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以智谋宠(1)
晴方好2019-09-17 11:151,850

  公元321年,正是晋朝太兴四年。

  然而,此时并非一家天下的时代,故此这一年也可被称为成汉玉衡十一年、前赵光初四年、前凉建兴九年。不过,对于鲜卑慕容氏而言,他们却只以“太兴”来纪年,这无疑是因为他们在早年已遥尊西晋为宗主。其间,虽有过龃龉,但鲜卑大单于慕容廆却发现,西晋并不如他想象般不堪一击,于是终其一生,再也不敢轻易叛晋侵边。

  腊月的天空,雪虐风饕之中,大棘城内外上下一白,连巍峨的宫殿轮廓都模糊了些许。慕容皝坐在案前提笔疾书,眉头渐渐深锁,似乎没有听见不远处撕心裂肺的痛吟。

  倒是他跟前的侍者,思忖了半日才上前禀说,高夫人生产不顺,世子若能放下手头公务,前去探望,想必会对此有所助益。

  是的,此刻的慕容皝,已是辽东公的世子了。

  就在前不久,司马睿(晋元帝)颁下诏书,一方面保留慕容廆的单于称号,一方面又予他都督幽州、平州、东夷诸军事及车骑将军、平州牧的称号,并御封为辽东公。

  晋室南渡以后,司马睿在三年前等到司马邺(晋愍帝)惨死汉国的讣告,这才在建康登基为帝,改元“太兴”,以续晋祚。王朝金瓯半缺,所据之地不过长江中下游、淮河、珠江流域而已。

  为了新生政权的稳固,司马睿对称藩的国家民族,自然格外优待。为示诚意,这次他又特意派遣谒者前来,对辽东公慕容廆授予印绶,命其代置官府机构、委任官员。

  如今,慕容氏上下,正在为配置僚属一事而忙碌。

  慕容廆为锻炼世子的能力,遂将此事尽数托付慕容皝来处理。慕容皝正在书写的,便是他深思所得的僚属名单。他素来不为儿女之情所绊,何况低眉顺目的高夫人并不为他所喜,因此,在他看来,她在他忙得焦头烂额之际生子,反是给他添了麻烦。

  长史裴嶷、游邃,司马裴开,别驾韩寿,军谘祭酒阳耽,主簿崔焘……

  慕容皝思忖片刻,落下最后一个人的名单——刘赞。刘赞,出任学舍祭酒最是适合,这是慕容皝的看法。他搁了笔,才对侍者道:“我亲自交与公爷。”

  慕容廆对慕容皝所拟的名单极为满意,抚须道:“万年啊,等学舍建好之后,你和兄弟们都应该同去听课才是。”万年,是慕容皝的小名。

  “是。”

  “特别是你阿干,你也要请他同去。”

  慕容皝眉心微跳了一下,面上却是平静无澜,恭声道:“儿谨遵父命。”

  慕容廆所说的阿干,除了慕容翰,便无他人。慕容廆共有十一子,长子慕容翰,和已夭折的二子都比慕容皝要大,但由于他是嫡子,所以有资格被册立为世子的,只能是他。

  但听慕容廆轻声唱道:“阿干西,我心悲,阿干欲归马不归。为我谓马何太苦?我阿干为阿于西。阿干身苦寒,辞我土棘住白兰。我见落日不见阿干,嗟嗟!人生能有几阿干。”

  他唱的是一首《阿干之歌》。

  原来,慕容廆有个哥哥叫做慕容吐谷浑,他们都是慕容涉归的儿子。与慕容皝一般,慕容廆年龄虽小一些,但却是家中的嫡子。当年,慕容涉归在临死前,把部落一分成二,命二子分别统领。既有了嫡庶的概念,慕容廆自然分得了更多的财产。

  然而,慕容廆对哥哥的猜忌之心,却随其权势的膨胀而益发深重起来,于是,当两个部落的牧马在河边打闹一事传到他耳中时,便有了不寻常的意味。慕容吐谷浑对哥哥迁怒于人的训斥之辞极为不满,一气之下,决意带领他的部落向西迁徙。

  慕容廆后悔莫及,便写了一首《阿干之歌》来纪念自己的哥哥。在鲜卑语里,阿干即哥哥。慕容皝深知阿父极为悔憾,否则他也不会时常命他们在乘辇出巡时,听听辇后的鼓吹声。

  当然,这也是一种训诫——虚龄二十五岁的慕容皝,实在是有太多的兄弟了。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这个道理谁都明白。只是,无论是雄伟出众的慕容廆,还是刚毅善断的慕容皝,都无法预知,英才辈出的鲜卑慕容氏,会被附上“自相残杀”的魔咒,于是乎,之后每一代都有人沉沦其间,欲挣不能。

  但有一人,却是慕容家族中,从无争权之心,唯有文武之才忠顺之诚的。此时,他正卧于高夫人的怀中,哇哇大哭,胖胖的脚丫子蹬着襁褓,想来是饿得慌了。乳母见状,忙对虚弱的高夫人笑道:“夫人,小郎君该吃奶了。”

  高夫人见她将孩子抱至窗前,想要扭头去看,却毫无气力。片刻后孩子哭声渐隐,“吧唧吧唧”颇为满足的声音传来,使得她心情也松快起来。

  慕容皝再得一子的消息,很快传至慕容廆两父子耳中。慕容廆心下高兴,遂道:“万年,如今你有四个儿子了。我得让人给他取个好名儿。”

  四个,的确不少。慕容皝并未觉得特别高兴,敷衍般的报以一笑,逾时方道:“不如请祭酒刘赞,为阿奴取名吧。”北人习惯将子孙称为“阿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朝名将慕容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朝名将慕容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