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东方微曦2019-11-08 16:172,654

  振海来到子康父母家的房屋门外,从窗口看到老两口在屋里下面条。他们的动作迟缓,神情木讷,平静中透出凄惶。显然,子康仍然没有在这里驻留。振海转身离去。

  振海刚刚走出,就看见子康从远处走来。振海将子康截住。子康一抬头。

  子康:呦!?你呀?

  振海盯着子康。

  子康:真巧,又在这儿碰见了!

  振海:我是专门来找你的。

  子康:……那钱过几天还你。

  振海:我不是找你要钱。

  子康:那你……

  振海:雪莹呢?

  子康:……不知道啊。

  振海:不知道?你不是要和她办事儿吗?怎么不知道?

  子康:办事儿?可能办不成事儿了。

  振海:为什么?

  子康有点不耐烦:唉?我说你管得找吗?你什么意思呀?

  振海:她病了?是不是?

  子康:那又怎么样?

  振海:你不管吗?

  子康:我们分手了。唉,关你什么事啊?别忘了你们离婚了。

  振海:她一病,你就分手不管了?你当初把别人拆散了,现在就这么收场?

  子康苦笑:天哪, 我给你上一课吧。我们相爱的时候,我们就在一起,就算和你离婚也要在一起;不爱了呢,就各奔东西,再去找真爱的人。

  振海一动不动地看着子康。

  子康:雪莹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我们分手了。

  振海:可她还需要你。

  子康:那对不起,我管不了。

  振海:你这么做不对啊。

  子康:哪儿错了?我倒觉得可能错的是你。是你有问题……你心里还有她。你跟你现在的老婆结婚就是完成一个任务,你心里装着的是她。

  振海脸红了,他正色地望着子康,意在否认。

  子康:别不承认,不然为什么这么关心?你还想着她。所以有问题的人不是我而是你,你这是背叛你现在的老婆,不对的人是你。

  振海突然扑上去,将子康扑倒。

  振海:你胡说!胡说!你这个骗子!她现在病了!你把人家拆散了,又这样!你把她害了,骗子!骗子!

  子康:放开!你放开!

  有群众围观。子康从手边抄起一块石头,击中振海头部。振海一昏,捂头倒向一边。

  子康:我救不了她!她好的时候不行,病了就更救不了了!别互相拖累了!

  子康站起,离开。巡警接到报警赶来,扶起振海。振海摇摇晃晃地离去。

  振海回到家时,晚饭已经备好了。他坐到老婆女儿身边,一家三口共进晚餐。

  振海心事重重的,喝了两盅白酒。周瑾几次想开口问。

  周瑾:怎么了?

  振海:……没事儿。

  周瑾:心情不好?

  振海:没有。

  周瑾:今天干什么去了?

  振海:哦,欧胜那儿。

  周瑾:谈得不好?

  振海:不是,不是那事儿。

  小佳发现什么:爸爸的脑袋青了。

  振海掩藏:没有……

  周瑾扒拉开振海的手,发现瘀青:唉?你这儿怎么了?!

  振海:没事儿,就是回来的路上,和别人产生了点……摩擦。

  周瑾:为什么呀?

  振海:因为……小事儿。

  周瑾:街上各走各的,犯得上吗?你是不是犯倔脾气了?有事儿忍一下就过去了,又不是小年轻了。疼吧?

  振海:没事儿。

  小佳:爸爸,是哪个坏蛋干的?咱们报警把他抓起来。

  振海:警察不一定管这事儿。

  小佳:那我去给爸爸报仇吧?

  振海:不用,爸爸也揍他了。

  小佳:那还差不多。

  周瑾仍在积极关注老公,并为他摩挲伤处

  振海:唉呦!

  晚饭过后,周瑾来到厨房刷碗。振海在门口踌躇片刻,走进来。他在妻子身后,嗫嚅了很久。

  振海:小瑾?

  周瑾:嗯?

  振海:忘了跟你说和欧胜的事儿了。

  周瑾:怎么样?

  振海:谈得挺好,我已经入围了。下一步就开始培训了。

  周瑾转头:太好了!

  振海:后天,我要去趟朔州,考试。

  周瑾:多长时间哪?

  振海:嗯,现在还不知道,应该几天吧。

  周瑾:哦……去吧,安心考试,家里你放心,呆会儿我帮你准备。

  振海:准备什么?

  周瑾笑了:换洗的衣服,洗漱用具,还有吃的啊。你别管了。

  振海看看忙碌的周瑾,静静走到她身后,从后边轻轻把周瑾抱住。

  周瑾:你干吗?

  振海……

  周瑾:你今天这怎么了?本来跟公司的事儿挺好,可又跟人打架……真是的,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生气。

  振海:……高兴。你对我太好了。太好了。

  周瑾笑了:呵……喝醉了?

  振海:我怎么报答你呢?

  周瑾停住了,有点讶异:什么?

  振海神情低落。

  周瑾更是奇怪:你怎么了?

  振海:没事儿!我会好好对你的,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的……

  ……

  第二天一大早,振海趁周瑾上卫生间的当口,从一件衣服口袋中掏出一叠钞票,大概有四五千块。大致数过之后,他把钱装进穿着的衣服内袋之中。周瑾走出,帮振海把提包拎过来。

  周瑾:最外一层有吃的,还有一件夹衣。雨伞在边兜里边。

  振海:知道了。

  周瑾看看里屋:小佳还睡着。

  振海:让她睡吧。

  周瑾:路上注意安全,到了打个电话。

  振海:好。

  振海独自下了楼。他走出几步,抬头看一眼自家的阳台——周瑾正在阳台上冲他挥手道别。

  振海自语:对不起,不是故意骗你的。

  振海也会了挥手,然后迈步向院外走去。

  振海行色匆匆赶到长途汽车站,跳上一辆刚启动的公共汽车,向远方进发。

  快到中午的时候,振海乘坐的汽车驶抵停靠在了定襄县汽车站。振海随一众旅客下车。他巡视远近四周,终于向某个方向走去。他跳上那边停着的一台摩的。摩的轰鸣着驶远。

  振海换成的小型摩的一路颠簸,停靠在了有废旧铁路道岔的草滩旁。振海跳下摩的,交付车费后,跨过铁轨,跋涉而去。

  振海翻上山坡,用了半个钟头才上了山梁。下面出现了一个村落,振海往下走去。

  终于,振海进了村。经过长长的村道,他来到一处院落外。他抬头看一眼院门,然后推门走进。

  一棵高大的杏树显露唯一的生机,除此之外,满目荒凉。原本宽阔的四合院杂草丛生,正房、西方都因久无人居而墙体斑驳、屋檐垂坠……废旧的箩筐草垛、锅盆器皿散落各处。振海在这无生气的院中巡视,终于,他发现西北角厢房的门开着。

  振海走近厢房,往里打探。里面昏暗、破旧、凌乱不堪。振海推门进来。床上仿佛躺着谁。

  振海谨慎的呼唤:雪莹?……雪莹?

  振海靠近:雪莹?

  一个女人缓缓醒来,神情颓靡、面色苍白。

  振海:雪莹?

  雪莹不语。

  振海:病了?

  雪莹神情迷离,像是发癔症:我回来了。这是我和妈妈住的地方。这床我很熟悉,童年的时候,很温暖。我终于回来了,只有当人累了、疼了,才会想起回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馨香如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馨香如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