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东方微曦2019-11-13 19:332,508

  深夜,周瑾已经睡去。振海在电脑前浏览网页。医学网站上,全是关于肾病、尿毒症的栏目。

  小佳起夜,揉着眼睛走向卫生间。她看到爸爸还在上网,好奇地走过来。振海太专心,以至于小佳站在他面前还浑然不觉。

  小佳:“爸?”

  振海突然惊出:“啊!”

  小佳:“你上网呢?”

  小佳向电脑显示器正面走来,振海忙不迭把网页纷纷关掉。

  振海:“哦,随便看看。”

  小佳看到的只是一个桌面。

  小佳:“爸爸,你是不是在看黄色网站?”

  振海惊了:“没有!爸看那个干吗?快睡去。”

  周瑾醒了。

  周瑾:“你们怎么还不睡?”

  小佳:“妈妈。”

  振海咳嗽一声,以暗示制止。振海和小佳对视,振海双眼是乞求和辩解的目光。

  小佳:“我去上厕所。”

  小佳给振海一个严厉的眼神,转身走向厕所,振海关掉电脑,上了床。

  振海还是放不下雪莹。就在第二天傍晚买菜的间隙,他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对面传来雪莹发小红梅的声音。

  红梅:“喂?”

  振海:“我是振海。”

  红梅:“我知道。”

  振海:“她这几天怎么样?”

  红梅:“很不好,情绪很差,还神神叨叨的,有时候药都不吃。我刚才还想给你打个电话,可一想……”

  红梅没说下去。

  振海:“复查结果怎么样?”

  红梅:“和第一次一样。大夫说现在这种消极治疗,发展下去很悲观。”

  振海不知道该说什么。

  红梅:“我刚从她那儿知道,你又结婚了?那就不一样了……难为你了,你能为她做这些已经很不容易了。我也是成了家的人,知道那种难处。雪莹家里没亲人,曾经的两个爱人,一个被她抛弃,一个抛弃了她。然后她又得了这种病……只能说算她倒霉吧,就算老天对她的惩罚。这是人左右不了的,接下来也只能看她的命了。”

  振海酝酿片刻:“其实,我还在想办法。一直查资料……也想再找一些大夫问问,看能不能找到治她病的好办法。”

  红梅:“我替她谢谢你。”

  振海:“不用。还得麻烦你呢。”

  红梅:“谁让我摊上这么个朋友?”

  振海:“钱够吗?”

  红梅:“够吧。你给她钱,你现在的老婆知道吗?”

  振海:“她……”

  振海说不下去。

  红梅明白了:“你不怕万一她知道了闹矛盾?尤其是给雪莹的钱,可能就是填个无底洞,有去无回。”

  振海:“……她不会知道。”

  红梅:“噢。就这样吧。”

  振海:“有事电话联系。”

  红梅:“唉等等!我想问问,如果,万一雪莹某天,想再见见小佳,她愿意来吗?她现在的妈妈会让她来吗?”

  振海作难的:“……我不知道。”

  红梅:“哦,我就是问问,再见。”

  振海:“再见。”

  振海拎着菜,不知不觉地就走到了姜嫂的“瞑目”花圈寿衣店前。他看见有人在里面挑选纸扎,不觉间放慢了脚步,向里面注视。振海脑中想起了红梅的那句话:“如果,万一雪莹某天,想再见见小佳,她愿意来吗?她现在的妈妈会让她来吗?”

  振海呆呆地站在“瞑目”店门一边,仍在注视那位顾客。姜嫂和主顾都没有发现店门外的振海,两人仿佛认识,开始交谈。

  姜嫂:“全要吗?”

  女主顾:“嗯,这些全要。”

  姜嫂:“你姐好像年龄也不大吧?”

  女主顾:“不大,才五十二。从查出来到没有了才几个月,太快了!”

  姜嫂:“可怜。一年前还每天早上在公园看见,精神可好了,满面红光的!”

  女主顾:“对呀,以前她在我们姐妹几个里头那不是身体最好的?从来不病!谁知道一病就是这病!”

  姜嫂:“肾?”

  女主顾:“对,恶化得可快了!谁也挡不住!唉,现在想起原来还老是吵架,病倒了去看她才开始互相笑了,可也晚了,还没来得及对她好她就没了。”

  姜嫂:“哦。”

  女主顾:“先走啦啊。”

  姜嫂:“慢点儿啊!”

  振海注视着女顾客离去。他没有继续往家走,而是转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振海来到家附近的儿童公园。这是一片闹中取静的园林,在市中心显得难得。繁华被阻隔在外,静谧被包裹其中。心事重重的振海来到这里,思考自己遇到的事情,运筹下边的作为。湖边,振海静望湖面,但他的心却不像湖水平静。振海不住游走,反复琢磨。可能他要完成一个决定,但这是个艰难的抉择。

  忽然,手机响起来,是周瑾。

  周瑾:“还没买好菜?”

  振海:“啊?哦,买好了!”

  周瑾:“那快回来吧。”

  振海:“好。”

  振海急匆匆地往家赶去。

  当振海返回家时,夜幕已垂下。周谨已经把饭做好,静候振海返回。小佳早已饥肠辘辘,但还是一边看书一边等着爸爸。

  周瑾:“可回来了!小佳饿了,我先做了,你买的明天吃。”

  振海:“好好,对不起啊。”

  周瑾:“去叫小佳吃饭。”

  振海:“小佳,来吃饭了!”

  小佳好像生爸爸气了,装听不见。振海来到女儿跟前,哄着她。

  振海:“等得不耐烦了?”

  小佳:“你这几天干什么都迟到。”

  振海:“爸爸这几天忙,以后不会了。来吃饭吧。”

  小佳站起,向外间走去。三口人这便开始共进晚餐。振海观察着周瑾,仿佛有话想说,在寻找着时机。终于,他开了口。

  振海:“今天欧胜的人给我打电话了。”

  周瑾:“说什么?”

  振海:“他们说我的专业技能没问题,可对他们品牌的产品还不太了解。他们让我再去一趟朔州,跟他们谈谈下面培训的事。”

  周瑾:“那以后培训就在朔州?”

  振海:“不,在太原,这次就是过去谈一下。”

  周瑾:“哦。什么时候去?”

  振海:“明天吧。”

  周瑾:“哦,又要走……”

  振海脸色潮红。

  周瑾:“那我待会儿给你准备。”

  振海很过意不去地看了一眼妻子,然后低下头吃起饭来。

  经过了一整宿的失眠,振海在第二天早上再次踏上了“外出之旅”。自家阳台上,周瑾像头一次那样站在那里冲他挥手告别。振海半晌后方才转过身去迈步离去。他赶到长途汽车站。在外围跑个体的小轿车群中穿梭、寻觅。不时的,他与其中几位司机交谈几句。终于,他似乎与某位捷达司机达成了“协议”,把包往车上一扔,钻进了车里。捷达车启动,继而远去。

  车上,振海的目光望着窗外——这去往河边镇之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馨香如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馨香如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