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 你念他,他恋她
丝毛桃叶2019-11-01 17:123,250

  乘飞机回到家的心婉跟心茵开始过上了童话般的生活。她们的爸爸比较少回来,一个星期左右回来一次。她们的妈妈就在家里天天给她们两个做好吃的,一家人过得也是其乐融融。

  放假没多久的一个寒天,窗外的一阵阵的冰雨有时候下的特别大,淅淅沥沥地遍地开花,有时候又轻飘几点,寒风入骨,把寒冷的天气淋泼得更加冰冷。

  这是个没人愿意外出的日子!可是心茵早上吃完早餐就出去了,原来她跟以前的一个女同学约了那天准备看三场电影。没错,这个呆子要去看三场电影。

  一直担心她有什么意外的姐姐心婉在吃午饭前都催了心茵好几个电话了。下午只能亲自过去找她,陪她看完最后一场带她回家,直到夜晚七点多才回到家。

  回家后,她们的妈妈已经做好了晚饭等她们了。吃着晚饭的时候,严肃的心婉就批评了心茵几句,让她以后不要做些类似一天三场电影之类的疯狂的事,不听劝下次就断了她的钱粮。

  在她们两姐妹的家里,妈妈现在比较温柔了,在她们小时候管教她们还是比较严格的。后来,姐姐长大了比较听话懂事了,家里的大佬就变成她姐姐了。她们的爸爸只要不是跟公司利益相关的事,有时候都要让着她姐姐三分。

  被骂得狗血淋头的心茵装作委屈巴巴地投入妈妈怀抱撒娇起来。她妈妈笑了笑,开玩笑说等下罚她姐姐去洗碗。她们几母女边嬉闹几句边吃着美味佳肴。吃饱后,休息了半个小时左右,她们的妈妈就接到邻里邻舍的朋友电话,叫她们妈妈去凑个位刷刷牌。

  洗完碗,做完家务的心婉闲来无事回了房间练习小提琴。不怀好意的心茵带了些零食过去找她姐姐,打算讨好一下她姐姐。

  一进屋,心茵拍起姐姐马屁,嗨起一句:“呦~姐姐的小提琴越玩越像大师了耶!”

  心婉见妹妹这黄鼠狼给鸡拜年的傻样,放下了小提琴问她:“你个马屁精,又想拿一堆零食讨好我?”

  笑嘻嘻的心茵告诉姐姐,她拿过来孝敬姐姐的,接着道歉说今天是她错了,不会有下一次了。这时心婉房间桌子上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妹妹刚刚好准备放零食到桌上去,就扫了一眼,看到是风翼的信息。

  心茵突然有个了个坏主意,她一脸坏笑地将姐姐的手机抢了过来,骗她姐姐吆喝:“呦~~我滴乖乖,风翼发过来好多红心。”

  刚刚放下小提琴的心婉猛然回头,她看着正在拿着自己手机的心茵应该是看到风翼回复消息了。她愣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因为自己发的是些询问风翼小提琴的问题,笃定风翼不可能回什么红心的,所以心茵在骗自己。

  “许心茵,你要是再不正经,以后就有你好受。”微微生气的心婉对妹妹警告说。

  笑嘻嘻的心茵见姐姐那冰冷样,她畏畏缩缩着把手机交给了她姐姐:“给,不过真的有风翼的信息。”

  心婉回了句:“知道了。”她打开手机,风翼也就回了些玩小提琴的技巧给她。

  忽然邪光一现的心茵又使坏了,她趁姐姐不注意将姐姐的手机抢了过来,飞速往姐姐房间门外跑。姐姐知道心茵在刷自己跟风翼的聊天记录,赶紧追了上去。边滑着手机屏幕边逃跑的心茵开心不已地说:“亲姐,可以啊,难怪都不怎么陪我出去玩。”

  想打死心茵的姐姐将心茵逼到角落,抢回了手机说:“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只是想自己早点练好小提琴,当个艺人。”

  心茵使了使眼色对她姐姐说:“我明白。”

  心婉给了她一个白眼质问她明白什么。心茵插着腰,满脸自豪感地冲着天花板笑着说:“才放假六天,你基本是隔天风翼没回你,你就一直发表情烦他,当艺人~信你才怪!姐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这个穷小子的?”

  心婉挥了挥手呼喊妹妹过来。心茵得瑟地问姐姐是不是要用钱收买她,让她帮忙保密。当心茵凑过了心婉跟前,心婉狠狠揍了她一重拳,警告她:“我就是学小提琴的,你再胡说八道,我就把你赶出家门。”

  抚摸着自己头顶拳泡的心婉委屈狼嚎:“痛痛~,我还是不是你亲妹了?”

  心婉无关紧要地冷笑一声,扬起嘴角:“送你三字经,打是亲,越是亲,越得打!”

  哭嚎的妹妹心茵瞅见姐姐的脸又红了起来,她抹了下泪水,委屈又起劲地冲姐姐吼:“哼~你脸都红了,亲妹给你订车票,有本事你过去打那个穷小子啊。”

  “嘣~”一声响,姐姐又锤了妹妹一拳,心婉整个人都感觉微微发热,脸红红地赶紧冲回自己房间,身后的心茵对她喊起气话:“赶紧给我涨零花钱,不然我就到处说!”

  进了房间的心婉远远回了她一句:“知道了,你个呆子,别烦我。”

  “嘣~”又一声,姐姐把房间门关锁上了。窗外的雨还没停,拍打着窗户的声音一粒粒作响,只有十二度的室温,可是这时的心婉只觉得自己好暖,脸红心跳的她靠着房门,思绪混乱地低着头,心中有种莫名苦恼的感觉,她自言自语:“真不是这样的!”

  心婉外表平静地走了几步,扑倒在枕被上,张开了她明亮的双眸,开启了寻忆时光。

  在这个放寒假的学校,一眼望去,空荡荡的校园留下来的积极进取的人士还是有的。

  只是苦了没人陪的风翼天天只能跟培训的长辈们聊天了。他弟弟张辰飞也想来帮他解解闷,虽然一个半小时左右就能从广贝市过来奇高市找他哥哥,但是他赶着高考所以就没来了,在家里复习着功课。

  寒假过了十天了,时间圈到了风翼不安排培训的日子,今天他准备回去童年跟那个女孩一起玩耍的地方。

  风翼为求天恩赐个遇见她的机会,睡醒开始他就默默地祈祷。

  很开心的风翼独自一个人从租房的小区门口用软件下了订单,预定了小轿车,目的地离他校外租房的地方要一个多小时的车程。

  在这寒冷的早晨,孤零零的风翼一路望着车窗外的物是人非的现景,时不时勾起了他小时候的那些陈年旧忆,不禁让他感觉心酸,也不止一次他压制住了心泪上浮。

  上午九点多,风翼就到了目的地了,他下车后散步到了充满回忆的一间精品店。因为这间精品店有一份特别重要的回忆,所以他十年前左右就跟老板打了声招呼,留下了电话。如果老板不想继续打理店铺要转让的话,第一时间告诉他,他愿意花钱盘下来,顺便要买老板的货源信息。

  因为这里曾经有段关于风翼,风翼妈妈,还有她三人之间的往事。

  每次回来这个店里,风翼都会光顾下这店里生意,买些精品礼物来玩个抽奖活动,让附近的小孩子抽奖,然后送给小孩子们当礼物。

  在店里待了会,风翼带了杯精品店老板送的热呼呼的绿茶,就去以前那个旧小区了。这个小区里都是些单栋的普通小别墅,其中有两栋相邻的分别是他跟那个女孩两个人小时候的家。

  那年风翼搬家离开后,隔了两年,每年都会回来一两次。他走进自己以前的家,这时候他手机响了,他掏出手机,原来是他爷爷的电话,他接通了。

  风翼爷爷很开心地语气问起了风翼在哪里,什么时候回家过年。风翼告诉他爷爷,他在以前奇高市的别墅这边,也就这两天会回家了。

  他爷爷很懂他回去的原因,毕竟那里的回忆对风翼来说是很美好的。他爷爷开怀大笑地起哄说很久没回去过了,问起风翼什么时候有空也带他回来看看。

  两爷孙嘘寒问暖地念叨了一会……

  房子里布满了灰尘,开了门有股陈旧的气味,夹杂着草地上落叶的气息扑鼻而来,风翼特别喜欢这一阵阵能勾起回忆的气息。

  风翼之所以没有叫人过来打扫是因为他担心别人不明白这里陈旧物品对他的意义,所以他拒绝了他爸爸给他安排个管家负责打扫的提议。

  像个三岁小孩的风翼喜欢自己每次回来,哪里尘灰多点就自己打扫一下。此时此刻,风翼开始打扫起了那些灰尘比较多的地方。

  虽然风翼明白物是人非的道理,但是他依旧偏执地喜欢那时的物具所带给他的那份欢乐。

  扫了差不多一天,一个满脸尘灰,与尘灰融为一体的土孩子风翼出土了。风翼看到自己的成果,跟以前帮妈妈打扫的成果差不多,心就突然一下蹦不住,傻笑着安静掉眼泪。

  许久之后,热泪满眶的风翼眺望了一下门外。夕阳穿过泪层,散射着红黄的几缕天光侵蚀了他整双泪眸。他用手抹了很多的泪水与泪痕,闭上了眼睛中止了回忆。

  从房子门口走出来的风翼绕着小区的道路走走停停,寻寻觅觅,东张西望地瞟几眼身旁经过的女孩子。

  夜幕也已经来临,小区里来来往往的人也越来越多了。他在人群小道中散步,等待梦中的蛛丝马迹再次出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贪生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贪生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