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制削弱
其叶2019-11-08 15:012,805

  叶归蓁再次醒来时,她已经重新回到她在叶家厢房的房间。

  她缓了缓神,挣扎着起身,身上还是很疼,她能感受到身上缠着的纱布,脸上也传来一阵阵麻木。

  “醒了。”身边有人道,“公子放心,叶三小姐只需再稍作修养几日就没事了。”

  叶归蓁仔细想了一会儿才认出这是阮令仪的声音。

  “多谢。”叶潆泓依旧冷冷淡淡的声音,想了想又加了句,“舍妹伤愈后定会带她登门道谢。”

  “不必,此乃医者本分,”阮令仪一身湖水绿的衣裙,带着白色面纱,她又回头对叶归蓁嘱咐道:“这几日莫动真气也不要动武,不出半月便能康复。”

  叶归蓁点头应下,她现在稍微一运真气,五脏六腑就是火灼的痛,这种情况下,她跟人动武的话绝对是被吊打的那一方。

  送走阮令仪后,叶归蓁迫不及待地向叶潆泓询问有关那只槐树精的事。

  “来历不明。”叶潆泓只给出了这四个字的回答。

  “不明?”叶归蓁满脸不信,“楚家那边也不知道那只怪物从哪儿来吗?”

  叶潆泓摇摇头,“正在调查。”

  叶归蓁不再说话,自己想了一会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索性就不再想了,她转了话题,问叶潆泓道,“那大哥,是你救了我吗?”那个声音仿佛还在耳畔盘旋。

  叶潆泓默了片刻,“不是。”

  “那是谁?楚家人?”叶归蓁猜测,“也是,他们够呛能找着你们。”

  “不是。”

  “……?”

  “是云溪邹家的小公子。”叶潆泓淡淡道。

  “云溪邹家的小公子?”叶归蓁想了想,可印象里根本没这个人,“谁啊?”

  “不知。”

  “哦,”叶归蓁自言自语道,“看来此人真是修为了得,不在你之下啊,可要好好谢谢他才行。”

  叶潆泓点点头,“改日我与你一起拜见。”

  “对了,那头怪物不是捉了好些人吗?那些人怎么样了?”看阮令仪好端端地来给自己看病,叶归蓁觉得应该问题不大。

  “无事。”

  “那便好。”得到确认,叶归蓁舒了口气但心下又不免觉得奇怪,她不过与那怪物打斗了片刻便伤得如此严重,可那些被捉住的人却还好好活着,自己气运真差成这样?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大部分时间都是叶归蓁在说叶潆泓听,叶归蓁原来不会跟她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大哥说太多,但是看叶潆泓一直没露出什么不耐烦的表情,叶归蓁倒是一直说了下去,终于在很长时间后,看叶归蓁有了疲惫的迹象,叶潆泓出声打断了叶归蓁的话,让叶归蓁好好休息后便离开了。

  叶归蓁原本少许的困意在叶潆泓离开后突然烟消云散。

  她也不知自己睡了多久,按这伤情算的话估计没个四五天是醒不过来的。

  对了,苏有初呢?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她猛地起身,扯到伤口呲牙咧嘴地轻嚎了一声,痛楚减缓后,她拿起放在架上的清扬,“苏有初……”

  “……”

  “苏有初,苏有初!苏有初苏有初苏有初苏有初苏有初苏有初!”

  她一个人喊了许久,奈何无论叶归蓁怎么喊,清扬一点反应都没有。

  “……”叶归蓁有些慌,她觉得苏有初可能是趁她昏迷时解开清扬禁制不告而别了。

  他原本就在很努力地解这禁制,这段时间没她打扰,这禁制解起来应该还要比寻常快上许多……

  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她鼻子有点酸,心里空落落的。

  “干什么?”一个不耐烦的声音从清扬传来,末了还打个哈欠表示他很困,刚刚在睡觉。

  他还在啊。

  叶归蓁立刻收了收情绪,神情自若,“没什么,就是叫你出来透透风。”

  “……不用。”苏有初答。

  叶归蓁感觉今天苏有初的态度有点冷漠,说话都硬梆梆的。

  叶归蓁不说话,苏有初也不说话。

  “我这几天将禁制解到最后几层了,”苏有初打破沉默,略略改了改态度,“好好养伤,没事别喊我。”

  苏有初有多想离开这个禁制,叶归蓁是知道的,她点点头,忽又想起来苏有初在清扬中看不见,“哦。”她闷声道。

  叶归蓁抿着唇将清扬重新放回架子上,转身回了床榻,躺下,闭眼,休息。

  苏有初知道清扬跟叶归蓁结了契,叶归蓁能唤醒暂时充当剑灵的他有情可原。可是为什么?苏有初在清扬禁制中看着比以往透明脆弱许多的禁制阵线,面露不解,禁制比以往弱了许多,甚至能说是不堪一击,这几天他已经解了几十层不止,有些小阵他只是稍稍动了动手便自动解开了,这与他从前为了解哪怕半层禁制都要费尽心思的情况简直大相径庭。

  他隐隐约约觉得这禁制被削弱可能跟叶归蓁此次负伤有关,但为什么是这个女人?仅仅是因为她是清扬的契约主人吗?但这契约结得未免也太深了些,有些难以置信。

  或者他还有什么事是没注意到的吗?

  苏有初一直没想出什么合理的说法,当下也不再去想,继续开始解禁,他为了那个女人费了不少灵力,补回这些灵力还要时间,禁制削弱不知会持续多长时间,他必须抓紧才行。

  楚家议事堂这几日各世家的人进进出出,一直没消停过。

  已经六天了,他们对那只突然冒出来的槐树精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楚家主听说围猎场地里出现了即将半仙的大妖怪,还伤了许多世家子弟,甚至重伤叶家那位最宝贝的嫡女,当下震怒,下令彻查此事,他同楚家众长老和其他大小世家的家主们以及当时未去参加围猎的叶潆泓等小辈人一直在议事堂议事,内容自然便是那只槐树精的问题还并上楚家主的道歉。

  办围猎办出了事故,虽未伤及人命却让不少世家的心头宝受了伤,楚家自然灰头土脸,相反的,云溪邹家倒是一时间风光无限,邹家主的小儿子不仅从那只大精怪的手中救下叶家的嫡女,还直接将它斩杀,这可是在六大世家前赚足了脸面,这许多天以来他见谁都是带着笑的。

  那邹家主甚至在想,或许这是他们邹家跻身大世家之列的好机会,心里正暗自兴奋着。

  看着那位邹家主笑意盈盈地坐在位子上,沈思文嘀咕道:“自家儿子还没醒呢,自己就笑这么开心。”

  想了想,他又问叶潆泓道:“喂,潆泓兄,说实话,你家小妹真的是那个叫邹志恒的人救下来的吗?”

  不怪他会有此怀疑,毕竟那将近半仙级别的精怪,他想打还要掂量片刻,哪能跟他们传的那样说斩杀就斩杀,此人若是楚柏舟他还能信上一信,那个长得看起来比女子还要弱上几分,连开光境都没到的小公子从半仙底下抢人,居然还成功了,这让一向被称作天才的他接受不了。

  “亲眼所见,绝无虚假。”叶潆泓不理会身边的沈思文反而看着邹家主道。

  当时他接到消息说自家妹妹被一只即将半仙的精怪攻击,他未禀告父亲便直奔那去,本想着叶归蓁凶多吉少,但当他赶到时,一个柔弱的锦衣少年将倒在地上的妹妹护在身后,远远望去那少年甚至还没有那只妖怪的枝叶大,可他手持清扬,仅一剑便将那个巨大的怪物拦腰斩断。

  他回头,火光冲天,那只槐树精在顷刻灰飞烟灭。

  他弯腰将地上的叶归蓁拦腰抱起,不知说了句什么,然后一抬眼他便看到了远处的叶潆泓。

  他一步一步朝叶潆泓的方向走来,小心翼翼地将叶归蓁交给他。

  他只说:“替我隐瞒,照顾好她。”

  叶潆泓想着,抿了一口茶。

  那人虽然有着与邹志恒一模一样的容貌,但凭那气势,他也绝不会是什么邹志恒,而他也的确不认识那人。

  那个人有一双血红的眼眸。

  他觉得那应该不是凡人。

  看他不像是心怀不轨之人,既然他救了自家妹妹那就算是叶家欠了他天大的人情,他要隐瞒,定然是有什么难言之隐,那便替他隐瞒就是了。

  只是……他救归蓁,究竟是无心还是有意……叶潆泓微微拧眉。

继续阅读:摄魂融灵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请君入我相思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