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女令仪
其叶2019-09-27 09:312,484

  叶归蓁一行人到达楚庄的地界,向守门的弟子出示通行请柬后便施了术法直奔悠山台。

  悠山台上已经聚集了许多世家的公子小姐,熟识的便在一处高谈阔论,初相见的便双双行了揖礼便算是认识了。

  位列六世家的沈氏和叶氏的几位同时到场更是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心内想法不一:有小姐们赞叹三位公子仪表堂堂,就连身边的随从也甚是不凡;有公子们盯着叶归蓁发呆,道从未见过这般样貌的女子,因着三位公子在她身边,倒也按捺住了念头;还有别人想得深刻些,比如沈叶两家的关系,自家的地位,自家分别与这两家关系如何等等。

  众人相互寒暄了一阵后才有人出声问道:“这位姑娘面生得很,不知是哪家小姐,不知可否请几位介绍一番啊?”

  叶潆泓不愿说话,沈思文是外人,叶传地位不够,介绍一事只能落在叶澄泓身上,他佯装恍然大悟的样子抱歉道:“是了,方才便想向众位介绍,不知不觉便搁下了,谢过提醒。这是舍妹,叶家嫡女,名唤归蓁,初出蓬莱还不懂人情世故,若有什么地方得罪诸位,还请诸位大人大量,莫要见怪。”

  众人纷纷笑应是。

  面上虽这般应道,实际他们不会也不敢对叶归蓁有什么意见,只因为她叶家嫡女的身份摆在那里。

  虽说这几年无甚灾事,除了几大世家,也有几个小世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崛起,隐隐有赶超六世家之末的趋势,但是这六大世家毕竟根基深厚,家族门派同根同源,底蕴摆在那里,所以还没什么世家想要找六大世家的麻烦,何况这些大世家平日里最是护短,尤其是那些上了年纪的长老对小辈更是看重,再加上大世家的子女大多是自家门派的内门弟子,修为甩了同龄人不止一条街,甚至如楚庄小天才楚柏舟那样能打败门派长老的人,六大世家中虽不算多但也不少,于是更没人想去找六大世家后生的麻烦。

  这些叶归蓁自然也是知道的,于是她当下只是笑了笑,并未多说什么。

  毕竟以她的修为在六大世家的同龄人中只能算是末流,她甚至连叶传都打不过,否则便不会每次都被他捉回去了。

  不知是否因为她跟苏有初在一起待久了,她对修炼一事已经不像小时候那般热衷了,这些年在蓬莱玩玩闹闹地修炼只求一个自在,倒也没想过有什么大飞跃,当她沿途听说楚庄某公子已至心动巅峰将达金丹境界,沈宗某公子前几日又打败了某修为高深的长老时才觉得有些许羞愧。

  她现在可能连外门最强弟子的修为都比不上。

  叶氏叶远楼的修炼方法与其他宗派不同,他们讲究修心为上,练气辅之,进而修真。因此修习叶氏心法需得守静持中,严律己心,而叶归蓁的性子根本不符合叶氏心法的要求,故而这么多年也没什么大进步。幸而父母、族中长老和门派长老对她不像对她大哥一般严格,看她是叶家第一个嫡女,管教无果也就任她去了。

  各自又说了一阵话后,直到楚庄的弟子提醒该入席了,众人这才各自在弟子的带领下找到席位坐下。

  围猎多年,有些规矩在不知不觉中形成,比如会面礼时的席位安排六世家家主位列上首,其次是其他世家的家主或者代表家主的人,再次是各位世家的公子小姐左右分席,相对而坐。

  因为会面礼要等到世家的长辈们入席才能开始,所以大多数的小辈们在各自的席位上三三两两地说笑,唯有叶家的几位正襟危坐,连叶归蓁都直着腰板,十分端庄。

  毕竟她的对面便是她的两位兄长。

  在微笑打发走第十二位想要同她攀谈的小姐后,叶归蓁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这样下去,她可能要被那些姑娘拒之门外了。

  叶远楼内外门以男弟子居多,也听说是有女弟子的,只是叶归蓁不愿待在叶远楼里,经常往外跑所以从来没见过。同时,不知何故,蓬莱已经十几年未曾举行像围猎这种世家聚首的活动了,她十五年从未踏出过蓬莱,蓬莱外的人嫌蓬莱偏远也很少来蓬莱,这就导致了叶归蓁很少能一次性见到这么多年龄相仿的女孩子。

  叶归蓁从前看话本子时便很羡慕那些大家闺秀都有手帕交,而她自小便在男孩堆里长大,年龄相仿,志趣相合的女孩还没见过,更别说拥有一个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了。

  她也想像话本里说的那样有一个知心的朋友,互倾秘密,互相保护。

  她们一定在说我跟大哥不愧是同胞兄妹,连性子都一样之类的话吧。叶归蓁感受到那些姑娘投来的视线,心想。

  这时,许久不做声的苏有初言道:“这就是围猎?”语带不屑和不可思议。

  “还没开始呢,这才是会面礼。”叶归蓁传言道。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听着苏有初不可一世、极度嫌弃的语气,叶归蓁原本的假笑也生动起来,不过二人都是密音交流,所以她周围的小姐们都好奇她在开心什么,但因着叶归蓁方才出尘的姿态,就是没有人愿意上前询问。

  不止她身边的世家小姐,就连她对面的兄长都有些奇怪自家妹妹莫名笑得开心,但看她还算端庄守礼,倒也没有干涉。

  少顷,一阵银铃的声音传来,伴着丝丝药香,缓缓地,一个面戴白纱的蓝衣女子踏上悠山台,略略一顿后走向女席。

  “是阮门的阮大小姐阮令仪。”

  叶归蓁还未反应过来这名字怎这般耳熟便听到身后有人一声惊呼,激动道:“我家爷爷就是她配药治好的。”

  “她可温柔了,以前我家小弟撞到了她,她不仅没有责怪还询问那臭小子有没有事,真是人美心善,医术高超。”

  “听说她跟沈家的大公子有婚约,算日子,也该举办及笄礼准备成亲了。”

  “沈家人专情,阮小姐好福气呀。”

  “也算是个好归宿了。”

  叶归蓁这才想起来,这位蓝衣白纱的姑娘正是前不久在客栈听那登徒子提起的未婚妻。

  阮令仪在叶归蓁一旁的席位落座,她感受到了叶归蓁的目光,她微微转头看她坐的席位知她便是那位不出蓬莱,十分神秘的叶家嫡女,于是她朝叶归蓁弯了弯眉眼再轻轻点头示意,便算是打过招呼了。

  叶归蓁连忙也轻轻低头回礼。

  “真的是好温柔的人啊。”叶归蓁用密音向苏有初赞叹道,“真是人如其名,仪态端庄,比我强多了。”

  “你难道不觉得只要是个女的都比你强上几分吗?”苏有初嘲讽,“这有什么可惊喜的?”

  叶归蓁知道苏有初一找到机会就要讽她一顿,于是也不理会他,自顾自说道:“她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温茶一样,不过分浓烈也不太过寡淡,特别舒坦。”

  “……”就是那杯那么难喝的水?苏有初想起在客栈时曾浅尝一口的清茶滋味。

  “听说阮门的嫡系女子从小戴面纱遮面,能摘下面纱的除了自己和父母,就只有将来的夫君了,成亲时要夫君亲手将面纱摘下才真正算是礼成。”

  “……”这都是些什么麻烦的规矩。

  “真是棵好白菜被猪拱了。”

  “……”这么俗的比喻真是颇有其风格。

继续阅读:温柔冷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请君入我相思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