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朱雀
其叶2020-01-14 19:392,609

  苏有初整只手都是凉的,但却意外的干燥。

  叶归蓁一僵。

  “你怕我?”感受到了叶归蓁的僵硬,苏有初问。

  “你有什么好怕的?”叶归蓁回头道,“你又不是昨晚的那个苏有初。”她怕的明明是昨晚那个不认人的他。

  “那你为什么不问问我昨晚的事?”苏有初别扭地问道。

  “何须我问?”叶归蓁看了苏有初一眼,展颜笑道:“你若想告诉我自然会告诉我,你活了这么多年早已修成半神,半神身上难免会有点秘密不得他人窥伺,何必要一一过问?同样地,我也会有很多秘密不会告诉你,人不都这样吗?”

  “我刚刚确实不想告诉你来着,但是,”苏有初的手在叶归蓁的笑容中慢慢放开,一脸认真地说,“现在本君改主意了。”

  叶归蓁:?

  “我告诉你,你以后也要告诉我。”

  “……”

  苏有初从怀中掏出那把折扇,正色道:“这是我的灵,不过是被清扬的禁制剥离出了体外。”

  “你的灵为什么是把折扇?”

  “不知道,你要问就问清扬,别打断本君讲话。”

  见叶归蓁安静后,苏有初又慢慢说道:“清扬是仙器,它的禁制比寻常的禁制要厉害些,厉害如本君,这许多年过去了也才堪堪解了一小部分。

  “这禁制令实化虚,中禁制者不能远离清扬,否则易遭反噬,于是我只能作为灵体寄存在清扬中,别以为这样就完了,这禁制最厉害的地方就是将禁制内的灵物分解剥离,所以你看到了,这把扇子就是被清扬禁制剥离出去的那部分灵。

  “人有三魂七魄,我们朱雀却有四魂七魄,除了天魂、地魂、命魂外,还有一道劫魂应百年天劫并借以涅槃,受清扬禁制的影响,天地二魂被封在清扬之中,我算是命魂,而化成这扇子的灵便是劫魂。

  “你知道的,我们朱雀要经历四道天火劫方能修成上神,这劫魂本就是为应对天火劫而生,依附于命魂保其不散,我们朱雀……”

  苏有初话没说完,叶归蓁便恍然大悟状说道:“你们朱雀性子高高在上,目中无人,脾气暴躁,乖张暴戾,阴邪冷情,不知道为什么劫魂居然能稍稍压制住朱雀的本性,可见他是个好东西。”

  现在在叶归蓁眼里,昨晚那个陌生的苏有初便是苏有初原本的样子,冷血无情带着丝丝阴寒邪气,能变成现在苏有初的样子全靠那把折扇在起作用。

  她昨天拿了那把劫魂折扇,劫魂无法制约命魂,所以苏有初才暴露了本性。

  “也就是说,那把折扇是劫魂,你是命魂,那把扇子是保护你的!”叶归蓁最后总结道。

  “不……”

  苏有初越听感觉越不对劲,他原本不是要这么说的,于是他开口想要纠正叶归蓁,可是看到叶归蓁宽慰释然的笑容,苏有初却又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算了,这么想也说得过去,她知道太多也不是件好事。

  苏有初心道。

  “以后若是我再变得像昨晚那般,你就抓紧时间赶紧跑行了,千万别靠近我,”苏有初说。

  “这我当然知道,不过苏有初,是不是受完第四道天劫,你的劫魂就要散了?”叶归蓁问。

  “也许吧,不记得有谁渡过了第四劫,”苏有初淡淡回道。关于这些他也知道的不多,他没有从前的记忆,只知道他是朱雀一族唯一留下的族人,所以那些林林总总的东西,他也是自己摸索着来。

  朱雀一族,天生有灵,生而便可化为人形,修炼五百年经第一道天劫成半仙,再五百年历第二道天劫成仙,再是第三道成半神,第四道成上神方可获得永生。这些天劫一道比一道痛苦,一道比一道承受时间长,偏偏朱雀一族只能走这一条路,如若放弃修炼,拒绝经历天劫只会落得神魂俱灭的下场,可若是没扛过这四道天劫,最后也是这般结局。

  曾经也有朱雀有机会成为上神,潜心修炼千年之久只为迎接第四劫,最终却在这要紧的第四关陨落,慢慢地,朱雀族日渐凋敝,到最后只剩下了苏有初一个。

  “不是吧,这是都没渡成?”叶归蓁惊道,“你们朱雀族不是受了什么诅咒吧?”

  “也许,”苏有初低笑,“也可能是我们朱雀族不必努力便可获得许多别人努力一生都得不到的东西,上天看不下去了,对我们的惩罚吧。”

  叶归蓁见苏有初漫不经心地笑,心中略带酸涩。

  “你难过吗?”叶归蓁问。

  看着亲人朋友一次又一次不得不为了这可笑又可怕的宿命奋不顾身,然后陨落。

  自己无力改变,只能顺着天命继续奋不顾身,投身于九死的未来。

  好不容易受过了三道天劫却未至圆满,还要继续经历痛苦。

  他应该会很难过吧。

  “难过什么?”苏有初愣了愣,然后道。

  他好像从来没有感受过伤心、难过这一类的情绪。

  “也是,朱雀冷心冷清,怎么可能为了这些事难过。”叶归蓁倏地放开苏有初的衣角,拍拍手笑言。

  “……”

  “你什么时候受第四道劫?”

  “不知道,我都不记得距离上次历劫过多久了,为什么要问这个?”

  “你想啊,你在清扬中解这禁制解了这么多年也没什么成就,可见未必能如期历这第四道劫,这样的话,你岂不是就要死了?”

  “……嗯。”

  “你再想啊,就算你能在第四劫之前解开禁制,但是按照你们朱雀族成功飞升的零数量来看,你很悬啊。”

  “……所以?”

  “你们朱雀死了,应该怎么办葬礼啊?跟人一样吗?你有什么愿望没达成的话,死之前一定要跟我说啊。”

  “……你不能盼我点好?万一我就解开了,万一我就成了那唯一一个飞升成功的呢?你怎么说?”苏有初似笑非笑。

  “那就请你成上神之后罩着我呗。”

  “你不要脸的吗?”

  “背靠大树好乘凉,朱雀上神加持,以后修炼都会容易很多,那还要什么脸?”

  “……”

  “不过,”叶归蓁呲了呲牙,“不过要是你死了,我一定给你堆个小土坟,然后在你坟前摆七天流水席,每日请不同的歌舞班子在你坟前表演,第七天宴会散了后鸣鞭以示庆贺,让你死得不安宁。”

  苏有初啧啧称叹:“真是个歹毒的女人,不过我若死了必定是神魂俱灭,恐怕到时也没有安宁一说了。”

  寻常人去世只是散了天地二魂和七魄,留有命魂可转世重生,但是朱雀多出一魂,死亡散魂时,劫魂会连带命魂一并散去,那才是真正的永世不得超生。

  来时惊天动地,去时平静,没有任何他在世间停留过的证据,然后逐渐被放下,被遗忘,这便是朱雀。

  “所以,”叶归蓁说,“你要活下去啊,一定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啊。”

  叶远楼的人从早到晚,一年到头都是一板一眼的态度,她又是个不安分的主儿,因此也没什么能说的上话的朋友,苏有初是她长这么大唯一一个真心相待的朋友,她真是发自内心地不想失去这份珍贵的情谊。

  听了这话,苏有初笑容淡去,“嗯。”他轻声应道。

继续阅读:沈氏思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请君入我相思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