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行神都
其叶2019-09-19 09:122,468

  眼见二人又要吵起来,恰好传来一阵敲门声,是店小二来送餐点了。

  苏有初立刻反应过来回到清扬之中,等店小二将饭菜摆好离开后,他才重又从清扬出来。

  看着满桌的饭食,苏有初撇了撇嘴,满脸不屑,“这些东西你都能吃得下去?”

  叶归蓁夹起一叶青菜,难得心平气和地对苏有初说:“苏有初啊苏有初,我没辟过谷,这饭一顿不吃便饿得慌,你们朱雀什么都不用吃,当然看不上这些,不过你是不是从来都没感受过饱腹的感觉啊?唉,这不吃饱的人生总归是不完整的。”

  苏有初扯了扯嘴角,挨着叶归蓁坐下,讽道:“不用为了你的能吃找借口。”

  叶归蓁嘴里的动作缓了缓然后慢条斯理地将菜咽了下去,“别说了,你这就是嫉妒。”

  “嫉妒?我嫉妒你什么?嫉妒你能吃?”

  叶归蓁一脸“你说的真对”看着苏有初。

  有时候叶归蓁觉得她和苏有初一人一鸟真的好幼稚,一点鸡毛蒜皮的事便能争个不休。两个人打打闹闹许多年也摸清楚了彼此的脾性。

  苏有初虽然只是朱雀的灵体,但是高贵傲娇易炸毛的性子却是与生俱来的,而叶归蓁性子活泼,虽出身世家却非常平易近人,最是看不惯苏有初平日里高高在上,高人一等的样子。

  曾经也有发誓有朝一日要分开,此生不复相见的时候,但终归因为清扬的羁绊,最后也只成为了玩笑而已。

  笑闹完了过几日还要继续笑闹,日复一日,不知不觉,这么多年就过来了。

  叶归蓁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想到这些,她喝了口汤,对苏有初说,“喂,你这身体今天还能撑几个时辰?”

  “不到两个时辰,你想干什么?”

  “叶家家规,叶氏子弟须亥时入睡,我哥他们最是守时。”

  “所以?”

  “你先回清扬,然后我们今晚亥时过后偷偷出去玩吧。”

  “你哥……”

  “我们明天卯时前回来就行了。”

  看来是早有预谋,苏有初还能说什么?

  亥时三刻。

  客栈二楼房间临街一面的窗户被悄悄打开,一个毛茸茸的脑袋慢慢探出,四下观察片刻后,脑袋的主人灵活地从窗户中钻出,动作熟练仿佛做过很多次。

  叶归蓁落地又向远处小跑几步后,拍了拍佩在腰上的清扬,“出来了。”

  话音刚落,清扬红光闪现,苏有初便出现在她面前。

  “叶归蓁,我真是越来越佩服你的勇气了,你大哥和你二哥还有那个叶传现在都在客栈里呢,你就这么偷溜出来,你二哥还好说,若是被你大哥知道了,你又不怕被罚了是吗?”苏有初一出来便扬着扇子讽道。

  “都跟你说我们卯时之前回就行了,你现在要么闭嘴,要么滚回清扬,你选吧。”叶归蓁不冷不热地说。白日里两个哥哥盯她盯得紧,她都没好好逛过神都,好不容易逮到机会怎能轻易放弃。

  苏有初也想玩,他打开折扇半掩面,难得地乖乖闭嘴了。

  叶归蓁从怀中摸出一张纸,展开是一张粗糙的地图,神都的夜市远近闻名,但距离他们下榻的客栈有一段距离,这地图便是她央到客房收餐具的小二画的,所指地点正是夜市所在。

  默记了几遍线路后,叶归蓁带着苏有初朝夜市走去。

  路上,叶归蓁突然说:“苏有初,我一直有个事特想问你,你说你那么懒,为什么老是费尽心思地逮机会嘲讽我?”

  苏有初当即答道:“当然是因为你欠嘲啊,还能是因为什么?看上你了吗?还有,咱能有点良心吗?这么多年,费尽心思逮机会嘲讽的人到底是谁?这话说也能说出口,你心不痛吗?”

  叶归蓁闻言翻了个白眼,再没答理他。

  在大大小小的巷子里穿梭了约莫一个时辰,眼看这路越走灯火越少,苏有初停下质问道:“叶归蓁,你别是被人坑了吧,本君难得勤快些,跟你走了这大半夜才到了这么个鬼地方,你看这儿哪有点夜市的样子?”

  叶归蓁也正觉得奇怪,他们走了将近一个时辰,按理说早应该到了才是。想着,她从怀里拿出地图又仔细地看了看。

  苏有初也凑近了看那张地图,看了一眼,他便冷笑道:“这地图上连个方位都没标,你是如何判断东西南北的?”

  “……直觉。”

  “……”

  “我刚刚就想问,你为什么不御剑?”

  “……你灵力不够不能飞,我又带不动你。”

  “我可以先回清扬。”

  “那样你就看不到路上的景色了,万一又遇上什么好玩的,你也玩不到了。”

  两人又不知绕了多久,终于在一处死胡同里停下。

  “……”

  “……”

  沉默了一会儿,苏有初说:“叶归蓁你好样的,你真是一次又一次刷新我对你的认知,现在我们做什么?看月亮吗?”

  叶归蓁配合地往天上看了看,然后惊叹,“是啊,请你看月亮,你看那月亮多好看!”

  苏有初顺着叶归蓁的目光看去,今夜月圆,月光皎洁,泛着幽蓝的荧光,轻柔似流水一般静谧美好,斜斜洒下的月光如纺纱一般浮在胡同的地上,清风微拂,缓缓吹动二人的衣袂。

  月光下,女子一身束袖黑衣,因还未行及笄之礼,故以发带束发,非倾城之姿却也有种说不出来的美丽,如同泉水缓缓浸入人心,她的嘴角微扬,看起来心情很好。

  身旁的男子仍旧是一身妖艳的红色,黑发未束随意散在身后,苍白的面容如手上的素色折扇一般,他凤眸偷偷看着身边的人,不知怎得竟有些挪不开眼。

  苏有初看着叶归蓁的侧颜心里突然有点难过,没来由地想要抱抱叶归蓁。他刚动了动手指便立刻回过神来,随即慌乱地摇了摇扇子掩下内心的波澜。

  “我时间不多了。”苏有初清了清嗓子,突然说道。

  “嗯?”叶归蓁先是没反应过来,然后脸色慢慢紧张起来,“什么意思?你要死了?”

  关于苏有初灵力恢复的事情,叶归蓁从来没有问过他,只知道禁制难解,要耗时许久,某些禁制更是会一点一点耗尽被禁锢的人的生命,此时突然听苏有初说他时间不多了,难免会往不好的方面想。

  苏有初见叶归蓁紧张的神色,哑然一笑,遂又恢复他平日的模样道:“你想什么呢?你才要死了,是我维持实体的时间不多了,马上就要回清扬了,要去夜市的话赶紧,本君还能陪你走一会儿。”

  叶归蓁暗暗放下心来,面上却不甚在意地道:“我就说,炸毛畜生怎么会那么容易死。”

  苏有初咬了咬牙,“叶归蓁,你走不走?”

  “走走走。”

  他们转身刚迈出一步就看见一黑影隐隐闪过,同时空气中散开一阵淡淡的血腥气息。

继续阅读:别样有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请君入我相思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