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职
木元2019-12-01 16:073,382

  臭豆腐,闻着臭,吃着香。

  今天罗纹吃了两个馒头,夹着罐装的臭豆腐块吃的。没有吃的时候臭气熏天,吃起来味道妙不可言。

  吃完之后,她赶紧刷刷牙,因为一会还要出去见陆春和汤莎莎,说是有个寒假兼职来着。

  罗纹刷完牙,走在冬天的大街上,还是能隐约闻到一股臭味。

  “我鼻子里还留存着余味儿吗,这味道真上头。”罗纹想着。

  她先用鼻子深呼吸,又张开嘴呼吸呼吸,换换气。还是能闻到臭豆腐的味道,“一定是吃的太投入了,身上,头发上都沾满了这个味道。”

  罗纹伸开手转个圈,又散开马尾,甩甩头发,好像很享受。不知道的,以为她在享受这条叫卖着“春联”、“鞭炮”、“灯笼”的,年味十足的大街。

  这一幕刚好被路对面一个男生看在眼里。这男生穿了一件黑色的中长款棉风衣,显得身材修长,干净秀气的脸,正歪着头看她。

  罗纹定睛一看,这不是别人,正是路鹏程。

  两人对视了一下,路鹏程并没有对罗纹打招呼,只是嘴角挂着一丝笑。

  罗纹也在犹豫要不要去打个招呼,本来挺不错的关系,莫名地就突然生疏了,连陌生人都不如。

  只见一个打扮时尚的女人走过来,看样子应该是路鹏程的妈妈,她手里提着一个塑料袋,可能是年货吧,拉着路鹏程,径直走开了。

  “嘁!”罗纹不以为然,爱咋咋地。

  此刻让她崩溃的是,那该死的臭豆腐味道,怎么还是挥之不去。

  ————————

  罗纹来到雪花酪的店里,见到汤莎莎、陆春。她俩一时还没有闻出来罗纹身上的臭味,陆春开始激动地讲今天的兼职。

  “我跟你们说,今天可是高薪。”陆春说道。

  “多高?”罗纹问。

  “就是,多高?有没有一米八?”汤莎莎色兮兮地问。

  “大姐,只是应聘工作,不是相亲,什么一米八!”罗纹白了她一眼。

  “20!”陆春说。

  “嘁!”汤莎莎和罗纹都嗤之以鼻,边说边向后靠。

  虽然20元,确实不少了,基本快够罗纹一星期的生活费了。不过她们上次发一天传单,还能赚30元。这寒冬腊月的,还快过年了,才20,算什么高薪?

  “一!个!小!时!”陆春一字一顿地说。

  “什么!”汤莎莎和罗纹惊讶道,身子又探向前来。

  “一个小时20元!”陆春又重复了一遍,得意地问,“谁去?”

  “我去,我去,我去,我去!”汤莎莎跟唱歌一样,激动地喊着。

  “去你的吧。”陆春打趣她。

  “一个小时20!干什么呀,能挣这么多?”罗纹问道。即便是妈妈,也没有这么高的薪水吧。何况她们还是孩子,可别贪小便宜吃了大亏。

  这一小时20元的工资,对于罗纹来说,真的是太多了,天文数字。干一个小时,基本够花一个星期。

  没有见过世面的孩子,听到太美好的东西,要么奋不顾身,要么小心翼翼,总之不会习以为常,心安理得。

  ————————

  “知识就是财富。”陆春一本正经地说道。

  “所以你说的工作就是……”汤莎莎说。

  陆春睁大眼睛等她的回答。

  “额,我没想出来。我居然是想到去KTV当公主,陪唱。”汤莎莎说道。

  “那跟知识有什么关系?”陆春也是服了老汤的脑洞。

  “对啊,老陆说‘知识就是财富’,你怎么就想到了KTV的陪唱公主啊?”罗纹问。

  “那我感觉一小时20,除非是干那样的工作。而且听说那些陪唱公主都是打扮成高中生,大学生的样子,显得比较清纯。客人们都喜欢学生妹,清纯干净。穿着学生的衣服去赚钱,所以‘知识就是财富’呀~”汤莎莎贼兮兮地笑着,并向罗纹、陆春伸过来魔爪。

  “咦……”罗纹、陆春赶紧打汤莎莎的手。

  “那你还去,还去,还去?”陆春问道。

  “我当时被财富冲昏了头脑,还没想要干什么。”汤莎莎说。

  “就是干这,你干不干?”陆春问道。

  “什么?”罗纹倒是惊讶了。

  “KTV的陪唱公主啊?干不干?”陆春又转向罗纹。

  “不干!坚决不干!”罗纹坚定地说,“你们也不要去,都不要去!”罗纹没有去敏感地想上次她在KTV穿的衣服,被顾曼曼说成陪唱的那件事,罗纹知道,陆春她们不会那样去想她的。

  “就是陪陪唱,又不干啥。”陆春继续挑衅道。

  “当然不干啥,干啥的话,就20元,更是想都别想了。”罗纹继续说道。

  “唉,我突然冒出来个想法。”汤莎莎说道,“其实陪唱也挺好的,自己开KTV还得掏包间费。反正都是去KTV唱歌,这也不用掏钱了,还可以赚钱,咱们只是没干过,所以担心,说不定其实没什么……”

  “你快打住吧!”罗纹打断了她,“你自己掏钱去的KTV,想唱就唱,不想唱不唱,想唱什么唱什么,想怎么唱怎么唱。‘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人家掏钱让你去的,你不得听着点别人的。要是别人让你喝酒呢,要是别人抱你呢?”

  “那咱们就走!”汤莎莎说道。

  “谁跟你‘咱们’,我是坚决不去的。”罗纹说道,我告诉你哦,“到时候你想走,不一定就能走得了。”

  “报警总可以吧。我就不信了。一个小时就20元,他们还想把人怎么着。”汤莎莎无所畏惧,所向披靡地说道。

  同样是一小时20元,看是干什么挣的。刚才还觉得多得不得了,现在就嫌少了,成了“一小时就20元”了。

  “其实真的,他们只是希望场子里有女生,调节一下气氛。真的越是有钱人,越是讲礼貌。很多人到那都是谈生意的,不是去干什么的。”汤莎莎说出自己对有钱人的观点。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罗纹还是坚持自己的意见。

  ————————

  陆春在旁边听不下去了,“好了,姐们们,不是去KTV当陪唱公主,逗你们玩的!”

  “什么!”罗纹和汤莎莎惊奇地瞪着她,起身,弓着身子一起向陆春抡过去狂风暴雨千千手,劈头盖脸暴暴拳!

  “不让你们去当陪唱公主,你们就打我啊,看来都想去啊!”陆春招架不住,一边低着头,用胳膊挡着自己,一边呐喊道。

  “不是要去当陪唱……”罗纹一边打一边说。

  “是要你为自己的谎言付出血的代价!”汤莎莎一边打,一边接着罗纹的话说。

  “我错了,我错了……”陆春不断求饶,但罗纹和汤莎莎还是打得意犹未尽。

  汤莎莎刚才是经历了灵魂的挣扎,解放。

  罗纹的小心脏也是过山车一般的大起大落,先是听说一小时能挣20元的激动,又是以为要干陪唱公主的失落。她是铁定不会干的,也会力拦姐们们不要干,那一小时20元的工作,等于是白激动了。心情大起大落,手上干净利落,掷地有声地和汤莎莎一起攻击陆春。

  “救命啊……”陆春还在求饶,并不起作用。

  “天罪孽,犹可恕!”罗纹说。

  “自作孽,不可活!”汤莎莎接着说。

  “罗纹……你的身上怎么这么臭啊……”陆春在狂风暴雨中终于寻得了一片避雨之地。

  罗纹笑着停了手,坐了下来。

  汤莎莎放慢了手上的动作,闻着闻着,“就是,好臭啊。”她也慢慢坐下来。

  “我早上吃了臭豆腐。”罗纹不好意思,尴尬地笑着。

  陆春终于重获新生,坐直了身体,整了整凌乱的发型,“我像不像一个刚被家暴完的妇女?”

  “你像。”罗纹说。

  “你是。”汤莎莎说。

  “那我们三个一会见客户,我们肯定是不行了。一个是头发凌乱,衣冠不整;一个是一身味道,臭不可闻;一个是……”陆春看了看汤莎莎。

  汤莎莎也眨巴眨巴眼睛看着她,仿佛在说,“我怎么样,我没问题,娇小可爱,楚楚动人。”

  “一个是脸憨皮厚,傻里傻气。”陆春摇摇头说道。

  “哼。”汤莎莎不愿意地说,“我的形象没有问题,你就对我进行人格攻击!”

  “我说的是事实,还想去当陪唱公主呢,也不知道人家要不要你。”陆春又拉回来这茬。

  ————————

  “到底啥工作啊,还‘客户’,什么‘客户’?”罗纹问道。

  “家教。”陆春一本正经地说。

  “噗。”汤莎莎嘴里的雪花酪刚暖化,差点吐出来,“啥?家教?你还能做家教?你教谁啊?”

  汤莎莎向陆春发出了灵魂三连问。

  陆春不屑地看了她一眼,“怎么不能了,我告诉你,我都已经当过家教了。那个家教的学生,他奶奶夸我教得好,这不寒假又找我来着,还顺便给我介绍了一个新的客户,让我带一个同学。”

  “什么,你还当过家教,你会教么?”罗纹也表示惊奇,“还教得人家还很满意,陆老师,快来传授传授经验。”

  罗纹说着,赶快给陆老师整整发型,拿纸巾帮陆老师擦擦脸。汤莎莎赶紧把陆老师的雪花酪往前递了递。陆春才翻个白眼,得意地分享她的家教经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衣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衣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