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荒合胎(二)
转身狂笑2019-10-23 12:412,958

  “那你有听说过美人秃村这个地方吗?”苗丹抱着期待问道。

  “美人秃?”黑瘦少年茫然,“没听过。可是为什么跟我妈妈的名字这么像?”他想了想,突然好像打通了哪根神经,猛地吼出来:“你是不是认识我阿公?”

  “你阿公?”贺一峰奇道,“听说你家世代在三坪乡务农,没有人出过远门。我这是第一次来三坪乡,应该不认识你的阿公。”

  托罗扭捏起来,不是很愿意暴露隐私,却又急着打听的样子:“我是说……亲阿公……”

  亲阿公?难不成还有不亲的阿公——

  贺苗二人马上领悟到了托罗的意思:麻桂香布是被收养的!

  两人迅速计算:蓝绿老丐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是1971年,距离现在48年。那个时代上大学的年龄不规律,取中间值18-20岁,那么蓝绿老丐的年龄应该在66至68岁。麻桂香布作为知名雕刻艺术家上过百度百科,如果资料准确的话,她今年47岁。他们的年龄差是19-21岁左右,正好一代!

  苗丹调出手机相册,找到给蓝绿老丐拍的照片,问托罗:“你快看看!这俩哪个是你的阿公?”

  托罗盯着相片中满脸沟壑的两位老人努力辨认了半天,还是不确定:“怎么这么老?我阿公很帅的,长得像电视里演乾隆那个演员,一点都看不出已经60多岁。他有钱,穿的衣服老贵了,还特讲究,脏了旧了一丁点都不穿,我妈那一手打理贵重衣物的技术就是在他身上练出来的。”

  贺、苗回忆了一下蓝绿老丐从垃圾堆里翻出过期鸭翅膀,如获至宝、大打出手的形象,打了个寒颤。

  这明显不是同一个人。

  苗丹还是不死心,问道:“你有你阿公的照片吗?”

  “有!”托罗点开相册,一张张翻找。

  苗丹伸着脖子看他找,突然叫住:“停!”

  画面停了下来。

  托罗尴尬地低着头,不敢看二人。

  手机上居然是贺一峰的照片,按穿着推算拍摄时间应该很早。贺一峰自己都记不清多久没穿这件衣服了。

  “你偷拍他!”苗丹大声指责。

  托朴拎着处理好的衣服玉树临风地走进来,正好听到弟弟被贵客斥责偷拍,顿时连风度都有些维持不住。

  “怎么回事?”托朴要求弟弟立刻解释清楚。

  托罗支支吾吾,半天没有开口。

  “时间不对。”贺一峰说,“照片上我穿的这套衣服压根没有带来三坪乡,还在C市家中挂着。”

  众人细思极恐。有人在这趟旅程出发之前偷拍了他的照片,并传给了托罗。

  托朴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严厉地要求弟弟说明来龙去脉。

  “这张照片哪来的?”

  “微……微信上有人发给我的。”

  “谁发的?”

  “不认识。对方主动加的我,一加上就发了个大红包,还有这张照片。”

  “这么可疑的事情,你就问心无愧的接受了?!”托朴有点气急,觉得弟弟简直愚蠢,“对方提出什么要求?”

  托罗的头快埋进膝盖里了,闷闷地说:“也没提过分的要求。只是说过段时间照片上这个人会来三坪乡,让我找机会认识他一下,往家里领。”

  “还有呢?!”托朴厉声质问。

  “没有了,真没有了,就这一件事情。对方说完成后会再给我发个大红包。哥,我觉得不是什么违法乱纪的事,可能是他哪个朋友弄的恶作剧之类,就……就答应了。”

  “那今天贺医生上门之后,你有没有再跟那个人联系?”

  托罗心虚,犹豫了一阵,迫于哥哥的压力还是承认了:“……有。第二个红包也如约发来了。我好奇问他/她想干什么,对方没有回复。我再追问了一句,消息就发不过去了。对方把我删掉了。”

  托朴为了防止弟弟还有隐瞒的情况,让他把手机交出来,坦荡地跟贺一峰一起检查聊天记录。一切属实,两人之间的交流非常少,除了收发红包,对方就只发出过一句话,交代任务内容。

  红包的金额也很大。一万块对于初中生来说算是笔了不得的巨款,难怪托罗没抵住诱惑。

  贺一峰和苗丹的直觉是:牛泰然又在作妖了。

  苗丹立刻给牛泰然打电话,没有接通,系统音提示关机或不在服务区。看样子要么在飞机上,要么就是开车进了哪个不通信号的山区。

  真行啊,人未至,先搞事,一刻都不消停。

  苗丹强压下火气,等牛公子到了之后再跟他算账。

  很不巧,麻桂香布今天不在家,被旅游节邀请去参加活动凑人气去了。二儿子金鼓也一起去的。三个孩子里只有金鼓对雕刻产生了兴趣,跟在妈妈身边学习微雕已经三年了。

  苗丹看托罗仍沮丧地缩成一团,有些心软。其实他也没做太过分的事情,没有伤害谁,也没有损害谁的利益,只是动机不纯地跟贺一峰搭上了线。少年这会儿冷静下来了,越想觉得委屈,哥哥和那个美女姐姐又都很凶,现在不能跟他们争辩,只能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等风头过去。

  苗丹的火气已经调转,冲向牛泰然。那是什么级别的人啊,最擅长玩弄人心,控制一个少年做点事对他来说跟喝水一样简单。

  苗丹有意缓和气氛,主动跟托罗说话:“喂,小同学,你不想学雕刻呀?”

  托罗红着眼睛瞟了她一眼,依然觉得这个姐姐凶巴巴。他摇摇头:“妈妈说我性格太浮躁,不适合。我还没想到将来要做什么。”

  “那你哥哥的性格就很沉静呀,他为什么也不学?”

  托罗看向哥哥,冷笑了一下:“因为他已经找到喜欢并专注的事情了。”

  “是什么呀?”苗丹转问托朴。

  托朴温柔有礼地笑着,并未回答。

  托罗小孩子心性,只要有人跟他说一会儿话,被抓包的尴尬劲儿很快就过去了。他扯回刚才的话题:“你们还看不看阿公的照片?”

  托朴趁势转移注意力:“怎么提起阿公了?”

  托罗说:“他们在打听美人秃村和两个姓黄的老人家,眉眼长得有点像阿公。但是他们说的那两个老人是流浪汉,非常邋遢。可阿公明明是最会享受的人呀。”

  他终于翻出了阿公的照片,出示给贺、苗。

  照片里果然是一位打扮讲究,知识分子气质的老人。说是老人也不准确,看起来只有50来岁,养尊处优的样子,隐约跟托朴还有点相似。托朴可是难得一见的大帅哥,他的阿公也是一名老帅哥,站出去能吸引一大堆阿姨婆婆那种。托罗介绍说这张照片是大前年拍的,那时阿公实际已经60多岁了,刚跟妈妈相认。他平时不喜欢拍照,磨了好久才拍到这一张。

  单论眉眼,还真跟蓝绿老丐有点像。

  “阿公不姓黄,姓田,自称田公,在我们家拢共只待了半年。妈妈努力想留住他,可是他说外面有事情办,办完才回来,可能要一年。现在已经过去两年了,阿公还没有回来,也没有跟家里联系过,就跟消失了一样。妈妈很担心老人家独自出门在外,万一有个差错,连照顾的亲人都不在身边。这也是她一直不愿意出远门治疗眼睛的原因。她怕如果长时间离开,阿公回来了或者需要帮助的时候她不在就糟糕了。”托朴说起妈妈的时候神色特别柔软,他们一家子感情都很好,相互依赖。

  托朴向贺一峰要了蓝绿老丐的照片,说等妈妈回来再研究一下。

  贺、苗约好明天再来,跟麻桂香布见上一面。贺一峰虽然是外科,留美期间也学过眼科的知识,多少能给点建议。

  临出门前,托罗不好意思地塞了一个东西到苗丹手中,说是赔礼道歉。这是用各种废弃物拼凑到一起捏成的小蛇雕塑,尾巴盘起来,高昂着头,全身因为材质混杂而呈现出斑斓的色彩,却搭配得异常协调。

  托朴欲言又止,忍了忍,还是没忍住:“这样不太好。你爱捡垃圾玩就自己玩,拿来送人就不妥了。”

  托罗不高兴自己的宝贝被嫌弃,立马顶回去:“怎么不好了?我的爱好环保省钱,比你喜欢开挖掘机好!”

继续阅读:26 荒合胎(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工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