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飞山问剑
明月楼主2019-12-06 16:093,205

  一说到南海,吕青首先想到的就是慧净和尚。这位不禁杀生的佛门高僧,是他来到这个世界遇见的第一个大唐百姓,亦是第一位炼气士,修为深不可测。

  听那和尚自己说过,南海之外有一片海域叫无垢海,海上有一座山叫方寸山。山中有一个世界,叫不烬佛国。佛国之中有佛子一万八千人,信徒三百六十五万四千人。众生和睦,其乐融融。

  当时在聊到这些的时候,吕君玥还特意问过慧净和尚。既然那不烬佛国如此玄妙,佛国世界当中的百姓,可否能得长生?慧净和尚便说,娑婆世界,众生悲苦,世人皆有生老病死,不得解脱。但只要入得佛国,便可得寿元一甲子,亦不受那六道轮回之苦。若还能得法,自然便可证长生。

  吕君玥听完后是震惊的,他是历史学博士,研究过古人类的平均寿命。以他对历史的了解,隋唐时期,老百姓的平均寿命还不到三十岁。频繁的战争,物质的匮乏,加上落后的医疗水平等等因数,能够活过三十岁的老百姓都不多,更何况是活到花甲之年?

  什么叫“百年浑似梦,七十古来稀?”作为现代人的吕青,根本无法想象,古时候的普通百姓,生存在怎样一个水生火热的环境里。慧净和尚看似风轻云淡的一甲子,恰恰显示出了不烬佛国的通天造化。

  此时,李天香说自己要前往南海,还要找一个和尚要东西。吕青不用想也知道,定是和方寸山,不烬佛国有关。

  “李先生何时启程?”

  见对方望向自己,吕青自然不好意思当哑巴。虽然不明白李天香这眼神是啥意思,但不妨碍他问个好,道个别。

  李天香闻言,摇着折扇嬉皮笑脸,轩然起身。

  “吃饱喝足,这便启程。小青青啊,出门在外可要格外小心。遇事,多看多思,多忍让。只要不违背心中道义,闲事莫管,麻烦事也不要揽上身。酒儿毕竟是个女子,还得由你多多照拂。”

  “先生知道我和酒儿要出门?”

  吕青诧异,刚刚在饭桌上,可没有人提过自己要和酒儿出门送货的事情。李天香也不解释,哈哈大笑过后,拔腿便朝院外走去。

  “人间大小事,满腹荒唐言。我李某人的掌中呐,可托着众生百相,日月河山呢。不光你们几个小家伙的事情我知道,这大唐天下,上至朝廷运数,下至贩夫走卒之生死,我亦知晓。不过我说的这些,你们未必信,又未必明白罢了,嘿嘿嘿嘿……”

  那男人背对着五位少年,笑着笑着,走着走着,很快便没了踪影,吕青甚至不知道他是如何消失的。等众人回过神来,天地之间又是一片寂静,仿佛根本就没有这个人出现过。胖子便说,李先生总是这般神神叨叨,独来独往的,肯定藏着天大的秘密。半醉半醒的洪三则嚷嚷着不管如何都要登上松叶岛去看一看,说不定李先生在那里埋了宝贝。

  陆飞是最了解李天香的那个,在登岛这件事情上,倒是神情严肃的直接反对了。并警告了胖子二人,千万别招惹是非。看模样,不像是在开玩笑。田酒儿不在意这些,只希望那位高高在上的李先生不要与自己太过亲近,更别有肌肤之亲。于是,五个少年分成了三派。陆飞应田酒儿的要求收拾碗筷去了,洪三与秦九斤继续做着他们行走江湖,成为大侠的美梦。吕青,则跟田酒儿商量着此次出门的具体事宜。

  而此时,鬼头鬼脑的李天香在逛完山脚下的几个村庄后,御风去了鄮县县城。在大街之上瞧了会儿游街的姑娘,而后又喝着酒,晃晃悠悠的爬上了城墙。

  城门守卫陈禄似乎早就知道他要来,远远便抱着刀,靠在内侧的城墙上等待。汉子披头散发,眺望着城外的远方,双眼迷离,也不知在看些什么。

  李天香到了后,便笑话他做人太闷,活该一辈子打光棍。并指着城外的几座大山,对汉子道:“一个小小的鄮县,水浅王八多,哪里藏得住蛟龙?何不翻过这几座山,多去看一看这大千世界。万一被你骗到个姑娘,也好传宗接代不是?”

  汉子没有搭理他,只是抢过男人手中的葫芦,灌了一大口,又连道了两声“好酒”。李天香旋即白了他一眼,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明天。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成个家了。”

  “先生今天为何如此絮叨?往日的你,可只会对我说,这天大地大,何处不红尘,何地无花柳?这姑娘满大街都是,可不能随随便便就找个娶喽。怎么,数月不见,先生立地成佛了?”

  “嘿嘿嘿嘿,没事算了一卦,心头堵得慌,便想找个脾气好的念叨念叨。小禄禄啊,没事就多出门走走,别老待在这鬼地方。这守大门的活计,不适合你。”

  李天香说到这,一把夺过汉子手里的葫芦,转身离去。当真是来也潇洒,去也潇洒。陈禄没有送他,甚至连头都没有转动一下,目光依然平静。

  “先生要我走,可我又能去哪呢?我的家,就在这里,就在这小小的鄮县啊。”

  叹息过后,汉子这才缓缓闭上双眼,脸上并无半点波澜。与此同时,不知远在鄮县几百几千里的一块巨大平原上,一座气象恢宏的城池突然开启了大门。那是一座怎样巨大的城池啊,方圆百里之境,城墙高耸,金碧辉煌。光是那徐徐打开的城门,便有数十丈高,重如山岳。

  更奇妙的是,整座城池上空,悬浮着无数座大山。那大山与大山之间,首尾相连,在极高的天幕上,竟如一条即将昂首飞天而去的神龙。四方烟云缭绕,时而有金霞满空,说不出的气势磅礴,仙意盎然。

  而在那群山之间,一道道剑光四处飞掠,似有仙人在御剑飞行。再往外看,偌大的城池八面环水,每一条江河都呈现出游龙之象,蜿蜒逝去,仿佛是那天下龙脉之根。

  城池的正中央耸立着一座剑形建筑,是一口无鞘之剑,高达三百六十丈,方圆十余里。剑柄朝天,剑尖触地,通体玄光流转。

  此时,两名长衣男子正站在这座建筑的最高层,一黑一白,皆是负手而立,死死的盯着一个巨大的圆盘。二人身后是一座金碧辉煌的殿宇,雕梁画栋,屋顶极高,四方极宽。窗外便是云海,有彩霞缭绕。

  “师兄,这问剑盘上的显示,会否有误?东海之滨,怎会突然出现如此强烈的剑气?”

  身穿白衣的男子青年模样,容貌俊俏,但说话的神情却十分古怪,甚至还有一些忧虑。一旁的黑衣中年人旋即摇了摇头,表情威严,语气更是凝重。

  “不可能,此物为天外陨铁,是我太上玄天剑宗第一代祖师所留。既是最好的先天剑胚,亦是最好的寻剑石。千百年间,不曾出错。那道剑气,尽管瞬息而逝,但正因为太过强烈,才足以被问剑盘感应到气机。”

  “唉,既如此,师兄有何打算?我若没有记错,已经有近两百年都不曾出现过这等强大的剑气了。上一次,还是在东晋末年,被那人得到了八荒游仙剑,才稍稍惊动了问剑盘。只是,根据圣碑上的记载,八荒游仙剑亦非那把传说中的灭世之剑。而且剑气较弱,亦不如今日”

  白衣青年缓缓说罢,旋即长吸了一口气,转身望向窗外。黑衣男子则伸手朝那磨盘形状的石头一抹,其上顿时浮现出了一幅山河画卷。只见他安静的看过片刻,心中似有了决定。这时,宫殿大门外突然跑来一个白衣仗剑的少年,远远便叫了声师尊。

  黑衣男子点点头,示意少年上殿。

  “启禀师尊,大唐皇帝座下使臣,左武卫大将军,翼国公秦琼来见。”

  “人现在何处?”

  一听到秦琼两个字,原本还在远眺窗外的白衣青年连忙开口询问。那少年看了一眼自家师尊,见之点了点头,这才对着青年俯首行礼,恭恭敬敬道:“回师叔的话,尚在剑心池等候。不过将军似乎脾气不好,弟子们怕是拖不了多久。”

  “无妨,我这就去见他。”

  “师弟且慢!羽儿,你先下去。”

  黑衣男子先是叫住了白衣青年,而后又打发走了弟子,这才稍稍收起了脸上的威严之色,叹了口气。

  “师弟啊,回宗都如此多年了,行事怎么还是如此毛躁?如今的秦琼早已不是你当年认识的秦叔宝,而当下的李唐江山,亦非千疮百孔的隋朝。年前,李世民于玄武门夺得帝位,他秦琼便是得力干将。身上的因果之大,业障之重,你怎敢去碰?”

  “那师兄的意思?”

  白衣青年虽然脸上有些纠结之色,但还是停下了脚步。黑衣男子见状,缓缓望向了西方。

  “如今这天下,看似安定,实则暗流汹涌。李世民虽登帝位,但朝野内外皆有反心,便足以令他捉襟见肘。秦琼此来,恐怕与大法师玄奘即将西行一事有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话仙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话仙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