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做飞行员
小十2019-09-17 14:4215,979

  在那个明媚的初夏,于欣然抬起头,眯着眼睛望着面前一览无余的天空,天空蓝得让人心醉,映在于欣然的眼眸里,空旷而辽阔。霎时间,六架战斗机风驰电掣地划过这片蓝天,它们在空中翻转追逐,留下无数道变化莫测的白色尾影。

  于欣然周遭的声音陡然热烈了起来,无数女孩拼命高喊着“金头盔!孔新!金头盔!孔新!”飞机轰鸣,欢呼声此起彼伏,这是空军“金头盔”自由对抗赛的赛事现场。

  在这海浪般的尖叫声里,于欣然身后的一个声音格外高亢,她回头一看,果不其然,是今天上午还口口声声说“飞来飞去一点都不好玩,我才不去看”的露露。见于欣然似笑非笑地盯着自己,露露顿时不好意思起来:“没想到比赛这么刺激,还有那个孔队长,真是帅呆了!”

  于欣然调侃她,“这就成孔队长的粉丝了?”

  露露很认真地点了点头,“必须啊,还是死忠粉!”

  于欣然转回身,重新将注意力挪回头顶那片湛蓝的天空,赛事正在紧张地进行当中。

  战斗机轰鸣着划过苍穹。她们口中的孔队长孔新,正戴着头盔和氧气罩,驾驶着编号J-0129战斗机,在空中进行着复杂的作战动作。

  两架僚机紧跟在孔新战斗机左右两侧。

  远处,三架敌机对着孔新的战斗机冲来。

  头盔后,那张俊秀又不乏坚毅的脸上慢慢地浮现出一缕微笑,眼眸清亮,飞扬的神色与其说是骄傲,不如说是对自己的能力与判断力的极其自信。

  撞在他的手里,算是那些对手倒霉了。

  孔新拿起对讲机,冷静的声音在机舱内响起:“幽灵呼叫总部,发现敌机,距离15公里,位于左侧35度。左右僚机机动规避。”

  左僚机飞行员:“猎鹰收到!”

  右僚机飞行员:“秃鹫收到。”

  三架敌机开始对孔新发起攻击。六枚导弹破空而至。孔新猛地翻转机身,两架僚机紧跟其后,几个超高难度的翻转后,六枚导弹被轻松躲避。

  孔新眯起眼盯着敌机:“幽灵呼叫总部,成功规避敌机导弹。准备进行主动攻击,请指示!”

  气派的作战指挥室内,一排排电脑前坐着一名名戴着耳机操作电脑的技术人员。

  孔新和僚机在空中作战的画面在大屏幕上实时播放。

  指挥室内是一片肃穆和紧张的气氛。

  空军作战指挥部总司令一边看着面前的大屏幕,一面按下对讲机。

  总司令铿锵有力的的下达作战指示:“攻击!”

  “幽灵收到。”孔新立即调整战斗机方向,瞄准了对手的战斗机准备按下导弹发射器。

  孔新:“幽灵锁定目标,前方8公里,右侧29度。准备攻击。”

  左僚机:“猎鹰锁定目标。”

  右僚机:“秃鹫锁定目标。”

  对方飞行员立刻察觉出自己的飞机被锁定,也迅速地做出了反应,驾驶飞机侧翻躲避。

  没想到,孔新根本没有按下按钮。他只是做了一个发射导弹的姿势而已,在对方战斗机因为躲避侧翻还没有进行稳定飞行轨道时,孔新这才抓住时机立即按下发射器。

  左右僚机同时传来孔新果断的命令声:“发射!”

  孔新和左右僚机的三颗导弹飞出,直接命中对方目标。

  这一招诱敌深入,圆满成功。

  电子屏幕上,在孔新战机东北方忽然又出现三架敌机。

  作战指挥总司令严肃地说:“总部呼叫幽灵,3点方向发现敌机,距离135公里。准备迎战。”

  孔新眯起眼转个方向:“幽灵收到。”

  左僚机:“猎鹰收到! ”

  右僚机:“秃鹫收到!”

  三架战斗机在空中一个漂亮的特技飞行。

  虽然只是一场金头盔自由对抗赛,可孔新还是对这个赛事志在必得,不管是比赛还是练习,他都会全力以卦,只有过硬功夫,才能百战百胜守卫家园的安宁。

  他喜欢飞行,蓝天就像是他心灵的港湾。

  赛事越是进行到最后,能剩下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气氛越发地紧张起来,孔新的脸上倒没有太多紧张的神色,唇角始终含着一缕自信的笑,镇定自若。他驾驶的战斗机也开得跟随波逐浪的帆船一般,叫对方一时之间无法找到攻击他的最佳位置。

  然而躲闪不是他的风格,他要的就是干掉对手。

  对方的实力也相当强,双方在空中翻滚,试探,抵近又以极其诡异的角度撤离,能参加这次金头盔赛事的每位飞行员,都拥有超强的心理素质和超高的飞行技术。孔新也不敢太轻敌。

  对方再次迅速抵近,孔新再次准备撤退后翻。

  按在操纵杆上的右手却在此时突然失灵了。孔新诧异地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右臂,整条右臂麻木得使不上劲来,就像不是自己的一样。

  眼看对方的导弹已经发射,离他的战斗机越来越近,如果一旦被击中,他就会直接淘汰。

  孔新俊秀自若的脸上终于闪过一丝难见的焦虑。

  绝不能放弃!

  孔新猛地咬牙,使劲地挥了一下僵硬的手,终于按下了后退的键,这次侥幸成功,战斗机有些狼狈地避开了对方的直面击射。

  他凝神静气,紧接着再一个旋转,同时按下发射健,导弹击向对方战斗机。

  导演命中,敌方战斗机失去战斗能力,他成功了。

  “成功规避!锁定!攻击!击中目标!”

  与此同时,左右僚机也分别击中了各自锁定的敌机。

  塔台指挥:“金头盔自由对抗赛结束。收到请回答。”

  孔新唇角的笑意再次溢出,一脸的神采飞扬:“幽灵收到!幽灵收到!”

  左僚机:“猎鹰收到。”

  右僚机:“秃鹫收到。”

  驾驶舱内。收到比赛结束的指令,孔新率领僚机开始准备降落。

  右手那种使不上劲的感觉再次出现,孔新惊疑地看向自己的右手,集中注意力,试图用自己的意志来努力控制这条不听话的手臂。

  飞机终于缓缓降落,滑过跑道稳稳地停下。

  孔新长长地松了口气,抬起手,望着自己的右手。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凝重。

  飞行员的身体状况,直接与战斗机的安全与他的生命挂钩,今天差点因为右手的问题出意外。

  他到底怎么了?

  ~~~~~~~~~~~~~

  与此同时,也有一位少年正念念不舍地望着自己的右手,准确地说,是望着自己右手上的鼓槌。

  阳光从窗户打入来,这是一间简陋的练习室。

  破破烂烂的架子鼓后面,少年正嚼着口香糖,头发上喷满了发胶、直挺挺的立着,右眼的眼角刻意画了一道烟熏妆,高大帅气中夹杂着一股摇滚味十足的朋克风。

  少年捏住鼓槌,修长的手指有些依依不舍地爱抚着他破旧的架子鼓,还有其他几名同样带着浓浓摇滚风的少年也正在调试着乐器。

  少年转身,娴熟地打开了爱奇艺直播平台,然后点开自己乐队的爱奇艺直播间,很多粉丝立马出现。

  “程束阳,我OK了。”

  几个小伙伴纷纷做了个准备好的手势。程束阳便是少年的名字。

  程束阳叹了口气,却仍是打起精神和笑意来,亲切地和粉丝说:“大家好,我是程束阳,这可能是我在本我乐队最后一次直播了!感谢大家的支持。特别感谢本我乐队的哥们为了我的梦想所做出的牺牲!”

  心情有些失落,也不愿意再多说。

  随着贝斯手弹出的声音,程束阳的鼓点开始进入,电声、啸叫声、鼓声立刻充满了房间。

  屋内瞬间尘土飞扬,灰尘的颗粒在光束里上下翻飞,仿若能感受到音乐的生命在喧嚣。

  乐队翻唱芬兰Night wish乐队的《I Want My Tears Back》,到了程束阳单独的solo时间,他的双手击打速度如同蜜蜂的翅膀震动,密集且有序。他疯狂的享受着鼓面传来的轰鸣……。

  最后一次的演奏,他不想要留下任何的遗憾。

  乐符从窗户里飘出,在窗外无垠的苍穹里自由飞翔,飞到金头盔的比赛现场,再次被少男少女的尖叫给淹没。

  “孔新!金头盔!孔新!金头盔!”

  孔新已经走出机舱。他的目光从观礼台上的人群扫过,所有人的表情都是满满的崇拜与激动,刚才精彩的赛事让大家震撼之余,又回味不已。

  为了普及飞行知识,也为飞行学校做宣传,这次的金头盔公开赛,邀请了不少中学生来观看。

  于欣然和露露也是其中的一员。

  于欣然是个抢眼的女孩,高挑靓丽,青春的气息扑面而来,相比之下,戴着黑框眼镜的露露略显呆萌。

  露露一看到穿着飞行服戴着墨镜的飞行员酷酷地越来越近,拉着于欣然的衣服紧张地叫了起来:“欣然,天哪!他们真的太帅了!

  于欣然还不忘继续打趣露露:到底是人帅,还是飞行帅?

  露露嘿嘿一笑:都帅都帅!

  两人的谈话被后面的一个同样靓丽抢眼的女孩听进耳里,女孩轻蔑地笑了笑,似乎觉得于欣然和露露这样只关注颜值的“女粉丝”未免太肤浅。

  女孩旁边的同学正好转头问她:“徐冰,那你对考上飞行学校有把握吗?”

  “我当然有把握。”女孩眯起眼睛,望着停在不远处的战斗机,一副势在必得的表情。

  于欣然听到“飞行学校”的字样,不免好奇地回头看了她一眼。这个叫徐冰的女孩一脸自信。

  于欣然心里顿时活泛了一下:现在飞行学校不是招生吗?或许,她也可以去试一试啊,能在天空里架着飞机飞翔,那是多酷的一件事啊,或者,她还可以更近距离的跟那又帅又厉害的孔新接触呢。

  旁边的同学们也就这个话题聊开了。

  “真的报考飞行学院啊?”

  “能考上吗?听说特别严格。”

  “可是,当飞行员真帅!”

  ……

  大家正起着哄,孔新经过观礼台,越走越近,女孩子们看得眼睛都直了。

  徐冰的视线跟着孔新,向同学们普及相关信息:“这就是驾驶编号J-0129战斗机的大队长孔新,我长大后一定要嫁给他这样的男人。我看上的,你们都不许肖想,更不许打什么小九九,听到了没有。”

  这警告的声音,有些好笑。

  于欣然好奇地问:“同学,你认识孔队长?”

  徐冰一脸的得意:“那当然,何止是认识。这里头也许只有我是最了解他的人,他是能飞9个G过载动作的超人,而且是空军里头最年轻,最帅,最有本事的王牌飞行员。”

  于欣然激动了起来,伸出手:“你好,我叫于欣然。来自隆州舞蹈学院,我也很欣赏孔大队长啊,没想到我们有共同的爱好。”

  徐冰有些不屑地看了她一眼,无视于欣然的示好,看着孔新越来越近,便尖声叫想引起他的注意:“孔队长!金头盔!孔队长!金头盔!”

  于欣然耸耸肩,有些尴尬地放下了手。

  大家看见孔新走了过来,越发的激动了,发出山呼海啸的欢呼声和掌声。

  一群群少男少女疯狂的如同看见明星一般。

  也不知是谁带着叫了起来:“金头盔!金头盔!”

  于欣然和露露也在其中跟着呼喊,一边鼓掌一边叫,感觉心里一股的热血也在涌动着般。

  孔新走到台前,向众人敬礼,酷帅得叫人屏息,掌声欢呼声更大了。

  孔新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拿起话筒。

  颇有些不好意思,但是语气里却自信的:“大家觉得我飞得还行吗?”

  众人齐声地叫:“行!”

  孔新又笑着问了一句:“还看吗?”当然必须行,他对他的飞行技术十分有把握。

  众人又齐声说:“看!”

  孔新挑挑眉头:“那你们想当飞行员吗?”

  “想。”于欣然在台下跟着大家一块大声地叫。

  “好。那接下来,我给大家讲解一下飞行的最基本知识。”他拿起桌上的战斗机模型:“刚才我这样飞的动作,名字叫落叶飘…。”

  孔新说得不枯燥,十分的精彩,台下的人也听得入迷。露露已经完全一副迷妹的表情,于欣然则拿出手机,默默地敲下几个字:飞行学校。

  上飞行学校的想法如一粒种子,在她脑海里很快生根发芽,并且随着孔新精彩的演讲,就要枝繁叶茂了。

  台上演讲正精彩呢,一名身姿笔挺的军人走到台上,靠近孔新小声地说:“孔队,你的金头盔决赛资格被撤消了,请立即跟我们回总部一趟。”

  孔新诧异:“谁的命令?”

  “是总部的命令。”

  孔新的脸色变得凝重,眉关也不由得紧皱,怎么会这么忽然呢,难道出了什么大事吗?

  当下叫了一位其他飞行员来接替自己继续讲解,孔新向大家道了歉,转身跟着那军人下了去。

  台下的人不免失望。

  于欣然看着孔新离开,也有些奇怪,这讲得好好的呢,而且孔大队长的脸色看起来很吃惊的样子,是有什么大事吗?

  ~~~~~~~~~~

  孔新大步走到会议室门口,整整衣服,声音宏亮地叫:“报告!我是孔新。”

  会议室内,坐着上了年纪但是气质沉稳的陆参谋长和招飞局的程副局长。

  陆参谋长微微一笑:“孔新来了,请进。”

  孔新走进立定,疑惑的看向陆参谋长和程副局长。

  陆参谋长颇是欣慰地说:“程副局长,这位就是我们的王牌飞行员孔新。孔新,这位是咱们空军招飞局的程副局长。”

  孔新立正敬礼:“程副局长好。”

  程副局长回敬军礼,看着孔新笑道:“果然是一表人才啊,不愧是陆参谋长最看重的飞行员。”

  孔新转身看向陆参谋长:“参谋长,我想知道,为什么把我资格撤消?”死也要让他死个明白吧。

  陆参谋长呵呵一笑:“程副局长,你看看,这还质问起我来了呢?哈。”程副局长也笑了:“孔队长性格耿直,我早有耳闻。”

  孔新面不改色继续问:“参谋长,这一届的金头盔奖我势在必得,这代表的可是咱们军区的最高荣誉,我想知道为什么要撤销我的资格。”

  陆参谋抬头看向孔新,一脸的不赞同:“孔新,我问你,军区的荣誉重要?还是飞行员的生命重要?”

  说着,他拿起桌上的文件摔给他:“你自个看看。”

  那文件是最新的体验报告,是孔新的。

  陆参谋长严肃地说:“孔新,请回答我,是什么重要?”

  孔新犹豫了一下:“两个都重要,身体是我自己的,我相信自己的判断力。”

  陆参谋长指着报告说:“这次改装高性能战斗机体检时经核磁共振发现你第五颈椎水平长约2CM脊髓空洞,头颅磁共振检查正常。诊断为脊髓空洞症。”

  孔新一头雾水:“参谋长,脊髓空洞症?这是什么意思?”

  “从目前的诊断来看,你不能继续驾驶高性能的战斗机。暂时停止各类飞行活动,期间由指派的航医将对你重点观察,加强膳食营养和体育锻炼。”

  孔新倒吸了口冷气:“现在就停止飞行活动,这可怎么行,等飞完金头盔,我保证有病就治病,完全配合组织的安排。”

  程副局长也有些遗憾地看着他:“孔队长,你的事情陆参谋长已经和我谈过了。咱们啊,也算是同病相怜啊,我曾经也是一名飞行员,也是因为身体退下来的,所以呢我是完全可以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但是你身为一名战斗机飞行员,应该知道这份报告的重量!操控战斗机的过程中,任何一个临床症状都将是致命的!根据目前的报告,你的病情已经在影响你的脊髓前角细胞,出现轻度的肌肉萎缩和力量减弱,想必,你也是有感觉的。”

  陆参谋长按了个键,巨大的屏幕上就出现了孔新驾驶战斗机的样子,十分高清,包括他的每一个动作,都能看得巨细无遗,包括他右手不听使唤的那些细节。

  这是事实,可是要他停飞,于他来说却是能苦万分的,神色哀落地抓紧了拳头:“参谋长,我会好好接受治疗。”

  陆参谋长一脸肃严:“孔新,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转役。二:去空军青少年航空学校担任队长。以上两个选择,不管你选择哪一个,都必须每个月接受一次体检,确保病情没有持续恶化。”

  孔新满脸痛苦:“参谋长,有第三个选择吗?”

  陆参谋长叹了口气:“有,退役。”

  孔新愣住了,他没想到会是这样叫他难以接受的结果。

  程副局长站起身,空军青少年航空学院的宣传手册,那封面正是孔新的帅气的照片。

  “孔队长,你如今可是这些孩子们的超级偶像,你的飞行技术,专业条识也是一等式一的,我会把你派去教导我们青少年航校的精锐班,你也不要不要觉的屈才。”顿了顿他又说:“我们空军青少年航空学院,是由空军党组决定,招飞局与教育局联合主办的战略行为。你应该知道,飞行人才成长和选拔是一项非常漫长复杂的过程,如果从18岁进入航校,达到担负三代机独立作战值班任务的时间需要6-8年,周期漫长,过程艰辛,对于学生个体来讲,充满了太多了挑战。随时可能被淘汰。所以我们决定参照国外先进的通行做法,也就是早选拔、早介入、早培养,为国家的将来输送更多的优秀的空军人,不管是哪个岗位,能为国家效力,就是有用的人才。”

  陆参谋长点点头:“说得好。”

  陈副局长若有所思地笑道:“派你去的这个精锐班可是人才济济!就说一个叫高松的孩子吧,被称为海陆空全能天才少年……不过,就是年轻气盛了一些,但无妨,年轻人需要精神气,有本事能自傲是不错的。”

  孔新有些挣扎,可是眼下,也只能如此的选择。

  转役和退役,不能从事他最喜欢的工作,那跟剜了他的心一般的难受。

  “孔新,你怎么选择?”陆参谋认真地说:“请你慎重考虑,切勿意气用事。”

  孔新大声地说:“我愿意到航空学院去。”

  陆参谋长和程副局长都满意地笑了。

  程副局长拍拍他的肩头:“好,孔新,我代表航空学院欢迎你的加入,你这么优秀的飞行员,肯定能给国家训练出优秀的人才。”

  “谢谢局长夸赞,孔新一定会全力以赴。”

  他又敬了个军礼,可是心里,仍然好是难过。

  孔新走出会议室,抬头看到眼前这片碧蓝的天空,有战斗机在天空滑过。他最爱的天空,他最爱的战斗机,他要暂别一段时间了。

  程副局长口中那个优秀的全能天才少年高松,此时却不太好。刚让人送到医院里,闭着眼睛躺在床上让几名医务人员给做全身检查。

  高松的教练紧张的站在门口等候着。

  检查室的门打开,医务人员陆续走出。

  教练紧张地上前问:“医生,怎么样,高松他还好吗?”

  “幸好这孩子反应迅速,在卡丁车失控的时候及时护住了身体的重要部位。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但是身体还是受了很多的挫伤,还有骨折…”

  教练神色越来越凝重,好一会之后这才踏着沉重的步子走进检查室内。

  高松依旧紧紧的闭着双眼,像睡着了一样。

  “怎么?连睁开眼的勇气都没有了吗?高松,你也是这么懦弱的人吗?”

  高松猛的睁开了眼睛,两只眼看向天花板:“教练,我什么也不想知道,我就想问你一件事,我还能去空军青少年航校的精锐班吗?”

  教练一脸的愤怒和懊恼:“比赛前,我和你说过什么?”

  高松垂下眸子:“安全第一。”

  不说还好,一说教练的火气就越发的大:“那你做到了吗?平时都把我的话不当一回事。”

  高松辩驳:“是对手挑衅我,我当时没有别的选择。而且我已经做了最好的选择。否则,翻车的人不只是我,这件事责任也不在于我,你在场,你也是看到的。”

  当时他驾着卡丁车冲在最前面,快到终点的时候,后面冒出一台车要跟他同归于尽一般,用无耻的方法来撞他,非得跟他斗个你死我活的。撞击的力量太强,对方控制不住车子的平衡而撞向围栏,他也倒霉地遭受了池鱼之殃撞了过去。

  强劲的撞击力让他昏了过去,送来了医院,身体的痛让他有些后怕。

  他不怕受伤,可是他担心的是另一件事,他被保送到空军青少年航班精锐班,这一受伤,不知会不会受到影响。

  “教练,事情已经发生了,我现在就想知道,我还能去空军青少年航班的精锐班吗?这是我最在乎的事情。”

  教练怔怔的看向高松,心疼了一脸,然后重重地叹了口气:“这件事,上面也知道。”

  “那,然后呢?”高松抓拳头紧张地问。

  “取消了你特招的资格,但是你要是恢复得好,到时你可以跟所有人一起进行考测,凭你的实力进去。”

  高松松了一口气,一脸的坚定:“好,我压根也就不在乎特招,我要凭我自已的本事进去,这段时间我会好好恢复,只要我愿意,就有我做不成的事。”他是谁,他可是海陆空天才少年高松。

  有本事的人,才不会在乎特不特招的事,等着吧,空军青少年航空,他来了,而且他还要凭自已的本事去精锐班。

  隆州舞蹈学院。

  “砰。”的一声,于欣然狼狈地撞在墙上了,也让她回过神来,有些慌乱地看向老师。

  “于欣然?你在想什么,你今儿个怎么了,这么简单的动作,怎么老是出错,你要是这个状态可就危险了。”舞蹈老师冷着脸严肃地批评于欣然:“再过几天法国芭蕾舞的选拔团就要来了,你一副心不在焉的状态,是无法被选上的。”

  欣然忙低头认错:“是是是,老师。”

  “你啊,真是,也太让我失望了,你到底在想什么。”

  “我,我也没想什么。”欣然扯着谎,其实还真如老师所说的那样,她是心不在焉的,一边跳着,一边着想着那天看到的刺激飞行表演。

  每一次大跳,都幻想成飞机昂首起飞,每一次旋转,都幻想成飞机旋转,形体镜也变成了一片片白云,万里的蓝空。

  走神的结果就是撞在镜子里,气得老师都恨铁不成钢的:“你好好给我练,于欣然,你可是种子选手啊。”

  “是是是,老师,我去洗个脸先。”不行,她现在脑子里乱成一团,往日熟稔的舞全都乱了套,都幻变成蓝天白云和飞机。

  去洗手间洗个脸,露露却打电话过来,带着哭腔叫:“欣然。”

  于欣然吓了一跳:“露露,你怎么了,哭了啊,什么情况啊?”

  “露露,陈树洋那王八蛋欺负我。”露露哭得难过:“ 我现在难过得要死。”

  “好,你等着我,谁敢欺负你,那就是欺负我,我马上就过去。”

  露露可是她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居然有臭男人欺负露露,她一定要给他点颜色瞧瞧瞧才行。

  趁着舞蹈老师不注意,欣然悄悄地溜了出去,在门口找到了露露,看着她哭得又红又肿的双眼,于欣然眯起眼:“走,我去给你讨个公道。”

  拉着露露的手就往教室走去,露露有点害怕:“欣然,欣然,算了算了……。”

  于欣然却一脸坚决:“这怎么可算了,开玩笑!”

  露露却犹豫不决:“万一他的老师同学都在,那脸不是丢大了。”

  “你别怕,要丢脸也是他丢脸啊,别说是老师了,就是校长大人,我也不怕,行了,你不要多说了,跟我走就是。”

  下课铃响起,露露不敢继续再走:“欣然,我不要去。”

  “那好吧,我去,我跟你说,这些臭男生就是这样,你越是害怕,他们越是无法无天。”

  下课出来活动的同学三三俩俩,大家都好奇的看着一脸杀气的于欣然,漂亮的女生还穿着舞踩服,身形美得叫移不开视线。

  于欣然半点害羞的神色也没,径直走向初三(6)班。

  狭长的走廊内,于欣然大步前进的背影和一头飘逸的长发。双肩包帅气地摘下提在手中。

  她的小宇宙已经爆发,整个人都散发着战斗的光芒。

  很多人和于欣然迎面相对,都主动让路。

  杀气,一股强烈的杀气充斥在走廊上空。

  初三(6)班的教室内,一片尖叫声。

  程束阳正在举着手里厚厚的信封给大家炫耀:“都看到了吧!三试通知书!这可是全国最牛掰的音乐附中!这说明什么!这充分说明了我程束阳的实力。”

  好些同学羡慕地看着他:“程束阳,你可真是厉害啊。”

  “程束阳,这三试通知书不是假的吧,给我们看看。”

  程束阳左躲右躲,满脸藏不住的开心:“要看可以,收费收费。”

  突然,门咣当一声被一脚踹开了。

  声音太大,一下子教室都安静了下来,看着那杀气冲冲撞进来的女孩子,而且是个很漂亮的女孩。

  于欣然才不在乎别人怎么想,抬起头大声问:“谁是程束阳。”

  教室很安静,没人回答,于欣然又大声地说:“我再问一遍,谁是程束阳?”

  众人纷纷看向程束阳,程束阳也讶异地说:“我是,你是谁啊?”他不认识这个女孩啊。

  于欣然笑了,二话不说就上前去,抡起手里的背包猛的砸向程束阳,程束阳赶紧躲开。

  于欣然一个完美的旋转,一个响亮的耳光结结实实的打在了程束阳的脸上。

  程束阳捂住脸吃惊的看向于欣然,同学样也给震惊了,这女孩居然这泼辣,上来直接就动手打人。

  程束阳把信封随手放到了桌子上,捂着一侧脸惊讶的表情:“你是谁啊?你打我干嘛?”

  于欣然拍拍手,趾高气扬的看着他:“我打的就是你,你是不是叫程束阳。”

  “我是叫程束阳,可没有规定我叫这名字,就得挨打,这是什么道理,你好好给我说清楚,别以为你是个女的,我就得让着你。”

  于欣然瞪着他,一脸的不屑:“我问你,你是不是对我家露露耍流氓来着,这事当然要说清楚,也要让你的同学看看你的真面目。”

  程束阳更加摸不着头脑了,一头雾水地问:“露露是谁啊?”

  她一脸怒色:“还给我装,程束阳,你这臭不要脸的,对露露耍流氓还不认帐,简直是人渣。”

  同学都私底下议论纷纷,看程束阳的神色有那么点轻蔑。

  程束阳不悦地说:“大家别听她胡说八道,这位同学,我觉的吧,咱们之间一定是有误会!你是哪个学校的?你说的那个露露是又是谁?你凭什么空口白牙的来污陷我。”

  于欣然气急:“你还装。”说完抓起背包再次甩过去,还想再故技重施甩他一巴掌。

  程束阳上过一次当了,这一次有了警觉。他一把抓住于欣然的手腕:“别以为你是女的,我就可以让着你。”

  背包里的东西哗啦啦砸在桌上,又落在地上。

  于欣然吃痛想抽回手:“程束阳,你放手,你这个王八蛋,敢做不敢当的孬种。”

  程束阳眯起眉一字一句地说:“我也最后说一遍,我根本就不认识你所说的露露,我更不可能欺负她。”

  她越是挣扎,他就越是抓得紧紧的。

  这是一只爪子很利的小猫,不抓紧了,她就得伤人。

  “放手。”抓痛她了。

  “要我放手可以,先跟我道歉。”越发将她的手攥得更紧。

  于欣然吃疼。突然伸出脚猛的踹向程束阳的面门。

  程束阳吃疼的猛的捂着脸弯下腰直抽凉气:“你。”

  “哼,我可是学舞的。”要怎么劈叉那都是轻而易举的事。

  露露冲了进来,一把抱住于欣然:“欣然,你打错人了,他不是欺负我的那个人。”

  于欣然傻住了:“啊。”

  露露缩在于欣然身后不敢看程束阳弯着腰吃疼的样子,小声地说:“不是他,真的不是他。”

  程束阳站了起来,仰着头一手捏着鼻子,鲜红的鼻血还是滑了下来,怒火中烧地叫:“同学,你就这样平白地对我下手,也太狠毒了。”

  于欣然一脸心虚:“我,你不是程束阳么,我找的就是你啊。”

  露露吞吞口水,小声地说:“欣然,是陈树洋,耳东陈,大树的树,海洋的洋,不是这个程束阳。”

  于欣然错愕万分,看着被她打得很是狼狈程束阳,赶紧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认错人了。”

  赶紧低头去,一古脑就将地上的东西全都塞回背包里去:“我跟你道歉。”

  跟露露使了个眼色:“快跑。”

  要是这男人回过神来,哪有她什么好果子吃啊。

  程束阳长手一伸,抓住了于欣然的长发,将她逮住:“怎么着?打完人就想跑?说一句道歉就行了,这年头说对不起就可以打人了吗?”

  于欣然红着脸硬着头发转过来看着他:“那你想怎么样??”

  程束阳一摆手:“要我说也很简单,让我打回来就成。

  于欣然吃惊的看向程束阳,猛地又上前一步扬起脸,视死如归地说:“好吧,你打吧,是我不应该先动手打你的,你还回来,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欣然。”露露拉拉她的衣服。

  “没事。”于欣然也不害怕:“是我造成的错,我就得承担这样的后果。”

  程束阳意外的看着于欣然,这女孩倒是少有的坚决,还有勇敢,阳光下的肌肤,白嫩如瓷一般泛着光彩。

  很美,很酷的女孩。

  围观的同学纷纷起哄:“程束阳!你到底行不行啊,不行让我来啊。”

  程束阳慢慢的伸出手,举起来,眼看就要打向于欣然。

  于欣然有些害怕地闭上了眼睛,他低头看着她白嫩的脸:“现在才害怕,不过害怕就对了。”

  忽然被后面的同学往前猛地一推,程束阳结结实实的亲住了于欣然的额头。

  于欣然吃惊睁开眼睛看向贴着自己的程束阳,看好戏的同学纷纷更是鼓动地起哄着:“亲上咯,再亲一个,再亲一个。”

  于欣然猛的反应过来,啪的一个耳光刷在了程束阳的另一边脸上:“程束阳,你这个流氓。”转身一爬抓住呆楞的露露,拎起她的包就冲出了看好戏的人群。

  程束阳吃惊的看向于欣然的背影。捂着自己火辣辣的脸颊。

  众同学起哄:“程束阳!你这是初吻吧,庆祝一下啊。刚才那女孩,可真是漂亮极了呢,打俩巴掌能换个吻,倒也不亏啊。”

  程束阳拿起一本书砸向吆喝的同学:“滚蛋!刚才谁推我的,出来。”

  于欣然一口气跑得老远,心还是砰砰地跳着,又气又急使劲地擦着额头,居然让一个男生给亲了,真是丢脸至极。

  电话铃声响起,一看来电,她显赶紧接起电话:“妈,你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来给我啊?”

  “那我问你,你这个时候在哪里啊,你们的舞蹈老师打电话给我说你不在练舞,这几天也是心不在焉的,欣然,你在干什么啊?你可是要去考法国芭蕾舞团的啊,这是你的头等大事。”

  “知道了知道了。”于欣然不耐烦地说。

  以前她的目标是去法国顶尖的芭蕾舞团深造,可是现在,好像也不是很渴望,她更想能翱翔于蓝天,做一个女飞行员。

  “妈,如果我说我要放弃这次的考核,你们会不会反对啊?”

  于妈大吃一惊:“欣然啊,你可不能吓妈,你说什么呢你,你不想去法国芭蕾舞团了?”

  “呃,妈,我想去做飞行员。”

  “瞎扯,不行,我绝对不同意,我跟你爸都不会同意的,你这孩子,别想一出是一出,虎头蛇尾是永远都成不了大事的。”

  于欣然叹了口气,唉,她是真的很想去,跳芭蕾舞也是妈妈的理想,以前的大人都喜欢把自已的爱好强加到孩子的身上,灌输各种的观念,她以前没有什么理想,可是现在她真的很强烈的想要做一个飞行员,自打那天观礼回来这后,她就越来越强烈的想法。

  吸了一口气,坚决地说:“妈妈,我决定了,我要放弃芭蕾舞选拔的机会,我要去考飞行员。”

  “你疯了,欣然。”

  “妈妈,怎么了,我听不到你在说什么,可能信号不好啊,哎呀,就这样先吧。”

  帅气地把电话给挂了,然后长舒一口气笑,感觉整个人都很轻松,终于决定了,她要往自已的理想而努力。

  一边的露露也惊呆了:“欣然,我没有听错吧,这一次可是法国顶尖的芭蕾舞团来挑人啊,你的各方面条件都是最优秀的,老师也是最看好你的,我觉得你真的是疯了,你没有发烧吧。”

  于欣然乐呵地笑:“我没疯,我好着呢,我也知道我自已在做什么,其实啊,这些天我一直在想,我连宣传手册也一直带在身边,我反正已经决定了,我要报考空军青少年航空学校,而且还是精锐班哦。”

  露露垂死地低下头:“你爸妈不会同意的。”

  “呵呵,我当知道然他们的心思,不过他们有张良计,我就有过墙梯,我会先顺着他们,然后再去报考,反正我现在是跟他们提前打过招呼了,我决定的事就不会改的。”

  她爸妈是单纯的人,好糊弄,到时她真的考上了,爸妈还能跟她翻脸不成啊。

  蓝天啊,白云啊,多美好,像是在对她招手一样呢。

  ************

  程束阳的乐队还是要解散的,只有更专业的进修,以后才能走得更远,他也快要出发了,乐队的小伙伴便来给他加油打气。

  几个男孩子也没什么钱,就将就在大排档里吃点东西便是。

  程束阳也有些不舍:“都高兴点吧,又不是以后不见了,等我后天去过了三试,好好学个几年,我们乐队还是要重振旗鼓,哥几个,感谢你们为我的梦想做出的重大牺牲。”

  “别都这么低头丧气的干嘛啊!乐队虽然暂时解散了,但是等程束阳毕业后,我们玩一个更牛的,到时我们的粉丝要比现在多得多了,束阳,是不是啊。”

  程束阳肯定地说:“必须的啊。”

  “来,都喝了。”

  几个小伙伴纷纷举杯:“为了更牛的乐队!干杯!”

  众人互相碰杯干杯。

  吉他手挤挤眼笑:“束阳啊,听说你前昨天把舞蹈附中校花的初吻给夺了,女孩还打了你一巴掌,瞧瞧,鼻子还是种的,那就是初吻的代。”

  程束阳脸一红:“别说了,只是一个意外。”

  键盘手羡慕地说:“程子,你就知足吧?我们想被踢也得有校花愿意啊不是,舞踩附中的校花于欣然可是公认的美女呢。”

  “原来是于欣然,行,我记住她了。”

  “还想怎么着啊,程子,拿你的三试通知书给我们瞧瞧吧,你现在可是咱们乐团里最有出息的人啊。”

  程束阳在书里一翻,翻来翻去都找不到,糟了,他的通知书怎么不在呢?

  “程子,你的通知书呢?”

  程束阳又细细地再翻一遍,还是没有,他深吸了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想一想最后一次把通知书拿出来是什么时候?

  校花?对,好像就是那一次,他隐约地想起她的东西掉了满掉满地,好像把他的通知书也一并给收走了。

  糟糕,他得赶紧找她拿回来才是。

  可是他没有她的联系方系啊,对了,可以找那个露露,年级里的陈树洋肯定有她的联系方式吧。

  一大早的于欣然就轻手轻脚地起床,天才蒙蒙亮呢,她爸妈还睡得香,出了去,露露就在她家楼下了。

  于欣然开心地笑:“你真是太好了,来得可刚好,你可得记住了,要是我爸妈发现了问起你,你就是打死也不能说,等到时我生米煮成熟饭,他们不同意也得同意了。”

  露露摇头感叹地说:“你啊,有时候胆子可真大,你放心吧,我肯定不会跟他们透露的。”

  “露露,你真好。”

  送到机场露露不舍地挥手:“于欣然,要加油,要做最好的你。”

  “好,我知道了,你回去小心一点,拜拜。”

  露露等到于欣然过了安检,这才回头走,手机一响她硬着头皮一看,又松了一口气,不是欣然爸妈打来的。

  “你好,你谁啊?”

  “我是程束阳,三年(6)班的,找了你一晚上了。”

  露露有些吃惊:“你找我干什么啊?”

  “我问你,你那校花朋友呢,就是于欣然,她人呢?”

  “你找欣然干什么啊?”

  “我的通知书给她拿走了,你说我找她干什么,我急都要急死了,快给我她的联系方式,要不然你打个电话给她,让她给我把通知书送过来。”

  露露吞吞口水:“那啥,程束阳,你晚了一步,欣然她现在上飞机了,她去北京,哦,是去报考和面试报考空军青少年航校精锐班,你要找她,可能要去北京了,要不然你就等她寄回来给你吧。”

  程束阳深吸口气,有点想骂人,这坑死人的校花啊。

  他哪里有那么多的时间等得起,不过他正好也是要去北京面试,先去找她到她先,空军青少年航校是吧,他记住了。

  赶紧就去,一点也不能拖延,幸好到北京的班机还挺多的,下了飞机马上就跟司机说:“师傅,我要去这儿,快点。”

  再紧赶慢赶,等式他到了招飞局的门外,外面都没有什么人了,报考和面试的人都进了去,程束阳背着包跑下出租车,就要往大门内冲。

  警卫猛的伸手拦住了程束阳:“请站住,干什么的?”

  程束阳着急地望向里面:“我有急事,我是来找人的。”

  警卫却冷着脸说:“对不起同学,这里是空军招飞局,闲杂人等,一律不准入内。

  “那你让我进去找你们负责人,让他帮我叫个女孩子出来就是了。”

  警卫不予理会。

  程束阳无奈只能说:“那个,我是来报名的行不,在哪儿报啊。”真是太不通人情了。

  警卫指向门口的一个报名处:“初选除了网上报名,也可以现场报名,报名处在那边。还有半个小时就要截止了,你要想报名,赶紧的。”

  程束阳无语的看向门口空军航校少年班的报名处。

  等他拿着报名表被允许进去,看到门口人山人海的队伍,彻底傻眼了,这么多人里要找一个人,那不是大海捞针啊。

  不过还是必须要找的,他只能挤进去一个个女孩去确认,寻找。

  维秩序的军人过了来严肃地说:“同学,别挤来挤去,请按照报名表上的体检项目排队。”拿过他的体验表一看:“你,排那一边去。”

  来报名的人比意想中的要多,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期待的眼神。

  “孔大队长,孔新。天啊,真的是他,我前几天还刚刚看过他的比赛。”一道女声惊讶地叫了起来。

  这么一叫,于欣然抬起头也看到了孔新,也很是惊喜。

  真没想到,他居然也会在这里。

  后面的人一听说明星飞行员孔新,都想挤上来看个清楚,这一挤,把前面的于欣然挤得更前了,差点就朝孔新扑上去。

  “孔大队长,对不起对不起。”她赶紧道歉。

  孔新有些意外:“你认识?”

  于欣然一紧张,满脸羞红:“当然认识,孔大队长头几天的金头盔大赛我有去看过,你还跟我们讲解了很多飞行的知识。”

  孔新好奇地问一句:“那你报考青少年航校的原因是什么?”

  于欣然愣了一下这才回答:“成为一名女飞行员是我从小就有的梦想,只不过我爸妈他们却一直想让我跳芭蕾舞,当我看了你的比赛,我就再了仰制不住我的梦想,所以来报考,要实现我的梦想。”

  孔新点点头,转身要走。

  于欣然又赶紧问了一句:“孔大队长,你是我的偶像,我还能再看到你的飞行表演吗?”

  孔新眼神一黯,飞机的机会,他想真的很难说。

  这女孩子是谁啊,怎么这么厚的脸皮缠着人家孔大队长说话,徐冰不屑地看了一眼,哼,真不要脸了,她要拍个照发朋友圈。

  ****

  高松冷着脸站在程束阳队伍后面进了体检房,女医生头也不抬地说:“下面开始进行身体检查,都把衣服脱了。”

  有准备的少年都利索地脱衣检查,飞行员要求很严格,体检也要求很高的。

  程束阳东张西望的寻找着于欣然的影子。当然这里不会有的,这是男生体检室。

  女医生:“那位同学,别东张西望了,赶紧把衣服脱了。”

  程束阳一脸的尴尬:“医生,那个,我不是来体检的!我就是来找人的,一个女孩子,叫于欣然。”

  “跑这来找人,还女孩子,你也真是奇材啊。”医生摇头:“别浪费我们的时间。”

  程束阳身后的高松不耐烦吐出两个清晰的字眼:“白痴。”

  程束阳回头看他不悦地问:“你说谁白痴?”

  高松冷哼一声:“我面前有别人吗?”真不知这次招考的都是什么人:“就因

  为你,还有他,你们至少拖延了三分钟的时间。你们知道三分钟对于一名空军飞行员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无法想象的后果!歼-10的推力是122千牛顿,高空最大速度2.0马赫,低空最大速度:1.2马赫。歼-20更不用说了,目前最高速度是2.5马赫。三分钟,可以飞多远?自己计算。”

  程束阳听得一楞一楞的:“马赫是什么意思?”

  高松很不耐烦,满眼的嘲讽:“这位同学,如果你连马赫都不懂。我建议你现在离开,还来得及。别在这里浪费大家的时间。”

  程束阳也恼火了:“你怎么就这么瞧不起人呢,你以为你是谁啊,你让我走我就走,我就偏不走。”

  “好啊,那就等着淘汰走,到时可不要太丢脸。”高松越过他:“先给我体检吧,准备淘汰的人,不用理会太多。”

  程束阳一咬牙:“我就偏不会让你如意的。”

  一关一关越来越严,被刷的人也越来越多。

  有些关卡甚至很出人意料,一边玩着游戏,一边还要回答各种的问题,程束阳反正是没什么压力,反倒是比高松还要轻松完成这些测试。

  孔新和刘天宇也在各个房间来回监视着,不时的重点观察几个孩子。

  经过一个测试室,有两个男孩吸引了他的注意,孔新停了下来耐心地年幸存。

  “孔队长,你看,左边就是高松,海陆空天才少年,要不是开卡丁违规还受伤了,他可以直接就进来,不必通过这些考测。”

  孔新看了一眼,视线却落在另一个男孩的身上。

  此时高松和那男孩分别坐在三自由度旋转系统上,一边操作电脑回答问题,一边承受高速自由旋转带来的生理极限。旋转的速度已经接近了极限,但是两人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并且都在聚精会神的答题。“几分钟了?”孔新看看了表。

  “三分钟了。”

  “旋转的速度多少?”

  “已经接近极限了。”

  “这倒是两个好苗子,一个是高松,另一个是谁?”

  “程束阳,倒没有听说过。”

  孔新却笑了:“他不错,我记住了,停下来吧,再转下去对他们会有危险。”他甚至觉得这个叫程束阳的,比高松更要优秀。

  机器缓慢了下来,高松也暗暗的松了一口气,满手都是汗,手指也有些微微的颤抖,但是骄傲如他,是不会让人看到他这些微妙的事。

  程束阳走下旋转系统,突然一个倒空翻,更是引来围观少年们的阵阵喝彩。

  程束阳看向高松,挑畔地问:“同学,还比不比啊?”

  高松咬牙不认输:“只要你有资格进入精锐班,才有资格跟我比。”

  程束阳笑得很欠揍:“对不起,这位同学。进不进精锐班班,那得看我是不是乐意,可不是你说了算。”

  两少年对视着,彼此都满脸的不服输。

继续阅读:第二章:航空学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飞行少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