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东方微曦2019-11-12 14:003,437

  振海试图引起雪莹的注意:“雪莹?”

  雪莹转头看一眼振海:“你怎么又来了?上次骂得还不狠?你还来干什么?”

  振海:听说你病了,来看看。

  雪莹:回去吧,回去陪你老婆去吧,过你的好日子去吧。

  振海看一眼四周:谁照顾你?

  雪莹:管得着吗?跟你没关系。我现在身上没劲,你别让我说话,别让我喊,走。

  振海:雪莹……

  雪莹突然欠起身,抓起一个什么东西向振海扔来!振海一闪身,“啪啦”一声,碗在墙上摔个粉碎!

  振海看一眼雪莹,颓唐间走了出去。

  振海找到了一个农家四合院。这是雪莹发小红梅的家。振海来的时候,红梅夫妇正在院子里搬货。他们将临街的两间房改造成了小卖部。红梅看到振海,不免意外:“振海?”

  振海:红梅。

  红梅:快进来,屋里坐。

  说着,振海跟着红梅两口子进了屋,在对方礼待下坐了下来。

  振海:雪莹到底得什么病了?

  红梅叹了一声:唉。大夫说是尿毒症。

  振海不免震惊。

  红梅:明天上午还得去趟医院,如果真是尿毒症那她就太惨了,不过,已经挺明确了。

  振海还未从惊愕中摆脱出来。

  红梅:没想到你能来,那个男的都没影了。我听雪莹说她一病,他就没再出现过,把雪莹扔在地下室里。要不是我们去,不知道她会怎么样。

  振海没落地点点头。

  红梅想起来:小佳好吗?

  振海点点头。

  红梅:她没别的东西了,就是一张小佳的照片……她这到底图了个什么?她都糟蹋了,把自己也糟蹋了。

  红梅低下头,丈夫安慰地握握她的手。沉默、停顿。

  振海:明天复查,我带她去吧?

  红梅顿了顿:好吧。

  红梅丈夫:她那边没法住,我们要留她,可她偏要回去。你今天晚上就在我们这边住吧。

  振海感激的:给你们添麻烦了!

  入夜。振海躺在炕上,脑中盘桓着事儿。这时手机响起来,是周瑾。

  振海:喂?

  周瑾:住下了?

  振海:住下了,放心。

  周瑾把电话交给了小佳。那边传来女孩稚嫩而欢快的声音:“爸爸。”

  振海:小佳。作业写完了吗?

  小佳:写完了,正听歌儿呢。爸爸,你明天能回来吗?

  振海:能。

  小佳:我们后天就要参加区里的合唱比赛了,你和妈妈一定得去。

  振海:爸爸一定会去的。你别听太晚,按时睡觉。

  小佳:知道了爸爸。

  小佳把电话又交还给周瑾。

  周瑾:你也早点睡吧。

  振海:嗯,晚安。

  周瑾:晚安。

  放下电话,振海辗转反侧,费了好大的功夫才睡去。当他再睁眼时,已经是次日早晨了。村中炊烟袅袅、朝阳普照。鸡犬声相闻、耕作者道早。振海推着载人的三轮自行车与红梅走出院子,向雪莹家走去。

  振海:雪莹对我挺抵触的。

  红梅看看振海:她心情不好,谁遇这事也一样。

  振海赞同地点点头。

  终于到了雪莹家的院子。振海和红梅走了进去。他们直接来到雪莹房门口,红梅上前敲了门。里面传来了雪莹的声音:“进来吧。”

  红梅推门进去,振海跟在她身后走进来。雪莹一眼看见振海,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雪莹:你怎么还在这儿?红梅你怎么把他又带来了?

  红梅解释:哦,振海今天带你去复查。

  雪莹错愕的:我不用他!

  红梅:那谁带你去?

  雪莹:你们呀。

  红梅:我今天得到砚台厂上班,大海也有事儿。

  雪莹:那我就不去了!

  红梅:别耍孩子脾气行吗?

  雪莹:你们不想管我了,我知道!那你们别来了,我也不用他管,你们都走啊!

  气氛顿时变得异常尴尬。红梅转身对振海:“你先出去一下。”

  振海愣了愣,退了出去。红梅则走近了雪莹。

  红梅:你这样谁也帮不了你。咱们从小一起长大,可现在我也有我的生活。我们得为你想出一个长久的办法,可现在只能暂时这样,走一步算一步,你得明白。他从太原来,我不知道你们什么情况,可有时候,你得让人帮忙。

  雪莹家的院子里,振海静静地等待着。这时,红梅出来向他作了个搞掂的表情,然后将病例等物交给振海后离去了。振海走进了屋子,来到床边。他帮雪莹穿好鞋,裹好围巾,然后把她扶下了床。

  在河边镇到定襄县城的公路上,振海骑着三轮车载着雪莹前行。雪莹在后面坐着,随着微风,她的围巾拂动,衣襟漫卷。雪莹望着退后远去的风景,目光依旧迷离。振海骑着车,不时顾盼着后面的人。雪莹的头无意中枕在了振海的背上……两个人仿佛同时想起,热恋时,振海骑车带雪莹郊游的情景。公路上,偶尔有汽车呼啸而过。

  用了两个钟头,二人来到了县医院。泌尿外科的大夫为雪莹检查完,然后写了病例和处方单递给振海。

  医生:拿着这个开药。开好之后你再回来一趟,我告诉你用法。

  振海:哦。

  振海扶起雪莹走出诊室。

  振海把雪莹安顿到一张长椅上。他自己排队划价、付费、取药。终于,一大包药到了振海手里。振海来到雪莹面前。

  振海:我去问一下医生。

  振海拎着药重返泌尿外科诊室,找到之前那位大夫。

  振海:大夫,这些药怎么吃?

  大夫看了一眼振海:她不应该来这儿!

  振海迷惑地看着大夫,等待着对方的解释。

  大夫:这么年轻,得想办法救。我们这儿条件不行,硬件跟不上。我看你们家情况也不是特别差吧?还是得争取一下啊!

  振海想着大夫的话,叨念得回应:……那当然,当然。

  大夫:带她到省城吧。

  振海仍有疑惑:那复查结果……

  大夫:是没全出来,可现在情况明摆着。结果出来错不了,不信你等着看。

  振海明白了。

  大夫指着振海的药袋:吃法我在病例上都写清了。

  振海有些消沉的:哦,谢谢了。

  振海走出诊室,跟雪莹会合。他扶女人,二人一同离去。在由县城回村的路上,男人骑车载着女人,费力地前行。久久的静默后,两个人一前一后、一高一低,开始了对话。

  雪莹:他说什么了?

  振海:谁?

  雪莹:那老头。

  振海:大夫?(故作轻松地隐瞒)他就告我怎么吃药啊。

  雪莹出人意料的:他宣判我死刑了吧?

  振海惊愕:什么?!

  雪莹:你出来时表情不一样。三年后我变了,你没变,你还不会骗人。

  振海:是吗?

  雪莹确信的:开始他叫你回去,我就知道肯定有事。

  振海还在“开脱”:他没说什么,就让我带你好好看病。

  雪莹笑了:哈,荒唐,自以为是。他不知道你是我什么人就让你带我看病?瞎指挥!

  振海……

  雪莹:每个人都可能突然变成“剧中人”。你看别人遭的事的时候,再惨也不觉得什么,至多假模假式掉几滴泪。可要是你成了惨剧的主角,那他妈能糟心死,别人谁都没法有这体会。谁相信啊?突然间就成这样了。

  振海回头:我听不清你说什么?

  雪莹直接放大声音:不是说给你听的!我说你能不能骑快点?老牛拉破车一样,你的性格还这样,烦人。快点!

  振海加快了速度……雪莹吹起了口哨,这让振海又想起雪莹的歌声……雪莹慢慢站了起来。不知是暂时忘了病痛,情绪好了些;还是恰恰因为心情沉重,才索性张狂,雪莹张开了双臂,手中攥着的一条围巾在风中舞动……在雪莹的催促与欢笑声中,振海的速度越来越快。

  振海载着雪莹回到了家里,振海把她搀扶进厢房。然后把药放在桌上,安顿好雪莹后,这才落空坐下来歇一口气。

  振海:你怎么吃饭?

  雪莹:红梅送。

  振海:(看看雪莹)你这样高兴点多好?

  雪莹看着振海,非常诧异似的:我高兴?

  振海蒙了。

  雪莹:我有什么可高兴的?别以为我和你去了躺医院就是变了对你的态度。我不要你的施舍。

  振海沉默片刻。

  振海:我知道,要不是你遇了难事,你是不会见我的,我们连再见的机会都没。你只不过眼下遇到点困难,不等于你是错的,我知道……要不要我的帮助不要紧,关键是你自己要有希望。那样才能快点好起来。

  雪莹不屑的:说大话,有用吗?老天听见这话就可怜你了?病魔听见这话就撤了?

  振海认真的:我在电视上看过很多报道,心情很重要……

  雪莹打断他:电视上!?不说了,你要在这儿呆多久?你来这儿你老婆知道?

  振海迟疑片刻:我呆不住。家里人还等着,店里还有活,今天就得走。红梅两口子不错,会帮你的。

  雪莹:走吧。

  振海:按时吃药。有事的话让红梅联系我。

  振海稍稍停顿,站起来转身出门。雪莹挣着,欠起身子注视振海走出的身影……振海从院子里走出来,在院门外驻足霎那、回头顾盼……半晌后他才迈步离去。

  在雪莹的小屋里,女人再次拿出小佳的那张照片,端详起来。不一会儿,她脸上就再次沾满了泪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馨香如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馨香如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