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野外生存
小十2019-09-17 14:4212,261

  大家知道野外求生的环节,但是万万也没有想到会那么忽然。都还在教室里上着文化课,然后忽然的就宣布野外求生的环节开始,谁都没有准备好,早之前打算要带什么什么去的,全都作了废。

  孔新严肃地说:“野外求生的环节,前几日大家也知晓了重要性,也是一个淘汰的环节,考验的,不仅仅个人的精神,还有团队的合作,这次把你们分为两队,代号为鹰队和狼队作为竞争对手,必须各自利用有效地形和野外资源进行生存,同时还要寻找能联系到友军的信号枪,先找到信号枪的队伍获胜。每个学员的综合表现将会成为本阶段结束后打分的重要依据。”

  两组对抗赛,那就表示,可能要好的朋友不分在同一组,那就互相对立了。

  高松仍是面不改色,镇定自如。反正不管分在哪队,他都无所谓,只要不分到猪队友来拖后腿,那就更好了。

  墙上图纸一晃,孔新指着一片山林:“这是我们即将要前往的地方,你们不能带任何的东西,此次训练时间共三天,我会给你们每个人的装备包里有一套干燥的衣服,一张训练区域的地图,一个多功能手表,以及半天的口粮。”

  陈翔宇举起手:“报告队长,半天的口粮,这怎么行?”

  孔新扫了他一眼:“记住你们的目的,不是叫你们去度假,什么是野外求生?”

  方棠也笑着进了来:“同学们,你们的多功能手表,它会把你们的生命体征和实时位置发送到营地。同时,为了全方位保证学员的安全,在训练区域内布置了全影像系统覆盖,如果你们要是想退出,可以用手表来求助。”

  张栋梁看着手表:“那要是掉了,岂不是出什么事都没有人知道?”

  “这位同学你说得不错,所以,你们必须随身携带。”

  那如果没有手表的人呢,又会怎样?于欣然下意识地往窗口后面看,程束阳的一张脸还贴在那儿听着。

  程束阳这家伙,一直就赖着不肯走,非要让孔大队长允许他加入,这一次的野外求生,他想必也会像牛皮糖一样黏着去的。

  大家都有配备这些高科技的东西,安全方面可以不用太担心,可程束阳是什么装备都没有啊。

  也不知是不是偶然,他也看向了她,目光相撞她心忽地一跳,赶紧又移开了。

  她有些心不在焉地听着老师说要注意的事,等孔队长叫她到她的名字时候,立马就站了起来。

  “于欣然,你是狼队的队长,你的队员是张栋梁,陈墨,董鸿轩……。”

  “是。”她响亮地应了一声。

  “高松。”

  “到。”高松站了起来。

  “你是鹰队的队长,你的队员是徐冰,陈翔宇,李蕾,刘安邦,孙承志……。”

  “报告队长。”响亮的一声,孔新皱着眉头看陈翔宇:“又有什么事?”

  “为什么要让高松做队长?不公平,我觉得应该由队员来投票。”

  “问得好,陈翔宇,是不是我做什么决定,还得经过你的同意?”这少爷在家里唯他独尊习惯了,来了这空军精锐班,也以为是他的天下。不过孔新还是耐着性子说:“我们都是照着大家平时的表现来选择的。每个队的队长,都很重要,要么带你们走向坑里,要么,带你们领先获胜。”

  徐冰瞪一眼陈翔宇,不满地说:“陈翔宇,人家高松样样可比你厉害得多了,他不做队长,就没有人敢担这个责任。”

  陈翔宇不服气,别开脸坐了下去。

  “有什么问题还需要问的吗?如果没有,马上出发。”

  于欣然看看窗外,外面静悄悄的没有任何人,也不知道程束阳什么时候离开了,他是不是放弃了?这样真是有点可惜,体能这么久,他一直跟着暗里练,孔队长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其实可能也是在考验他呢。

  大家上了车,军用的布一蒙上,车里就黑漆漆的一团。

  车子开得很颠,显然路很不平坦,谁也没多说话,一会儿车停下来了,就不知有什么样事情等着他们呢,还不如保持体力,那么多天已经领悟了一个道理,就是孔大队长绝对不会是个温和的主。

  刘天宇和孔新也上了车,跟在学员的大车后面,他往后面望了望,有些失落。

  程束阳那家伙呢?好像就一直没有看到。

  “别看了,不在。”孔新淡淡地说:“打退堂鼓了。”

  “我觉得不太可能。”刘天宇说:“指不定知晓我们要到哪里野外生存,他就先赶紧去了,这地方是程束阳的家乡,他对这一带都很清楚。孔队,我觉得也差不多了吧,要是这一次他也能通过,也不要再为难他了,我看他的态度,是真的端正了许多。”

  “再说吧。”孔新开车看着前方:“咱们这一次的野生求生环节,也要负很大的责任,要确保所有队员都万无一失。”

  “那是必须的啊。”

  程束阳是骑着他的自行车风风火火地跑回家了:“爸,爸。”

  程父看着他:“怎么回来了?不是在训练吗?”

  “是啊,爸,我回来拿点东西,你不是收藏了很多无线电发射机吗?”

  程父防备地看着他:“你想干什么?”

  “爸,就是借来用一用。”

  “不行。”这些都是他的宝贝,一概不能借。

  程束阳也是知晓他对发射机看得比他这个儿子还要重要,回来的时候他就想好一借口。

  “爸是这样子的,我们今天就要去荒山里进行野外求生的环节,这个环节很重要,我们的设备不是很周全,教导员就跟我商量,看能不能先借你的发射机来用用,你也知道现在虽然什么都是高科技的,可是你这东西,也是好用的啊。”

  只要调频到了他们的频道,就能偷听到他们说什么,能暗里监听到很多的情报,实在是太有用了。

  这次的野外求生不同于在学校里的体能训练,他没有存粮什么都不要紧,可是他一点消息也得不到,那就在林子里瞎转,那肯定找不到信号枪的。

  这一次他有了自己的打算,去野外那是他的天下,他小时候就喜欢在山里钻来钻去的,危险是见仁见智,主要是信息,他必须要信息,他要得到信号枪,他要得到孔新的认可而正式加入精锐班。

  现在他爸还不知道他被拒之门外,要不然肯定非得责备他不可,更不可能把他视若生命的无线电发射机给他用。

  程父一听他那么说,当下也不考虎就同意了:“好 需要什么样的?”

  “也不需要太复杂的,就那个就行了。”他爸的东西,他也熟着呢:“爸,别包装了,麻烦,反正就要用的,我现在就得走了。”

  “等等,小子,还有钱吗?”

  程束阳一笑:“爸,那野外哪里能花钱啊,不过吃的,倒是要一点,我得走了,要不然就赶不上大家的速度。”

  把桌上散落的一些饼干和水往背包里一装,踩着他的自行车赶紧就走。

  去那个山里他知道有小路,可快了,要比大路来得节省时间,

  军车开到一个大湖边停了下来,学员们从车里跳了下来,看着这青山,呃,还有绿水。

  没错,一个大湖就在眼前,豁然开朗,清风徐徐,要是就站在这里来欣赏风景,那真的是很不错的,叫人心情都好了。

  “这真是一个好地方啊。”几个学员下了车,开心地看着:“咱们要是就在这里扎营住个三天,也不错。”

  “想得美。”

  高松观察着地面,看了看地图,然后问了出来:“没有船吗?”

  于欣然也观察了好一会:“我们的目的地,好像就在湖的对面。”但是现在湖里一片安静,除了一些树叶和落花,别无一物。

  孔新和刘天宇下了车,学员们纷纷说:“孔队长,这怎么过对面啊?是不是就在这里野外生存呢?”

  孔新面无表情地说:“现在十点二十分,你们包里的存粮和水,但只有半天的,你们两队必须在十二点之前找到补给站,会有食物,或者是一些野生生存的必需品,记住,只有一份,狼队找着了,那鹰队就得饿肚子。十二点要是没找到,补给品就会消失。”

  高松回头看着他的队员:“所有人准备游水过去。”

  “啊?”学员们傻眼了。

  于欣然也明白了,反正来这里,就不可能是享福的,囚水过山这是第一关,要是慢了就会找不到补给品。

  “我们也准备,快点。”

  陈翔宇不乐意:“就不会扎个船吗?”干嘛非要游水,他不喜欢身上湿漉漉的搞得很狼狈。

  高松很不爽地说:“你要是不想下水,可以退出,我们队不需要公子哥们,你别拖我们的后腿。”

  “你说什么?”陈翔宇怒了:“你再说一次。”

  “好了,我说你们能不能一人说一次啊,我们是团队合作,陈翔宇,你要是不想下水,就当你弃权了,我们快走,必须在狼队之前找到补给品。”徐冰给鹰队的人作个示范,先跳下了水。

  相比那边的不和谐,于欣然这边的狼队就和谐得多了,她研究了一会:“一会儿大家跟着我一块游,不要间隔得太远,要是有人掉队,我们也必须互相帮助,要记住一件重要的事情,我们是团队合作。”

  吩咐完了,也不娇气地跳下了水,带着学员往对面游过去。

  刘天宇拿着望远镜看:“孔队,这徐冰游得可真不赖。”

  “她父母本来是准备送她去国家游泳队的。”这些队长都擅长什么,他是如数家珍呢。

  “那可真怪不得,这学员啊,各有各的本领,可谓也是藏龙卧虎了。”

  “现在这么说,还言之过早。”孔新可没那么好的心态。

  高松那边的人,在游水方面更胜一筹,这是不争的事实,游到中间的时候,二队就已经拉开了距离,等于欣然这一队上了岸,他们在高松的带领下,也迅速地往密林里面去寻找补给了。

  树林内,三名穿着迷彩背着枪支拿着手电筒的士兵在树林内巡逻。

  高松马上警戒地带着所有的学员趴在地上,要是被他们发现了,那就出局了。

  徐冰看着后方越来越近的于欣然,拿起石头就往右后方的树木那里打了过去。

  寂静的林子,这声响变得清脆突兀了,要是说那些巡逻的士兵还要假装听不到,那就真的是太假了。

  于是三名士兵就往右后方去了,徐冰一笑,低声地说:“搞定。”

  陈翔宇小声地说:“徐冰,你这样不太好吧,太小人了。”

  “有什么小人的,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你是心疼于欣然啊,还是担心她?早知道孔队长把你分到她那队去,你就可怜香惜玉做英雄了啊,真是的,还搞不清楚状况啊,你可是我们鹰队的,你想他们羸,我们饿肚子啊?”

  陈翔宇想想要是饿肚子,也就不说话了。

  快要上岸的于欣然也发现了巡逻的士兵,马上就回头打手势,让大家肃静,深吸口气,领着大伙将头沉到水里去。

  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远,这才探出了头,大口大口地吸着的空气。

  队员们互相帮助上了岸,张栋梁喘着气:“我们也特么运气太不好了,这后来的,还差点让巡逻的人抓到,幸好发现得快,要不然的话全队一开始就出局,那真是太没面子了。”

  “是啊,所以我们要小心,这样,我来分配一下大家的工作,如果你们觉得不好,也可以提出来。”于欣然想了想:“大家任务明确,这样做起来事会事半功倍,会快很多的,我们现在已经落后了,要是找不到补给品,今天晚上可能就会饿肚子。”

  “行,队长,你说吧。”

  “砍柴不误磨刀功,赶紧把包里面干爽的训练服拿出来换好,这样我们一会跑起来也快一点,一边换,我一边跟大家说。”时间必须快,但是步子也不能乱。

  “栋梁,陈墨,你们负责观察,要是发现巡逻的士兵,就学两声鸟叫,还有栋梁你对山里的路比较熟,我想可能你要负担得重一点,还给我们带路。”

  “行,没问题,这事交给我,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张栋梁拍胸膊:“于欣然,我第一次发现你也挺有领导才能的啊,怪不得孔大队长让你做我们的队长。”

  于欣然给夸得脸有些微红:“哪里,也就是做过几年的学生干部而已,我们还是要团队合作才行,好了,衣服换好了我们就赶紧走。”

  陈墨看着这有些不见天日的山林,担忧地问:“可是这山林这么大,这怎么找补给啊?满山没有目的的找,只怕会遇到巡逻的人。”

  于欣然想了想:“孔队长既然安排了这样的训练,说明补给点的置放是有规律可循的。大家想一下,如果孔队长为了增加训练难度,会把补给点放在哪里呢?”

  张栋梁说:“那肯定是不容易拿到的地方。比如树上?”

  一个学员也说:“会不会在悬崖峭壁?”

  又一个学员说:“或者巡逻队密集出现的地方,越是危险的地方,那才越会有挑战性。”

  “会不会在水里呢?这一片地方好像也不止有一个湖。”

  于欣然笑了:“还是人多力量大,我觉得你们说的这些地方,都有可能,我们现在的位置不远就有一个湖,不如我们就先去湖泊那看看。”

  前面的张栋梁学了两声鸟叫,第一个反应过来于欣然赶紧一挥手,示意大家压低身体。

  果然,三个士兵持着冲锋枪往这个方向来了,扫动落叶轻微沙沙作响。

  “是朝咱们这个方向,我们改变路线,向9点方向的湖泊行进。”

  在这山林里,果然步步惊心,一刻都不能轻视,并不会比那体能训练轻松半分。

  于欣然带着队员成功地绕过巡逻的人,再走不远眼前一空,碧波荡漾的湖泊就在前面,阳光下的湖银闪光光十分刺眼,在湖的中央停着一艘橡皮艇,橡皮艇上放着一个个大大的补给包。

  陈墨兴奋的指着湖中心的皮艇:“欣然!你看,船上的是补给,我们找到了,真的找到了。”

  于欣然转头看了一圈,却不怎么乐观地说:“我们别高兴得太早,你们看,那边鹰队的人已经抵达了,正在岸边忙碌着。”

  张栋梁眯起眼看:“他们在扎木筏准备划过去抢补给包,这个湖可能很深,很危险,必须要有木筏来运补给品。”

  “所以我们也不能等,马上扎起来。”周边还散落着一些木材,看似是随意,但肯定是安排好的。

  张栋梁看了一眼:“扎木筏这个俺熟。”

  “好,那就张栋梁你来指挥,鹰队已经扎起来了,咱们也抓紧时间,快!”

  张栋梁马上就安排,狼队队员迅速各司其职,有的抬木棍、排出框架,有的梳理麻绳,在张栋梁的指点下有条不紊。

  那边的鹰队也发现了狼队,徐冰有些不满:“他们怎么那么快啊?”

  “就允许你快,不允许人家快啊?”陈翔宇顶了一句。

  高松看向陈翔宇,陈翔宇打的绳结十分简单,一拽就开。

  高松不客气地指责他:“陈翔宇,你这么打结,是想让大家一起沉湖吗?都看好了,全部打死结,而且必须打双层结。一个男人,别整得娇滴滴跟没有吃饭一样。”

  陈翔宇也恼了:“我这么扎怎么就不成了?我扎好了就行,我凭什么听你的啊,孔大队长让你暂做鹰队的队长,别以为你就是最有本事的人。”

  “陈翔宇,你要是不想干就退出,鹰队现在我说了算,你要是不听,马上就给我退出。”高松也没脾气。

  现在是紧急的时候,要是让狼队领了先,那今天晚上大家就要饿肚子了,没扎好还不虚心领受,意见最多的人就是他了。

  陈翔宇将手里的绳子一丢:“高松,你牛什么啊,你以为你是谁啊。”

  高松毫不示弱:“陈翔宇,你可以选择退出,但是别连累大家。”

  陈翔宇却猛的冲上一把抱住高松翻滚在地:“高松,别以为我一直忍着,我就是个好欺负的,别以为我就怕了你。”

  二人滚在一块,你扯我扯的就打了起来。

  李蕾和徐冰纷纷大喊:“别打了!别打了。”

  可失了理智的人,哪里听得进去,徐冰心急地跟那些队员大声地说:“还看什么啊,还不快分开他们,这样打下去,我们就直接全队退出好了,还拿什么补给啊?”

  “队长,你看,他们那边打起来了。”陈墨小声地说。

  于欣然看了一眼:“别看他们的,我们只要尽力做好我们的就行。”

  “可不是,团队还是要一心才能办成大事,队长,筏子扎好了。”

  “好,陈墨,张栋梁,我们三个人一块去吧。剩下的队员原地等着,注意警戒,要是发现巡逻队的,先往三点钟的方向走,在那里等着我们。”

  “是,队长。”

  那边的鹰队看到狼队的下了水,也不管那么多了,赶紧把木筏也推下水去,只是没扎好还太小,也只能坐下两个人。

  徐冰和高松便上了去,紧赶着要在狼队前面抢到补给。

  不过对方三个人,人多力量大,划起来的速度比他们更快。

  徐冰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于欣然先靠近那皮艇,往木筏上搬补给品,心急地也不想太多,跳了下去往皮艇游了过去。

  堪堪从于欣然的手里,抢下了一箱补给。

  张栋梁目瞪口呆:“还可以这样的操作的?”

  “我水性好。”徐冰得意地说。

  岸上传来了信号声,有巡逻队的来了,于欣然赶紧说:“好了,我们赶紧回去,快。”

  上了岸于欣然和队员一集合,赶紧就往定好的方向逃去,拿到了补给品大伙儿都心情特别好,热情高涨的,在林子里走了半天也没有人叫累。

  天逐渐黑了,狼队队员们在补给里发现了帐篷,还有一些单兵自热食品。大家欢呼着分发食物:“队长真棒,领着我们后来居上,从高松的嘴里夺食,真是太爽了。”

  于欣然谦虚地说:“大家可别这么说,我们队的成功是每一个成员都团结付出,就凭我一个人啊,我肯定拿不到的。”

  一名队员在补给里发现了火具:“天这么黑,我们今天晚上可以生个火堆来照明,睡觉。”

  于欣然赶紧阻止:“不能生火,现在是晚上,一旦生火,随时会引来巡逻队,马上就会抓到我们的。”

  “哎啊,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笨的还真有点转不过弯来。”

  张栋梁也说:“欣然说的对,而且在森林内生火也很容易发生火灾。”

  陈墨在教着几名队员搭帐篷,她爸爸是一个超级驴友爱好者,对于搭帐篷这事,她驾轻就熟。

  于欣然和张栋梁翻着剩下的补给,发现了一张蜡纸质地的图纸,图纸上划着断断续续的地图线条,背面是一个经纬度的数字坐标,但是坐标也是散乱无序的,角上还标着一个大大的B。

  张栋梁:“这是什么啊?”

  于欣然也皱着眉头看:“刘教导员说补给里有信号枪的线索,说的应该就是这个。”可是真看不太懂,有这个图纸也觉得像没有一样,还是一头雾水。

  高松带领的狼队,士气一片低迷。

  补给没有领到,饿了一下午的肚子,个个都有气无力。

  “我们能干厉害无敌的队长,你不是有通天的本领吗?可是现在我们肚子饿得很,你倒是弄出吃的来啊?”陈翔宇冷嘲热讽地说着。

  几个队员也看着高松,着实也是饿啊。

  高松眼皮也不抬一下,看着地图。

  “高松,地图会变出吃的来吗?”

  “不会,但是我们可以去抢狼队的。”他抬起眼眸看着他们:“从地图上看,于欣然他们是向这个方向撤退的,按照时间和行进速度计算,他们应该在这个区域范围以内。我们可以去抢她的,出其不意,快速行事。我们要把她那队的东西全抢干净,一点也不要留给他们,能迅速地把他们整队都淘汰出局,那我们就胜了。”

  徐冰一脸的崇拜:“高松,你太厉害了。”

  ****

  林中的某棵树,程束阳正悠闲地躺在一杆树杈上,一边吃着饼干,一边用无线电接听着各方的说话。

  他头顶用树叶编成的帽子,身穿自制的作训服,旁边树枝挂着他的背包,怡然自得,就像是来度假的一样。

  听到高松说的话,他坐起了身,瞧瞧他听到什么?啧啧,那个不可一世骄傲得目中无人的高松,居然要去抢狼队的东西。

  狼队可是于欣然做领队,他一个男的居然也能朝一个女的下手,还要脸不要啊。

  眯起眼侧耳再认真听,高松还在那边说:“狼队体力充足,物资充沛,我们只有偷袭才能抢到食物,现在正是他们最懈怠的时候,只要我们出其不意,一定能抢到的。”

  程束阳越来越听不下去了,高松还真是小人啊,行啊,现在不是满腹的自信想要去抢他家于欣然的东西吗?行,就让他看看失败这二字是怎么的。

  高松的算盘是写得很好,但是,也得问问他程束阳同不同意啊?在这山里,他又有这个无线电接收发射机,他就是王者了。

  ****

  鹰队队员均以草木做伪装,在高松的带领下,悄悄穿过树林,隐藏在狼队营地不远处的草丛中。

  高松小声地说:“按刚才的计划,拿走他们全部补给,千万别心软,听到了没有。”

  徐冰兴奋地点头:“高松,这招真是漂亮。”

  李蕾却有些犹豫:“可是我觉的这样做是不是太狠了?好像也不太好吧。”

  高松却没有半点的心软:“孔队说的,这次训练的唯一规则,就是没有规则。兵不厌诈,不怪我们狠毒,只怪她们太大意,对敌人手软,就是对我们自己心狠。”

  拔下灌木叶子往狼队营地看,月色从树缝叶隙间倾落了下来,能看到几名哨兵走来走去,但都是一副睡眼朦胧的神态,防备的心并不强。

  高松小声地说:大家都听我口令,慢慢靠近,再出其不意抢到就跑。”

  可真是想得美,螳螂捕蝉,还有他程束阳这只黄雀在后呢,有时啊,计划得再好,但是别忘了两个字,那就是意外。

  而他程束阳,就是跳出来的意外,能破坏一切,打破所有的规则。

  手拢在唇边,学起了猫叫。

  深山老林的,也只有偶尔几声鸟叫,这突兀出现的猫叫,让那犯困的队员警觉了起来:“有猫。哪里来的猫。”

  程束阳紧接着捡了一把沙石,往狼队队员身上砸过去,这下子砸到的狼队队员,全都清醒了,大叫:“谁?”

  张栋梁率先警觉起身:“什么人?谁啊?”

  于欣然和陈墨本来是靠着的,也赶紧警觉的站了起来。四下夜色沉沉,并没有人,也没有什么声响了。

  于欣然疑惑地四下张望,又是一声猫叫,但是声音远了一些。她站起来严肃地看着远处:“大家赶快以物资为中心,全方位警戒。张栋梁,陈墨,你们往外面去搜寻一下,看看情况?”

  狼队队员立即行动,把物资紧紧围起来。

  草丛中,鹰队众人都面露焦急之色,纷纷看向高松。

  高松扼腕地折断了一根树枝:“被对方发现,立即撤退。”

  真是太可惜了,离物资也就那么点的距离,都能看到了,真是太可惜了,不过这山林里,又怎么会有猫叫呢?他也觉得很奇怪啊。

  然而计划失败,这是不争的事实。

  程束阳像猴子一样飞快爬上一颗大树,满意地看着鹰队的垂头丧气离开得远远的。高松那小样,想偷袭于欣然,可别想得美,有他程束阳在,谁也不能动于欣然的东西。

  狼队营地,张栋梁与两名哨兵在周围草丛搜查了一圈归来。

  张栋梁拿着一根树枝回来奇怪地说:“那边有刚折断的树枝,看上去是人为造成的。”

  陈墨灵光一闪:“难道是鹰队打算抢我们的补给?”

  于欣然看着那断树枝自责地说:“怪我,今天选营地只想着舒适,忽略了地形空旷容易暴露。”还真有可能来抢物资的,真要给抢了,那全队员可能又会饿肚子,她作为狼队的队长,得负这个责。

  “幸好有猫叫。”

  巡逻的学员说:“还刚好有有小石子扔过来呢,我很确定,真的砸到我的脸,我还以为是下雨了。”

  “可这深山里,怎么可能会有猫啊?”张栋梁奇怪地问。

  于欣然有些若有所思,这也许不是有猫,而是有人学猫叫来提醒狼队的人,还怕他们不放在心上,又扔了石头。

  那会是谁呢,但不管是谁,绝不可能是鹰队那边的,高松不可能允许他的队员里有叛国徒出现的。

  天刚蒙蒙亮,狼队众人坐在一起,分享着前一天赢得的食物。

  于欣然双眉紧蹙:“每一个补给点的物资都很少,我们必须找到下一个补给点。而且三天的时限已经过去了三分之一,我们只拿到了一点点的线索,也得加紧速度了,中午要找不到补给点,我们中午大概就要饿肚子了。”

  张栋梁就笑:“没事,饿不着,大不了俺带你们找蘑菇野菜,靠山吃山,绝对不会饿着的,这山里能吃的我都认识。”

  “有你在,也是我们队的一宝,不过吃的不是很重要,我们要找到线索,地图,这样才能找到信号枪,现在也不知道鹰队出发到哪里了,也不知道他们找到了没有,高松是个很厉害的人,我想,昨天他的失利不是我们运气好,是因为他们队还不够团结,等他们回过神来,他们一合作可能会比我们更快,高松在军事上很有天份,这是不可否则的事实。”

  这一点所有人都同意,于欣然点头:“补给要找,蘑菇野菜也得去找,能吃谁谁想饿着肚子是不是?”

  “队长说得没有错。”

  于欣然腼腆一笑:“好吧,那我们大家整装准备出发,就朝地图上的标志走,一个紧跟着一个,不要掉队了,一路上也不能大声说话免得引来巡逻队的人,注意警戒着。”

  在张栋梁的带领下,于欣然等几名狼队队员一起去林地里找吃的。

  大家拨开山路上的树枝障碍,不断深入山,越来越难走的路,大中午的也没有找到什么线索,也是饿得又累又呛的。

  第二天又累又饿的时候,终于照着地图找到了C区的补给,就吊在一棵大树顶上,而且补给旁边有一个巨大的马蜂窝,密密麻麻的马蜂围着那窝还在飞。

  看到了希望,可是现在又有些叫人泄气了。

  陈墨无力地说:“这个马蜂窝这么大,看着都叫人害怕,这怎么拿得到补给啊,孔队他们,还真是绝了。”

  于欣然也皱着眉头看着,这真的是难度很大,马蜂可不是闹着玩的,一旦被蛰着,可能也人有生命的危险。

  “队长,这可怎么办啊?”队员们看着主心骨于欣然。

  “我想想办法?”马蜂最怕什么呢?

  “队长,这个我有办法,交给我就是了。”张栋梁走了出来:“我保证能把补给拿下来。帮我拿着包,刚才咱们从溪水里走过来,我需要一个学员来帮忙。”

  也不说什么,不过于欣然也很信任他,马上就叫了个男学员去帮他,没一会儿张栋梁就回了来,他全身露出的皮肤都涂满了厚厚的泥巴,像个泥人一样。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张栋梁往头上又披了两件衣服,飞快地抱着树就爬了上去。

  大家紧张地望着树顶,在张栋梁靠近马蜂窝的时候,每个人都大气也不敢出,屏着呼吸看着他。

  有马蜂在他身边绕着,但是没有攻击他,他越越过马蜂将补给轻轻地解了下来,于欣然也松了口气,这张栋梁可真是有办法啊。

  大家抬着补给到了安全的地方,打开一看只有一些吃的,还有一张地图。

  于欣然挥舞着手里的地图:“大家快看,这是新的线索。孔队长说过,四个补给点有四份线索,我们找到了B区和C区,那看来剩下的两份分别在A区和D区。”

  陈墨指着地上的地图:“我们现在是在C区,距离D区最近,所以我们下一个目标,就是去D区是吧?”

  “没错,大家也都饿了,赶紧吃点东西,马上就出发去D区。”

  这是一场讲究速度和运气的比赛,她也不知道高松那边怎么样了,不过她相信以高松能耐,不可能一无所获的。

  快入夜的时候,终于到了D区,走了没一会儿张栋梁就停了下来:“队长,你看,这是有走过的痕迹。”

  的确是,踩低在地上的山草,折断的小树枝,都明显地是有人走过的痕迹。

  陈墨小声地问:“队长,这会不会是巡逻队的人?”

  于欣然低头认真地观察:“我看不像,应该是高松他们,巡逻队一般都只是三人一组,而且他们脚步轻盈,几乎不会这样扯断这么多的树枝灌木的,他们比我们快了一步,也许可能已经拿到D 区的线索了。”

  一个学员很直接地说:“队长,要不然我们干脆抢了他们的线索,反正他们也打过我们的主意,孔队长不是说过了吗?我们的规则,就是没有规则。”

  于欣然反对:“那不行,他们曾动过这样的念头,肯定在这方面会防范得很严,到时别偷鸡不成反蚀把米的,与其有这样的打算,还不如好好来研究一下我们二份线索,看能不能找出什么蛛丝马迹来。”

  于欣然看着手里的两份蜡纸,看了很久没有看出什么名堂,将两份蜡纸重叠到了一起,部分断的线条连续了起来。

  “大家快来看,有线索了。”

  所有人一下子打起精神来,凑上前去,也都看得明白了。

  “可惜我们只得到了二份,这线索也只有一半,还有一半在高松的手里,如果不凑齐在一起,不管是鹰队还是狼队,都无法获知信号枪的位置。”

  “那怎么办?”所有人看着于欣然。

  “我想必要的时候,我们可能要跟他们合作。”

  “不行。”有个学员反对:“他们本来还想抢我们的,现在还要跟他们合作,我不同意,再说了,他们现在也未必就能看出二张蜡纸的苗头啊?”

  于欣然却摇头:“千万不要这么轻敌,也不能高看我们而低估我们的对手,高松是海陆空天才少年,我相信他肯定也能找到的,如果不合作的话,那我们双方都拿不到信号枪,大家都输,但是我们来这里,不是要一无所获而回的,是不是?”

  所有人都沉默了,于欣然接着说:“为什么不试着共羸呢,这或许又是孔队长的别有安排,让我们认识到一个道理,就是只有共同和利益,没有永远的敌人。”

  “我觉得队长说得有理,我赞同。”陈墨第一个出声支持。

  于欣然看了大家一眼:“你们大家呢,没关系,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说。”

  她说的那一番话大家思量着,也没有人再反对。

  于欣然很是高兴:“我们这一队这么团结,我想,应该不会一无所获的,就算是跟高松他们一块儿竞争,也未必就会输啊,我们也要对自己有信心是不是?张栋梁,这样吧,你和陈翔宇平日里的关系好,他们现在扎营的地方应该也不远,你跟他私下里谈谈,看看鹰队那边的态度,我们这边反正都是愿意合作共羸的。”

  张栋梁拍拍胸膊打包票:“行,这事就交给我了。”

  再走不远,果然是鹰队扎营的地方,如于欣然所料的那种,高松得到了A和D区的线索,停下没走,像也是在等着她们一样。

  张栋梁没一会就回来了:“队长,高松是在等我们,他们的态度也是合作的。”

  果然真的是不能小看对手啊,她能研透的,那么聪明的高松,也不会比她差,于欣然笑着点头:“行,那我们就去集合一起研究吧,不过要事先声明,能者得到信号枪,谁也不能抢,谁想得到,接下来就看各个的真本事了。不过现在我们已经很累了,我觉得我们好好休息一晚上,明儿才更有精力去争信号枪,大家意见如何?”

  每个人都没有意见,于欣然的决定和出发点都很细心,都是为了他们好。

  大早的于欣然精神饱满地带着学员和高松他们接头了,大家心平气和地坐在一起,四张地图放在一起,然后索性就完全的明显了。

  于欣然高兴地说:“坐标是N43°51′40.69,大家记住了。”

  高松也赶紧收起他的地图:“鹰队队员,马上朝信号枪的位置出发。”

  不太远,谁先到自然就有谁一份。

  大家同一路线,快速地往目的地而去。

  信号枪的位置在一个悬崖削壁上面,从上面垂下了五条绳子,但是只有四副装备。

  高松一马当先,拿了一副装备穿上极快地就往上爬,还拿了一副扔给后面的徐冰。

  于欣然先给了张栋梁:“快,你爬得快,要快点上去,到顶了再把装备扔下来给别的学员。”

  “明白,队长。”

  于欣然也赶紧穿好往上爬,刚爬了上去,就听到张栋梁说:“队长,这里的箱子全是空的,没有信号枪。”

  “啊,这,不可能的啊?”明明就是这里啊。

  高松将箱子全都打开了,数个箱子空空如也,真没有信号枪的位置。

  他们说的话,孔新和刘天宇也听得清楚,这怎么可能,明明信号枪就放在上面的。

  耳朵声音忽然一阵的吵杂,然后就听到一个调侃的声音清昕地传了进来:“哈罗,孔队长,刘教导员,我是程束阳,消失了几天你们没看到你,有没有想我啊,我可想着你们呢,现在你们一定发现了信号枪不见了吧,出来朝天空看看。”

  孔新惊叹得说不出话来,看向指挥部的帐篷外面。

  一颗信号弹升上了天空,炸开绚丽的光芒。

  “孔队长,你听好了,从现在开始,由我来制定新的游戏规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飞行少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飞行少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