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冷漠
其叶2020-01-14 20:182,763

  “听说沈家主特想让阮姑娘做自家儿媳,看来沈家那边是不会主动退婚的,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阮家主动退婚?”想起沈思文在客栈说的话,叶归蓁喃喃自语道。

  清扬里的苏有初听了这话嘴角抽了抽,“你不会想插手这件事吧?”

  “不行吗?这么好的姑娘怎能让那个浪荡公子白白糟蹋?”叶归蓁一副理所当然义不容辞的样子道。

  “万一人家是心甘情愿地嫁给那个浪荡公子呢?”

  “……怎么可能,谁会喜欢那种人?”

  “萝卜白菜,各有所爱,要我说,你就别管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苏有初懒洋洋道。

  “我与阮小姐一见如故,”叶归蓁不理苏有初,反而转身对阮令仪道,“听闻阮小姐与沈家大公子早有婚约?”

  此话一出,身边的世家小姐们都安静了,面面相觑。

  怎么感觉这叶家小姐跟她们想的有点不太一样。

  对面男席的人也纷纷朝这边看来。

  阮令仪仿佛一时没反应过来,看了对面沈思文一眼,他同身边的公子交谈甚欢,没有往这里看,她有些失落,少顷才浅浅笑答道:“是。”

  强行忽略夹杂着不悦的她两位兄长的视线,叶归蓁接着问:“那你喜欢他吗?你心甘情愿嫁给他吗?”

  原本与其他人相谈甚欢的沈思文也不由得看过来,侧耳倾听阮令仪的回答,神情中隐隐有几分期待。

  阮令仪猝不及防被一个刚见面没多久的陌生人问了这样的问题,面纱下的脸慢慢发烫,耳尖也染上了薄薄的一层粉色,出于良好的教养,她缓了一阵还是回答了。

  “多谢叶姑娘关心,婚事自古便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令仪一女子,自然是要听从长辈安排,喜欢……与否,并不重要。”她像是羞于言说“喜欢”二字,“是否心甘情愿,也不甚要紧。”

  “那人浪荡轻浮,同其他男子一般无二,他将来定会三妻四妾,用情不一,趁着现在,你若不喜欢,退了这门亲就是。”

  闻言众人议论纷纷,对面的几位公子脸色也不甚好看。尤其沈思文,他长这么大第一次听人评价他为“与其他男子一般无二”。好歹是沈家大公子,将来继承家主位置的人,怎么就“一般无二”了?

  阮令仪闻言一僵,像是什么秘密突然被人揭发开来。

  好在只是一瞬她便恢复了往日的冷静。

  “无妨。”良久,她温婉道:“何况婚书已然签订,怎能随意违背?”

  叶归蓁觉得阮令仪第一次见她,肯定不会信她的话,况且这沈家人可是出了名的专情,任谁能想到他们家出了沈思文这么个登徒子?

  “可是……”叶归蓁还想再说什么。

  “归蓁,”对面叶澄泓蹙眉,“不得胡言。”有些严厉。

  叶归蓁意识到不妥,暗道自己莽撞了,正要开口道歉,阮令仪说话了。

  “叶姑娘,”阮令仪柔声道,“多谢你的关心,但是姻亲之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本就不是你我小辈能干涉的,而且,喜欢何意?你我都是大家闺秀,这怎能轻易说出口。”

  叶归蓁确实不很明白经常说的,经常看到的喜欢究竟是何含义。

  她也不再说话,重新规矩地坐好,眼观鼻鼻观心,不与任何人交谈,包括苏有初,她甚至连面上假笑的表情也不愿摆出,更不理会周围来自不同方向的视线如何复杂。

  沈思文配不上阮令仪。叶归蓁越发这么觉得。

  “舍妹唐突了,抱歉。”叶澄泓对身旁的沈思文拱手道歉。

  沈思文这会子也不计较刚刚叶归蓁对他的评价,只是摆摆手大度道:“无妨,刚出蓬莱嘛,担待着呢,不过,你这妹子挺有意思啊……”

  闻言,叶潆泓和叶澄泓再一次微不可查地皱眉。

  叶归蓁独自生了好一会儿闷气,神游天外,不知在想什么,直到各家的家主和其他长辈们列次入席后行拜礼时才回神。

  将刚刚的不愉快抛至脑后,叶归蓁学着众人有模有样地行了拜礼,再规规矩矩地坐回去后先是瞄了对席的叶潆泓一眼,然后又仔细思索了自己的动作,确定无半丝不妥才微微松了口气。

  今年的围猎是楚家做主举办,拜礼之后自然也是楚家家主出声主持。

  楚凌先是照以往将场面话说了个遍,赢得阵阵掌声和应好后,他看了一眼叶归蓁,又转身询问叶家主叶怀靖,“那位姑娘看着面生,想必她就是叶贤弟宝贝至极的千金吧。”

  “正是,”叶怀靖不苟言笑,朝叶归蓁道:“还不快过来见过各位长辈。”

  叶归蓁早就预想过这样的场面,毕竟她好歹也是六大世家之一,叶家的嫡女,即使比不上叶氏双璧,楚家公子,沈家公子这些修真天才之流,她资质再平庸也是早晚要为世家所知的。

  被点名后,叶归蓁倒也不惊慌,十分沉稳地起身,身上是叶家特色的白衣叶纹长裙,她缓步走向宴会正中的空地,中规中矩地行礼,“蓬莱叶氏女叶归蓁,见过各位前辈。”

  沈思文惊讶地挑了挑眉,这跟那个在客栈里满身匪气、不识礼数的姑娘真是同一个人?

  世家的长辈皆满意地点了点头,更有人口快道:“礼数周全,气质出众,真不愧是叶家主的千金。”

  “钱宗主过奖了,小女年龄尚浅,礼数仍有不周之处,还请各位多担待些。”叶怀靖平静地说,话虽这么说,但是他却吃惊于叶归蓁的表现,他的女儿这几年在蓬莱是什么德行他再知晓不过,看她礼仪到位,只道是两个儿子从旁督促的结果,叶怀靖将心略略放了放。

  闲说几句后,叶怀靖让叶归蓁归席,于是叶归蓁又熟练地行了一礼转身走回席位,忽略周围的眼神,优雅落座。

  落座前,叶归蓁眼角余光扫了一眼邻席的阮令仪,她微合双眸,微低着头,面纱遮覆看不清她的神情,想来她的表情也不会有什么的大变化吧。

  叶归蓁突然想到了从前在话本里看过的话:温润如玉和温和冷静的人骨子里其实都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他们只是比冷漠的人更会伪装自己罢了。

  一如叶澄泓。

  一如阮令仪。

  叶归蓁端起茶杯,心想。

  目送叶归蓁回到坐席后,楚凌笑道:“叶贤弟,不知归蓁可有许嫁啊?”

  楚凌声音不大,在场人却听得清清楚楚。

  叶家两兄弟对视一眼,齐齐看向叶怀靖。

  沈思文扫了一眼叶归蓁及她身边不出声的阮令仪后也玩味地看向叶怀靖。

  叶潆泓右手边一直没什么存在感的玄衣公子楚柏舟此时也疑惑地看着自家爹。

  就连阮令仪也抬起头看向那些长辈们。

  众人神色各异,唯有叶归蓁平静的放下了手中水已经洒了一半的瓷杯,面容沉静地等叶怀靖的回答。

  叶怀靖道:“楚兄直言便是。”

  楚凌朗声一笑,“我也不瞒你,柏舟那小子再过几个月便达弱冠了,我这当爹的这几年忙于家族门派事务没怎么管他,眼看沈家那小子都有未婚妻了,我这不就想着能给他找个好媳妇照顾他也好。”

  闻此言,叶归蓁目光凌厉地瞪着沈思文。

  姓沈的!

  沈思文表示无辜又无奈,这也是他爹给他定下的亲事,他反抗无效才得了这么个便宜未婚妻,干嘛迁怒他?楚庄主就是客气提他一句,还真当真了?这姑娘可真有意思。

  许多人都屏息等待叶怀靖的回答,毕竟这不仅仅是两个年轻人之间的婚事,还关系着楚叶两家的关系发展,甚至是六大世家的关系变化。

  只是叶怀靖还未答话便有人不满出声了。

继续阅读:状若风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请君入我相思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