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东方微曦2019-11-12 20:002,787

  振海找到红梅,二人来到僻静处。

  红梅:回来了?

  振海:药开好了。复查结果过两天出来,到时候麻烦你去取一下。

  红梅:你要回了?

  振海无奈的:家里还有一摊子事儿。

  振海从上衣内袋中掏出钱,递给红梅。

  振海:她的病还得花钱,麻烦你们多照顾照顾。

  红梅迟疑,振海再递一下。在他诚恳的表情下,红梅接过钱:我会的。别恨雪莹,她小时候蛮苦的,大概你知道,她从村里出去不容易。她的性格有时是不太好,不过那都是受以前影响的。

  振海:我要恨她就不来了。费用不够了打电话,我再想办法。

  红梅红梅面露难色:唉。其实不全是钱的问题。我一家老小事儿挺多,真怕对她照顾不周全。

  振海点点头。

  红梅:而且这病会发展成什么样?不敢想。我觉得得想个长久之计,毕竟是大病,人命关天。

  振海沉吟:是啊。一起想想。

  说完,振海跟红梅道别,然后便向着坡上走去了。

  在回省城的长途汽车上。振海坐在后排。他的身体随车箱摇摆,脑子不停地思索。

  回到省城,振海马不停蹄往家赶。到家的时候夜幕已降临了。

  小佳一看爸爸回来了,疯也似地跑过来,欲给振海个恶作剧。

  小佳:老爸!

  振海回过身来:小佳!爸爸不在听妈妈话了吗?

  小佳:没有,让妈妈听我话了,呵。

  振海:淘气。

  胖谨在厨房里忙碌着:考得怎么样?

  振海险些出错:考得?(醒悟过来)哦!挺好。就像技术比武。

  胖谨:那下一步就培训了吧?

  振海:等通知。

  晚上,一家三口落座在桌边,共进晚餐。

  小佳:老爸,明天学校合唱比赛了,你去吗?

  振海:当然了。爸爸按时回来不就是为给你加油吗?

  小佳:表现还不错。还有,学校还要给电视台的才艺家庭大赛选拔家庭选手呢。

  振海:那爸爸可不行。

  小佳争取的:咱们一定要参加!我是文艺委员得带头!我给你指导指导,你就能登台了。

  振海:比些什么呀?

  小佳:唱歌、舞蹈、朗诵、小品都行。

  振海:哦……(想起来)那爸爸就唱歌吧。

  小佳:你答应了可不许反悔!

  振海使坏:不过爸爸演的不是人唱歌,是驴唱歌!

  小佳知道爸爸搞怪:讨厌!

  胖谨也“责备”振海:看你说的!

  小佳:我绝食啦!

  振海:对不起对不起,不是驴唱歌,是人,人唱歌。

  一家人就这么欢声笑语地进行着。

  第二天,在区少年宫的小礼堂里,小佳参加了“杏花区小学生合唱比赛”。报幕员再次登台:下面上场的,是太师一附小的“小百灵合唱团”,他们参赛的曲目是《让我们荡起秋千》,指挥:马保珍,领唱:刘小佳。

  台下的观众席里,振海和胖谨精神抖擞,准备为女儿的表演喝彩。

  舞台上,合唱队列队完毕,领唱小佳站在“C”位。第一个音符奏响,小佳如天籁般的童音传来。

  台下,振海凝望着自己的女儿,他的脸是那么激动、骄傲,同时还夹杂着感慨杂陈的表情。不一会儿,他的神思竟然不可抑制地飘回到了三年前……

  那时的“宏升”,雪莹离开振海和小佳以后,父女俩相依为命。那时,振海买的新房还没交房,父女俩就蜗居在“宏升”里边。胖谨现在的工作间当时是父女俩的卧房。做饭的地方就在屋里。上小学不久的小佳尝试着为爸爸烧饭,局面逐渐失控。外出归来的振海赶紧“灭火”。

  那时候,小佳刚刚参加学校的合唱团。第一次登台比赛前,在学校的临时化妆间里,振海拿着化妆盒为小佳化妆。周围的同学父母纷纷投来好奇打趣的目光。台上,被画成“小鬼”的小佳动情地歌唱。

  那时候,在公共浴室的女宾门外,洗完澡的振海拎着浴篮等小佳出来。女顾客们投来警惕的目光。小佳终于出来,父女二人牵手离开。

  那时候,在“宏升”的早上,振海为要去上学的小佳梳头。

  往日的一幕幕撞击着振海心头。而在现实的礼堂舞台上,小佳依然在上面倾情歌唱……

  观众席里的振海与胖瑾相对一笑,转头继续欣赏小佳表演。小佳的脸慢慢幻化成她的亲生母亲雪莹的脸……振海看得出神,他的脑海中又浮现起有关雪莹的画面。

  那时候,年轻的雪莹来“宏升”给振海送饺子,然后为他收拾屋子。饭后,雪莹在“宏升”用振海刚修好的音响唱卡拉OK,她美妙的歌声让振海陶醉。

  那时候,在婚礼现场,雪莹和振海接受着人们的祝福,炒米巷的街坊纷纷向一对新人敬酒。

  那时候,小两口抱着婴儿时的小佳,乐意融融。

  而时光荏苒,就在那些美好场面若干年后的不久前,雪莹躺在自己老家的厢房里,病颜黯淡……

  演唱已经结束,振海被掌声“唤醒”了,他的思绪跳回到现实。他赶紧和胖瑾激动地鼓掌。

  振海抽午休的时间,独自来到新华书店。他注意到了店门上的广告,想起什么,走进了店内。浏览一番书架后,振海在医学部驻足。他抽出几本有关肾病的书籍翻看,然后携书离开。

  回到“宏升”,振海在工作台前翻阅《尿毒症先期体征及症状确诊》。不久,“回忆”照相馆的“少东家”小麻秆儿推门进来。振海赶忙把书塞到工具隔里,可机灵的麻秆儿已然看在眼里。

  麻秆儿:小谨呢?

  振海:到顾客家改衣服了。

  麻秆儿:小佳还没下学?

  振海:这才几点?

  麻秆儿打趣道:不太了解。咱小时候苦,没上过学。

  振海:别逗了。

  麻秆儿一笑,指指工具隔:你比你家姑娘还爱学呢?看什么书?

  振海掩饰:没看什么。

  麻秆儿:不是什么坏书吧这么神秘?都是男人,怕什么?

  振海阻止不及,麻秆一伸手拿到了书。

  麻秆儿:“尿毒症先期体征及症状确诊”?呦!你口味够重啊?医学?怎么?要改行救死扶伤?

  振海噤声不语。

  麻秆儿突然意识到什么,沉吟。

  麻秆儿:尿毒症?不是随便看看吧?

  振海看看麻秆儿——他的小眼睛里流露着一种知根知底的狡猾。

  麻秆儿:姜嫂跟我说了。

  振海警觉,不语。

  麻杆儿仍然卖关子,以看振海反应:她的事儿……

  振海笨拙地表演:谁的事儿?

  麻秆儿:雪莹啊。她跟我说已经告诉你了,就是这病吧?怎么?这么快上心了?你觉得现在学医还来得及?能亲手救她一命?

  振海有点不高兴:别胡说八道了,把书给我!

  麻秆儿笑了,伸胳膊举着书:哎哎?不高兴了?

  振海:别人生病,你说笑,好吗?

  麻秆儿:呦!果然上心了。

  振海果然生气了:行了行了,快出去吧。我干活了。

  麻秆儿:别生气呀。毕竟是熟人,所以我没想拿她开涮。我这不刚知道你在看这书好奇吗?就问问……那病到底怎么样?好治吗?

  振海不理他了:不知道。

  麻秆儿:哎,有嘛别有病,没嘛别没钱哪。你没跟小谨说吧?

  振海没回答。

  麻秆儿:你现在这一家三口多好啊。不像原来,那看上去你就矮人家三分哪,现在好。

  振海没好气地放下手里工具:说完了吗?你忙去吧!

  麻秆儿:我说你好呢。唉,得,不烦你了,回见啊!

  麻秆儿走了。振海烦闷地把书拍在桌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馨香如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馨香如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