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宁清的暴力
丧奴2019-11-06 17:452,224

  她们很快就熟络起来,两姐妹并没有和宁清住一起,好在她们住的地方不是很远,而且,已经就读青学初一。

  想着中午吃饭的又多了两个,宁清认命的叹气,如果知道这群人吃了她做的饭,就一发不可收拾的话,宁清一定不会显露这个技能。

  “真没想到,羞涩的妗子小妹吃到你做的饭之后,会那么野蛮,”迹部景卿一想到原本羞答答的人在吃饭时和姐姐沁子抢的动作。

  就忍不住一头黑线,她现在都忍不住替宁清担忧,要养一大帮子人看起来真的很难啊。

  眼看着宁清已经进厨房两个小时了,隐隐飘过来的香味让她蠢蠢欲动起来,“呐,宁清酱,我叫哥哥派来个厨师吧。”

  说着小手已经朝着醉虾抓去,不过宁清直接端着远离危险,“厨师的确是应该应聘一个了,不过这个我自有分寸。”

  宁清看着迹部景卿瞬间哭丧着脸,忍不住抬手揉了她的头发,“好啦,快点去叫小纯吃饭,我很快就处理好了。”

  本以为其乐融融的吃完饭就可以休息,没想到一开门就看到不速之客站在门外,宁清一愣,下意识的看着旁边的龙马。

  他干咳一声,“那个,是乾学长让我带他过来的,”一开口就把责任推的一干二净,也难怪,他是知道点真田十四纯的事情。

  以越前的性格,的确是不会把人带过来的,可如果是乾那个家伙的威胁,就算是他也不敢违背。

  毕竟某些特质的饮料,就算是宁清也不敢恭维,虫子什么的真的可以吃吗,“进来吧。”

  宁清理好思绪格外冷淡的让开身子,真田弦一郎也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是冒昧拜访,而且看起来她们不欢迎自己的样子。

  可一想到那u盘里面的声音,让他愧疚的就连训练都没有心思,他的妹妹啊,竟然受了这么多委屈,最关键的是,作为哥哥,没有保护好他们家的小公主。

  “呦,这不是不华丽的真田大叔嘛,怎么来我们这里了,”迹部景卿听到声音走出来,也是板着脸。

  “越前,这是我做的糕点,你带给叔叔阿姨吃吧,”宁清并不想让龙马掺和进去,拿了包好的点心交给他。

  “那个,如果有事,就叫我,”越前龙马有些不放心的说,带着点心离开后,有走到宁清家门口坐着等待。

  说实话,他真的不太放心宁清,虽说真田弦一郎只有一个人,但怎么说也是个男的,想到这里,越前龙马的脸色就不太好看。

  想了想,他给乾贞治打了电话,“前辈,下次这种事情不要找我了,”说完就气鼓鼓的挂了电话。

  而乾则是一脸疑惑的盯着电话,不二周助正好和他在一起讨论数据,听到这里也是疑惑,这个小学弟似乎状态不是很好的样子啊。

  出于对学弟的爱护,在听乾说明事情之后,也是难得的略微皱眉,他说,“呐,乾,在接受柳拜托之前,你收集好数据了吗?”

  看着乾贞治还想询问什么,不二周助突然站了起来,他朝着乾贞治露出温和的笑容,“今天就到这里吧,我想起还有点事。”

  而另一边,宁清并肩和真田十四纯坐在桌子旁,对面是真田弦一郎,迹部景卿受不了这个气氛,转身走进房间。

  实际上,迹部景卿却是通过另一种方式盯着真田弦一郎,如果他做出什么危险的动作,那就别怪她无情了。

  “对于那件事,哥哥很抱歉,”突然,真田弦一郎站起身子朝着真田十四纯鞠躬,妹妹红着眼眶却是紧紧抿着嘴唇。

  宁清皱了皱眉,替真田十四纯讲话,“如果你是来道歉的话,那可以离开了,毕竟,说不说是你的事,接不接受,就和你无关了。”

  她的声音不冷不热,却让人忍不住有种压力及大的感觉,就算是真田弦一郎也觉得心惊肉跳。

  “母亲和父亲很想念你,和我回家吧,”果然,他的目的不止是道歉,宁清的目光更加的冷冽。

  真田十四纯却是突然笑了,她的声音还带着颤抖,“所以,我群承受的,就这么轻描淡写的带过去了对吗。”

  她是要报复的,真田十四纯和宁清一直在等一个机会,等一个让那个人无法翻身的机会,可如今就这么轻描淡写的让至亲带过,叫她如何不恨。

  “我会让她给你一个交代,”真田弦一郎沉声说着,“她是幸村的女朋友,你不要任性。”

  “任性?哈哈哈,任性?”真田十四纯的情绪瞬间爆发,“所以我现在在你眼里就是任性吗,真田弦一郎,你的心里是不是只有网球部。”

  “我呢?我可是你的妹妹,可你都做了什么,你只会维护别人!”真田十四纯怒目瞪着真田弦一郎。

  大滴的眼泪从她脸颊低落,咂在了宁清心里,她顿时站了起来,阴沉着脸直接拉着真田十四纯交给迹部景卿。

  紧接着,她又走到真田弦一郎面前,笑得格外冷淡,“听说真田家以刀闻名,不如这样,我和你打一场。”

  “你赢了,那件事就此作罢,小纯跟你离开,我赢了,只请你给网球部的那群人带个话,如何?”

  她笑得冷漠,真田弦一郎只觉得她是女的,不愿意动手,可她说的条件又十分的诱人,就算是胜之不武,大不了以后弥补就是。

  现在主要的就是带真田十四纯回家,一个女孩子,住在别人家,像什么样子,还擅自转学,真的是太大意了。

  宁清带着真田弦一郎离开,看到在门外的两个人也是一愣,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正好,一会麻烦你们帮真田君离开。”

  真田弦一郎只当她是个女的,一开始还有留手,可越打就越心惊,宁清的动作十分刁钻,并且打在身上,都格外的疼,就像是肌肉损坏了一样。

  紧接着,真田弦一郎只觉得眼前一黑,再加上腹部的剧痛,如果宁清拿的不是竹刀,他可能就被切腹了吧。

  真田弦一郎还是输了,而且还输的十分难看,那个如同帝王的男人,就跪在地上捂着腹部,一脸的痛苦。

  “麻烦不二君和越前君带他离开,还有,替我给乾贞治带个话,我会去找他的。”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击破数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网王之饲养棕熊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