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周音2019-12-13 14:252,107

  常年战乱的泽州大陆,总于迎来了久违的安宁,一场浩大的祭天在泽州大陆东部的月支国举行。

  北疆大王赫连达利,始舟国主万俟安禹,天璃女王微鸣邑,朝云皇上楚雄珲,白国国主李成真,无启国国主苏昱欢,沃民国国主汪义倡,纪国国主单十堰,艾候国主赵宗,牛黎国国主东皇瑾,南越国主叶浩,岐舌国主呼延灼,汜叶国主齐慎,成汉国主樊毅,肃慎国主钟无寐,梵古尊上公皙赞,以及月支国主褚善。泽州大陆十七个国家的统治者都前来参加。

  虽然大家心里都对现在的国土城池不是特别满意,但是,几个大国联合宣布停战,他们自然也是不敢再动兵。此次祭天,各国统治者签订百年停战协议,保证彼此百年之内不再无端挑起战争。

  百年时期将至,各个国家都开始蠢蠢欲动,屯兵备粮,但,谁也不愿意把这层纸给捅破。毕竟谁先动兵,其他国家就能以百年战争协议,名正言顺的讨伐。

  朝云习俗,正月十五祭天,愿图一年四季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的好兆头。

  宁安十九年,朝云皇上楚宁,字衡恩携二子,即长子楚承,字行寅;次子楚炎,字行庸。二孙,即长孙楚行庸之子,楚昭,字子衿;幼孙楚行寅之子,楚稚,字子佩。以及百官祭天。

  数十个巫师们穿着奇奇怪怪的衣服,跳着祈祷的舞,向天神祈求着。国师南乙和往年祭祀一样,口中念着一些祈福的辞藻。说完后,闭着眼睛走祭坛的四方,寓意福照四方;站定后睁开眼从太监手中接过一碗五谷,围着祭坛边走边向天上撒,寓意五谷丰登。然后,他点燃三支长香,呈给楚衡恩,楚衡恩毕恭毕敬的端着香,行过礼后,亲自将香插进满是香灰的鼎中。

  国师肃立在一旁,闭着眼,念道:“跪,”以楚衡恩为首的百官、百姓,纷纷跪下,国师又道:“拜――”众人将头点地,国师再次道:“起――”,众人才敢缓缓起身。国师依惯例,从金木水火土五行中抽其一分撒给围观的百姓、肃列的百官,寓意福泽万民。

  五名太监手上分别捧着一个盒子,从祭坛右侧石梯上,然后走到国师面前站成一排,跪着将盒子举过头顶。

  五个盒子从外观上看,无论是盒子上的龙纹雕刻,还是其它小饰物的位置,大小都是一模一样,根本没有差异。

  国师从左盒子往右盒子一下轻轻的抚过,再从右盒子开始抚回,在从右数的第二个盒子停下,轻轻的将盒子打开,盒子里的东西慢慢呈现在他眼中,他的瞳孔也随盒子里的东西越来越清楚而越来越放大,他深吸了一口大气,颤抖的手一把抓住盒子里的东西,他抬头看了一眼楚衡恩等皇室子弟及大臣百姓正直勾勾的盯着他选中的盒子,他立马收回眼神到盒子上,他艰难的拿出盒子里的火折子,举过头顶,用着雄厚的声音说道:“熊熊烈火,延绵不绝!”

  “熊熊烈火,延绵不绝,熊熊烈火,延绵不绝,熊熊烈火,延绵不绝……”以楚衡恩为首的众人纷纷道。

  只有南乙想到,上次抽中代表火的火折子,正是泽州大陆乱战前的那一年。

  南乙轻轻叹了一口气,心里想到:也罢。

  “将提前准备好的火折子撒出去吧。”南乙对跪着的五名太监说完后,太监们便从祭坛左侧石道下,将提前准备好的火折子扔出去,拾到的百姓、百官都很是开心与激动。

  “鸣笛,击鼓。”楚衡恩的贴身太监食色公公道。

  祭祀后,国师南乙自杀于房中,口中含有一块占卜的铜币,书桌上也有一些散乱的占卜的铜钱以及一个占卜的龟壳,还有纸上墨迹未干的七个大字“朝云兮,君临天下”。虽然楚衡恩下了死命令,不准再提及此事,但是,这七个字依旧是传到了其他国家统治者的耳朵里,朝云也随势成为了众矢之的,各个国家都对朝云虎视眈眈。

  而后,楚衡恩的两个儿子都死得太过于意外,次子楚炎,字行庸,武功颇高,有着神将之称,宁安二十一年,小寒,奉命去祈阳处理贪官污吏,最后却死于祈阳的匪患,楚衡恩听取长孙,楚子佩的建议,下令朝云第一大将何寿顺率领一万精兵将祁阳匪人全部诛杀,匪患五公里范围的士兵、官员入狱为奴,三代以内家属男为奴,女为娼。这也是楚衡恩执政以来第一次滥用皇权,也因此引来了不少骂名,正史官称为父爱也,爱之深,失之则倍痛也。野史官称滥用皇权,轻易听信旁人,灭国之相。

  宁安二十一年,长子楚行寅因在弟弟的丧礼之上,被楚子佩参奏态度不够诚恳,楚衡恩重重责骂,楚子佩提议让楚行寅跪在灵堂前三日以示惩罚,三日之期到后,楚行寅气不过被一个八岁孩童戏耍,更气堂堂嫡长子,居然在自己的父皇眼里不如一个长孙,于是从此不再上朝,整日荒淫无度,楚衡恩痛心疾首,下令剥夺楚行寅继承皇位的权力,罚其在府邸中反思,不得踏出府邸半步,并派重兵把守。

  经过楚行寅发妻卞氏的劝说,楚行寅才重整身心,回归朝堂,楚衡恩对楚行寅的改变颇有赞赏。

  宁安二十二年,夏至,一日楚行寅与友人相聚,醉酒后独自回府,不慎坠井而亡。

  楚衡恩听闻后病重,下令以太子之礼安葬,全国上下,戴孝一月,三日不朝,与楚行寅一起喝酒的众人统统陪葬。楚子佩在楚衡恩病重期间尽心照顾,还要兼顾批阅政务,楚衡恩醒后听闻,心中感动。

  此后,楚衡恩更加疼爱这个无父无母的长孙楚子佩,把他贴身照护,而幼孙楚子衿则和她的母亲卞氏被送往封地安城,只派了千余人保护。几经生死下,楚子衿终于长大,并于十五岁时,迎娶比他大两岁的前丞相慕容哲的嫡幼孙女慕容汐。

继续阅读:第一章:豫王殿下金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君临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