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疯妇
莫思亦2019-11-19 16:112,458

  这一觉便睡到太阳西斜,幽若似是在梦中猛然惊醒睁开眼睛,坐起唤道:“青竹……”

  房门轻轻打开,进来的却是墨兰,她微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问:“什么时辰了?小王爷可有回府?”

  “回小王妃,已经未时了。小王爷还未回府,您可要吃些东西?”

  揉了揉发涨的额头,幽若说:“不必了,去吩咐备车,通报福叔,就说我去迟府陪外公用晚饭。”

  墨兰低声应是后便出去打点。除了凡事要防范她比较麻烦,其他的都还挺顺手的。幽若想着便起身更衣,如今两个丫头不在,只能劳烦外公他老人家给打个掩护了。

  马车停在迟府大门,小厮立刻上前迎接,见她身边换了人,便明白了七八分,马上比平日规矩了许多。

  幽若边往里走边问:“外公呢?”

  “老爷还在书房,小的替您通传?”

  “不必,我去书房找他。”随后回身对墨兰说:“我跟外公有要事商议,你且在外候着吧。”

  “是。”墨兰停住了脚步,跟着小厮去了偏房。

  终于甩掉了尾巴,幽若终于松了口气,转身快步来到书房。迟暮正在倚在榻上看书,见她进来还未等开口便听她说:“我回幽冥阁,您帮我顶一顶哈。”说完整个人便消失在了房里,迟暮抬起的手在悬在空中半晌,随后无奈叹了口气慢慢放下,垂眼又看向手中的书,仿佛刚刚的一切都没有发生。

  临江楼顶层,陌临早已经备了满满一桌的酒菜,都是幽若爱吃的,刚到门外幽若就已经闻到香味。睡了一个下午,肚子早已经开始唱空城计,便迫不及待的推门走了进去。

  陌临坐在席间打量着一月不见的幽若略显消瘦的身体,眼中略过一丝心疼,流影依旧安静的坐在一边,身上却散发出丝丝凉意。

  幽若见此情形也不以为意,大喇喇的抻过椅子坐下,拿起筷子就大口吃起来,陌临在一旁为她布菜,一边叮嘱:“慢着点儿,没人跟你抢……”

  塞了一嘴的饭菜,幽若囫囵不清地说:“本姑娘长这么大就只有两次出门食不果腹,竟两次都与那狗屁小王爷有关,此人莫非是我的克星?”

  陌临微笑不语,一旁流影却适时插嘴:“哼~自找的……”

  “要你管……”吃着东西却也不忘回嘴。

  陌临淡淡瞥了流影一眼:“你便不能等她吃完再骂?”流影轻哼一声别过脸去,不再看她狼狈的吃相。

  桌上的菜吃得差不多后,幽若终于满足的打了饱嗝,手里握着酒杯填缝儿。

  “边溪镇的那个宅子查出是谁的了么?”幽若问。

  “黔州有名的修琴师胡一崇……”陌临边给她倒酒边说。

  “胡一崇?果真是他……”幽若想起母亲临终前提起的一位故人——胡先生。

  成立幽冥阁后,幽若曾吩咐流影来此地寻找此人,只是当时得到的消息是:黔州有名的修琴师胡一崇先生已经失去踪迹多年。这么多年以幽冥阁的实力也未找寻出半点消息,现在想来,那山谷中的白骨多半就是这位胡先生无疑了,只是他如何跑到山谷中,又如何死在那里的呢?信中所写的又指的是何人?

  母亲临终前让她去找胡一崇,说明胡一崇这么些年都与她又联系,否则母亲不会知道他的行踪。母亲让她去找他是想让自己在他那里得到些什么,难不成就是这封信?她曾听父亲提起过,胡一崇一直尊称外公为恩师,那为什么母亲不让她直接去问外公呢,难不成有些事连外公都不知道。

  幽若的心中迷雾重重,现如今胡一崇身死,除了他留下的信和那方黄布这条线索算是断了。这个谜题似乎只有找到这个新月公主才能解开了。想到这儿,幽若又问:“你信上说找到当年事情的线索,又说有一个人定要我见见,人呢?”

  “前几日小柏到皖南办事,无意中发现一老妇人,人虽疯疯癫癫,嘴里却一直念叨着夫人快走……王爷烧死了……钟怀不得好死……之类的话。当地人说,这个疯婆子在那里已经近十年了,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怎么过去的,每天就疯疯癫癫在路边坐着,平日就靠老街坊的救助勉强活着。刚去的时候身上还有些好东西,都被其他乞丐抢了,唯有手上一个精巧镯子,没人敢动,只要一动她便疯了似的抓人,小柏无意间发现上面刻有瑶字,言语中似乎又与钟怀相识,便带了回来……”

  “瑶字?娘亲贴身手饰确都刻有瑶字,怎会在她手上,这又与钟怀有何牵连?”幽若眉头紧紧蹙起。

  陌临摇头:“我曾听你提起钟怀是病死的?”

  幽若点头:“爹爹是这样说的,只是看他提及时的表情,该是另有隐情……那镯子拿来我看看。”

  “那镯子似是有什么机关锁着,若不是如此怕是也早被人抢了去。阿翔近日不在,没拿下来。”

  “那人可还能问出些什么?”

  “带回来后我便问过,整个人都呆呆傻傻的,怕是问不出什么来了……”

  “那倒未必,你可还记得十七年前京中发生何事?”

  陌临思索片刻说:“若说京中十七年前的大事,怕只有淳王府大火……你是怀疑……”

  幽若露出狡黠的笑容,“去把宴锦给我找过来……”这话是对流影说的。

  流影瞥了她一眼,及不情愿的走出了房间。

  不久,宴锦便被流影提小鸡一般提了进来,宴锦一脸委屈的看着幽若,眼睛下一秒就能掉出水来。

  幽若责怪的斜睨了一眼面无表情的流影,流影放开宴锦的衣领,脸撇向一边。

  宴锦整理下凌乱的衣衫,用力撞过还站在身前的流影,流影一个闪身躲开,宴锦也不追她,径直走向对面的幽若。

  幽若拉过宴锦,对一边的两个男人没好气的说:“出去吧!等打赏啊!”

  陌临起身出门,流影飞身从窗口出去,房中只剩两个女子。

  一盏茶的功夫,房门应声打开,陌临进门流影已经坐回椅子上,而他身边的女子流云发髻,长眉粉黛,端庄稳重的坐在原地,见陌临看过来,抿嘴浅笑,倾国倾城。

  陌临上下打量过后却喟叹摇头,“你若平日便是如此娴静稳重,我们也不必每天战战兢兢,殚心竭虑了……”

  美人脸色一沉,微怒说:“我何时让你们殚心竭虑了?”

  陌临扶额,流影望向窗外不语,宴锦笑着上前说:“要做什么便快些吧,天色也不早了,莫要误了时辰!见你这样子也不自在的吧!”

  “你也敢奚落我了?”

  宴锦含笑不语,陌临赶忙转头对琥珀说:“去把那疯妇带到老宅……”

  琥珀应声离开,幽若也起身道:“走吧!今儿本姑娘给你们演上一出儿,鬼妃问案……”

  几人相视而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闲庭若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