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游戏规则
小十2019-09-17 14:4211,071

  刘天宇着急了,马上就先声责问:“程束阳,你在搞什么鬼?”

  “刘教导员,你先别急,首先,我没有任何的恶意。”程束阳坦诚地说:“我只是想正式加入空军少年精锐班而已,现在所有的信号枪都在我的手上,这一点,也足以证明我比那些学员优秀,不管你们是用什么是怎么想,可是孔大队说过,游戏的规则就是没有规则。”

  孔新眯起眼,企图通过视频来搜寻到程束阳的藏身之处,也极快地思索着程束阳的话。

  “孔大队长,我制定的游戏规则很简单,给你们12个小时,抢夺我手里的信号枪。如果抢不到,就算我赢。我赢了,你们就批准我加入精锐班。相反,我输了,从此离开你们的视野,永远不会再出现在你们面前,怎么样,你们敢吗?要是不敢的话,我当然也不会笑话你们,就这样的胆量,那我呆下去也没意思可不是,我在眼里现在那些还在轩团团乱在说为什么没信号枪的学员,就像是个玩耍的小朋友一样,孔队长,你同意吗?”程束阳其实也吃不准孔新会不会同意。

  “好啊。”

  谁知孔新也没有多想,就答应了他的要求:“程束阳,是男人的,就得给我说话算数。”

  “行咧,大队长,那好,还有更精彩的后戏,你肯定不会觉得这个决定是一个错误的。”他兴奋了起来:“快去通知你的小朋友们来抢吧,不要让我太无聊了,我其实也想把他们一个个淘汰,那肯定很爽。”

  嚣张得有点欠揍了,刘天宇却是担心:“孔队长,就这样答应他了,这要是他出了我们活动控制的范围,到时安全就无法撑握了。”

  “程束阳闹不出什么大事来。”孔新呼叫队员:“全体集合。”

  出了起开着越野车就赶往学员最近的地方,这些学员,都是温室的花朵,还是太嫩,太嫩。

  到了集合点,个个学员都有些愤怒地看着他,孔新倒是好笑了,下了车冷着脸看着他们。

  “信号枪呢?”他看着几个空空如也的箱子。

  高松不服气地说:“报告队长,没有发现。”

  “是不是不服气?”

  “报告队长,我们按照线索来这里,我们一点也没有错。”高松不觉得有错。

  孔新站在他的跟前看着他:“高松,看得出来很不服气,我可真替你们丢脸啊,这么多人,信号枪让人家拿走了都不知道,还有脸站在这里觉得委屈,觉得我是在玩你们是吧。”

  大家是这么想的, 过看着孔大队长那冷酷的脸,谁也没有说出口。

  刘天宇上前来打圆场:“我们是在这里有放信号枪的,你们先听听这个录音吧。”

  把和程束阳通话的录音一放出来,马上队伍就骚动了。

  程束阳,他居然先所有人一步神不知鬼不觉地抢走了信号枪,而且还跟孔大队长放话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于欣然有些楞住了,程束阳来了?真的来了。那那天晚上给她们预警的就是他吗?可是他在哪儿呢,她左看右看,就是没有看到他的影子啊。

  “现在告诉我,你们还有什么话可说?”孔新瞧着甚是狼狈的学员。

  高松忍着怒火:“报告队长,我们无话可说。”

  孔新大声地说:“都低着头干什么,地上能找得到程束阳,能让你们找得回自尊吗?头都给我抬起来,程束阳的挑战书,你们都听到了,你们现在还有最后一次机会,给自己挽回最后一点点尊严的机会,你们还有11小时35分钟的时间找到程束阳,找回信号枪和你们的面子。全体给我打起精神来,马上出发。”

  找人重要,但是也不能满山像是无头苍蝇一样找。

  陈翔宇看着地图分析地说:“程束阳在30分钟前拿到了信号枪,然后向孔大队长下达挑战书。一个人在山地的徒步行走速度在6-10公里之间。就算程束阳体力超群,一小时速度10公里,30分钟不会超过5公里。也就是说以信号枪位置做中心,向外扩散5公里的的范围,就是程束阳目前的位置。记住,信号枪以北1公里就是营地的界线,也是一片难以逾越的峡谷地带,所以我们的搜索范围可以减少五分之一。”

  “哟,不错哦,分析得还挺有道理的。”张栋梁夸他。

  陈翔宇有些得意:“当然,别当我是吃干饭的,我的计划很简单,从现在开始,我们20个人,两人一组,分成10组,散布在这五分之四的范围内,对程束阳进行围追堵截,一旦发现程束阳的行踪,立即用对讲机联系其他小组。然后附近的人赶紧前来支援抓住程束阳,夺回信号枪。”

  于欣然却一直在皱眉思考,高松站在外围,手里拿着一个魔方靠着一棵树干冷笑的看着众人。好像一个人类在看一群猴子。

  “大家没什么意见的话,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于欣然摇头:“陈翔宇,我有个疑问,你分析的五分之四范围是对的,但是你想过没有。程束阳为何能提前我们拿到信号枪,只有一个可能,他一直在跟踪我们得到了完整地图上的坐标,大家别忘记了,这个营地方圆20公里,树木茂密,地形复杂。仅凭一人不可能准确的跟踪我们,更何况是来回跟踪我们两队。”

  张栋梁讶异地问:“欣然,你是说程束阳不是一个人来的?”

  高松有些听不下去了:“能不能脑子都给我清醒一点,程束阳当然是一个人,他一定是窃听了我们的对讲系统,所以才能准确无误的跟踪我们抢先拿到信号枪,别忘了,他是怎么跟孔队搁话的,他手里肯定有准备能窃听我们的通话。”

  于欣然赞赏的看了高松一眼:“高松说的对,我们的频段已经被窃听了。所以从现在开始,所有人必须关闭对讲机。也就是说,一旦我们分开行动,就不能有效迅速的联系上对方,还有可能给程束阳造成可乘之机,我建议还是团体作战,他不是想一个个淘汰我们吗?分开反而削弱了我们的力量。”

  高松扔着手中的魔方:“我有自己的计划,恕我不陪你们玩了。”背起行李就要向树林中走去。

  于欣然大步上前拦住高松:“高松,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现在要做的,不是证明自己的能力,而是团结一致,共同对外。”

  高松不屑的看向于欣然:“我不是在证明自己的能力,而是不想浪费自己的能力。”

  他也懒得多说,越过于欣然就往林子走去,徐冰赶紧背上她的包追了上去:“高松,等等我,我要跟你一起。”

  陈翔宇冷哼:“瞧他不可一世的样子,行,这是在嫌弃咱们呢,要是程束阳能第一个把他给淘汰了,我保证到时请程束阳吃大餐。”

  他就看不惯高松那副目中无人的样子,太气人了。

  一颗粗壮的大树上,程束阳躺在树杈上,身边树枝上挂着自己的装备和行李。

  程束阳摆弄着无线电接收器,接收器传来吱吱啦啦的声音,信号丢失了?再调试了一下,还是安静得没有任何的声音。

  难道他们发现被他窃听,所以换方法了,这应变能力倒是挺快的,行,也很有挑战性,他喜欢。

  拿起望远镜居高临下地观察着,远远的一片开阔的草丛,于欣然带着一队人员朝自个的左侧而来,另一边是高松和徐冰,往他的右边来。

  想夹击包抄啊,把他也想得太简单了吧,他是真的想要把他们一个个淘汰了,所以,他现在需要装备。

  孔新离开指挥部的大本营前,现在估计还没有回去,他得绕过一个湖,路程远了一点。

  他的后面山林尽头,是竖着精锐班旗帜的C区营地的位置,这才是他的目标,只有拿到装备了,才能更快地淘汰学员。

  对于这一次的挑战,他是认真的,也是下了计划的,难得孔新这么爽快答应他,他一定要好好抓住这次的机会。

  C区的营地外,有士兵拿着枪在巡逻,程束阳观察了好一会,不好下手啊,真有点棘手。

  看看时间,这要是再不赶紧的话,孔新和刘天宇就要回来了,那些学员对于他来说,完全可以搞得定,可是孔新的实力如何,他却是不知的,空军的王牌飞行员,能力肯定非一般。

  高估自己小看对方,那会死得很惨的。

  “孔队孔队,在C区营帐外发现有人鬼鬼崇崇的潜伏。”

  孔新把车停了下来:“放松警惕,不必紧张,别惊动了他。”

  刘天宇奇怪了:“鬼鬼崇崇的人,不直接抓了,留着干什么啊?”

  “是程束阳,我想他的打算,就是要去营区拿装备,来一场真正的淘汰,显示他的优秀,那小子精明得很,他知道就凭他一个人,力量有限,就只能先一个个干掉,这样他就能顺利的撑到最后。”

  “你知道,还不阻止啊?这装备要是被偷,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孔新却笑道:“危险不至于,都是一些训练用的假装备,不会对人体造成任何的伤害。这正好是一次野外拉练的好机会。我们有全影像覆盖系统,你叫人认真观察着,一旦发现不对的苗头,可以立即前往制止。你立即让应急救援小组做好应急准备。有时安排的桥段,却不如这突然来的事件更能缎练他们,看他们有几分应对能力。”

  “你都这么安排了,我还能怎么样,听你的就是。”

  “别这么急,就这里等着吧,等那小子拿了装备再回去也不迟。”孔新看着湖面,波光潋滟,山色甚美。

  第一次觉得这个少年精锐班,有点趣儿了。

  “报告孔队,让他进来了,他去装备房了。”

  “让他拿,不必惊动他,等他走后马上启动警示,让所有学员都迅速赶过来。”

  说罢也上了车:“行了,我们可以回去了,倒是看看余下的学员什么时候能到。”程束阳这小子,胆量够,心也细,还真是让他有点刮目相看了。

  其实于欣然她们也来得很快,在山里找得够呛,程束阳的一点影子也没有发现,越走越觉是不对劲啊。

  程束阳放话出来要淘汰所有人,他凭什么?他应该装备不多,要不然他不可能走那么快,那极有可能他会到大本营去弄装备,再像玩时下最流行的那种枪战游戏,当然,一切都是假的。

  部队拉练的时候,就都会用到这些。

  “停下来,我们现在去C区大本营。”她喘着气:“程束阳应该就在哪儿。”

  “不可能吧。”陈墨擦了一把汗:“欣然,那可是大本营啊,他去那里,岂不是自投罗网吗?”

  “程束阳那个人,就是喜欢反道而行,胆子大得不得了,要不然也不会这样去挑战我们的孔大队长,这林子这么大,他比兔子还要狡猾,我们要找到他也不是容易的事,可大家忘了一个重要的事,他说要把我们一个个淘汰。”

  张栋梁第一个同意:“于同学说得没有错,程束阳那小子可能会反行其道,越危险的地方就越安全,可能会去拿装备来对付我们,还真有点意思。”

  “好,那我们赶紧去大本营,这里到哪也不是很远,快点,别让他又逃了。”

  大家打起精神来,跟着于欣然朝C区大本营那里跑过去。

  望到了大本营,可是却忽然被尖锐的警报声吓了一跳,大本营里巡逻的人忙碌地跑着。

  “可能迟了一步。”于欣然有些扼腕:“赶紧过去看看。”

  大家从林子里跑了出来,正好看到从另一边的林子,高松和徐冰也跑了出来,大家相见都有些惊讶。

  于欣然的确也有二把刷子,这一点,高松也不得不承认了。

  程束阳得了手,乐得想尖叫,没想到还是挺顺利的啊,这下子那孔新的脸色,又更不好看了吧。

  拿起对讲机就直接大本营:“孔队,还是我,程束阳。”

  孔新没好气地说:“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孔队,别那么生气啊,呵呵,所谓兵不厌诈对吧?我们来玩一个更好玩的游戏吧,游戏规则是,你们抓到我就算赢,游戏规则就是,凡是被我的橡皮弹击中的,踩中地雷的,被假匕首抹脖子的,当然还有绳索啊,铁锹啊,无人机啊,这些装备我也都会用上的。反正不管怎么样,只要是中招的学员,必须当场牺牲,不得继续参与抓捕行动。OK?”这样的游戏,想想就刺激啊。

  “程束阳,你以为你真是天才啊?”

  “端不管怎么说,反正现在我就拿到了我想要的。”

  孔新一桶冷水泼下去:“我若不放水,你就连根草也不可能带走,程束阳,你想要进入精锐班,就拿出你的真正的本事来。”

  程束阳暗暗心惊,这孔新,怎么这么厉害,居然能获悉他的行动,要不是忽然警戒松了,他再来个声东击西的障眼法,他也无法潜入啊,然后出来的时候,也是很顺利。

  部队出来的士兵,可不是吃素的,这点警觉要是没有,那不可能,除非就是有人命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程束阳心服口服:“孔队长,我服你了,但是,服归服,要是在最后的时间里,你们还是没有从我手里拿回信号枪,那就得让我加入精锐班。”

  “再说。”孔新就淡淡说了两个字,挂了对讲机。

  出了去猛地一吹哨子:“全体集合。”不错,比他预料得更好,这些学员都来得很早。

  精锐班的学员都站得齐整,几个士兵抬出箱子放在跟前,打了开来里面全是暂新的装备。

  “程束阳刚刚从这里偷了一堆准备走,从现在开始,你们的任务升级,全都给我听好了,现在也给你们发装备,发现目标,立即行动。所有中招者当场牺牲,退出抓捕行动,都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有趣啊,这个还真是挺好玩的。

  刘天宇赶紧补充:“这可不是什么开玩笑的事,都严肃一点,同学们一定要注意安全!一旦发生任何意外,立即与大本营联系,我们的应急救援小组会在5分钟内立即赶到。”

  “是,教导员。”都迫不及待想要拿着装备去追捕程束阳了。

  所有的枪支都是演习的子弹,一旦击在身上就会冒烟,然后被击中的同学就必须强制退出,不能再参加后续的追捕活动。

  于欣然也是第一次玩这个,这个很简单,对准了目标就可射击,也没什么难度的,毕竟不是真枪。

  于欣然带着同学进了林子:“从现在开始,程束阳会利用手中的各种武器对付我们,一旦中招就要退出行动,所以目前最重要的是隐蔽自己的位置,大家不要擅自行动,一切听从指挥,明白吗?”

  张栋梁点头:“明白。”

  陈翔宇却好奇地问:“等一下,我提个问题啊,我们只顾着隐蔽自己,那怎么抓捕程束阳啊。”

  于欣然一笑:“这是个好问题,现在敌在暗我在明,所以,我们要选出一名鱼饵,引诱程束阳上钩,等他一出现,我们就群而攻之。”

  “那谁做鱼饵呢?”他问。

  发现所有的人都看向他,顿时毛骨怵然:“别看着,看着我干嘛啊。”

  李蕾摆摆手笑:“同学们,同意陈翔宇做鱼饵的请举手。”

  所有人立即举手。

  陈翔宇愤怒的看向张栋梁::“张栋梁!你怎么也选我呢,我给你钱,你上。”他才不想第一个死。

  “不行啊,陈翔宇。”张栋梁是爱钱,但是也不想第一个被死,那多无趣啊。

  于欣然催着陈翔宇:“你快点吧,放心好了,我们一定会保护鱼饵安全的!刘教导员不也说了吗?我们不但有全影像覆盖系统,一旦真的有危险,5分钟应急救援小组就会到,你还怕什么啊?”

  于欣然话音刚落,无人机的声音呜呜呜的从空中传来。

  是程束阳操作的无人机,他抢的装备里,有这么个设备,此刻正缓缓的升空,向大家的位置飞了过来。

  来了,程束阳就在附近,大家热血沸腾了起来,端起自己的装备四下看着。

  于欣然小声地说:“程束阳让无人机来监控了,所有人立即隐蔽,陈翔宇你快点出去啊?“

  真有点婆婆妈妈的,大男人,能不能爽快一点啊,难道一出去就真的会死,这么没自信吗?

  李蕾一脚把陈翔宇踢了出去:“你快点吧你,别连累大家到时候跟着一起暴露。”

  陈翔宇啊的一声,飞了出去,差点没摔着。

  竖起耳朵听着周边的声音,妈哟,又刺激又害怕的,他现在可是个鱼饵。

  程束阳看着无人机传回来的影像,笑了。

  啧啧,这么快就开始开战了,好,就先干掉这个陈翔宇。

  端起枪,扣上了子弹就朝目标飞快地窜过去。

  无人机只发现陈翔宇一个人,像是迷路的羔羊一样,也许他们整个团队分散作战,呵呵,那可就真是太好了,这样他干掉他们也会顺利得多。

  借着树木潜伏好,对准了陈翔宇就要扣动板机。

  不过又放下了,不对,这陈翔宇像脱队的样子,可是还一边往后面看,十分可能还有很多学员潜伏在林子里。

  啧啧,行,他们布了局,他要是不上当,那不是很不合作吗?他现在可是资本雄厚,有很多装备呢。

  低下身子布置了一番,远远的朝陈翔宇虚晃了一枪,陈翔宇吓得抱头大叫:“程束阳在这前面。”

  “十二点的方向,攻击。”于欣然果断地下命令,借着树木和枝来一边掩盖着,一边朝前方攻进去。

  可是都是第一次摸枪,感觉都没有找好,要打那狡猾的程束阳,可不容易。

  程束阳一边打,一边往后退,引诱着他们到埋伏区。他有后手,也不急不徐,瞄准了一个个打,看着一阵阵的红烟从对面升起,满意地笑了。啧啧,也不想想他是谁啊,他程束阳以前可是CS高手啊,跟他玩这些,他们还嫩着呢。

  大伙现在也不管那么多,程束阳一冒头,啥也不想,就想把他给逮住了,这小子可让他们够灰头土脸的啊,逮住了还得再胖揍一顿才行。

  “轰。”很响的声音,然后红烟顿起,几个学员黑了脸:“妈的,程束阳居然埋了手雷。”

  不过红烟一起,也就代表着死了,不甘心也没有没办法,只能把身上的袖章给撕了。

  于欣然止住脚步,四处观察:“大家要小心,程束阳在这周围可能还有布置,看着脚下,要是发现什么线,千万别碰到了。”

  程束阳在暗处,看着那慢慢前面的学员,一枪就对准了于欣然,不过想了想,又偏了个方向。

  让她活到最后也好啊,这么漂亮聪明的女孩子,太早死了不能玩到最后,那有点可惜。

  慢慢移动枪口,瞄准了于欣然旁边的陈翔宇。猛的开枪,陈翔宇身上中弹冒出红烟。

  忽然他遮挡的树一冒烟,吓了他一跳,转头一看,在一侧高松正眯起眼朝他要再开枪,程束阳赶紧松手丢了枪,一个驴打滚躲过一劫,赶紧闪人。

  高松却紧追不放,要不是他跑得快,他肯定是冒烟儿了。

  于欣然也爬了起来,拿着枪往前追去,悲催地发现她这庞大的队伍,这一战居然没有几人了。

  这程束阳还真是厉害啊,这要不是高松忽然出现,可能他真会把她带的大部队全灭在这儿了。

  轰的一声响,不是踩中手雷的声音,而是天空打了个响雷。

  刚才还阳光明媚的天,现在乌云四合,黑沉沉的正四处拢上来。

  再一声电闪雷鸣的,长长的火蛇几乎要贯穿大半个天空,风呼呼而起,带来了好几分的凉意。

  “欣然,好像要下大雨了,怎么办?”

  “下雨也要追程束阳。”孔队长没有叫结束,这场战斗就还必须要继续。

  黄豆般的雨点,劈头盖脸就打,快得叫人措手不及的。

  “快追,他们往另外一边跑去了。”高松紧追不放程束阳,她也必须跟上,要不然就他们的速度,可能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到时这么大的山林,要再找着程束阳可不容易啊。

  程束阳往山谷的地方跑去,后面的高松穷追不舍的,为了减负,他只能赶紧将身上一些准备丢弃。

  高松的实力也不小,一点也不能忽视,而且致命的是,他的枪落在林子里,高松的装备应该还很充足,他现在只能躲而无还手之力。

  雨越下越大,山风呼呼地吹,雨借着风势,越发的张扬,似乎要把所有的一切都给吞噬一样。

  这样恶劣的天气,程束阳跑起来比平时慢了很多,可是也有一个好处,后面的人也很难击中他。

  高松在后面叫:“程束阳,你快放弃吧。”

  程束阳充耳不闻,还是一直往前跑。

  这雨越来越大,徐冰也有些担忧:“高松,要不我们先不要追了,太危险了,这雨好大。”

  高松大声地说:“在我的字典里,就没有放弃这两个字,你要是怕了,你就回去。”他今个就非得跟程束阳死磕到底。

  程束阳还不知死活地回头叫:“高松,那你追上我再说吧。”

  **

  在大本营里,孔新拿着茶杯站在指挥室帐篷门口,看着外面的倾盆大雨,这雨下得很大,要不是忽发状况,在这场雨来临之前,也就往一中的训练基地赶回去的了。

  喝完茶进来看到刘天宇盯着电脑瞧,便问:“天宇,现在还剩几个活着的?”

  “现在只剩下5人。高松,于欣然,徐冰,张栋梁和李蕾。”

  孔新看了下手表,眼看就要到下午6点了:“他们还有25分钟的时间就会结束。”

  刘天宇看着外面的大雨,担忧地说:“孔队长,天气预报说有大到暴雨,程束阳的能力我们已经看到了,他完全有资格进入精锐班!是不是可以宣布……”

  孔新打断他:“不行,做事必须有始有终,也正好给精锐班的这帮孩子杀杀锐气。”

  披着雨衣的方棠进了来,严肃地说:“孔新,我命令你宣布抓捕行动结束,外面这么大的大雨,你不知道吗?你疯了,这样很容易发生意外的,到时这个责任,谁担得起?”已经是超出计划外的赛事了,而且天气这么不好,实在太危险。

  孔新淡淡地说:“就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吗?在我眼中,这才是真正的训练。因为在真正的任务中,比起这样的天气会恶劣十倍百倍甚至一千倍,任务和意外有些时候不可能在你准备妥当,天气很好的时候才来临,而且这些孩子们都在我们的全面监控之中。我们在每个区域都设有自己的营地和救护人员,后查你不用担心,我来负责。”

  方棠冷哼:“孔队长,咱们是能监探到所有学员的点位,身体状问,可是那程束阳呢?他身上没有我们的定位,他可不是我们真正的敌人,他还是一个孩子。“

  刘天宇也赞同地说:“孔队长,方医生担心的对,程束阳呢,我们无法监控他的位置,他为了躲避高松和于欣然的追捕,很可能会铤而走险,根据目前高松他们的坐标,他们正在向C区的高地进发。那里山石松软,地势陡峭,如今又是暴雨天气,很有可能会发生泥石流,一旦发生后果不堪设想,我觉的你还是考虑一下取消行动吧?”

  孔新不语,方棠着急了:“孔新,我警告你,这是关乎到孩子们生命安全的事。你也说过了,他们可是空军的未来,请你不要意气用事。”

  孔新再看着外面的电闪雷鸣,磅礴大雨,这恶劣的天气,程束阳能坚持得下去吗?看看时间,也没差多少了。

  “刘教导员,命令应急救援小组立即赶赴指定位置准备接应,帮我准备一架直升机。”

  **

  雨大得叫人睁不开眼睛,可是程束阳不敢眨眼,就怕一个不留神,后面如狼似虎的高松就会扑上来将他逮着了。

  眼下,也只有往难的地方跑去,这样或许能挡住高松的脚步。

  观察了一下,前面正好有一个陡坡,他快点上去后,或许能为自己羸得一点喘息的时间,现在离约定的时间应该差不多了。

  现在也算是身心疲惫,对方人多,如果再在林子里,他没有一点的优势。吃力地爬上一处陡峭的山坡,突然脚下的一块石头松动,哗啦啦的滑下山坡。

  程束阳赶紧手脚并用,爬上一处坚硬的高处,冷汗也从额头滑了下来。

  高松和徐冰背着枪艰难的攀爬,二人衣衬尽湿,浑身也是脏兮兮的泥巴。

  往上爬了几步,不过实在是太陡了,而且很滑,又滑了下来。

  “高松,太危险了,算了。”徐冰有些害怕,想阻止他。

  高松却是眼也不眨:“你在这儿,我上去。”

  往后面走几步,深吸几口气一个助跑,竟然一下就跑得很高,伸出手去拉徐冰:“快点。”

  徐冰好不容易也爬了上去,刚站稳往上面一看,看到泥石飞滚而来,吓得花容失色:“高松,小心。”

  情急之下,也顾不上什么,猛地朝高松扑过去,二人往下面边滚下去,一个巨大的石头险险地就从二人的身边擦身而过。

  “好痛啊。”徐冰叫了出声。

  高松有些紧张:“怎么了?”

  “刚才可能脚扭到了。”

  于欣然和张栋梁,李蕾也赶了过来:“徐冰,你怎么样?”

  “脚扭到了。”

  高松看着就在眼前的程束阳,这雨带着泥水很滑,他也困在不远处走不了。“于欣然,你们照顾一下徐冰,我去干掉程束阳。”

  “高松,这样太危险了。”于欣然担忧地看着雨水带着滚滚的泥石滑下来:“程束阳,你也快下来,太危险了。胜利固然重要,但是,生命更高于一切。”

  高松却是固执地说:“我有丰富的野外生存经验,何况我一个人也容易躲避。大家聚在一起只会让危险系数增加,你们带着徐冰走远一些,我一个人上去。”

  说罢也不想听谁再多的废话,咬着牙关往程束阳的方向攀爬过去。

  那端程束阳也终于找到了一个岩石下面躲避起来。拿出手表看了一下,倒计时还剩下10分钟。

  只要熬过这十分钟,他也就可以算是成功了,可是前面也无法再上去,而后面高松还紧追不放的。

  山坡上,水夹着泥和碎石流哗哗的滚下,不时还有拳头大的石头飞滚落下来。

  程束阳有些沮丧的靠在山坡上,这样子无法再上去了。

  高松看向上方的程束阳,还有自己所处周围不时的滚下碎石,他想开枪射击,却发现无法站稳,而且随时要躲避碎石的滚落,压根就不具备开枪射击的条件。

  便扯开嗓子叫:“程束阳,你看看周围,很可能要爆发泥石流了,上面很危险,你也不可以再上去,你已经无路可走了,你认输吧。”

  程束阳冷笑:“让我认输,门都没有,我是铁了心要进精锐班的,除非孔大队长现在就批准了。”

  突然一根树枝从上空让狂风给吹落了下来,高松赶紧躲避过去,没多少距离了,程束阳是个固执的人,他高松比程束阳更固执,没多少时间了,他必须要将程束阳给抓住,稳住了身子,趁着他这边泥水流少,赶紧抓着灌木丛借力往上爬去。

  程束阳往下看着,可他周边连根草也没有,想要往上爬,不容易啊,转身在侧边看着,要是能跳远一点,稳住了身子,或许还可以再爬高一点。

  低下的高松却忽然大声叫:“程束阳,小心,快闪开。”

  闷闷一声巨响,程束阳也听到了,抬头看发现一株大树随着泥石流往他落脚的地方滚过来,很近,近得他觉那溅飞的泥水都能飞到他的脸上来。

  他下意识地往旁边闪,可旁边哪有落脚点,整个人不稳就往下滚下去。

  于欣然大声地叫:“程束阳,快抱住你的头。”

  天翻地覆的旋转,眼前也一黑,他什么也不知道了,最后听到的,却是于欣然大叫他的名字。

  雨还在滴滴答答下,程束阳还没有睁开眼睛就闻到了消毒水有伤药的味道。

  头有些抽痛着,伤得严不严重,他不知道,可是心情却是无比的哀落,他算是输了吧,没有坚持到最后的胜利。

  方棠笑着说:“醒了就睁开眼睛吧,你不是挺勇敢的吗?怎么,连眼睛也不敢睁开了。你只是一些擦伤,没什么大碍,我想这对于你来说,肯定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这些男孩子啊,可真是叫人刮目相看,一个比一个更优秀。

  程束阳又叹了口气,也不说什么,心情很是哀落。

  方棠继续说:“是孔队长把你带回来的,要不是孔队长在最后的关头把你抱起,可能还真会出大事。”

  程束阳难过地说:“那是孔队长在有限的时间把我给逮着了?”那他就不能再进空军精锐班了吗?这一次,他真的是必须死心说再见了,也要遵守他自己说过的诺言,不再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现在还想这些干什么,你啊,是捡回了一条命,活着比什么都重要。”方棠安慰他:“你身上的衣服也湿透了,去换个干净的衣服吧。”

  方医生出了去,营帐里只有他一个人,程束阳疲累地坐起了身子,听到了外面叫集合的命令。

  他真的好想加入他们,做其中的一份子,可是,他想他真的永远也没有机会了。

  换过了干净的衣服,他的包和东西都放在营帐里,默默地背了起来出去。

  大雨已经停了,绚丽的彩虹悬挂在眼前,美得叫人移不开视线,可是他却无心欣赏,有些垂头丧气地往外走。

  “程束阳。”一声威严的喝叫。

  程束阳抬起头,挤出一抹笑:“孔队长,我输了,愿赌服输,对不起,前些时间给你们带来了不少的麻烦和困忧,我郑重向你们道歉,同时,我也会如我所说,永远消失在你们的面前。”

  “程束阳,你给我站住。”孔新大声叫他:“我宣布,从今天开始,程束阳正式成为我们精锐班的一员。”

  程束阳不敢置信地回过头,吃惊的看向孔新,他没有听错吧,是在做梦吗?

  刘天宇看着他笑:“怎么,还楞着干什么,你不想进入精锐班了,要是不想,马上走人,我们绝对不留。”

  “不是,我,这是真的吗?”

  “我像是会开玩笑的人吗?”孔新严肃地说:“程束阳。”

  “到。”程束阳笑了,今儿个的彩虹,美的哟,现在的心情啊,也美得无以形容。

  “入队,集合。”孔新一吹哨。

  “是,队长。”程束阳响亮地答,然后标准的小跑跑进了队伍里。

  看到于欣然还眨眨眼地笑,他成功了,以后,他也是精锐班的一员,不用再赖着不走,也不用再偷偷摸摸的学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飞行少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飞行少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