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双凤护国
清风徐来迎面桃花2019-11-02 11:492,523

  回到朝中,在后宫见到皇上,说“七百万石粮草是和谈的筹码,您愿意谈吗?”“当然愿意,这比涂炭生灵,裂国失地强之百倍,但瓦剌大汗说话算数吗?”“我们说话算数就好,备好粮草和杀法,他们收了粮草,可谓中原皇帝体恤瓦剌百信生计,他若不撤兵就是背信弃义,无耻之徒,那就想法诛之,但当务之急是送好酒到天庭,哄好玉帝,停止降温,让瓦剌春回大地方是问题的根本解决之道。”“粮和酒都好准备,户部去筹措即可,这杀机如何筹措?”“您不是还有只火凤凰在瓦剌呢!”

  “燕娜!是的,但她已在瓦剌做了10年的皇后,她心到底会偏向谁呢?”“偏向瓦剌百信和她儿子。瓦剌可汗有王妃7个,都来自不同的部族,此番南犯少不了这些妃子枕边吹风,再好的男儿也经不起枕边歪风吹,他既然已经变了心思,倒不如换个与我们有血亲关系的瓦剌可汗!”“但她孩子才十岁,能当的起这帝国的可汗吗?”“有偌大的中原为其撑腰,怎么当不起?我们可以输送文臣武将助其立国”“嗯,有理有理!”“为固人心,可求娶燕娜之女为东宫太子的太子妃,这样就亲上加亲更可促两国交好,保数十年太平”“非常好,非常好”“为保万事周全,陛下请在北境安排重兵,万一事起可用来捕鼠拍蝇。”“好的,由你徐家带兵10万,压至北境,以应不时之需”“不用10万,5万足矣。我早在十年前,为保燕娜平安,已命家父派了一只暗侍卫潜入瓦剌,现在随着燕娜相助,安排在了王军中的重要岗位,朝廷中的经济财税的中枢职务。这只队伍启用起来,就可形成内外夹击之势,助您成事”“真是远见助国啊!”“那就请皇上琼浆玉液奉天,发兵,送粮去北,我悄悄去瓦剌皇宫与燕娜谋划安排。”

  不出三天,奉天庭的酒已备好,建颖交给北海龙王太子侍奉玉帝。一周后700万石粮草已备齐。会同五万将士交由徐帅也整兵出发,不足半月粮草已到达北境边界。

  建颖这时也悄悄潜入瓦剌王宫来找燕娜。“娜娜,粮草已到边境,你觉得可汗拿了粮草能退兵吗?”“不好说,这两年,瓦剌收编西边的几个部族,他们都献上美女,来魅惑君上,这些美女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不知带着部族百信学习经营,休养生息,倒是安插一些好战猛士霸占朝野,我早有不满,劝诫大汗但似乎大汗听不太进去。”“东宫太子什么想法?”“太子倒与其父不同,虽然年幼,但知道生灵涂炭,短期能解决问题,但因为并无治理良方,抢来的城池经营不好,会被反噬”“小小年纪,竟有次深谋远虑难能可贵!”“我嫁过来的时候将家中私塾的先生一起带来,现在位列瓦剌左丞相了”“还有哪些朝臣是听您的?”“宫廷护卫长是你十年前派给我的徐壮,现在化名达图,九门提督是徐峰,现在化名哈路,自家兄弟燕和,在此掌管财政,燕方,掌管赋税……”“你与可汗的感情可好?”“相敬如宾,但最近见的少了,可能战事起,不太好相见吧。”就在此时,一个侍女匆匆最近耳语了一番,娜儿瞬间表情僵硬,血往上冲,眼睛冒火。“娜娜,发生什么了?”“有人怂恿可汗出尔反尔,拿了军粮更可长驱直入,直捣中原朝廷,而且策划要先杀了我,以绝后患!”“可汗表态了吗?”“没有,在犹豫。”“这就到了比拼速度的时候。”“我已部下5万大军在北境边界,直捣瓦剌皇廷只需三日,在这三日里,你拟一份叛贼名录,我们组织个盛宴,以可汗的名义邀请他们三日后参加大汗的宴会,但要让太子公主回避”“我通知徐壮,徐峰内紧外松宴会上放进来的就不要再放出去,这样擒贼先擒王把不听话的首领都控制起来”“我让中原军队乔装进城,待到事发前来逼宫”“那可汗呢?如果被控制起来,是杀还是留?”“你定!”“好,我们分头部署。”

  这三天,可谓比三年还难过,瓦剌可汗在犹豫是进还是退,燕娜暗地排兵布阵,建颖安排北境军粮运入瓦剌。行至第四天,军粮进城,万民欢庆,终于有粮食了。可汗大摆宴席犒劳运粮将士及建颖。席间酒过三巡,西部部族首领走到可汗面前“可汗,我们这下有了足够的军粮,不如杀到中原,夺了他的朝廷,抢了她的妃子,听说中原女子各个皮肤水滑,温润消骨”“我的皇后就是中原公主,在坐压粮而来的正是凤贵妃,不准造次!”“中原如此羸弱,运军粮都只能让女人来,那不趁此良机杀过去。”这时,建颖实在听不下去了,“中原皇帝为了黎民安康,不远千里送粮帮助瓦剌度此一劫,却没成想遇到你这等无耻之徒!”“我先杀了你再说”西部首领气的发抖,提刀吼道。“杀我?你也要有这个本事!”只见建颖随手抽起身后护卫的剑,直刺狂徒咽喉,剑锋一转,人头落地,其他首领见状惊骇,回头一想,杀戒已开,不拼也会死,拼了可能还能活,于是提刀扑了上来,建颖且战且退,快要退到可汗与皇后台前,燕娜大喊一声“可汗,你还不决定吗?”可汗本打算让双方分出个胜负再做决定,所以只说了一句“稍安勿躁”这时只见燕娜一剑刺进可汗心窝“你不做决定,那我就替你做决定!”眼睛中冒着火焰。这时其他部落首领大惊失色,燕娜和建颖并肩而立,对着众人吼了一句“众将听命,撤出大殿,紧锁宫门!”

  武士们纷纷撤出大殿锁紧宫门,燕娜建颖双凤再现,两道圣火喷向殿内众首领,所到之处皆为焦土,整个大殿如一团火球,当两只凤凰更是直飞冲天,刺破天际,来到天庭,前来请罪,向玉帝回禀状况,玉帝刚饮完这高粱美酒琼浆玉液,心情甚是愉悦,听到他因为说了几句“降温”引得凡间如此大的干戈,深感愧疚,叫来风神,“快喝几口这高粱酒,暖暖嘴将瓦剌草原上的雪都吹化了吧”“燕娜亲生子体恤百信用心良苦,可继承瓦剌汗位护佑瓦剌民众之安宁喜乐”“燕娜,建颖助此次事件圆满,功不可没加封为上神!”

  “谢过玉帝”燕娜和建颖回到瓦剌皇廷,徐壮徐峰已控制好了朝堂,蝇蝇鼠鼠之辈已都入天牢,看到皇后返回,甚为惊喜。燕娜说“今大局已定,瓦剌天地已春风化暖,万物复苏,需要修养生息,太子继瓦剌汗位,罢兵还朝”。

  一月之后,新皇登基,建颖也该带兵回中原去了,此时的燕娜已被封为瓦剌太后,燕氏一族安稳了朝政。离别之际燕太后送卿十里,建颖问“后面的日子你有什么打算吗?”“我愿仗剑,策马,浪迹江湖。”“那好啊,我们一起吧,一路朝南,去寻找这天下最秀丽的山,最美的花,最清秀的竹,最醇香的酒,最清润的茶,最好听的歌,最快的剑!”“好啊好啊!”我们一起浪迹天涯路,去过上神应该过的神仙日子。

  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双凤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