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赖着不走
小十2019-09-17 14:4210,811

  白晃晃的日头刺眼得叫人不敢直视,放了暑假的隆州一中,也没了往日的热闹喧哗,鲜花和长联倒是显得刺眼了。

  “隆州一中欢迎空军青少年航空学校精锐班集训营。”

  程束阳看着那标语,还有熟悉的校门,真不知是好笑还是感叹,真是巧合得令人讶异啊,隆州一中就是他的母校,前些时候他都还是这学校的风云人物呢。

  “程束阳,你怎么来了?”

  程束阳回头一看,可不就是于欣然,一身合身的运动服干净俐落,瞧着青春靓丽神采奕奕叫人移不开视线的。

  到底是校花,并非是浪得虚名的。

  程束阳有些吊儿郎当看着她:“于欣然,你不也来了吗,就许你来,不许我来啊。”

  “切,也不知是谁口口声声说不来的。”她白他一眼,拉着箱子往门口去。

  程束阳快走二步追上了她,倒着走笑着跟她说:“于欣然,这隆州一中可是我的地盘,这的一切我都熟得很,哪里好玩的我都知道。”

  “拜托,我可不是来玩的,别挡道儿,我要进去了。”

  门口保安严肃地拿着名单核对:“于欣然。”

  “对,我是于欣然。”于欣然一笑。

  “好,你可以进去了,往左侧那幢楼去集合。”

  “鲁叔,还有我,程束阳。”程束阳笑嬉嬉地凑上脸来:“快点快点,我得帮女同学把箱子提进去。”

  门卫却摇头,拦住了他:“这上面可没有你的名字。”

  程束阳有些傻眼了:“不可能啊,鲁叔你再好好的看看,我可是去北京通过了初选的,你不信可以于欣然,她可以给我作证。”

  于欣然也点头:“是,这一点我可以作证,不过他当时也说了放弃。”

  门卫把名单给他看:“这上面可没有你的名字,程束阳,我可不能放你进去。”

  程束阳有些着急了:“鲁叔,你去给我问问是怎么一回事,我真的不骗你,我是过了初选的,这次的教员员是刘天宇,队长是孔新,我没有说错吧。”

  “你跟我急也没有用,孔队长可跟强调了,这上面没有名字的,一律不许进来。”

  于欣然调皮地挥挥手:“拜拜喽,程束阳,谁叫你在北京的时候嘴硬,活该吧。”

  这样的结果可是程束阳万万想不到的,他现在可是一心就想着能进这空军精税班里培训,这事还跟他爸打下包票了呢。

  心急得团团转,可是也没办法啊,鲁叔照规矩办事,说不给他就不给他进。

  看着最后一个人进了去,门卫鲁叔就将大门给拉上,他也顾不上什么大声朝里面嚷嚷:“孔新,孔大队长,刘天宇,刘教导员,我是程束阳啊!”

  门卫赶他:“程束阳,你这小子,别在这里嚷嚷,人家里面可在集合训练呢。”

  “不许我进去,我就在这里叫,叫到他们出来为止。”

  “你这小子,不是欠揍吗?可真是的,走走走,走远一点。”

  孔新一身笔挺的军服出来,冷着一张脸十分威严,门卫赶紧张说:“孔大队长,我这就把他赶走。”

  程束阳一看到他,腆着脸上前去招着手:“孔大队长,你不记得我了,我是程束阳啊,我明明过了初选的。”

  孔新利眸扫了他一眼:“我们空军青少年航班精锐班,不是难民营,不是你改变主意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程束阳也认真地说:“孔大队长,我想明白了,我也想清楚了,我是真的想参加这个精锐班,我不会再轻言说退出的。”

  孔新冷笑,只丢下两个字给他:“迟了。”

  说罢也不多浪费一个字,转身就往集合楼去。

  刘天宇走了过来:“真不让他进来啊。”

  “一个没有立场,没有理想,没有坚持的人,来了也只是淘汰的结果,我们空军飞行员必须要有坚韧的意志才行,有点本事就自以为了不起的,绝对做不成一个优秀的飞行员。”

  旁的也不多说了,看了一眼集在一边的学员,猛地一吹口哨:“集合。”

  刘天宇觉得有点可惜,但是孔新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全体都有,立正。”

  “我是孔新,也是本次青少年航校精锐班的队长。”

  “我是刘天宇,是你们教导员,你们不管是生活,还是学习上遇到了什么事,都可以来找我。首先我代表空军青少年航空学校欢迎你们,能坐在这里的每位同学都是经过严格筛选后选拔出来,可以说,是身体素质,以及心理健康都接近完美的年轻人,你们是幸运的,也应该感到荣幸,能够在这个暑假参加青少年航校精锐班的综合素质测试。”

  孔新也敬一个军礼:“刘教导员好听的说完了,那就由我来说两句不好听的,虽然你们通了前期严格的选拔坐在这里,但是不要觉得自己有什么了不起,因为接下来还有更佳残酷的综合素质测试在等着你们。既然来到这里,你们就不要再想着舒服两个字,从今天开始,每一天,对你们来讲都是极大的考验,在坐的有二十名学员,如果综合素质测试不达标,即使你们之前的体检过关了,依然会被淘汰,不停的淘汰,因为要想成为一名战斗机飞行员,我们只要最优秀的,也就是最后,能够坚持下来所有的考验。”顿了顿,他又无情地说:“谁吃不了苦,受了累的,现退出还来得及,在训练上,我要求的是绝对服从。”

  台下所有的年轻人都被孔新的这些话震慑到了,面面相觑的,不过心里也有数,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真要成为一名合格的飞行员,就得经过严格而又残酷的训练。

  刘天宇忙笑着打破尴尬的气氛:“好,该说的孔队长也跟大家说了,大家先去领衣服,回去换上衣服,看看合不合身。还有一点需要跟你们强调一下,就是在上课和训练的时候是不允许使用手机的,一经发现立马没收。”

  程束阳趴在围墙上也满不是滋味地听着,要不是那时嘴贱,他现在也和里面的人一块儿集合了。

  都是那孔新孔大队长,一点人情也不讲。

  真要这样灰溜溜地回去,那不让人笑死,不行,他不可以就这么放弃,这隆州一中可也算是他的根据地啊,他要进去那可是轻而易主的事,只是手段有些上不得台面而已。

  “集合。”喇叭的声音一震,男女宿舍的学员都慌乱地跑了出来。

  孔新站在烈日下,面无表情地看着钟表。

  “一分三十秒,全不及格,全体都有,俯卧撑三十个。”

  “啊。”有人苦叫。

  这太阳那么烈,居然要他们在这做俯卧撑啊,这孔队长是不是太狠了啊。

  “不想做的,可以马上离开这里,我的集合时间是一分钟,以后超过一秒,做一个俯卧撑。”孔新冷漠地说。

  也没人再叫苦,纷给就趴了下去开始做。

  女孩子就吃力一点了,咬着牙也得做,于欣然有些庆幸自个学了多年的舞蹈,身体轻盈许多,三十个俯卧撑也还算是应付得过去。

  三十个一做完,有两个女孩子趴在地上有气无力的。

  孔新一吹哨子:“立正,站好。”

  然后一个个检查装扮,挑出几个:“你,你,出来,俯卧撑二十个。”

  陈翔宇抬起头:“孔队长,为什么?”

  孔新站在他面前:“以后有什么事,先说报告。”

  “报告孔队长,我不明白为什么我要出来接受惩罚。”再二十个俯卧撑,他觉得这是惩罚,他的衣服着装什么跟那些指出来的学生不一样,他是整齐的。

  孔新看着他的头发,挑剔地说:“帽子也算是戴好了吗?作为一个军人,就得遵守所有的规矩。”

  陈翔宇顿时就泄气了:“是。”狠狠将帽子一压,戴得齐正了。

  为了好看,他刚才在宿舍里还用发胶将头发梳得高了,孔大队长果然是一个心细如发的人,而且严格得近乎冷血。

  “二十个俯卧撑。”孔新一声令下。

  陈翔宇当即就趴了下去,开始做了起来,只是奈何先前已经做了三十个,现在再做就十分吃力了。

  “1,2,3…。”一个个动作越来越慢,越来越吃力,汗水也大颗大颗从额头下滑了下去。

  另一个更响亮的声音,盖过了陈翔宇的,让所有人都讶异地看了过去。

  不远处一个男孩也趴在地上在做着俯卧撑,于欣然惊讶地叫出声:“程束阳?”

  “于欣然,他是你的男朋友吧?”徐冰忽然了挤眼笑。

  于欣然脸轰地就红了:“瞎说什么,才不是呢。”

  “在北京的酒店里我们可都看到了,他是追着你来的,还拉着你不放呢。”徐冰还在笑话她。

  她就不喜欢于欣然,长得比她好看的女生,她都不喜欢。

  于欣然有些气恼了:“徐冰,你别无中生有。”

  “正经考上的时候,不当一回事,现在又来捣乱了吧。”高松冷哼一声:“有毛病。”

  孔新和刘天宇看了一眼,朝程束阳走了过去。

  程束阳笑嬉嬉地从地上起来,拍拍手:“孔队长,我没有穿好衣服,我也再罚了二十个俯卧撑,已经完毕。”

  孔新浑身冰冷的气息,明明是盛夏的天气,热得叫人有些喘息不过来,可是他就像一个自由行走的冰柜一样:“程束阳,请你出去。”

  程束阳倒也不怕他,还是一脸坚定响亮地说:“报告孔大队长,我想加入空军青少年航班精锐班。”

  孔新眯起眼看他:“你凭什么认为你能加入精锐班?这里不是你来去自由耍性子的地方,哪儿来回哪儿去。”

  程束阳还是大声地说:“报告队长,我觉得你对我不公平。”

  孔新转过身:“你没有资格跟我谈论公不公平。”

  程束阳还是不死心,试图想要说服他:“可是我很优秀!像我这种天生优才,只有特殊对待,才是一种公平。况且,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这不已经醒悟选择弃暗投明了嘛。”

  这不要脸的话一出,引起了学员们的轰然大笑。

  这脸皮啊,还真不是一般的厚。

  孔新却依然不为所动:“刘教导员,麻烦你把他带出去,不要打扰我们精锐班学员的训练。”又正色地看着散乱成一团看热闹的同学,冷肃地说:“这是在看耍杂的吗?全体都有,五十个俯卧撑。”

  瞬间一片哀嚎,孔队长这是想弄死他们啊,第一天要不要这么狠。

  后面的程束阳却反其道叫:“五十个俯卧撑算什么,我跟玩儿似的。”

  于欣然恨不得一脚就能把这程束阳踹出学校去,这家伙真的是来捣乱的,要不是他,也不用再加罚这五十个俯卧撑,真是要命啊。

  可是还是得做,咬着牙也必须做完,孔队长说得没有错,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只有经得起层层磨练的人,才能做一个合机的飞行员,这机会于所有人来说太难得了,都会好好珍惜。

  **

  从小到大,程束阳一直也算是顺风顺水的,虽然家里没能让他过上富足的生活,但是爸爸却没有过多的管束他,他要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过多的干预。

  可他也明白,其实一开始也不是这样的,爸爸对他还是很期望,他今儿个喜欢这样,明儿个又沉迷别的,理想于他来说是什么,他不知,反正还年少,也是见步走步,大把的青春,大把的时光呢,船到桥头自然直。

  后来沉迷于音乐,他以为他找到了他人生的理想,然而他也不敢去想,日子太久了之后,没有鲜花与掌声,在浮华虚世里,如何安放他一颗不安的心。

  现在想前几天怎么就那么混呢,恨不得都抽自个。可放弃,那不行。

  虽然别人的嘲笑也会让他难过,可究竟不是最重要的,他一向嬉皮笑脸来掩遮着有些卑微的自尊心。

  在飞机上看到刘天宇那么果断俐落地救下那乘客,还有孔新,临危不乱地让飞机平安落了地,不是他们的幸运,是他们学识丰富,勇敢于凡人。

  只有优秀的人才会这么的有自信和底气,他何尝不想去。

  中午的时分,那些同学肯定在食堂里吃着美味营养的饭菜,可他生怕错过什么,买了个烧饼缩在训练场外面的墙下啃着,一边竖起耳朵听着里面的动静。

  风燥得像火一样,时时刻刻想要叫他放弃,人家都不让他进去了,人家也不要他这样的学员了,他却还不走,还要在这里遭人嫌的。

  可是休想他走,他下定了决心,就在这里磨着,如果他真的足够的优秀,那孔新和刘天宇会对他另眼相看的。这样的结果是他作的,现在就必须压下所有的尊严和傲气。

  同学们让孔新揉了一上午,也累得谁也没有心思说话了,没一会就睡得又沉又阳了。

  程束阳翻墙进去,也没人发现,他可在这儿生活了几年,对每个角落都熟悉,轻而易举地就摸进了男生宿,看着搁在一边的空军飞行服,二眼发光。

  手忍不住伸了过去,拿了去厕所换上,真适合,穿上整个人都精神焕发啊。

  号令一响,安静的宿舍楼里马上又兵荒马乱起来,经过上午的折磨,谁都不敢拖沓半分,一分钟不到,宿舍楼里就安静得没有任何的声响。

  孔新看着钟表,有些满意了,但也没表露出一点的痕迹。

  这些学员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的,个个都是聪明的人,而且也优秀,经过上午的整合之后,这不,现在进步不是一丁点。

  不过其中一个就刺眼了,他上前去:“高松,你是怎么回事?”

  “报告队长,我的衣服不见了。”

  “在我这里没有任何的理由,趴下,二十个。”

  “是。”高松一咬牙,趴下就做。

  他做得很标准,没一会也做完:“报告队长,二十个完成。”

  “归队。”

  他黑着一张脸进入队伍,孔新又说:“今天下午训练的科目,大家应该已经都看到了,一共七个训练科,必须要,一气完成,第一关,跨桩。第二关,翻矮墙。第三关,高板跳台。第四关,水平衡梯。第五关,独木桥。第六关,翻过高墙。第七关,匍匐过低桩网。最终摸到旗杆者过关。我来给大家先做个示范。”

  刘天宇一吹哨,孔新就迅速跑动起来,身手敏捷无比,这些艰难的训练项目,可到了他那里,就像是展现他的身手一样,帅气无比。

  学没有好好看清楚,眨眼间的功夫他就已经摸到了旗杆。

  于欣然使劲地鼓掌,孔新真的好帅啊,就像是天生的军人一样。

  孔新面不改色地跑了回来,刘天宇笑道:“孔队长的速度是一分四十九秒。”

  “大家都看好了,我现在不要求大家跟我的速度一样,但是我希望有一天你们都可以超过我。”

  那是不可能的,众人心里默默地说。

  “好,谁第一个先去?”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第一个啊,要是丢脸可是丢得大,谁也不愿意啊。

  没有穿军服的高松站了出来:“我。”

  孔新有些欣赏他:“好,高松,你第一个,听我口令,预备,开始。”

  哨子一吹,高松也跑了起来,速度挺快的,各种动作也做得相当的标准,真不愧是海陆空天才少年,也还真是有二把刷子。

  于欣然第两个上,一吹响哨子的时候,脑子里就放空一切杂乱的事,聚精会神来完成所有的项目,跨栏于她来说没难度,跳过去就像跳舞一样轻盈,可是几个项目下来,还是累得够呛的,不过也算是给女生开了个好头了。

  好几个同学要么掉下来,要么卡在高墙上翻不过去,状况百出,孔新的脸色也越来越不好看了。

  刘天宇安慰他:“这只是开始,好好训练肯定不会有那么多意外的,你看你看,这个学员跑得真快,是谁啊?”

  阳光下,一个穿着训练服的男生像离弦的箭一样跑到跨栏边,长腿一抬,姿势优美地就跳了过去,像只小猎豹一样,身手俐落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翻墙,过独木桥,爬铁丝网也全是一气呵成,看那速度绝对不会比男生队里最优秀的那个高松差。

  刘天宇笑了:“这是哪个同学,一会儿好好看看。”人才啊。

  少年摸上旗竿的时候,他按下秒表:“两分钟,啧啧,这是今儿个所有里最好的成绩。”

  少年逆着光走近了,裂着嘴笑:“孔队长,这也太轻松了吧,你看,我跟玩似的。”

  孔新眯起眼,不悦地看着程束阳:“你怎么又在这里?”

  高松不待孔新回答,就冲了上去一拳就要往程束阳脸上挥去:“原来是你偷了我的衣服?”

  程束阳反应很快就往一边躲闪:“能好好说话就别动手,别说得那么难听,我只是借来穿穿而已,我又不是不还你了。”真倒霉,拿谁的不好,怎么偏偏就是这高松的。

  高松怒叫:“不问自取就是偷,程束阳,马上脱下来还给我。”

  程束阳狡猾地道:“我也想还给你,可是现在不行啊,我里面可没有穿衣服哦,这么多的女孩子在,不合适吧,你看你看,于欣然她们可都看着呢。”

  说罢还不要脸地回头对着于欣然眨了眨眼睛,于欣然把头扭到了一旁。

  徐冰笑:“我说得没错吧,程束阳肯定是喜欢于欣然的。”

  于欣然脸红耳赤:“不许胡说。”

  “这大家可都听到了,这么多女孩子他谁都不说,就提于欣然的名字。”

  于欣然也有些气恼地瞪着程束阳,真是的,干嘛提她啊。

  孔新走上前去:“程束阳,你过份了,居然跑到宿舍里来偷我们学员的衣服。”

  程束阳收起了不正经的笑,一脸的认真:“孔队长,我是真的想进空军青少年航班精锐班,我刚才的表现,你刚才也看到了,我觉得我做得比他们都好。我也道歉,我不该这样拿走高松的衣服。可我真的很想和大家一起接受训练。”

  孔新生气的看着程束阳。其他人看着孔新,等待孔新的决定。

  孔新却不为所动:“大家解散自由活动五分钟。高松,五分钟后集合,穿好你的训练服,解散。”

  孔新说完,转身不管了。

  男生们坏笑着逼近程束阳啊嚣着:“扒了他的衣服,扒了他。”

  程束阳一看情况不妙,扭头就要跑,被学员一把抓住按在了地上扒着衣服。

  这孔新可真是够狠啊,居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任学员这么对他。扒得只剩下一条内裤,他捂着身子也只能低头一溜烟地跑了,难不成还要留下来把面子里子全丢光光吗?再说,他真也不想让于欣然看到这些的,太丢脸了。

  下午的训练,体力都要透支了,可坚持下来又觉得别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自豪感。

  欣然也躺在床上摊着,啥也不想做,什么也不想。

  体能训练可没有半点的水分啊,每一分的力气都会榨光。

  不过八卦的徐冰却不放过她,拿镜子照着晒得红红的脸,又看看于欣然那还白嫩的脸,有些嫉妒,人比人,可真是气死人啊。

  于欣然长得好看,这是不争的事实,很多男生都偷瞄于欣然,就连高松也多看了她几眼,徐冰心里可别不是滋味的。

  同在太阳底下晒,怎么于欣然的居然没啥变化。

  这脸晒得红了,就有脱皮,然后变得黑黑的。

  “于欣然,你用的是什么防晒霜啊?”

  “也没什么特别的,最便宜的那种。”她可不喜欢在化妆上下功夫。

  徐冰才不相信呢,这分明就是藏着不想跟大家分享呢,到时候大家晒得黑黑的,就她一个人白着,那些男学员不看她看谁啊,自私鬼。

  笑了笑,捉狭地说:“于欣然,你那个程束阳可也真够逗乐的啊,为了追你什么招都能使得出来,也真是够拼的啊。”

  于欣然有些气急:“徐冰,你可不要再胡说八道的了。”这无中生有的事,再说,就像成了真一样,到时人家怎么笑话她啊,她来这里可就想着要做一个优秀的空军飞行员。

  徐冰还是不服气地说:“今天男生扒他衣服的时候,他说就不想让你看见他出丑,不信你问李蕾和陈墨,他是不是说了你的名字。”

  另外两个女孩小声地说:“呃,好像是。”

  “不管他怎么说,反正不可能是你们所想的那种关系地,有这精神来说这些乱八糟的事,还不如一心一意想着怎么训练好呢,这样也不会卡在墙上上不去了。”

  她这么一说,徐冰的脸色就沉了下来,这于欣然可是笑话她啊,今儿个下午她就是卡在墙上上不去,狼狈得紧。

  “嘿嘿,你想着掩饰,可是人家程束阳不想啊,他来这里,就是为了你啊。”

  于欣然有点生气了,板起脸:“徐冰,程束阳想来上精锐班是他的事,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我们不熟。”

  火药味逐渐有些弥漫,一个非得说人家有恋情,一个不认同, 都是同一个班的,要是闹翻了脸可不好。陈墨赶紧打圆场:“好啦,都不要说话了,今天的训练也是够睡的了,明儿个指不定还要早起呢,快点睡吧。”

  于欣然真是有些气了,气徐冰扯着这事不放,也气程束阳,干嘛老是提她的名字啊,还嫌别人看不够热闹吗?真是的。

  月色清凉如水,一中的夜也变得安静无比。

  趁着没人,程束阳在训练的场地一次次地训练,直到体力贻尽,然后喘着气走到操场的一角,看着寂寥的星星。

  长长的影子投在他的身上,他看见来人一骨碌就站了起来:“刘教导员。”

  刘天宇看到他还在,有些意外:“程束阳,现在几点了,你怎么还不回家?”

  “报告指导员,我不回家,我来的时候跟我爸立了军令状,我一定要上这个精锐班,我要做一个飞行员。”

  “有些事,不是你想,就能做到的。”

  “我知道,刘指导员,可是人要是不想,就什么事也做不成。”

  刘天宇一笑:“好吧,你这小子,这话也不无道理,这么晚,你吃饭了没有?”

  程束阳摇了摇头:“没事,饿个一顿没什么。”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今天我也知道你跟着瞎整了一天,给你的。”两个包子扔了过来。

  程束阳赶紧接住了,不客气地吃了起来。

  训练是需要很大的休力,说不饿那是假的。

  “听我的话,吃完了这包子还是回去吧。”

  程束阳摇头坚定地说:“刘教导员,我是不会回去的,我真的很想上这个精锐班,我保证,我也一定会好好学习的,我要做一个打不死的小强,就赖着看你们训练,跟着训练。”

  刘天宇好笑地摇头说:“你说,你这么好的一个料子,费那么大力气进入了初选,却又轻易的放弃了。”

  程束阳放下手里的馒头,看着远方的天空叹了口气无比的沮丧:“我真不知道自己的脑子会在什么重要时刻突然抽筋儿,我后悔死了,现在谁都不喜欢我,孔队长也不要我,刘教导员,你能不能再帮帮我说说情。我真的很想进精锐班,我也会好好训练,我不会轻言放弃的,要是他不同意,我就一直磨,我要磨到他同意为止。”

  刘天宇没说话,摇摇头,这也是个倔强的孩子啊。

  刚回到楼下就看到孔新,犀利的眼眸也看在操场那边。

  “程束阳那小子还在呢,这一次看他是真的是铁了心,孔队,今儿个的训练我看他是真不错,好好培训假以时日肯定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其实咱们也没有真把他除名,这么磨着他,倒又是何必呢?他可跟我说后悔得肠子都青了,还说一定要磨着,缠着,就赖在这儿不走了。”

  “咱们这空军青少年精锐班,难不成是磨着缠着就能进来的,那成了什么,就看看他小子能坚持几天。”

  “那这样吧,也别赶他走,吊着他,他要是坚持不了走了,我们也不遗憾,没有恒心的人,是永远成不了大事的。”刘天宇私底下还是真想留下程束阳,这是第一次办这样的班,如果交不出亮眼的成绩,那对不起组织上的信任。

  孔新没反对:“那就再看看。”不得不说,今儿个的训练成绩,吊儿郎当的程束阳倒是比那天才高松还要厉害。

  他也并非是要针对程束阳,而是这人啊,得到不懂理珍惜,不磨磨他,到时轻言又放弃,浪费的不止是时间而已。

  看看时间,晚上九点半,他拿起喇叭猛地一吹。

  安静的夜,又变得兵荒马乱起来。

  每个学员都哀怨无比,可是也都是敢怒不敢言,孔大队长还真是想揉死他们啊。

  这大晚上的,难道还要再训他们吗?今儿个都训了一天了,队长不累,他们也累得只剩半条命的啊。

  孔新看着时间:“全体都有,俯卧撑十个。”

  个个叫苦连天,但是也知道这冷血大队长说一不二的,越是反抗,可能罚得越多,也不多说纷纷趴下去就开始做。

  “最好都给我听好了,不管什么时候,也不管什么情况,我一吹起哨马上就集合,谁要是有意见,谁要是不想服从我的命令,可以马上离开,好,解散。”孔新说罢也不看最后面那个忽兀出现的影子,也不赶他。

  让他也最好看看,这可不是来闹着玩儿的、

  陈墨小声地跟于欣然说:“队长可真是狠啊,他说那话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今天晚上还会再这样忽然集合?”

  于欣然想了想:“这可不好说,我直觉是还会有。”

  “那回去就别脱下这训练服了,要不然再做俯卧撑,我觉得我会死的,我现在都快支持不住了,欣然,你还真厉害,我都佩服死你了,所有女生里就你的动作做得最好,也最快。”

  于欣然也苦笑:“我也是一口气撑着啊,只有坚持下去了才是胜利。”

  一开始大家也是防着孔大队长再次吹哨集合,打起精神来和衣而眠不也睡得太沉。

  可一天的体力训练也实在是累得惨,也没多久就进入了香甜的梦乡。

  凌晨催命的哨声又响了,也不知响了多久,所有人到操场集合的时候,孔新的脸色黑得几乎要跟夜融为一体。

  “全体都有,绕着操场跑一万米。”

  “队长…。”

  哀叫声连连,孔新充耳不闻:“不想跑的,可以到我这里来报到,明天收拾东西走人。”

  高松带头跑了起来,于欣然一咬牙,也赶紧跑。

  说再多的废话都是没用的,还不如赶紧跑完赶紧解脱。

  刘天宇也惊讶:“孔大队长,这是不是太狠了?他们还是刚来的新生,是不是要循序渐进为好。”

  孔新却反驳他:“这帮孩子自由散漫,纪律性不强,如果不在一开始立好规矩,后面怎么管?训练出优秀的飞行员就必须要严格,要是现在受不了苦,往后更艰苦的训练,还指望他们能捱得住吗?”

  刘天宇是不赞同,但是也说不出什么反对的话来。

  但希望不要出事吧,要不然怎么跟学生的家长交待。

  “欣然,我不行了,我跑得肚子都痛了。”陈墨觉得难以坚持了。

  于欣然放慢了点步子:“加油啊陈墨,坚持住,坚持住了就是胜利。”

  “喂,于欣然,你不会不行了吧,跑得跟蚂蚁一样慢。”轻松的嘲笑声让于欣然讨厌,又是程束阳。

  “怎么哪都有你?”

  还老来跟她说话,要让徐冰看到,又不知要说什么了。

  程束阳露齿一笑:“是啊,我一直都在,加油吧,别做个弱者。”说罢加快步子,没一会儿的功夫就追上了最前面的高松,甚至超越了他。

  高松一瞧见他,抓紧了拳头加快了速度,程束阳就偏要压倒他,他要让孔新看看,他是优秀的,所以也越发的跑得快。

  二人就像是离弦的箭一般,跑进浅浅的白雾里。

  一圈,二圈,几乎都是一样的速度,孔新也没阻止,就静静地看着。

  蒙白的早晨,变得越来越亮,夏天的晨,多了几分的温柔与清凉。

  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子提着东西进来,随着步子那裙摆就像水波纹一样散开,纤腰细细,别有一股子风韵万千的味道扑面而来。

  她走得不急不徐,盈盈曼曼像是一道秀丽的风景线,很吸引人注意。

  走到孔新和刘天宇的面前,歪头将耳边的发绾到耳边甜美一笑:“你们好,我是方棠,是精锐班的随班医生,我不管你们现在训练什么,但是我想必须停止。”

  “不行。”孔新马上就反对。

  方棠挑挑秀眉:“人的体能在凌晨3点到5点都处于相对最低态,如果在此时间里从事体育运动易出现疲劳,且“负荷量”过大时,很容易发生运动损伤,你想让这些孩子们像你一样因为身体问题都退出吗?孔大队长,你可别忘了,他们不是你,他们还是孩子。我是随班医生,他们的健康我管,一切有损健康的事,我说了算。”

  那明媚又澄净的眸子直直地看着孔新,一字一句说得坚车有力,孔新忽然有点不敢直视了。

  吹响了哨子:“停,全体回去休息。”

  方棠一笑:“孔队长,这才是正确的选择。”

  学员都喘息着去休息,就剩个无处可去的程束阳,有些眼巴巴地看着孔新。

  孔新也不理他,转身就走。

  刘天宇小声地问:“真要再晾着他?”

  “等体能关过了再说,还好几天呢,不急。”孔新现在更有兴趣想要磨着程束阳了,那小子即然那么想进,那就给他几天的时间在这里赖着。

  “孔队,这样也不是办法吧,他吃饭管不管啊?”

  “反正我不管,你要管,我也不反对。”

  刘天宇明白了:“合着要让我做好人了。”

  这一次的学员,都还不错,体能这关地居然都挺了过来,孔新也准备进行第两个阶段的综合素质测试,野外求生,那可是一个重要的环节,如果没有过关,就会在考核的之后淘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飞行少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飞行少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