不想提起他也是人之常情。”

  “罗一默还不知道,你不要告诉他,他一直以为他父亲去世了。”

  常云腾的目光温柔如水,“你放心,我当然不会说,我叫你来,是有另外一件事情跟你说,后天的慈善晚宴,我需要个女伴,你陪我一起好不好?”

  “你可以让白秘书去啊。”

  常云腾失笑,“我爸妈都以为你是我的女朋友,你让我带秘书,不是砸我自己的牌子吗?”

  好吧,那就互相帮助吧,她也需要让沈敬岩知道自己已经心有所属。

  午饭时,在食堂,罗依依身后的桌子上坐着几个小助理。

  下班时间,杨梦琪就活泼的八卦了起来,“沈敬岩和唐雨嘉又上了头条,他们一起去了墓园,被记者拍到。”

  另一女声道,“唐雨嘉的哥哥是沈敬岩的救命恩人,他们时不时就上个头条,感情真是好啊。”

  “唐雨嘉是模特,细腰长腿网红脸,我要是个男人也喜欢。”

  “前些日子不是爆出沈敬岩送唐雨嘉五克拉的钻戒疑似求婚吗,这两人恋爱了这么多年,到底结不结婚啊?”

  “沈氏的总裁结不结婚也不跟你结婚?”

  “哈哈,难道他跟你结婚?”

  “记不记得前不久他还抱着玫瑰花等在我们公司楼下,你们说沈总裁会不会移情别恋了?”

  ……

  罗依依吃饱后,淡定的端起餐盘离开,将那一众八卦甩在身后。

  回国后她没有特意关注过沈敬岩的消息,原来他会一边给唐雨嘉送大钻戒,一边求她复合,妥妥的渣男啊。

  不过她又想到了罗一默那张怎么亲也亲不够的小脸,还是要感谢这个渣男给了自己一个这么好的儿子。

  今天设计部加班开会,要到很晚。

  常云腾软磨硬泡的磨着罗依依,征得她同意后去幼儿园接了罗一默。

  罗一默见到常云腾有些意外,脸上却带着笑容,亲切地叫他,“云腾叔叔。”

  常云腾去捏他的脸,罗一默躲开,“叔叔,我是大人了,不要拿我当小孩子捏来捏去了。”

  “你妈咪在开会,我来接你。”常云腾说着抱起罗一默,罗一默踢着两条腿,“叔叔,我很沉的,还是自己走路吧。”

  “你这个人小鬼大的小可爱。”他放下罗一默,“叔叔带你去玩,然后顺便等妈咪下班一起吃饭,好不好?”

  “叔叔,你送我回家吧。”罗一默笑的无辜又清纯。

  他知道楼下有沈敬岩的人在随时监视,常云腾和一个小朋友同时出现,爹地一定会追根究底的。

  “可是你妈咪想吃鱼生,乖,我们先吃饭,然后送你回家。”

  “好吧。”

  常云腾带着罗一默在商场的儿童乐园玩了两个小时,又要给他买玩具,都被他婉言谢绝了,那么幼稚的玩具,他才不要玩。

  罗一默对常云腾很礼貌,礼貌中带着微微的疏离,他可以对着常云腾露出天真可爱的笑容,却不允许他对他有亲热的举动。

  罗依依是三个半小时后,直接到饭店的。

  边吃边聊,她开始哄骗小朋友,她也不能和默默一起回家,万一被沈敬岩得到消息就不好了,“默默,你今晚去干妈家睡,好不好?”

  罗一默抬起纯净的小脸,“不要,我要跟妈咪在一起。”

  “我今晚也要去干妈家睡。”

  罗一默甜甜地笑着,“不要,我喜欢在自己家睡。”

  哼,不就是怕被他的爹地知道他的存在吗,妈咪天天和爹地玩躲猫猫的游戏,别以为他不知道。

  常云腾道,“要不你们住我家吧,你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是……”

  “云腾叔叔,你的女朋友会不高兴的。”罗一默像个小大人似的笑着说。

  他表明他的态度,不喜欢云腾叔叔做他的后爹,他有亲爹的,虽然那个亲爹又傻又笨,可他还是喜欢那个只见过一次面的亲爹。

  常云腾笑着瞪了他一眼,“小鬼,你知道什么是女朋友?”

  罗依依道,“嗯,你云腾叔叔的确该找个女朋友了。”

  于是乎,饭后两部车子送这对母子回家。

  先是前面的车子送了罗一默回家,看着他进了家门才离开。

  后面,罗依依和常云腾在车里聊天,罗依依说:“我觉得你爸对我的态度有些奇怪?”

  常云腾笑了,“有什么好奇怪的,我都三十多岁了,他们天天逼我相亲,我好不容易有了女朋友,他们当然高兴了。”

  罗依依想了下,算了,她也只是一种感觉。

  一切风平浪静。

  罗一默在房间里打开电脑,输入一连串指令,看着那个红点,显示在某个酒店,心里有些失落,但是很快又打开了另一个页面。

继续阅读:男人和男人的战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才萌宝:爹地债主我来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