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细水长流
丧奴2019-11-05 10:112,122

  乾贞治有些惋惜,“我听说过,如果没有关系还真买不到,可惜了,”他露出失落的表情,看来这份数据是拿不到了。

  宁清微笑并没有说出自己还有许多,毕竟他们不是很熟,此刻越前龙马已经打完球走了过来,看到另外两人时露出错愣的表情。

  “两位学长怎么在这里?”他一变把网球拍收起来,一边询问,而且,他把视线放在宁清身上,好像还和宁清说的很开心的样子。

  不二周助笑眯眯的看着越前龙马,“啊,因为看到网球场就不由自主的走进来了,没想到看到一出好戏呢。”

  他笑眯眯的看着乾贞治,眼镜男想到如果不是不二周助阻止他恐怕……一时间也有些不好意思,主动转移话题。

  翻出记录越前龙马的那张纸开始记录,“越前,你的实力不应该拖这么久的,看来应该给你加大训练了。”

  果然,听到这里越前龙马立即苦着一张脸,还不是因为宁清在看,反正她也要学习怎么打球,所以越前龙马才会故意拖延时间的。

  “天色不早了,几位吃饭了吗,不如到我那一起吃把,”看这小子无奈的样子,宁清自然不会袖手旁观,笑眯眯的开口。

  怕乾贞治不同意,还放了大招,“家中还有一些龙井茶,正好可以给你们品尝一下。”

  如此一来,他们更不会推脱,到了宁清家中时,就规规矩矩的等着他炒菜出来。

  没一会色香味俱全的佳肴就被人端了上来,凉菜是酸辣凤爪,加上荤菜牙签肉以及白斩鸡,素材也有三色炒虾仁,再配上西湖龙井茶。

  一炖下来,几个人都吃的肚撑,不二周助看龙马吃完正在一旁揉肚子昏昏欲睡,而乾贞治在记录资料,好像也就他没有事情做。

  索性走到厨房帮忙,他负责刷盘子,而宁清打包放起来,也算是默契,“宁清学妹相信一见钟情吗。”

  他突然开口,想到那天下午,他瞧着宁清的容貌,心跳加速时的感觉,以及现在就这么地久天长的感觉,最后化作一声感慨。

  “相比较之下,我更相信细水长流的感情,唯有接触许久才能体会人心,才能下定决心要不要在一起。”

  宁清想到自己的二哥,他可不就是一见钟情,最后却落得被心上人坑害至死的下场,收拾好东西她又拿了饭后甜点放在桌子上。

  “细水长流吗,”不二周助意味深长的说着,看着宁清的背影眼中划过蓝色光芒,最后微笑着带着两位同僚离开。

  深夜,宁清坐在古筝旁边,她想到了曾经被忽略的许多事,不由感慨,人就是这样,离开了反而怀念,也不知道那些好友现在如何了。

  第二日,宁清起来的有些晚,当她出去的时候,越前龙马正要敲门叫她,三个人来到学校后也是各走各的。

  好不容易熬过了学习时间,想着女网应该开始训练了,问了几个同学后这才找到女网的位置。

  只是,看着里面空空荡荡的样子,她有些疑惑,“那个,请问这里是女子网球部吗。”

  她叫住这里睡觉的男子开口询问,虽然说打扰人美梦不合适,可是这里也就一个人,只能问他了,闻着一股酒味的醉汉她也是嫌弃的皱眉。

  “你是?”那人看着她皱眉,不悦的开口,期间还打了个哈欠,对于这种丝毫不尊敬的态度让宁清很是厌烦。

  这时她看到男子的胸牌,确认了他的身份,“身为女网教练竟然这副模样,实在是有失体面,这种球部不参加也罢。”

  说完直接离开,气冲冲的走到男子网球部,看到里面热闹的场景,对比之下更是让人感到气愤。

  “啊,小心!”突然有人声响起,紧接着一股劲风朝着宁清攻击而来,宁清皱眉,一个错身躲过了攻击,绿色小球在地上弹了几下后被人捡起来。

  扎着双马尾的女孩跑了过来,“对,对不起学姐,我不小心把球打飞了。”

  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样子,宁清摇头,“没关系,”顿了顿她又询问,“这里不是男子网球部,为什么你们会在这里训练?”

  “因为女子网球部的教练整天醉生梦死的,根本教不了我们,所以只能来樱乃奶奶这里学习,”朋香拉着樱乃率先解释。

  “多谢,”宁清点头,紧接着走到似乎是老师的女子身边,“你好,请问你是男子网球部的教练吗。”

  “没错,你是?”龙骑教练疑惑的看着宁清,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找自己。

  没有找错人,宁清松了口气,“我是参加女子网球部的,听那边两位说你会帮着训练?”

  其实按照宁清的学习能力,和身体强度,就算是在一旁看着也能学会,可她更希望自己能够参与进入,从而体验那种快乐。

  “啊,是这样啊,那你以后就跟着樱乃她们一起训练就好,”龙骑教练只当宁清也是和樱乃一样的,有些敷衍的开口,让宁清忍不住皱眉。

  “可是我是二年级的,”她是想提醒龙崎教练她可以参加对练,而不是一个人做基础动作,毕竟她的邻居是越前南次郎,所以一些基础的,早就摸的一清二楚。

  “那又怎么样呢,女网连参加比赛的机会都没有,就算是参与对练,也没有能够对练的存在啊,”龙崎对宁清的话感到困扰。

  “既然这样,我就不打扰了,”说完宁清直接背着网球拍离开,也没有和里面训练的人打招呼。

  不得不说龙崎教练的话让她感到无力,为什么男子网球部可以那么繁华,而女子却是这么的不堪。

  宁清是个十分不服输的人,既然女子网球部没有人能够参与比赛,既然她想做这件事,那就让她带领人让女子网球崛起吧。

  想到这里,她直接逃课,一路到了越前南次郎的家中,她看着吊儿郎当的男子,对着他鞠躬,“请你教我网球,做我的教练吧。”

继续阅读:第七章 真田十四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网王之饲养棕熊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