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风流小王惹俾羞,千岁亲送万金书
周音2020-07-19 13:404,268

  朝云,宁安三十二年,夏。

  吴牛喘月,椅席炙手。

  一少年用扇遮面,于院内树荫下纳凉。值得注目的是,折扇的扇面,上面所画并非折扇上常见之作――山水,花鸟虫鱼,而是春宫图其中最著名的“妇人十态”。少年身穿一件薄如蝉翼的浅黄色素衣,将少年的小肚子若隐若现的展现出来。他平躺在贵妃塌上,塌下是一整块冰,还冒着寒气。一旁俩花季少女持正为他扇风,还有一位身材挺拔,长相俊美,约莫二十出头的男子,手持一把三尺三长的铁剑,站在一旁侍候。

  少年将折扇从脸上取下,慵懒的吐槽道:“天公不撒尿,美人羞答答。”

  少年一说完,旁边伺候的两个婢女脸微微发红。

  “小婉,双儿,你俩先退下。”少年闻声侧头一望。从远处走来一位举止端庄,华服妆淡的年轻女子,举手投足之间,霸气外露。

  小婉和双儿先后向那女子和塌上的少年行礼后,便退下。已走远后个高的小婉对双儿道:“王爷真是满口黄腔,好生风流。”

  “天下恐王妃一人可令王爷略略有一丝文雅吧!”

  说着两人发出轻笑。

  站在一旁侍候的男子毕恭毕敬的向来人行礼,道:“王妃妆安。”

  “你来做甚?不是不喜我吗?”少年的语气略带一些小孩子气,“还有,小婉,双儿这都什么名字,小碗,筷子叫了那么多年,那能随便改。”

  女子垂眸望着慵懒的少年,并没有回答少年的话,而是话锋一转道:“之桃,替王爷更衣。”

  女子身后的贴身婢女之桃,捧着折好的王爷常服,走上前,对少年行着礼道:“王爷,请更衣。”

  少年望着女子,翻身站起,双手张开,之桃将常服一件又一件的为少年穿好。然后退下。

  “好热啊!”少年略带撒娇的对女子道。

  “忍着。”

  “忍不了。”

  “强忍着。”

  ……

  少年是朝云当朝皇帝楚衡恩嫡长子楚行寅的嫡子楚子衿。虽说是长子嫡孙,但在楚衡恩的孙辈里他只能排第二,在他之前出生的皇孙,就是楚衡恩嫡次子楚行庸的庶长子楚子佩,也是当朝权势滔天的豫王殿下。

  而那女子,便是他前些年娶进门的前丞相慕容哲的嫡幼孙女慕容汐。自慕容哲辞官告老后,他家便再没出过二品以上官员,原因也是因为子辈不成气候,唯有慕容汐颇有将相之才,可惜是个女孩。前丞相的孙女配嫡孙,是有些不配,可只有楚子衿自己知道,其实高攀的一直是他。

  楚子衿垂着头,踩着慕容汐的影子,手上的折扇一直不停的扇,嘴里还不停碎碎叨叨道:“热死人了,在家里干嘛整这么正式……”

  慕容汐突然停下脚步,楚子衿一头撞在慕容汐的背上,慕容汐道:“宫里来人了!”

  “宫里!”楚子衿小声重复着,当他抬起头,深邃的眼眸里多了一份凉薄,下一秒又消失在眼中,楚子衿撇嘴笑道:“宫里来人就没个好,我自谪居安城,宫里就没人来过,连曾经和我爹交好的朝臣,也未有一丝安慰的言语,更别提走动,今儿来的,哪知福祸。”楚子衿半似玩笑的话语中,包含着愤懑。

  “来的是正二品,颐和王,食色公公。”慕容汐的话基本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

  楚子衿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了。

  这食色公公,虽是阉人,但能官拜正二品,封王赐居,必不是什么一般的角色。当年当朝皇上楚衡恩还在做皇子的时候,被逆王(楚衡恩的长兄楚衡晏,因谋逆弑父,褫夺封号,斩立决,后称逆王)构害,被圈禁在赞王府,侍俾侍卫被遣散,只留三人在旁伺候,食色公公就是其中一个,当年的赞王妃一看赞王倒了,立马合离。赞王的三餐由宫内送出到赞王府,送食的前些日子还恭恭敬敬的送来,越到后面,逆王权势越大,他们看赞王再无翻身的日子就随心情送饭,赞王身边伺候的人,也是认为他再无翻身的日子,于是就有人花钱逃离那个地狱般的赞王府,只有食色公公,坚信赞王能再站起来,在赞王饿得饥肠辘辘的时候,是他冒着生命危险,拿着细软钻狗洞出去,换了粮食。那段日子是黑暗的,还好食色公公一心向主,在他的打理下,赞王府后花园有了时令蔬菜有了麦子。最后,逆王权势太大,得罪的人太多,赞王案翻案了,逆王狗急跳墙派兵围城,赞王被挟持,食色公公拿皇帝兵符出城搬回救兵,黑白鬼差几次与他擦身,结局当然是逆王兵败了。赞王登基后,食色公公在旁服侍十几年,帮楚衡恩稳定了朝堂局势后,楚衡恩下令重修赞王府,更名为颐和王府,食色公公被封为颐和王,这也是朝云历史上第一位被封王的太监。因天子万岁,食色一人之下,即被人尊称一句千岁。食色公公从此在府上清修度日,除楚衡恩,其余人皆不见。后来楚衡恩为彰显食色公公的权力,特赐黄顶铜铃马车,铁甲卫。

  晋王府四进四开,中规中矩的,和知府府邸是一个规格,不大,未走两步便已到了正厅二人的侍从留在门口,并未上厅。食色公公一袭朱红麒麟官服头上束着一铜冠。他也不是个拘谨的人,端坐厅上,喝着今年产的新茶。

  食色公公身边候着一个年轻的小太监,名叫阿满,望着走来的晋王夫妻二人,低语道:“千岁,她们来了!”

  食色公公缓缓放下杯具,慢慢悠悠的站起身。并不是他官大故意摆谱,实在是已经六十多岁了,老了。食色望着七尺高的楚子衿,感慨道:“太子的娃娃都长这么大了,时间过得真快啊,上次见你,还是你满月,太子抱出来奴才得天恩,才有幸一见容颜,”说着手上还比划着,“这么小的身子,脸比巴掌还小,但白净,且天庭饱满。”

  楚子衿和慕容汐向他行礼后,楚子衿道:“千岁还能记得小辈,已是小辈的幸运。”

  食色微微翘了一下嘴角,又立马收回,但这个小动作,还是被眼尖的慕容汐瞧在眼里。

  “杂家也就是御前混久了,沾上一点龙气,托大些,王爷可折煞杂家勒,”食色公公故意顿了一会儿,有道,“这次前来,是皇上有家书一封,要杂家亲呈给孙儿楚子衿。”食色公公盯着楚子衿,将“孙儿楚子衿”五个字说得格外重些。

  楚子衿仿佛是懂了,仿佛又是没懂的样子,轻声“哦”了一声。食色公公眼神有那么一秒格外的犀利,又极快的藏住了。他小心翼翼的将怀里的书信取出,交给楚子衿。

  “皇上可有其他话托千岁带与我?”

  “大家只告诉杂家,把信交给晋王殿下,说殿下看完自会儿明白其他的话嘛,并未交代,”

  楚子衿又紧追着问了一句:“皇上,时常可有半句提及不才?”

  食色望着楚子衿的眼睛,里面满是期盼,期盼那一句念了多年的一句话,可是食色还是很坚定的说道:“未曾,”食色又道,“天下臣民皆是皇上的子孙,殿下贵为晋王,更是皇上的嫡孙,皇上忧天下之忧,虽然嘴上不曾提起,并不代表心中不曾挂念。”食色说完,楚子衿的眼底下更多了一份失落。

  食色行礼道:“皇上还在宫里等着杂家回去复命,便不多加叨扰了,告辞。”说完,阿满扶着食色公公离开了。

  食色经过慕容汐身旁时,用眼神扫了一眼慕容汐。随着铜铃声渐行渐远,慕容汐的心才慢慢平静下来。楚子衿走出厅门,望着走远的马车自言自语道:“原来,我还是,不配……”慕容汐将左手插入楚子衿的右手,紧紧握住。

  “你说什么不赔?你又把哪家佲人馆给搅和了?”

  楚子衿侧头看着慕容汐,咧嘴笑着说道:“我说,我把暮春楼给砸了,打算不赔!”

  慕容汐蔑视着楚子衿,道:“赔,诺大王府,区区一个暮春楼,还是买得下的。”

  “诶,汐儿,这个你给我念念吧,我也不识几个字。”楚子衿将手上用黄色锦绣布包裹过的信纸递给慕容汐,慕容汐接过信,拆开细细读道:“吾孙稚,幼离吾身,久居安城,安城上下赞颂声高,特解除禁令即日回洺。”

  “文绉绉的,到底说些在说些什么?”楚子衿听完颇为打脑壳,问道。

  慕容汐向楚子衿行了大礼,道:“恭喜王爷,重获自由。”

  “什么!”楚子衿的眼眸里充满着不相信。

  “皇上信中所述,解除了王爷的禁令,也就是说,王爷今日起,可以不再屈居在安城这个小地方了,王爷可以去建城的登楼看夜景,去祁阳赏书画美景了!”说着,慕容汐的嘴角又无意间勾起。

  “真的!太好了,太好了……”楚子衿双手拉紧慕容汐的双手,“汐儿,这辈子我看的天,是巴掌那么小一块,”说着,楚子衿还伸出手掌,笔划给慕容汐看,“我还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出安城一步,以前老听小贩说安城外是另一番美景。”说着楚子衿的眼光都柔情起来,“汐儿,你知道吗?这辈子,我最大的遗憾,其实,不是什么不受宠,其实是没能去亲自骑着骏马,到慕容府迎你回来。”说道着,楚子衿的眼睛里居然泛起些许星光。

  是啊,祁阳和安城土地相交,慕容府和晋王府也不过三十里,可是,当初的禁令限制了迎亲,来慕容府迎亲的是楚子衿的贴身侍卫,贺剑远,而他,只能在安城大门等待,漫长而又无奈。

  慕容汐想到这里,心里也有些许遗憾。

  “王爷莫急,后面还有半句,即日回洺。”慕容汐谈到“即日回洺”四个字的时候,语气也随之加重。

  “回洺?”楚子衿的颇有些震惊,细想后,他随性的瘫坐在椅子上,端起侍俾刚刚奉上的茶盏,“安城多好啊,人杰地灵,我不回去!”

  慕容汐走到楚子衿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后,对楚子衿细心说道:“王爷切莫任性了,”说完,慕容汐故意停顿了一会儿,“皇上这个时候让王爷回洺,皇上定然有自己的打算,若王爷不回,恐有性命之忧。”

  “我拒绝,我不受诏,我一会儿找个地方把它扔了,我不回去。”楚子衿的小脾气说来就来。

  “王爷玩笑了,皇上的贴身太监,正二品颐和王食色公公亲自送的信,王爷能拒?”

  楚子衿想到这里,不禁打了个寒颤道:“洺城那么远,宫里规矩森严,若出差错,我怕是再无那么好运,能全身而退,我可不敢再踏入那宫城一步咯。”这番话虽然略带调侃意,可是,字字句句都包含着当初楚子衿的委屈。

  “从前王爷是一个人,现在王爷有了妾,是两个人,一人担,二人挑,当初成亲时,不是有言曰‘夫妻本为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王爷,妾在您身边,定然会想方设法护你周全。”

  “可是……”楚子衿还想说些什么,一转头,看到慕容汐一张严肃的脸,又没有什么话说了,撅了一口茶水,直往门外走。

  在门外等待侍候的贺剑远,环胸抱着一柄剑,跟在走出门外的楚子衿身后,低语问道:“王爷要去哪儿?”

  楚子衿边走边道:“汐儿一袭话,我看甚好,府中大小事务,你该交代的交代了,该安排的安排好,明日天晴就启程,我呢,要离开安城了,去和我的头牌姑娘们道道别,”又故意高声道,“先去千春楼吧,那里的春姐姐,思妹妹与待本王极为体贴。”

  “可备马车?”

  贺剑远的言语之间都透露着一种冰冷。

  “当然安排上啊!”

  慕容汐望着走远的楚子衿主仆二人,整个人不是松了口气,反而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脸上也明显表现出了不安,虽然她嘴上劝说回洺,心里是极其不愿意再踏入洺城,踏进那座冰冷的宫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君临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君临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