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雀玉佩
其叶2020-01-18 19:592,769

  叶归蓁现在满腹疑惑需要解决,她从未如此急切地想要见到苏有初,可她刚拿起清扬就想起苏有初说这几日他要解禁制,让她不要去烦他。

  叶归蓁抿了抿唇还是把剑放下了,她和衣重新躺回床上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也不知道那只傲慢的朱雀禁制解得怎么样了,如果他要离开的话我应该说点什么呢……叶归蓁翻了个身,眨眨干涩的眼睛,祝你幸福?祝你快乐?祝你历劫顺利?祝你好好活着?

  这么想着,在伤药的作用下,叶归蓁再次沉沉睡去。

  在她睡去没多久,清扬红光一闪,苏有初出现在床边。

  苏有初像是换了一个人。

  他的左眼已经染上血色,沾染了血气,然而右眼仍如黑曜石一般黑得发亮,他还是一身红衣,只是那身衣裳变得更加暗沉,仿佛是早已干涸了的血迹,他的脸总是那般苍白无色,只是他的左眼下多出一颗鲜红的泪痣,让他看起来更为邪气。

  趁着叶归蓁身体虚弱,他已经将清扬禁制解得差不多了,只是还有最后一层他尝试了许多方法都没有用,苏有初觉得解这最后一层禁制的方法还是在叶归蓁身上,但究竟如何做,他还没有头绪。

  苏有初展开修长的双手,仔细端详了一阵,尽管这最后一层禁制封了他近四成的力量,但他这几日的成果让他的灵力恢复了大半,他估计他起码已经恢复到半仙往上的实力了,可以以实体的形态在清扬外自由行动将近八个时辰。

  苏有初坐在床沿,用眼光细细描摹叶归蓁的轮廓,他预感这最后一层清扬禁制马上就会解开,而他也很快就要与这个女人分开了,当然,他也可以选择不走,继续留在她身边,但他还有最后一道天劫悬在头上不知何时会降下,也不知这道最强的天劫是否会波及他身边的人,他不能做这种没有任何把握的事情。

  然而他心底更多的是赴死的决绝,他原本就不对这道飞升上神的劫难抱有丝毫希望,他不过是想给自己这漫漫千百年的生命做一个完美的了结,他不想让她看到他死亡时的痛苦惨状,他希望他在她的心里永远都是她认识的样子。

  “叶归蓁……”他低声唤她。

  良久,他低低叹了一声,手掌上翻幻化出一块带着丝丝血红,雕刻着朱雀模样的白玉轻轻系在叶归蓁的腰间,他抬手替她理了理杂乱的发,又拈起几根发丝微停片刻,开始发愣。

  不知为何,他对这个动作有种分外熟悉的感觉,仿佛已经做了许多次了。

  紧接着,一些零零散散的片段断断续续地在他的脑海中闪现。

  少女蓝色轻纱白衣裙,散下的头发正随风轻扬,无拘无束,头戴白色荼蘼花点缀的花环,站在山谷姹紫嫣红的花间,仿佛一颗坠落尘世的星。

  然后那山谷在顷刻间土崩瓦解,那个少女也随着那片花海一同陷于深渊。

  他惊醒,缩手放开了叶归蓁的发丝,起身重新回了清扬,他还需要时间去重新熟悉这些他已经收回的原本就属于他的力量。

  夕阳西下,夜色降临,叶归蓁终于悠悠转醒。

  她有点饿,于是起身准备找点吃的,她刚挣扎着站起来便感觉腰间有些沉,低头一看,一只带着血色的玉在她的白衣之中异常显眼。

  她从来不会在身上佩戴像玉佩这种装饰物,因为她整天出去跟妖精斗智斗勇很有可能一个不小心就把一些名贵材质的装饰物毁了,她会觉得特心疼。

  她取下玉佩,看到玉佩上的朱雀图案,当下便知道了这玉佩的来历,她回头看着安稳置于架上的清扬,先是一阵开心,而后又莫名失落起来。

  她从行李中翻出一根红色发带,穿过玉佩,将它系在了脖子上,妥帖地放在衣中。

  感受着清凉的玉慢慢变得温暖,她的眉间最终还是染上了几分笑意。

  议事堂的人得知邹家的小公子痴傻甚至阮令仪都束手无策时几乎都暗暗松了口气,没了邹志恒这个诡异的变数,邹家还是那个邹家,一时间是不可能从一个小世家一跃而成一个大世家的。

  然有一人例外。

  叶怀靖在一旁边听着叶潆泓说邹志恒的情况,一边皱着眉头负手而立。

  “阮小姐说眼下她也没什么法子,让邹家主另寻高明。”

  叶怀靖叹了口气,“邹公子成了如今的模样跟我们叶家可脱不了关系。”

  “父亲宽心,或许真如阮小姐所说,能找到奇人异士可救治邹公子也说不定。”

  “你速速发信蓬莱让五长老派人去寻能治疗这种奇异症状的能人,再问问邹家那边还有什么需要,药材丹药,只要他们需要,我们有的都可以给他们,不管如何,我们都要负责啊。”

  “是。”

  邹家厢房。

  邹志恒双目无神地靠着枕头坐在床上,一口一口吃下婢女喂的食物,末了,他摇摇头表示吃不下了,婢女随即收起餐饭并将邹志恒妥帖地安置好才退下。

  叶潆泓坐在邹家主身边默不作声地看着,他感受到了一丝异样。

  邹志恒好像没有上次见他时那般痴傻了,他现在顶多是算得上麻木无神,根本算不上疯癫痴傻。

  “令郎这是……”叶潆泓犹豫着,一时间找不出恰当的说辞。

  “不瞒叶公子,小儿昨日……之后便成了如此模样,我想以此下去,或许小儿有望恢复正常啊。”邹家主欣喜道。

  看着邹家主的欢悦不似作假,叶潆泓只好道:“那先提前恭喜邹家主了,我们也希望邹公子早日康复,如有什么需要还请邹家主但说无妨。”

  “这是自然,”邹家主拱手。

  叶潆泓听此后也觉得没什么可说的了,于是起身行礼:“那晚辈先告辞了,请您留步。”

  话是如此,可邹家主还是起身道:“还是要感谢叶家对小儿尽心啊。”

  叶潆泓一言不发再次行礼后便离开了。

  回叶家厢房的路上,叶潆泓脑海中还是一直浮现方才邹志恒的模样,那看似是痴傻症慢慢好转的迹象,可是,他总觉得邹志恒有什么地方不对劲,那抹异样总是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但他又找不出什么所以然只能将奇怪的感觉压下去,只道是自己想多了。

  众人陆陆续续离开,邹家厢房中只剩邹志恒一人,他缓缓睁开了眼睛,从床上坐起。

  他抬起胳膊转了几转,嫌弃道:“啧,才过去多少年,这邹家人身子板怎么越来越弱了。”

  “你终于肯现身了。”邹家主从暗处走出。

  床上的人仿佛吓了一跳:“你故意找本座出来的?没想到啊,这邹家还真一直把融灵阵传下来了……”啧啧称奇的同时又语带深深的讽刺。

  邹家主只是冷笑。

  邹家祖上传下的融灵阵法不仅仅是一个阵法这么简单,美其名曰是保魂魄不散,但事实上这是一场献祭,被献祭的人必须是邹家嫡系,而接受献祭的则是一个来历神秘的妖,他靠吞噬活人的魂魄维持活体,否则只能陷入沉睡。

  只是这融灵阵早就被列为邹家禁术,不许再用,没想到邹家家主竟用得纯熟。

  那人轻佻道:“果然当年选你们邹家是正确的,邹家人真是多少年如一日的狠。”

  邹家主不置可否:“听说你吞噬掉活人的魂魄需要很长时间,在这期间我希望你能帮我做件事情。”

  “跟本座谈交易?”

  “你若不答应,我便就此收阵,哪怕让我儿就此魂飞魄散,也断不会便宜了你。”邹家主威胁。

  “啧啧,这邹家家主还真是比以往硬气了不少,也罢,说来听听,你想要本座做什么?”

  邹家主闻言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

继续阅读:青青小灵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请君入我相思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