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若风起
其叶2020-01-14 20:182,467

  “叶家好容易得个女儿,你惦记得倒快。”沈家家主沈明祖毫不客气地嘲道。

  这几年楚家和沈家的关系很微妙,向上数去,两家在很久之前也是有姻亲联系的,这几年关系淡了许多,虽不是太差,但总归是比不上前几年亲密了,再加上楚家的门派楚庄发展十分迅速,抢了沈宗的许多资源,导致沈宗每年新收弟子越来越少,门派规模也大幅缩水,沈楚两家隐隐有结梁子的意思。

  “怎么?沈家主也想掺和?沈家已经与阮家结亲,你是想让叶家姑娘当令郎的妾,还是想将她说给你们沈家哪个旁门左支?”楚凌反击。

  叶归蓁是叶家嫡女,要娶,也应该是大世家的嫡系三媒六聘,明媒正娶回家做正妻。楚凌不信叶怀靖舍得把唯一的女儿下嫁给不入流的世家,江陵南家唯一的嫡子与江宁陆家的嫡女订了亲,而南家与阮家达适婚年龄的只有女儿且都许了人,而放眼这六大世家,只有他们楚家能与叶家嫡女结亲。

  他早就算好了。

  楚凌这话分明就是在刺激沈明祖,刺激叶怀靖。

  眼看气氛不对,两大家主有争吵的势头,一众人争论也有些嘈杂,叶怀靖轻咳一声发话了。

  “感谢二位厚爱,”叶怀靖道,“只是小女刚至及笄之年,自小又娇纵得很,主要还是看她喜欢,我也做不了主,更何况小儿还未行婚配,我和贱内又都不舍得唯一的女儿这么早嫁人,此事急不得,以后再谈如何?”

  娇纵?世家的公子们想起刚刚叶归蓁与阮令仪的对话,觉得好像是有一点,而后又想起方才她不差分毫的拜礼,“娇纵”一词又好像过于严重了。

  姑娘的父亲都这么说了,他们今天再吵也吵不出结果,于是刚刚还相互讽刺的家主此时也已经乐呵呵地各自回席位坐着了。

  叶归蓁终于松了一口气,满目佩服地看着叶怀靖。

  只是叶怀靖没理她。

  清扬里的苏有初将这一切听得一清二楚,他不满道:“怎么还真有人把主意打到你身上。”

  “世家的水太深了,我的亲事我自己都听得心惊胆战,以后这种宴会咱能不来就不来,要不咱参加完这个会面礼就走吧。”叶归蓁密言说。

  “我看行。”苏有初自然赞同。

  叶归蓁低笑,她也只是随便说说,刚谈起亲事,她就搞失踪,这对她,对叶家影响都不好。

  “苏有初,你觉得我以后会嫁给一个什么样的人?”叶归蓁问。

  “……你确定问我?”苏有初好笑地反问。

  “嗯。”叶归蓁应道。

  “那我觉得你嫁不出去。”苏有初诚恳回答。

  “……”

  “你很在意?”苏有初笑问,“你再怎么不济,好歹还有叶家嫡女这层身份在那摆着,怎么可能嫁不出去。”还是那样懒洋洋的语气,但总有种隐约的失落感。

  “……”叶归蓁还是不说话。

  “你若是那么着急想嫁人的话,不如劝你爹应了方才那桩……”

  “苏有初,”叶归蓁打断苏有初的话,闷闷道:“是不是我嫁人了,你就不会继续在我身边了?”

  苏有初倒真没想到叶归蓁会这么问。

  “你想什么呢,这还有清扬禁制拘着我,我倒是想走也走不了啊。”苏有初道。

  “要是禁制解开了,你会离开吗?”叶归蓁追问。

  “……可能吧,你都有夫君了,我在你身边的话也不太好,”苏有初故作轻松道,“不过你放心吧,要是以后你夫君对你不好,三心二意,三妻四妾,不喜欢你了,你告诉我便是,我帮你教训他。”

  他明明还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甚至带着些许笑音,说出来的话没有丝毫的信服力。

  可偏偏,叶归蓁就是深信不疑。

  因为他是苏有初,那个一直陪她,陪了许多年的苏有初。

  她不是没想过有朝一日苏有初涅槃成为上神离开或者他在第四劫灰飞烟灭的话,那时的她会作何反应。

  她轻松道:“说好了,以后你成为上神,可不能忘了这人世还有一苦苦挣扎的朋友等你救她呢。”

  苏有初没接话。

  看自家妹妹没受什么影响,叶潆泓和叶澄泓都微微放了心,毕竟是亲生妹妹,两人都希望她最后能有一个好归宿,方才听着沈楚两位长辈的话,他二人着实替叶归蓁捏了一把汗。

  沈思文一个花花公子别说是已经有了未婚妻,即便没有,他三心二意,拈花惹草的性格自然是做不了叶家的女婿,而那位楚家天才楚柏舟,六大世家的人都知道,那是一个不折不扣修真成痴的人,他平日木讷,仿佛摒弃了七情六欲,遇到修炼之事才显出不同于常人的狂热,这样的人,别说他们不喜欢,就是叶归蓁,想来也不会喜欢的。

  他们的妹妹值得最好的,她要嫁给一个喜欢她的,她喜欢的人。

  只是那时的叶归蓁还不是很清楚什么叫喜欢,不久之后她明白了,可那时她的世界早就在她的不知不觉中变了。

  冗长的会面礼在各人复杂的心思中结束,期间也有人提到沈阮两家和陆南两家的婚事,不过都是一笑而过,未作详谈。

  是夜,叶家厢房。

  叶潆泓和叶澄泓分别向叶怀靖行了一礼。

  “见过叶楼主。”叶归蓁换了一身紫纱轻衣,随着兄长阴阳怪气地行礼道。

  叶怀靖抖了抖眉,“嗯,今日不错,像个大家闺秀的样子,继续……”

  叶归蓁没等叶怀靖的话说完便自顾自地向茶几一侧坐去,也不管叶潆泓板着的脸,“爹,以后这种宴会,我能不来吗?”她一天心惊胆战生怕做错什么动作,今天会面礼宴会上谈婚论嫁的那一段更是把她吓个半死。

  叶怀靖微微叹了口气,知她不愿在宴会上拘着,但因种种原因,又不能任由她肆意妄为,他只能答:“爹尽量替你回绝,不过大宴会推不掉的,必须到场。”

  叶归蓁也不想让自家老爹为难,只能默认妥协。

  等到父亲和妹妹的谈话告一段落,叶潆泓和叶澄泓才讲话。

  叶归蓁看两位兄长一脸严肃,知道他们定然是有重要的事要说,于是非常识趣地退了出去,末了,还贴心地帮他们带上了房门,不放心地在门口徘徊了一阵后才转身回了自己的厢房。

  感受到门外的姑娘离开后,叶澄泓结印做了一个结界笼罩了整个厢房。

  这一切做完后,三人才开始说话。

  “何事?”叶怀靖察觉到事情不简单,皱眉威严道。

  叶潆泓道:“刚刚收到消息,秣陵的两个世家有动作了。”

  叶怀靖细细一想,“你说冯家和柳家?”

  秣陵冯家和秣陵柳家皆是这几年迅速崛起的世家。

  “是,”叶潆泓沉声,面无表情道,“前几天叶远楼的弟子在潇湘城外发现了他们的人马。”

继续阅读:潇湘之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请君入我相思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