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这个女人不一般
浩男哥2019-10-28 12:003,328

  八、这个女人不一般

  “龙哥,你这酒量还得练啊。怎么喝了这么一点就开始说胡话了。” 侯灿阳说道。

  “你难道没看出来吗?咱们这个小兄弟是个女人。”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小乞丐问道。

  “首先,虽然她蓬头垢面,脸上沾满了灰土,但是脖子以下却是雪白光滑的。还有,这件破衣服虽然很肥大,但刚才动手的时候,她还是体现出了女人的特征。”

  “女人的特征?”侯灿阳说着,向小乞丐的胸脯望去。果然在那肥大的衣服下面,隐隐约约的有两座山峰出现。

  小乞丐赶忙用手捂住了胸口,愤怒道:“两个臭流氓。”

  “没想到啊没想到,我以为只有我侯灿阳这样的人,才整天盯着女人的胸脯看,龙哥你这样浓眉大眼,仪表堂堂的正人君子也干这事。”

  龙在天并不搭理他,接着说道:“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你有见过男人会穿一双绣花鞋吗?”

  果然,在小乞丐的脚上穿着一双崭新的红色绣花鞋。

  “恩,眼力还不错,居然被你识破了。二位公子尊姓大名啊?”小乞丐说道。

  “我叫侯灿阳,是百兽山庄的,他是望梅山庄的龙在天,你就叫我侯哥哥,叫他龙哥哥就可以了。”

  “呦呦呦,还侯哥哥呢,看你那色眯眯的样子,叫你色猴还差不多。这位公子看起倒是来斯斯文文的,看在他借我五两银子的面子上,我就勉强叫他一声龙哥哥吧。”小乞丐答道。

  “哎,这年头还是小鲜肉吃香啊。你说这做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侯灿阳愤愤的说道。“还有,那峨眉派又是怎么回事?你又是咋看出来的?”

  “这个就更简单了。刚才咱们这个妹子用竹竿打那苟公子的时候,看似乱打一通,其实有两招使的是峨眉派的‘随风浮柳’剑法。”

  “你啥时候学的峨眉剑法了?”侯灿阳不解的问道。

  “不只是我学过,连你也学过。想当年,你父亲为了让你见识各门各派的功夫,特意花重金请来了不少江湖人士。这其中就有一位峨眉派的二代弟子,练的正是这‘随风浮柳’剑法,而当时我也在场。”

  “哦,我有些印象了。只不过这套剑法过于阴柔,不适合男人练,我们俩就没再学了。可这事过去已经有三、四年了,你还记得啊?你这是什么脑子?”

  “我天资聪明呗。你要是脑子里少装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也许也能记得住。”龙在天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他心里明白,这是因为他五年前学了‘无相心法’后,对武功有了种过目不忘的本领。

  “这位妹子怎么称呼啊?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龙在天对小乞丐说道。

  “我叫冷若冰,的确跟峨眉派掌门绝尘师太学过功夫。可学功夫实在是太辛苦了,学了两年我就不学了。”

  当听到冷若冰这个名字,龙在天似乎想起来了什么。刚要开口去问,就听见楼下一片叫骂声。三个人从窗户向下望去,原来是那个苟公子带着人回来了。

  这次人来的还真不少,足有三十多人。苟公子带头将酒楼的门给堵住了。一个家人说道:“少爷,小的刚才上楼看了,三个人都在,一个也没跑。”

  “弟兄们,一会儿把我丢的面子给我找回来,大大有赏。”说完,又对楼上喊道:“你们三个赶紧滚下来,跪在我面前,让我把这口气出了。这样你们今天还能活着离开京城,否则就自己准备好棺材吧。”

  楼上三人听完,相互看了一眼,径直从二楼窗户跳了下来,直接落到了苟公子面前。

  头上缠着纱布的苟公子吓了一跳,赶紧退到了队尾,其他下人也跟着后退了几步。这时,一位白发老人从队伍中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根竹扁担。

  老人开口说道:“刚才是谁伤了我家公子?请站出来。”

  “是我打的,你想怎么样?”小乞丐向前走了几步。

  “既然是丐帮的小兄弟,那老夫也给个面子,只要你给我家公子道个歉,让他打你几下,这事也就算过去了。”

  “哎呦,也不怕风大闪了你的舌头。你这苟家挑水做饭的老头说话都这么硬气,看来这苟家平时是有多么的不讲道理,作恶多端啊。”小乞丐说道。

  “你小子还牙尖嘴利的,今天我就替你的家人管教管教你,可别说我以大欺小。”

  “替我家人?你替得了吗?信不信我让你们苟家上上下下见不到明天京城的太阳。”小乞丐生气的说道。

  “咱们这个妹子说话还挺厉害的,这吹牛的本事比我还要高。”侯灿阳说道。

  “你要是知道她是谁就会知道,她还真不是在吹牛,这已经是搂着说了。”龙在天笑了笑。

  这时,一老一小已经动起手了。扁担对竹竿,两人打的不亦乐乎。

  龙在天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对侯灿阳说道:“冷姑娘不是这个老人的对手,我得过去帮忙了。”

  “何以见得?”

  “如果我没认错的话,这个使扁担的人叫马上风,外号一根扁担。五十年前也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一条好汉,当时使的是一条铁扁担。如今居然给人家当了护院。别看他上了年纪,气力已然不足,铁扁担也换成了竹扁担,但是身形和招式的变化还是很老到的,再有十几个回合冷姑娘就要败了,我这就……”

  还没等龙在天说完,侯灿阳 ‘噌’的一下蹿了出去,拦在了老人和小乞丐之间。

  “老头,我这刚刚吃的有点撑,想活动活动,看你这两下子还行,咱俩过两招吧。”侯灿阳说完,又冲小乞丐挤了挤眼。

  小乞丐自然明白,赶紧退了回去。这时的她早已满头大汗,汗水伴随着污渍流了下来。

  “你又是什么人?为何替人出头?”眼看就要取胜,却被人搅了局,老人十分生气。

  “打赢了就告诉你。”说完,侯灿阳抽出腰里的长鞭,与老人打了起来。

  侯灿阳这十多年的功夫可不是白练的,况且这老人刚才已经和小乞丐打过一仗了,年纪太大,气力跟不上了。五十多个回合过后,就见侯灿阳一脚将老人踢倒在地。

  “真是英雄出少年啊,看来老夫真的是老了。”老人慢慢的爬起了起来。

  “服老就行,赶紧带着你那个什么狗屁公子回去吧。”侯灿阳很是得意。

  家丁们扶着老人,带着苟公子走了。

  “你这功夫练的不错啊,比我们上次比武时又长进了不少。”龙在天夸赞道。

  “和你比武我哪敢用全力,伤着了你,你娘我娘都饶不了我。今天这个吧,也就发挥了一半的水平。”侯灿阳倒是一点也不谦虚。

  “多谢二位了。”一旁的小乞丐说道。

  当龙在天和侯灿阳再次看小乞丐这张脸的时候,两个人大笑起来。

  “你是属猫的吗?怎么这张脸跟个花猫似的。”龙在天说道。

  小乞丐赶忙跑进酒楼,打了盆水把脸洗干净。再次出来后对两位说道:“今天你们请我吃了饭,又借了我银子,我的任务算是完成了,这身乞丐服我可不想再穿了,刚才打架又出了一身的汗。这样吧,我请客,带你们去洗个澡。”

  “带我们,去洗澡,你确定?”侯灿阳狐疑的盯着小乞丐。

  “你个色猴子,想什么呐。我请客,带你们去,你们洗你们的,我洗我的。”小乞丐瞪了侯灿阳一眼。

  “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是你自己想多了,哈哈,赶紧走吧。”

  小乞丐气的小脸通红,可又无话可说,只好在前面带路。

  没过多久,三人来到了一栋房屋前。就见房屋上挂着一块牌匾,上面写着‘天下第一池。’

  “龙哥,这京城人的口气可真大啊,连个澡堂子都叫天下第一。”侯灿阳说道。

  “你们知道什么。这个浴池就是京城乃至整个中原最大的浴池了。据说上百个人在里面洗澡都不会撞到。当然,我是没见过,因为我从来都是在单间里洗的。”小乞丐说完带着二人走进了浴池。

  “老板,给我这两个朋友安排个单间。然后再让人把我洗澡的房间收拾好了。”

  老板看了一眼小乞丐,赶忙从柜台里走了出来,说道:“好的,小的这就去办。”说完,赶紧安排下人去准备东西。

  小乞丐又对二人说道:“你们洗完了先别走啊,晚上咱们三个人再一起吃饭。”说完就走进了内堂。

  二人被小二带进了一个单间,里面极尽奢华。池子边的小桌上还摆放着一个酒壶和两个杯子。

  两人舒服的泡在温泉水中,品尝着正宗的波斯葡萄酒。

  “龙哥,这里可真算得是上天上人间啊。这要是每天都能泡一泡该多好啊。”

  “你想的可真美。我刚才和那掌柜的打听了一下,咱们这是天字一号房,最好的单间,一个人洗一次要五十两。”

  侯灿阳听完后,差点从水里跳了出来。

  “我的天,五十两,够普通家一年的开销了。看来咱们这个妹子不简单啊。”

  “当然不简单了。”

  “这么说你知道她是谁了?快,给我讲讲。”

  “好,你可给我憋住了,别给我吓的尿池子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龙御九州之龙腾四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龙御九州之龙腾四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