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氏思文
其叶2020-01-14 21:512,586

  听了苏有初的回应,叶归蓁笑言道:“毕竟七天的流水席和歌舞班子还有鞭炮都要花不少钱。”

  “……”

  他二人聊得起劲,但叶归蓁总觉得还有什么话没说出口,只能边东扯西扯,边回想究竟没说什么。

  还未等她想出个所以然来,苏有初便提醒她快卯时了,叶归蓁如梦初醒,也顾不得是不是还有什么话要说便让苏有初回了清扬,然后她一人御了剑匆匆赶回客栈。

  即便如此,叶归蓁回到客栈时已是卯时一刻。她先是绕到自己客房窗户下面,试图按照昨晚的路线再翻进去,谁料一抬头便看见叶传笔直站在窗边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叶归蓁尴尬地打了声招呼,知道自己偷溜出门的事情已然败露,她懊恼地敲了敲头,然后放弃翻窗,认命地往客栈门口走去。

  客栈大堂中,叶潆泓和叶澄泓正坐在几案边慢条斯理地斟茶饮茶,仿佛不见乖乖站在一旁低头认错的叶归蓁。

  沈思文下楼时见到的便是这样一个场景。

  “第三十四条,叶远楼门生,亥时入睡,卯时晨起,不得违逆。”

  “第一千一百七十七条,叶远楼内门弟子,违反以上家规,重罚。”

  叶潆泓放下茶杯,淡声道,“围猎结束,回蓬莱,按家规作罚。”

  叶归蓁将求助的眼光投到叶澄泓身上。

  叶澄泓装作没看到的样子,默不作声,一副袖手旁观的模样。

  他与叶潆泓和叶归蓁并非同胞,他的母亲是叶府姨娘,生下他后没多久便离世了,所以他是与叶潆泓一起由家主夫人亲自抚养,而家主夫人待他有如亲子,他与叶潆泓和叶归蓁的关系也素来亲厚。但他在心底知道自己只是姨娘的孩子,为了避嫌,他在叶归蓁结了剑契后便离开蓬莱外出云游了。

  他最是知道大哥严遵家规、说一不二的性子,何况此事又确实是叶归蓁做错了。叶澄泓无奈心道:胆子大到当着大哥的面触犯家规,不被罚才怪。

  沉默。

  “哪个明白人能跟本公子说说,大清早的,这是闹哪出啊?”沈思文纨绔的声音很合时宜地打破了三人间的沉默。

  三人闻声向来人作礼。

  “沈公子。”叶潆泓为首道谢,“感谢昨日相助。”

  公式化地道完谢后,叶潆泓便退到一边,不再说话。

  沈思文从前在各种世家会面时见过叶潆泓,深知这位叶家接班人的性子,倒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点头回礼道:“客气。”

  “沈兄。”叶澄泓上前礼道。

  “澄泓,广陵一别,你我真是许久未见了,昨日宗里有要事,我实在是脱不开身,不如此番围猎,我们找个时间对饮畅谈一番如何?”沈思文朗笑着上前拍了拍叶澄泓的肩膀。

  叶澄泓知道沈思文的脾性,知道他口中的“要事”是什么,也没有揭穿他,只是淡笑应好。

  叶澄泓这几年四处游历,结识了不少好友,沈思文便是他在广陵游玩时认识的一个朋友,二人虽性格有很大的不同,但关于当下时局和修炼心得却有几分相同之处,他二人倒是颇能谈到一处去。

  叶归蓁倒是没有惊讶于她二哥与沈宗的那位天才大弟子熟识一事,因为她惊奇地发现,那位天才大弟子的声音跟她昨日在客房中听到的那位浪荡公子的声音极为相似。

  “是他?”叶归蓁心念一动。

  “嗯。”苏有初传声,“你离他远点儿。”

  叶归蓁半信半疑,想着这沈思文好歹也是一大世家门派的佼佼者,不能让他似大哥叶潆泓一般冷峻稳重,但也不应该像那般浪荡轻浮。

  在叶归蓁皱眉思索之时,叶家的两位公子和沈思文正一起坐着谈话用茶。

  “阮门大小姐今年及笄,围猎过后,你们二人的亲事也该提上日程了吧?”叶澄泓温声问。

  沈思文一听这话便垮了脸,“澄泓啊,你又不知道我是什么德行,那阮门的大小姐自然是不能受委屈的,所以若是我娶了她少不得要委屈我自己,这样我对她就根本喜欢不起来,徒增痛苦。况且那整日里戴着面纱谁知道她是美是丑?好看的那还好说,要是丑的,我找谁说去?原本对这段亲事我就没报什么希望,偏偏我家那老头子就看上了阮令仪,非要让她做儿媳,瞒着我定了这桩婚,现在我只盼着阮家能反悔,先出声退婚,这样对我们两家都好。”

  “呵。”叶潆泓和叶澄泓都没有出声,反倒是叶归蓁出声轻讽,“那你喜欢谁?鸢鸢,惠儿,盈盈还是其他人?”

  要想男人专情基本是不可能的事,就连她的父亲与她的母亲如何恩爱,后来还是娶了一房姨娘,纳妾一事本无可厚非,可她在蓬莱听大家说的都是沈宗中人是如何的痴情,如何的专情,她以为话本中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情景真的会在现实中出现,可现在一看,这现实的沈宗与传言中的简直大相径庭。

  叶归蓁有些失望。她真的替那位素未谋面的阮家姑娘不值,将短暂的人生浪费在这样一个男人身上。

  沈思文被一口水呛到了,他憋了半天才说了句:“你、你、你谁啊?”语气中有点恼怒。

  叶澄泓听沈思文语气不太对,于是他打着圆场,“沈兄莫怪,舍妹年幼,刚出蓬莱不懂人情世故,待回蓬莱后定按家规严惩。沈兄见谅。”

  “哦,”沈思文散了气,恍然道,“这便是你曾跟我提过的那个妹妹?叫什么蓁的那个?”

  叶归蓁将清扬扛在肩上,“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蓬莱叶归蓁。”

  满身匪气。

  叶澄泓忍住抛弃形象而扶额的冲动:这傻妹妹,大哥还在呢。

  “长得还挺标致,不过,”沈思文摸了摸下巴,上下打量着叶归蓁,而后转向叶澄泓问道,“她真是你们叶家人?”

  叶潆泓发声,将手中的茶杯搁在桌上,冷冷道:“注意仪态。”

  “哦。”叶归蓁放下清扬,乖乖站好。

  叶潆泓从座上起身,端正地向沈思文作揖赔礼道,“失礼了。”

  “没,没事。”沈思文惊讶于一向高高在上模样的叶潆泓会屈身向他赔礼,“美丽的姑娘无论做什么都是可以被原谅的。”

  叶潆泓和叶澄泓听了不约而同地微微蹙眉,倒是叶归蓁没什么表示,只是腹诽:“登徒子。”

  “你离他远点儿。”苏有初再次发声警告。

  “用你说。”

  更加深刻地了解到沈思文的性子后,当几人一同前往悠山台参加会面礼时,叶潆泓和叶澄泓不露痕迹地将叶归蓁和沈思文二人隔绝开来。

  倒也省心。叶归蓁猜到了兄长们的意图后心道。

  苏有初在清扬中看不到外界的情况,他只能听声音来判断外界的情况,原本担心叶归蓁会被那个花花公子骗到,可听叶归蓁全程与沈思文无甚交流,才稍稍放下心来。

  悠山台虽名为台,但却是神都楚家一达到大神通境界,距登仙仅一步之遥的先祖通术法时随手辟出的一块空间,随着楚家家主几代传承,这里慢慢成为了楚家接待宾客的场所,后来的家主看悠山台空间足够大,养了许多大小精怪,并将其定为了围猎之地。

继续阅读:有女令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请君入我相思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