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猎一事
其叶2019-10-09 20:023,309

  叶归蓁算是叶远楼一霸,父亲在家,若是犯了什么错顶多是关几天禁闭,罚几次跪就过去了,从未挨过打,二哥叶澄泓常年游历在外不回家,所以父亲若是不在便是大哥叶潆泓管事,此时犯什么错必定是要按家规严惩,她曾经因为夜不归宿被叶潆泓罚了十下板子,他亲自监督,一点都不含糊,母亲劝说都不管用。

  叶家的板子在江湖上都是赫赫有名,不仅打人生疼,关键挨过之后灵力不能治愈,也不能止痛,需得忍受疼痛卧床多日才能见好。如此来来去去挨了几次板子之后,叶归蓁再也没敢在叶潆泓掌事时惹过麻烦,叶家上下最能制住叶归蓁的当属叶潆泓。

  叶传与叶潆泓、叶澄泓一起长大,叶楼主更是待他有如亲子。叶潆泓管家时,叶传没少帮他忙,叶归蓁在外闯祸时也经常是叶传将她带回去领罚。

  叶归蓁又向外瞄了一眼,准确地捕捉到一片熟悉的白色衣角后,立刻闭上了双眼。

  “怎么办?”

  “不知道。”

  “禁闭期间偷溜出门,我这次肯定要被罚死了。”

  “你活该,还是乖乖回去领罚吧。”

  话音刚落,清扬猛烈摆动挣脱了叶归蓁的手冲出荒庙。

  叶归蓁一惊便要向前收回清扬,但为时已晚,一只手快她一步拿到了清扬。

  “苏有初!你个混蛋。”叶归蓁咬牙切齿道。

  “苏有初?”

  叶归蓁听声一震,立刻低头认错,“对不起叶传哥我错了我不该在禁闭的时候跑出来但我发誓我出来这几天只斩了恶妖什么坏事都没干你看在我为民除害的份上能不能劝我大哥少罚几板子这一下又一下的上次被爹罚跪我膝盖还疼呢我还是个小孩子真特别不经打。”一口气下来,叶归蓁声音越来越小。

  无人答复。

  见半天没有动静,叶归蓁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只见叶澄泓一袭白衣,握拳掩在嘴边企图挡住笑意,他身后的叶传木着脸,一副想笑不敢笑的样子。

  “二哥!你怎么在这啊,什么时候回来的,你怎么不出声啊,吓死我了。”叶归蓁顿时松了口气。

  她的二哥叶澄泓多年以前出门游历,时常传信与她,看起来,她的二哥这么些年远离蓬莱倒是活得实际上比她还自由几分,不过到底是家主之子,自小受严格的家规管束,不管是在外还是回到蓬莱,他都要规规矩矩地按家规行事。

  正如此刻,想笑不能笑如他。

  “早就听说你怕极了大哥,本以为是夸张玩笑,不曾想果真如此。”叶澄泓微笑道,说着上前将手中的清扬递给叶归蓁。

  “谢谢二哥!”叶归蓁接过,抬头便看见叶澄泓满是探究地看着清扬。

  “你刚刚喊的苏有初是……”叶澄泓问道。

  叶归蓁这才想起刚刚情急之下喊了一声苏有初被叶澄泓听了去,叶澄泓一向心思细腻,怕是有几分怀疑了。

  朱雀灵力深厚,寻常修士根本奈何不得他们,所以不仅苏有初为何会被禁于清扬之中是谜,连清扬和清扬从前的主人都是谜。

  清扬里有种禁制封印了苏有初和他大部分的灵力,他昏昏沉沉只能感觉到自己已经在清扬中沉睡了许久,直到清扬认叶归蓁为主后才重新被唤醒,关于他被封在清扬之前的事情,他表示一点印象都没有。

  清扬是灵宝,又已然认主,叶归蓁修为不高,被灵力所缚无法与清扬解契,所以试探几次,叶归蓁确定苏有初不会伤害她后才将苏有初留在了身边。

  后来叶归蓁发现,苏有初虽然不记得他从前的事情,但是对于修习术法却有独特的路数,这对叶归蓁自己的修炼大有裨益,可以说叶归蓁有如今的修炼成果,苏有初的功劳不可小视,如此下来,两人也算是成为了至交好友。

  苏有初再三告诫她千万不能将他被封在清扬里的事说与他人,他一直尝试着解开禁制,慢慢恢复灵力,他可化为实体离开清扬的时间也越来越长,即便如此,多年下来,他灵力只恢复了两成,若遇上某些修真高手,他的这点灵力都根本不够看,更不必说叶归蓁半吊子的修为了。朱雀是四灵之一,四灵凋敝,本就珍贵无比,又有传言称朱雀可助人登仙,更是会遭多方觊觎,若真有心怀不轨之人盯上他二人,招致灾祸,绝难收场。

  虽然叶归蓁相信叶澄泓不会将此事说出去,但毕竟答应过苏有初,事关重大,知晓的能少一人便少一人,还是得费心瞒着。

  “苏有初?不知道啊,我喊的?你听错了吧,我喊的明明是清扬。对了,二,二哥,你怎么突然回来了?你游历完了?”叶归蓁握了握手中的清扬,试图转移叶澄泓的注意力。

  “这转得也太生硬了。”一道灵识进入叶归蓁的脑海,懒洋洋的语气,正是苏有初。

  “你给我闭嘴,还不是因为你,你行你上。”叶归蓁同样以灵识回复他,虽语带怒意但面上却无任何不妥。

  自家妹妹有秘密不愿说,叶澄泓的修养令他不可再作深究,只道是自己多想了,于是他顺着叶归蓁的话说。“过几日便是家族围猎了,今年的围猎在神都悠山台举办,世家公子小姐都会到场,我们定然是要去的,一来前去交接,提早为明年蓬莱的围猎做准备,二来嘛,”叶澄泓强忍住笑意,柔声解释道,“爹月前来信说他这几日要与各家家主商议要事,先行赶往了悠山台,他担心大哥在路上一人看不住你,放你出去捅娄子,令我速回与你们一同前去,时时看着你。不过现在看来,这些担忧都是多余的,大哥一人足矣。”

  叶归蓁没有接话,提及围猎,她又是一阵郁闷。

  她虽喜欢热闹,但却特别厌烦家族围猎这种世家聚首的场合,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去。

  时时刻刻都不能忘了礼节仪容,否则便会被其他世家的人嘲笑不懂礼节,尤其叶家在玄门中以礼为最,她身为叶家人若是礼节有任何不妥,更是会给叶家抹黑。可她在蓬莱自在惯了,叶家的礼仪也只记了个半全,突然要她端起来简直比登天还难。

  似是看出叶归蓁的不情愿,叶澄泓温声说道:“我知你不屑于这些,往年你因年龄未到,有理由推脱,可以不去,但如今你已达及笄之年,便没有理由不去参加,礼节不可废,这关系到咱们叶家叶远楼,你且忍一忍,熬过这四五日便可,有二哥陪着你呢。”

  叶归蓁长叹一口气,“好吧。”算是应了下来。

  是夜,叶府冬雨居。

  “一心进食,吃饭时不要做别的事。”

  “不预张口,饭到嘴边再张嘴。”

  “不遥掷食,不能将食物远远投掷于口中。”

  “以饭食就口,不可俯首进食,不可口含器缘。”

  “左手持碗,右手持筷,不可嚼食作声……你个笨蛋,拿碗筷的姿势错了”

  苏有初一手拿折扇支着头坐在桌案一旁,一手拿着一本册子漫不经心地念着,对面坐着腰杆笔直,端着碗筷的叶归蓁。

  叶归蓁闻言彻底垮了,重重地将碗筷放在案几上,稍微起身解放了一直跪坐着的双腿,头靠着案几,一边敲打着麻木酸疼的腿,一边抱怨道:“真是绝了,就吃个饭还要这么多规矩,这么下去,一顿饭要几个时辰,一天什么事都不用干,大家一起吃饭好了,比比谁吃饭的姿势标准。”

  苏有初同情地点了点头,又不免幸灾乐祸地说,“你真可怜,不过难得能见你规规矩矩的样子,临时抱佛脚,我倒是挺期待围猎时你能发挥到什么程度。”

  “别抱什么期待了。”叶归蓁打了个呵欠说。

  “……我想也是。”

  “这围猎说是帮世家子弟们练身手,增加实战经验,可玄门里是个人都知道,”叶归蓁悠悠开口,“这分明是打着围猎的旗号行相亲之实嘛,把难得一见的世家公子小姐啊什么的聚在一起,彼此再交流交流,熟悉了不就一切水到渠成了吗?”

  “这不挺好的吗?增加世家的凝聚力啊。”苏有初换了换姿势,继续道。

  “若是真能这么容易就让世家凝聚在一起就好了,不过是牺牲两人的婚姻满足一时的太平罢了,古往今来,多少姻亲关系能世世代代维持下去不破裂?世家安稳日子过久了,都不想再经历什么波澜,围猎这么多年,都不知有多少世家的小姐折在那群公子哥里了。”

  “起码是自己做主,到底要好过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吧。”

  “苏有初啊苏有初,你真是太天真了,那些世家的家主长老怎么可能由着儿女的性子来,听说前几年陆家的一位公子与南家的一位小姐看对眼了,结果因为世仇,两家的长辈硬生生地把二人拆散了,各自嫁娶,此生不复相见,好容易遇到自己喜欢的,长辈不同意最后还是要分开,这叫能自己做主?上一辈的爱恨情仇,我们小辈也无奈何。”

  “好像是有点惨。”

  “还有还有,”叶归蓁八卦,“我听说,以前也有家无世仇且互相喜欢的,但是都没好意思告诉对方,拖来拖去,结果也是跟自己不喜欢的人成了亲,抱憾终生,好惨一对。”

  苏有初一阵无言,他竟不知这姑娘何时听说了这般多的逸事,“做人太累了。”半晌,他说道。

继续阅读:神都巧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请君入我相思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