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一曲轻风一段缘,晋王巧碰不平事
周音2020-07-03 14:362,959

  天黑压压的,顿时一下子哭泣起来。夏季的安城总是这样。街道的石砖路上雨在兴奋的跳动,出门逍遥的楚子衿一下子被困在立春楼,楚子衿站在二楼包间的窗户边,看着街上只有些许举着伞行走的人,一边剥着花生,一边往嘴里送。在一旁帘子后弹奏的琴师拨动着琴弦,声音抑扬顿挫的。

   “稀里哗啦稀里哗啦,咱悠扬,咱悠扬,浊酒一杯配花生儿,咱悠扬,咱悠扬,不知名来,走天下……”楚子衿望着雨水,听着琴声,不禁道出一段词来。

   “公子好风趣。”琴师道。

   “风趣……”楚子衿虚着眼瞧了瞧天,雨仿佛没有停下的意思。楚子衿回想着自己刚刚的那一番胡言乱语,不禁笑了起来,回首望了一眼刚刚回话的琴师,从怀里摸出一定金子放在桌子上。

   安城逛花院子的规矩,如果觉得琴师弹奏或说话颇有意思,想单独聊,就会放上请琴师的三倍价钱的银子,开帘子聊。

   琴师身旁伺候的侍俾出去接过桌子上的金子。在这里,无论是伺候的还是做主子的,金子手上过,真的假的一拿便知。侍俾收了钱,自然是回身把帘子拉开,自觉的出门候着了。

   琴师的容颜随着帘子的拉开而清晰了,唇红齿白,气质端庄,虽不能和慕容汐的倾城容颜想媲美,但也是一位绝世佳人。她停下手中弹奏的动作,起身对楚子衿道:“公子出手阔绰,奴家实属惊恐了。”

   “惊恐什么,你坐下说话。”楚子衿将手中的花生壳放在桌子上,特有范的整理了一下衣衫,说话的时候,眼神刻意避开琴师。

   琴师恭敬的行了个礼后,坐下:“多谢公子。”

   楚子衿端起酒杯,递到琴师面前,什么话也不说。琴师盯着酒杯里满满的浊酒,微笑着道:“浊酒一杯值千金啊,公子掷重金,只是请奴家喝酒?”说着伸手要去接过酒杯,楚子衿将手微微一偏,故意挑逗琴师一般,“公子这是何意?”楚子衿手腕一转,将酒送进自己嘴里。

   “开帘子,不是让你陪我喝酒的,听你的口音,不像是本地人啊!”

   “公子慧眼,奴家是建城人士,本是良家子,家道中落,才被迫卖艺为生。”琴师的话语中略略带着些许不甘。

   楚子衿将酒添满,话锋一转:“你会跳舞吗?”

   琴师听到楚子衿的话,愣住了一两秒,后来才回神,连忙回道:“会一些,不过是来了这技坊,妈妈逼迫着学了些。”

   “《轻风》可会?”楚子衿听了琴师的话,双眼冒光,立刻追问道。

   《轻风》是无启琴师陵阳所创,弹奏《轻风》的琴,只有四根琴弦,是陵阳为这首曲子创造的,世称“四季琴”,因为琴上四根琴弦代表四个不同的季节,听曲的人,能在琴声中感受到四季的不同,由于曲子的柔和,像轻风,陵阳于是叫它《轻风》。

   “有舞无曲,岂不欠缺!”琴师抬头看着楚子衿故意挑逗了一下他。

   楚子衿借着酒劲,弯下腰,低下头靠近琴师的脸,快要碰到琴师的嘴时,立马侧头对她的耳边轻声道:“本公子亲自给你弹,”说完,立马挺直腰,对紧闭的门外的大力道:“剑远,让他们来个人,把屋里的这琴给撤了,换把四季琴。”

   这技坊的人,做事确实是麻利的,不一会儿就撤下了琴师的琴,换上了四季琴,楚子衿坐定,试了试琴弦的音准,琴师也站定。

   楚子衿提手“春”和“秋”,琴师也随着楚子衿的琴声翩翩起舞,琴师一袭抹胸腊红长裙,裙摆上用丝线勾勒着些许明黄圆珠,许墨发侧披如瀑,素颜清雅面庞淡淡然笑。

   恍惚之间,楚子衿竟觉得琴师眉眼之间和慕容汐有一两分神似。

   雨滴在窗沿上跳动着,间隔越来越长。曲罢舞毕,楚子衿又闲话一番后,起身将要离开,可是他那不争气腿一软,直接整个人向琴师扑上去,楚子衿趴在琴师的身上,还好手撑住了他身体大部分重量,没有压在琴师瘦弱的身躯上。两人鼻尖只差一寸的距离,楚子衿眨动着眼皮,表情略有些憨厚。时间仿佛在此刻停止了。

   门被推开了。

   贺剑远听着屋内的动静,从门口进来,看着这场景,倒吸一口凉气,眨了眨眼睛,反应过来后,转头面对门外,道:“公子,大娘子派人来问,公子何时回去,需不需要备上公子的晚饭?”

   琴师回过神,推开楚子衿,站起身整理衣衫,向楚子衿行了个礼就离开了,出门时,还望了一眼站在门口的贺剑远。楚子衿侧着身趴在地上望着琴师的背影,迟迟没有反应。贺剑远看琴师走远,将门关好,回身见楚子衿还趴在地上,立马扶起楚子衿。

   “王爷!”

   楚子衿回过神,一边走一边说道:“汐儿派人来问了?”

   “对,”贺剑远将一个本艰难说出口的事,像聊闲话一样,面不改色的开口问道,“王爷,刚刚的琴师是否要帮她赎身,接入府上伺候?”

   楚子衿停下脚步回头盯着贺剑远,露出不常见的严肃脸:“本王是清白的,刚刚真的只是腿软栽人姑娘身上了,此话不要再提,本王府里的通房小妾还没收拾完呢,又来……”楚子衿的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从楼梯上滚下去了。

   “哎哟喂……”楚子衿摊躺在地上,不禁呻吟着。

   贺剑远边叫边走:“王爷,王爷……来人,来人,快来人……”

   在一旁负责招呼客人的秦妈妈闻声,立马赶来,着人将楚子衿抬进厢房,一看受伤的是安城的主子,眼珠子差不点的都蹦出眼眶,亲自套了马车找城里最好的大夫诊治。楚子衿伤得不是很重,就是手肘和膝盖有些淤伤,身体其他地方有不同程度的擦伤,破了点皮。

   大夫送走了,但是,秦妈妈还是跪在楚子衿床前,狠狠自责:“都是贱民的过错,还请王爷大人不计小人过,轻罚贱民吧!”

   楚子衿慢慢从床上起身,盘膝端坐,板着个脸,看着秦妈妈低得十分下去的脑袋,侧头看了一眼贺剑远,实在绷不住场面,转过头,对秦妈妈道:“马车套好没?”

   “啊?”楚子衿这话问得秦妈妈一点准备都没有。

   楚子衿猛吸一口气,道:“本王问,马车套好没有?本王不怪你,但是,马车你要给本王套好,让本王回去是吧!”

   秦妈妈立马反应过来,连连道:“套好了,套好了!”

   “走吧!”楚子衿缓缓起身,强忍身上的疼痛,在贺剑远的搀扶下,缓缓悠悠的走出门,秦妈妈安排楚子衿就诊的是技坊后院,两人还没出院子,就听见有激烈的争吵声。楚子衿缓缓过去,和贺剑远一起躲在树后面,准备看热闹,一看才知是刚刚和楚子衿跳舞的那个琴师和一个穿着颇为富态的年轻男子争吵,年轻人男子几句便执手要打琴师。

   “住手!”楚子衿指着那男子道。

   男子回头看着楚子衿,一脸不屑的盯着楚子衿:“你谁啊,别多管闲事,老子今天心情还不错,你赶紧滚,老子不找你麻烦!”

   楚子衿这倔脾气,本来只是过来想看看热闹,这货居然骑在他头上,对他呼三喝四的,他甩开贺剑远搀扶的手,准备走在琴师面前,展示自己男人的一面,结果,刚逞强走了两步,脚确实是有些不争气的软了一下,幸好贺剑远眼快手疾扶着。

   在贺剑远的搀扶下,楚子衿还是走到琴师面前,用他那鸡都抓不了的手,护住琴师,往后退了两三步,保持安全距离。

   “这是本公子的地界,要滚也是你好吧!”楚子衿回道。

   “你爷爷的知道老子是谁吗,你敢挡老子,活腻歪了吧!”

   琴师皱着眉头,扯动着楚子衿暗黄的衣袖,小声道:“这不关公子的事,公子还是请回吧,切莫惹祸上身。”那男子仿佛是听着琴师的话了,头高高的仰着,脚还十分自信的抖动着。

   楚子衿看了一下那人的衣着,那人看楚子衿盯着他半天都不说话,抡起拳头,朝着楚子衿的眼睛就是一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君临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君临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