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听书
黎颂于歌2019-09-19 15:013,726

  “啪”

  一声醒木传来,只见那说书人定了定神,开口说道:“今日咱们来说一件最近发生的好事,这事呀,拖了十年,现在是终于有了个好结果啰!”

  说书人喝了口水,缓缓道来:

  景和三十二年,京城的萧家发生了一件大事。京城萧家那被家里面宠成珍宝双生花妹妹——萧二小姐被拐走了!

  萧家是百年世家,萧老太爷是先帝的至交好友,也是当今皇上的太傅。萧老太爷和萧老太太伉俪情深,家中的五个儿子全部都由萧老太太所出。萧家立家之时便有祖训:

  家里男丁不许纳妾,不许私养外室。

  男丁娶妻不看身份地位,只看情投意合,看人品。

  家中妻室无出,不能休妻。

  要敬爱妻子。

  而那萧二小姐的父亲,在萧排行第五,上头有四个兄长。萧家男多女少,甚至于近几代都没有女孩子出生。

  为啥单指出萧五爷呢?

  因为萧五爷这一代,他上头四个兄长的嫡妻所出皆是男孩。家里已经有十四个郎君了,萧大夫人生了一对双生子萧大郎君和萧三郎君,而后又有一子萧五郎君;萧二夫人和萧大夫人有孕时间相近,和萧大夫人在同一天产子,刚好在萧三郎君出世之前产下萧二郎君,又过了几年产下三生子,萧十郎君、萧十一郎君和萧十二郎君;萧三夫人进门后没多久就怀了萧四郎君,接连又生了萧六郎君和萧十三郎君;而萧四夫人进门后迟迟不得子,后来萧五夫人进门后帮着调理身子才得了萧八郎君和萧十四郎君;萧五夫人生了萧七郎君和萧九郎君。

  萧老太太见每一个儿媳妇有身子,总是去莲音寺拜佛祈求送子观音送个孙女,可是等到第十四个孙子诞生后,每每见儿子们带着这一大堆的孙子来请安,虽没表现出什么,可在和萧老太爷谈起时,总要遗憾。当年她进门时,婆母也是每当她有身子总是去送子观音庙祈求,希望得一个女娃,可是每每不能如愿。

  而萧老太爷刚得第一个孙子时,虽心里遗憾,但也没表现什么。可看着孙子越来越多,到第十四个孙子出生后,每日见这一大堆孙子来请安,越来越没有耐烦心,随即下令若孙子们能走了,日后就不必请安,直接就去军营呆着。白天若是要读书,就晚上练。可怜那些小郎君刚能走就被送去练马步。

  至萧十四郎君出世后,萧家夫人们就没了动静,老夫人虽面上不说,可是心里急啊,每隔几天就要去莲音寺或者送子观音庙上香,在家里日日给儿媳妇们进补。又过了一年,萧五夫人传出好消息,又有身子了,萧家举家同庆。萧五夫人怀胎十月,萧家夫人们日日都来看望,每每走之前总要摸摸五夫人肚子,一定要得个女娃呀!

  景和二十九年,萧家终于传出好消息,萧五夫人生了女娃,而且是一对双生花。萧家人大喜过望,萧家出门采办的嬷嬷们也都是喜眉笑眼。萧家郎君们自两个小妹妹出生后,每日下学都直奔萧五爷院子里看两个妹子,直等大院里来唤人说晚膳备好方才离开。

  萧老太爷每次跟着老友品茶,三句不离萧家的这对宝贝,每次说着说着都抚掌大笑。萧老太太也是每日都要见见萧家的姐妹花。到双生花满月时,萧老太爷大办酒席,到周岁时又大办了抓阄宴。至此京城各个都知晓这对被萧家人捧在手心里的双生花。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双生花妹妹在三岁跟着萧家郎君们出门逛花灯节之时竟被拐子拐走了。烟火的声音响亮,萧家郎君又被人群挤散,等烟火表演结束后,萧家郎君汇集准备回家,才发现萧五郎牵着的小女孩根本不是萧二小姐。

  萧二小姐被拐当晚消息就传遍了整个京城,萧老太爷当即派出萧家所有人寻找萧二小姐的下落,想在拐子们离京之前找到萧二小姐。第二天清晨萧老太爷直接换官服,进宫求到了皇帝头上,让皇帝派手下一同寻找。萧家男人们先去官府报案,让官爷借派人手。再一个一个去求助好友,让那些家里有多余人手的一同去找寻萧二小姐下落。

  萧家的夫人们在得知二小姐失踪后,各个惊慌失措,顿时萧家哭声一片。萧家老太太在永寿堂听到萧二小姐被拐子拐走后,直接晕了去,就此竟病倒了。若不是萧老太爷把萧大小姐放到萧老太太身边,恐怕萧老夫人已经撒手人寰了。

  萧二小姐的母亲萧五夫人得知幼女被拐后,一反常态的镇定自若,没有和萧家其他夫人一般慌乱,但萧五爷还是发现了萧五夫人藏在袖子里的一双手用力握紧,手心已经被指甲掐出了印子,身子已然在发抖了。萧五夫人强忍着悲痛整日整夜的跟着萧五爷在大街小巷寻找自己的幼女,茶饭不思。

  连续找了半个多月没有丝毫线索之后,萧五夫人几乎崩溃,终是哭晕在萧五爷怀里。萧家又连续找了一月有余,也没能找回这萧二小姐,倒是伙同官府连续捣毁了四十多个拐卖孩童的窝点。

  时间匆匆过去,萧老太爷见一向身体硬朗的萧老太太病情久久不见好转,便在某日早朝过后向皇帝辞官,想带着这萧老太太出门,远离京城。一是想带着萧老太太散散心,完成年轻的时候对萧老太太的承诺,二是打算一路走一路打听萧二小姐的下落。

  本这萧老太太不想走的,说想要天天拜佛祈祷佛祖菩萨保佑小孙女儿,但萧老太爷劝她说,与其在府里佛堂拜不如去大寺庙拜,寺庙里面香火旺盛,祈愿容易成真。出门去不同的寺庙,拜不同的佛,拜遍这天上所有的佛,让这天上所有的佛保佑咱这小孙女儿平安顺遂。萧老夫人思考了一晚上后,这才堪堪点头答应。萧老太爷事不宜迟,当天就带着萧老太太和早已备好的衣物马车离京往南走了。

  寻萧二小姐已有一个多月,寻人的人马中,有些人马见没有一点线索,渐渐的就放弃了。官府的人也慢慢撤离了人,总不能什么官务都不打理,只顾着寻人,那京城岂不乱了套。

  最后也只有萧家人和与萧家至交的人留下的人马,萧大爷把这些人马整顿好,分出了五批人马:

  第一批人马向东,打听人贩子交易场所,往人贩子交易频繁之处寻找。

  第二批好手跟着萧老太爷向南走,搜索线索并保护萧老太爷和萧老太太的安危,。

  第三批则向北走,主要沿路密切注意各官府,及山贼的最新讯息。

  第四批往西走,主要收集江湖上各大帮派的消息,就怕萧二小姐是被与萧家有仇的帮派掳走,无辜卷入江湖纷争中。

  前四批人马中不乏有皇帝委派的人员,一边寻找萧二小姐的下落,一边替皇帝寻访民情,注意官员办案是否得力,管制是否到位。

  而第五批人马则全是萧家好手,在京城注意与萧家结下仇恨的各大世家,萧家男人们在朝为官,各个性子刚强正直,不逢迎、无偏私。而萧太老爷又是两朝元老,在朝堂上更是铁面无私、公正严明、不怕权势、不讲情面、执法如山,早已得罪了不少官员,其中不乏有大家族和有权有势的朝廷重臣。而萧家夫人们又喜欢行善,老百姓们都爱戴这家人。恐怕萧二小姐是被心生嫉妒的人带走。

  自从萧二小姐失踪后,萧家人对萧大小姐更是疼爱有加,就是那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心肝。凡无要事定不能出门,若是出门一定要带十几个随从,就算在家身边也一定得跟着人。

  说书人说到这,停了下来。下面人正听到精彩部分,说书人这一停,下面就闹了起来。

  “咋不说了,老先生接着说下去呗”

  “是呀是呀,老先生,这次咱可不接受下回揭晓”

  “不接受,不接受”

  “是呀是呀,这萧家最近可是热风头,说是萧老太爷回京了”

  “莫不是找回来了?”

  “最近见萧家采办的人忙里忙外的,莫不是……”

  “老先生接着说呗”

  ……

  在不起眼的角落,四个公子打扮的人两人坐着两人站着,仔细一看,坐着的两个公子几乎一模一样,一个乌发束着白色丝带,一身雪白绸缎。腰间束一条白绫长穗绦,上系一块羊脂白玉,外罩软烟罗轻纱。眉长入鬓,细长温和的双眼,秀挺的鼻梁,白皙的皮肤。一双钟天地之灵秀眼不含任何杂质,深黑色长发垂在两肩,泛着幽幽光。巧妙的烘托出一位艳丽贵公子的非凡身影。那笑容颇有点风流少年的佻达,手持象牙的折扇。唯一不搭调的就是两撇胡子,但在这漂亮的脸上带着几分英气却也不失调皮、俊俏!他一边面带微笑,嗑着瓜子听着说书人生动的故事,一边问着旁边坐着的人:“诶,阿颂,你听过这些故事吗?咋就说的这么生动呢,太爷爷被咱家那十四个孙子气到直接把他们丢进军营,这事我跟你说……”

  另一个身穿月牙白的精致长袍,他不说话,侧耳听着另一个少年滔滔不绝的说着。春风不知何处吹过,额前柔顺的发丝飘起,在空中划出优雅的弧线。黑色的发映着漆黑的眼眸,仿若晶莹的黑曜石,又像泛着波光的水面,清澈透明,不带一丝杂质。凤眸微扬,清澈却又深不见底,带着一丝冷意,冷酷的气场为其增添了几分男子气息。睫毛纤长又浓密,鼻梁挺立,唇不点自红,眉不画自黛。精致的五官,阳光衬的他肤色异常白皙,如同千年的古玉,无瑕,苍白,微微透明,而又有一种冰冰凉的触感。唇边总是带着一抹弧度,美丽妖冶中有一种深深的宠溺。

  站着的两个公子也是灵秀干净,又不失落落大方,一个脸若银盆,眼如水杏,楚楚动人。一双晶亮的眸子,明净清澈,灿若繁星。另一个清澈而含着一种水水的温柔。白皙的脸庞此时泛着薄薄的粉色,宛如樱花。

  “小……公子,咱这样偷溜出来合适吗?”

  其中那个一直嗑瓜子的公子被打断,回头说道:“诶呀,好不容易把那些人甩了,单独和我的阿颂一块出来,你就不能安安静静听书吗?阿颂不要理她,咱继续听,回去我再和你说。”

  老先生见众人热热闹闹的在议论,默默的喝了几口茶,说道:“你们总要给老朽休息一番,这故事啊,哎,咱接着就这样说下去……”

继续阅读:第二章 救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