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都巧遇
其叶2019-09-18 13:503,263

  “是啊,”叶归蓁半眯着眼应着,随后又笑道,“你们朱雀是不是从来都不用担心这些问题?说实话,你活了这么多年,有过几个喜欢的女子?”

  苏有初被这猝不及防的问题噎了一下,半天没反应过来,他随后恼道:“一个都没有,我们朱雀一族传承本就不易,好容易留了我一个,岂能被那些不知哪里来的东西玷污?”

  等了半晌未听叶归蓁回复,苏有初抬头向她坐的方向瞄了一眼,叶归蓁捶腿的动作已经停下了,徒留浅浅的呼吸声。

  “居然睡过去了!”

  苏有初起身想要捏个诀将叶归蓁弄到床上,可他反反复复比量了多次,却是不知用什么术法。

  “女人就是麻烦。”苏有初嘟囔了一句,又挣扎了良久,他上前打算纡尊降贵抱起叶归蓁,展开折扇转了半天不知从何处着手。

  他屈身,凑近细看叶归蓁恬静的睡颜,伸手轻轻戳了戳她的脸,看着女孩睫毛轻颤,苏有初点点头,心想:也就睡觉的时候才像个女的。

  心微动,这种感觉令他有些陌生。

  他皱眉,然后二话不说用力踹了叶归蓁一脚。

  “喂!”

  叶归蓁立刻被惊醒,懵了好一会儿,然后打了个哈欠,“苏有初你给我等着,我早晚让你还回来。”恶狠狠的语气却因嗓音沙哑,软软糯糯没什么威慑力。

  说完她起身拖着还有些麻木的腿走进内室,缓缓向床榻摸去。

  和衣躺下,不过几息便再度睡了过去。

  苏有初站在床前犹豫了许久,想再戳戳叶归蓁的脸。

  这般想了也这般做了。

  不料他的手指还未感受到一丝温度便开始虚化了,维持实体的时间已经到了,苏有初惋惜地叹了口气。

  夜风入户,缓缓吹拂着床帘,叶归蓁身上衣襟微动。

  “春日微凉,希望你别得什么风寒才好。”苏有初心道,又一句“自求多福”后回到了清扬之中。

  启程前往神都的除了叶家三兄妹还有叶传,四人从蓬莱出发,一路上或御剑或乘骑,走走停停,终于在围猎前一天抵达神都。

  “公子,小姐,这家客栈也被全包了。”叶传进店询问片刻后出来说。

  “这又是哪家人这么阔气?”叶归蓁肩扛清扬,语带嘲讽道。

  好不容易到了神都,叶家四人原想先找家客栈歇息一晚洗沐,第二日再动身前往悠山台参加围猎,届时楚庄会在悠山台准备围猎的住所倒也不必费心,可一路走来经过的客栈无一不是被家族整间包下,甚至有些小家族不过十几人来参加围猎,可偏偏也要如此包店以撑门面,这难免令人窝火。

  “平遥乔家。”叶传回道。

  “乔家?我听都没听说过,他们管事的在哪?我倒要看看他们到底是带了多少人非得包一家店不可!”叶归蓁说着便要大摇大摆抬脚进店。

  此时叶潆泓一个眼神扫过来,叶归蓁立刻站好,手持清扬乖乖立在一旁。

  “注意仪态,不得胡闹。”叶澄泓也轻声呵道。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叶传见叶归蓁老实了,询问道。

  “再往前走走吧,看看有没有其他客栈留有空房。”叶澄泓温声说。

  四人正准备继续找客栈,不料刚走没几步,身后便有人叫住他们。

  “敢问几位可是蓬莱叶家人?”来者身着青色宽袍,手持佩剑,一身门生装扮,他作揖行礼道。

  看到那人腰身绑着冰丝流苏,四人便已知晓了来人的身份,玄门百家中唯有广陵沈宗内门弟子才配有冰丝流苏以示身份。

  “正是,不知阁下有何要事?”叶传向前回礼一问。

  “在下沈语,见过各位,我家大师兄见四位无处落脚,特空出了几间房,正在客栈迎候诸位,不知诸位能否赏脸。”说着,沈语指了指不远处的客栈。

  叶归蓁闻言,顺着沈语所指看去,眼睛一亮,然后看着叶传频频点头,示意他应下。

  叶传没有理会叶归蓁的暗示,反而看向两位公子,请他二人定夺。

  叶归蓁却也不恼,笑眯眯地转头看着叶澄泓。

  叶澄泓见自家大哥面凝冰霜,一副不关心的样子,又看着自家妹妹讨好的笑脸,只得上前行礼应道:“劳烦了。”

  四人跟着沈语走进客栈,大堂之中除了在各桌之间穿梭上菜的店小二和在柜台算账的掌柜,其余人都是清一色的青色家袍,腰佩冰丝流苏,全是沈宗中人。

  叶归蓁环顾四周不见一个大师兄模样的人,正觉奇怪。只听叶澄泓出声询问:“不知沈公子现在何处,我等好当面致谢。”

  还未等沈语答话,又一沈宗弟子在沈语耳旁说了一阵后便离开,沈语向叶澄泓作揖应道:“回二公子,大师兄正在雅间用餐,此时不便打扰,各位的房间在二楼,请各位移步稍作休整,等下会有餐点送入房内,若对房间有何不满,我们会再做调整。”

  “有劳了。”叶澄泓三人作揖行礼,连叶潆泓都微微点头致谢。

  沈语连忙还礼,然后将四人带至各自房间,交代一旁的小二几句后便离开了。

  叶归蓁进房,四下打量了一番才坐在几案旁自斟了杯茶,边喝边道:“刚刚我就想说了,这沈家不愧是传承了这么多年,就是有钱,如此阔气竟包下了镇上最大的客栈,啧啧。”

  身侧的清扬微微一动,苏有初便出现在了几案另一边,他将折扇收入怀中,学着叶归蓁斟一杯茶,端起来放至鼻端闻了闻杯中清澈的茶水,又将茶杯放至唇畔浅啜一口,立刻便露出嫌弃的神色将口中的茶吐回杯中,“你能喝下去?”

  叶归蓁放下茶杯,好笑道:“这是新茶啊,挺香的,为什么喝不下去?毛病多。”

  “你!”苏有初看了看叶归蓁面前空了的茶杯,再看看手上满满的一杯,当即便将手里的茶倒入叶归蓁的杯中,倒完后说:“好喝你就多喝点。”然后一脸“不用谢我”的样子看着叶归蓁。

  叶归蓁面不改色地将手中的茶杯向后一扬,将茶水尽数倒出,想了想,还是换个杯子重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末了,轻飘飘地来了一句:“恶心。”

  苏有初炸了,“你嫌弃本君?你居然嫌弃本君!”

  叶归蓁反问,“我为什么不能嫌弃你?炸毛畜生难道不应该被嫌弃吗?”

  “你这个女人居然敢说本君是畜生?”

  叶归蓁端着茶杯刚想开口嘲讽,只听几声丝竹笑语隐隐传来,二人默契地停下,开始默契地侧耳静听。

  “沈公子,好酒量啊,再来一杯。”女子甜腻的声音模模糊糊。

  “好,听鸢鸢的,再来一杯。”话落便是男子清朗的笑声。

  “公子多少日子都在闭关,见您一面难过登天,您都不想奴家,是不是不喜欢奴家了?”又是一道女子的声音。

  “怎么会不想?我们惠儿这般乖巧,这世间又有哪个男子能不喜欢?”

  “公子只顾与两位姐姐说话,都不理人家,是不是不心疼人家?”

  “哪里的话,你看你,盈盈,你又多想了不是?你们姐妹我都喜欢,岂能不心疼你?”

  丝竹声渐渐停息,女子轻柔的声音再度传来:“公子定然是心疼我们的,不知公子今晚留我们哪位姐妹服侍?还是我们姐妹一同伺候您?”

  “噗——”没听到男子的回答,叶归蓁一口茶水没憋住,喷了出来。

  苏有初神色复杂地看着叶归蓁,“你们世家的公子原来都这副德行?”

  “谁说的?你又不是没见过我哥,我哥他们就不这样,这人可能就是个意外。”叶归蓁反驳道。

  苏有初却是一脸不信,“你这刚出蓬莱进了神都就碰见这么个大尾巴狼意外了?这话你信?我倒觉得你哥才是意外。”

  叶归蓁沉默,想了想而后说道:“也不是不可能啊,保不准世家公子真都这么个德行呢,说不定我哥要是没这千条叶家家规的束缚,也就这样了呢。”

  “那你可要当心点儿,说不定明日围猎时还有更多大尾巴狼等你呢,先甜言蜜语把你娶回家,然后不出几日便往家里迎好几房小老婆,她们连起手来整你,离间你和你夫君的感情,公婆都看不惯你,那时你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万一蓬莱离你夫家十万八千里的话,那你就更惨了。”苏有初道。

  叶归蓁先是认同地点了点头,然后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复又冷笑道:“你话本子看多了吧,就不能学些好东西?”

  她与苏有初相识多年,除了平日里她自己一人修炼、休养生息、斩杀恶妖,剩余时间要么是捉几只小妖逗弄打发时间,要么是在蓬莱四处闲逛,喝茶听戏看话本之类的,她时时带着清扬,久而久之,苏有初多少知道些剧目的情节也不足为奇。

  “你以为这么多年我跟着你能学到什么好东西?”苏有初回道。

  叶归蓁一时找不到话来反驳他,闷声道:“谁要你跟着我学了?”她以为在蓬莱的日子过得挺丰富多彩,现在想想,每日做的也不过那么几件事,到底是单调了些。

  “我愿意,你管我。”

继续阅读:夜行神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请君入我相思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