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纸上的校草
辛迪兰2019-09-18 10:232,385

  换掉颜老师的事情风声大雨点小,大部分男生都不愿意换掉年轻漂亮又温柔的她。有个别已经签字的女生,一会儿到柴丽悠那里勾掉自己的名字,被同伴教唆又去填上的情况很多,一张纸被涂得乱七八糟,搞得柴丽悠看到那张纸就生气。

  不过柴丽悠不可能这么轻易投降,她挨个游说大家,大家却用殳幸村的原话回敬她。浪费了一个上午的时间,事情都没有什么进展,最后柴丽悠得出了其实殳幸村是个狐狸精的结论。殳幸村不以为然,也没有太多人附和柴丽悠的说法。柴丽悠虽然漂亮得足够吸引男生,但是男生都受不了她那个爱挑起事端的劲儿,比较下来,还算有亲和力、脾气不算好,但是很讲理的殳幸村略胜一筹,很有成为大众情人的潜质。

  在柴丽悠游说大家期间,发生了一件听起来比较搞笑——好吧,其实一点儿都不好笑的事。对要换掉自己毫不知情的颜老师一进教室,看到柴丽悠纠集的几个人围成一圈,出于要和同学们搞好关系的目的,颜老师笑着问:“你们在干什么呀?”几个男生意外地一起大吼:“柴丽悠在为当选班干部拉选票!”颜老师尴尬地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个时候有调皮的男生说:“不过我不想投给她。”柴丽悠顿时火冒三丈,狠狠地瞪了颜老师一眼,摔门走出了教室。

  这事……真是不好笑。柴丽悠那种锱铢必较的性格,鬼知道她会不会怀恨在心。

  时间到了中午,外面淅淅沥沥地下起了细雨,白昼犹如黑夜,时间似是凝固,厚重的云霭压迫得人连呼吸都变得无精打采。

  午休时,殳幸村去找白旭“坦白从宽”,栗雪原在殳幸村的指点下从展翔楼(高一A班所在的教学楼)的二楼天桥走到中央大楼,从中央大楼的二楼下到一楼,然后从侧门出去跑几步到一个凉亭,穿过凉亭之后再跑几步就到了食堂楼下,然后沿着墙根一直走到了食堂门口,一个人去吃饭。

  殳幸村提供的路线虽然甚是迂回,但是这样可以让栗雪原少淋一些雨。等到殳幸村赶去食堂的时候,里面已经坐满了人。看到殳幸村,坐在栗雪原对面的柏远森快速地往嘴里扒了几口饭,“你坐我这儿吧。”

  “这怎么好意思啊?”殳幸村说。

  “没关系啦!”发言人是栗雪原。

  柏远森是殳幸村的后桌,平日话不太多,但总是默默地做很多事,当然大部分都是为了栗雪原。虽然只相处了三天,可还是能看出他对栗雪原与别人不一样。返校时殳幸村和栗雪原在一起打扫走廊,柏远森就主动过来帮忙。

  “没关系,你坐吧。”说完,柏远森就端着餐盘离开了。

  “这样好吗?”殳幸村坐下来说。

  “没事。”栗雪原搁下筷子说,“我还以为你会和白旭一起吃饭呢。”

  “……”

  跟白旭解释过之后,那个家伙虽然对自己的行为表示理解,可还是不太开心。为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比如会莫名其妙地吵架,殳幸村说完要说的话,就来找栗雪原了。

  “怎么啦?你去找白旭有什么事啊?你们吵架啦?”见殳幸村脸色不大好,栗雪原推了推她的胳膊。

  “没有。”殳幸村顺势抬起手拆开带来的面包,自信满满宣布似的说,“我殳幸村的男朋友才不会跟我吵架!”

  “对哦!”栗雪原好像突然被什么东西惊醒,瞪大眼睛认真地看着殳幸村说,“你是殳幸村!”

  “不然你当我是谁……”要不要这样吓人啊?殳幸村不慎翻了个不大不小的白眼。

  “你是殳幸村啊!”

  “怎么了?”殳幸村有点儿惊恐,因为她觉得对方中邪了。

  “你很有名啊!”

  “我?有名?”

  “对啊!”栗雪原非常郑重地坐直身子说,“我总在市内各个中学的贴吧里转悠,总能看见你的名字。”

  “……”殳幸村无语,那上面从来没写过自己好听的话吧?!

  “那些殳幸村都不是你吧?”

  指的是贴吧里那些以“我是殳幸村,请和我交朋友”等类似话语为题的帖子,其目的是诋毁殳幸村。

  “不是。”殳幸村吸了吸鼻子,“其实我也想用自己的名字,但是已经被人注册了,不仅是这样,我发现殳幸村1、殳幸村2、殳幸村3等等都被别人注册了。”

  “哦……”栗雪原撇撇嘴,小心翼翼地问,“那些……都不是真的吧?”

  殳幸村以前是校花,校花这种身份本来就很惹眼,殳幸村又是那种心直口快讲话不经过大脑常常得罪人的女孩,所以名声可想而知。被得罪到的人不敢直接与其对峙,只能上网发泄。当然他们不一定有多怕殳幸村,他们是害怕殳幸村的男朋友——白旭。

  “你信吗?网上那些。”殳幸村不答反问。

  栗雪原摇摇头,“当然不信啊!”

  殳幸村拥有杏仁状的眼睛、栗色头发、高鼻梁、尖下巴,雪白肌肤单薄得如同水晶工艺品,精致完美。这样的女孩,男生欢迎,女生讨厌(这些人和柴丽悠的观点一致,觉得她是狐狸精),不过不是所有女生都讨厌她,觉得她漂亮希望能够变成她的女孩会不自觉地向她靠拢。

  栗雪原就是最好的例子。

  “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殳幸村丢给栗雪原一个笑容。

  “那你能不能告诉最好的我,你藏着一张査入雀的素描画干吗?”栗雪原看殳幸村心情不错,于是顺理成章提起了这个。

  又来了!殳幸村捂着脑门,送给了栗雪原两个字,“秘密。”

  栗雪原左手托着下巴想了想,“好吧,我对别人的秘密没兴趣,那你能不能告诉我那张画是谁画的?”

  “是我……”弱弱的声音。

  “虽然一眼就能看出那是査入雀,不过你画得也太……”难看了。

  “我知道我画得不好,”殳幸村垮下脸,“我之前不是见过他一次吗?可是我这个人记不住别人的脸,就连我家亲戚长时间见不到面,再次见到我都需要辨认一下。所以啊,我有时能想起査入雀长什么样儿,有时不管怎么想都想不起来,一阵一阵的,于是我就趁着想起的时候迅速地画了那张画。”

  “我真想不出来,除了暗恋,还有什么理由让你那么努力地去关注一个人。”栗雪原说,然后补充,“哦,我没有问你,我是在自言自语……”

  栗雪原这种女生还真是惹人喜欢呢,不该问的不问。女生呢,如果不是出类拔萃,能够做到栗雪原这样心平气和、不惹是非又理解善待身边人真是不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男同学每天都很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