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样有初
其叶2019-09-19 14:422,464

  叶归蓁敛了笑容,向前行了几步想要追上去,又忽地发觉不对劲,苏有初没跟上来,她停下回头看了苏有初一眼,不料对方正盯着手里的扇子走神,站在原地没有要走的意思。

  她上前二话不说便夺下了苏有初的折扇,“别看了,一把扇子有什么好看的?那东西都跑没影了。”

  叶归蓁自顾自地说着,边说边把玩着那把折扇,霎时,原本洁白的扇面上浮现了鲜血一样的红斑,慢慢地,那些红斑竟然各自化形变成了一片又一片脉络清晰的叶子,叶脉处仿佛还有液体流动,像是真正的血液在叶中流淌。

  叶归蓁被吓了一跳,不知所措地看着苏有初。

  天边原本幽蓝的月色慢慢染上血红,而扇子的主人苏有初面容被大片阴影遮住,他周身隐隐有黑气流出,红衣的颜色仿佛也暗沉了许多,像是原本鲜活的血液终于凝结聚在了一起。

  叶归蓁觉得事情有些不太对劲,她从未见过苏有初这般模样,那些黑气的阴邪气息很重,竟让她有种窒息的感觉,她抿了抿唇,一手拿着折扇,另一手则攥紧了清扬。

  “苏,苏有初?”叶归蓁试探地唤了他一声。

  苏有初听声慢慢抬起了头,他乌黑的眼睛早已变得猩红,黑气越来越浓,衬得他原本白皙的皮肤更加苍白,他盯着叶归蓁,嘴角微微上扬,显得有几分残忍。

  叶归蓁看着苏有初,心底发寒,她微微向后退了一步想要远离他。

  不料叶归蓁刚有动作,苏有初却快她一步移动到她的面前,手慢慢抚上了她的脖颈。

  “苏、苏有初!你、你疯了吗?”苏有初冰凉的手碰到叶归蓁的脖子时,叶归蓁的脸色变得煞白,下意识地想要逃离,却挪不开脚,整个人如坠寒潭,她清晰地感受到了来自苏有初身上的寒气和邪气。

  她刚想拔剑,苏有初便一个手势压制住了清扬,而清扬嗡鸣了一阵后再无声音。

  叶归蓁见状瞪大了眼睛,“你……”清扬认主后便只有叶归蓁一人能控制得了它,但若是灵体状态的苏有初寄身于清扬之中,他充当清扬的剑灵自然也可以调动清扬,但显然,眼前的这个苏有初走出了清扬,是实体,根本不能够控制清扬。

  “你的禁制解除了?”听说朱雀强到一定程度后,可在一定时间内控制灵物,叶归蓁知道苏有初原来很强,所以她对此只能想到这一种解释方法。

  “找到了。”苏有初没有回答,他的声音悠悠,像是在叶归蓁耳边呵气一样,令叶归蓁毛骨悚然。

  “你找到什么了?”叶归蓁知道此时的苏有初根本不是他认识的那个苏有初,若是跟这个苏有初发生冲突,最后死的只会是她,她努力地想使自己镇定下来,“我不就拿了你一把扇子,还给你就是了,至于动手吗?”说着她将手抬高,将折扇递给苏有初。

  苏有初却一直盯着叶归蓁丝毫不理会那把折扇,自言自语道:“不对,你不是她。”

  “什么我啊她的,你在说什么?”叶归蓁问道。

  不料她话音刚落,苏有初便一手掐住了她的脖颈,他微笑,笑容中满是懒散和玩世不恭,可是叶归蓁偏偏感受到了一种阴寒的嗜血气息。

  “苏、苏有初、你、你放、放手……”感受到苏有初的手越收越紧,叶归蓁眼前开始一点点发黑,双手无力,清扬和纸扇双双落地。

  苏有初漫不经心地看了清扬一眼,怔了一瞬,他微微松开叶归蓁脖颈上的手,而后幽幽道:“是本君眼拙了,竟没看出这是清扬,一介凡人,修为不高却手持仙器,不如跟本君说说,你跟她是什么关系?”

  窒息感有所缓解,叶归蓁还有些发懵,“她?她是谁啊?”

  “她……已经死了……”苏有初盯着叶归蓁的脸,仿佛在看另一个人,眼中充满着悲伤与……恨意。

  话罢,他的身体开始虚化,叶归蓁蓦地一阵轻松,双腿一软,跌坐在地。

  “清扬禁制?”苏有初看了看虚化至灵体的手,复又看了看叶归蓁,喃喃道:“原来你恨我至斯吗?”

  原本沉寂的清扬散出一阵光芒,苏有初和那把诡异的纸扇顷刻便消失在了原地。

  寂寂月色,一人一剑,无作他声。

  叶归蓁醒来的时候,天已微有亮光,她躺在昨夜的那方胡同里,身边只有一把清扬。

  她坐起身来按了按额角,然后仔细回想了一下昨夜不正常的苏有初。

  不知是什么原因,昨晚的苏有初跟换了个人似的,不仅不认识她,甚至好像把她当成了另外一个人。

  “她是谁啊……”叶归蓁思索着。

  按苏有初的来历想的话,这个“她”很有可能是清扬之前的主人,也许就是把苏有初封印在清扬禁制中的人。

  “不过那少说都已经是几百年前的事了吧。”叶归蓁敲打着还有些昏沉的头。

  叶家内部有传言,真假暂且不论,只是说这清扬是一仙人赠予叶家先祖的灵宝,赠剑之时留下箴言说,唯有叶家嫡女才能使此剑。

  可偏偏叶家历代嫡系子嗣都是男孩,清扬也因此留在藏宝阁中蒙了尘,直至现任家主夫人诞下叶归蓁,在叶归蓁七岁可以与佩剑结契之时,清扬才得以重现于世。

  “苏有初好歹算是半神,一朝被封印,这么大的事,不应该多多少少都有些记载的吗?可也没听哪本书上说百年前有哪位大神通的仙人封印了他啊……”叶归蓁自言自语道。

  这么想着,叶归蓁脑海中突然又浮现出昨夜陌生的苏有初,回想起他口中的那个“她”和他低喃时的神色。

  “真不爽啊。”叶归蓁叹道。

  “别再想了。”男子沙哑的声音从她身后响起。

  叶归蓁一惊,立刻转头,看到声音的主人,先是松了口气,后又开始紧张起来,她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警惕道:“你是哪个苏有初?”

  苏有初从清扬出来的时候便看到叶归蓁孤零零坐在地上叹气,昨夜的所作所为,他也有几分印象,他趁着间隙瞄了瞄叶归蓁的脖子确认没有他留下的指痕后道:“对不起。”

  叶归蓁听这话立刻从地上弹跳起来,退了两步又在原地徘徊,“对不起?苏有初那只炸毛鸟从来不说对不起的,昨晚那个也不像会说这句话的主儿,这又是哪个?第三个苏有初?”

  苏有初强压下怒火,咬牙道:“臭丫头,本君给你赔礼道歉,你别不识好歹。”

  听了这话叶归蓁才停下徘徊的脚步,“你真是苏有初?”

  “如假包换。”

  “太好了,”叶归蓁长舒一口气,“是你啊。”

  静默了良久,隐隐能听到有走街串巷的小贩买卖的声音,叶归蓁道:“天色渐明,我们得在卯时前赶回客栈才行。”

  她刚迈出一步,身后苏有初便拽住她的手。

继续阅读:奈何朱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请君入我相思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