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初遇
风吹二月烟2019-09-19 10:242,179

  “杜隆坦!你个叛徒,今天你就要死在这里!”霜狼氏族的族长,杜隆坦,此时被逼上了绝路,后面是万丈的深渊,前面是自己的二哥贾纳尔和族人。

  “二哥!不能和加入钢铁部落,他们只会带领我们霜狼氏族走向灭亡!”杜隆坦在做最后的挣扎,试图用语言劝说族人和自己的二哥回心转意。

  “叛徒,你没资格提霜狼氏族!”贾纳尔拉起长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离弦之箭快速的向孤立无援的杜隆坦飞去。

  对于经过严格训练的杜隆坦来说,躲过这只箭轻而易举。但是,他的心里并不轻松,他的二哥是真的想杀掉他,这让他炙热的心,凉了半截。

  “二哥!”杜隆坦看着对面面无表情的贾纳尔,彻底的心灰意冷:“希望你不要把霜狼氏族带进毁灭的深渊。”说完,杜隆坦在没有任何的犹豫,在这万丈深渊上跳了下去。

  贾纳尔的嘴角勾起一丝淡淡的冷笑:“派人去找杜隆坦的尸体,我们回去。”贾纳尔发号了命令,后方的族人纷纷退下,而贾纳尔走到了悬崖的边上,看着悬崖的底部:“三弟,现在你死了,大哥下落不明,现在能胜任霜狼氏族族长的只有我,放心,我会把霜狼氏族发扬过大的,你安心的去吧。”

  说完,贾纳尔也不再做停留,转身离开了这里。

  看着距离越来越远的天,杜隆坦想了很多,他想起了没能保护好的母亲,想到了严厉却又对自己温柔相待的大哥,想到了自己曾下定决心誓死保护霜狼氏族的决心。

  但现在一切都只是一个笑话。

  他不是一个会轻易落泪的人,但是现在,未能完成的心愿,被至亲的背叛,这些无不像一把把厉刀,狠狠地刺向他的心脏。

  他不知道过了多久,在这朦胧的世界里,他感觉身子暖暖的。

  “我应该已经死了才对。”杜隆坦的心中出现这个念头,“啊!可能这就是死后的世界吧,竟然这么温暖。”但是当他挣扎的睁开双眼的时候,发现自己并没有死。

  艰难的坐了起来,发现自己的旁边升着一堆火,这就是感觉温暖的原因,简单地动了动身体,疼的他不禁吸了一口凉气,全身感觉就和散架子了一样,疼的紧。

  忽然一道踩雪的声音,进入到杜隆坦的耳朵里,抬头看去,一个穿着一身白色长袍的人族少女站在不远处,似乎是发现了他已经醒了过来,怀中抱着的干柴掉到了地上,慌张的拿出自己的法杖,指着刚刚清醒的杜隆坦。

  “是你救了我?”杜隆坦扯着沙哑的嗓子,说出一句话。

  那少女点点头没说话。

  杜隆坦找了个不疼的姿势做好,看着火堆,又看向少女,“你这么怕我,为什么还要救我。”他知道,在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无论是谁,都是必死无疑的,他能活下来,只能说明他面前这少女救了自己。

  “被赋予天职的人,不允许生命消逝在自己眼前。”女孩怯生生的说道。

  杜隆坦笑了下,向女孩招了招手,“过来坐吧,我不会伤害你的。”

  女孩当然不会相信杜隆坦的话,远远的坐在他的对面,手中时刻紧握着法杖,提防着杜隆坦,但是对于杜隆坦来说,这么个弱不禁风的少女,自己不到三秒钟就可以杀掉,但是他不会那么做,人族和兽族的恩怨,他不想掺和在其中。

  “我叫杜隆坦,你叫什么?”杜隆坦也不逼少女,看着火堆说道。

  “朵纳。”少女怯生生的叫出了自己的名字。

  “朵纳,嗯,能告诉我,你为什么在这里吗?”也难怪杜隆坦会这么问,这里是兽族的领地,一个人族在这里,不让人怀疑,那才是怪事。

  “我们是来打探情报的,但是只有我一个人活了下来。”朵纳没有任何防备之心的说出了自己在这里的原因。

  “哦?你知道,你刚才的话,足够我杀死你的理由了。”杜隆坦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吓得朵纳举起法杖指着杜隆坦。苍白的小脸,上面写满了害怕。

  看到这样反应的朵纳,杜隆坦不禁大笑了起来,但是因为动作幅度过大,碰到了伤口,又笑不出来了,“疼疼疼。”杜隆坦捂着自己的伤口。朵纳的反应太好笑,让耿直的杜隆坦都不禁想和她开个玩笑。

  “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我霜狼氏族的人,不是知恩不报的小人。”杜隆坦认真的说道。

  闻言,朵纳才放心了很多,她知道部落在于兽族心中的地位是无上的存在,眼前的兽人,敢于以自己部落的名字保证,那就绝对不会做出伤害她的事情。

  二人没有在说话,朵纳也放心的坐到了火堆的旁边,毕竟那里太冷了,在这冰与雪的峡谷中,火就相当于生命。

  杜隆坦看向对面的朵纳,“不怕我了?”

  朵纳看向杜隆坦,认真的说道,“霜狼氏族我听说过,听说你们部落的人都是信守承诺的人,我既然是你恩人,你说不会知恩不报,那就一定不会,我相信你。”

  听到朵纳的话,杜隆坦微微一愣,看着朵纳那么认真,忍着没有笑出来,就是这样憋的杜隆坦伤口一疼,捂着自己的伤口,连连喊疼。

  “你现在的伤,还很严重,不要乱动。”见到杜隆坦那痛苦的样子,朵纳说道,但不敢上前去搀扶他。

  杜隆坦看着朵纳,这个天真到可爱的女孩,说道,“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这样会害了你自己的。”这句话似是对朵纳说,又像是在对自己说。

  朵纳听不懂杜隆坦的话,她很单纯,常年生活在温室中,这也是她第一次出来做任务,她有的只是机械式记忆的知识。

  看着杜隆坦脸上露出一丝悲伤,朵纳没有问话,看着火堆。

  在这冰冷的峡谷中,一丝微弱的火光,给这寒冷的峡谷中带来了一丝的温暖。

  火堆旁的两人,虽然种族不同,但不知何时,二人现在却靠在了一起,沉沉的睡去,无论是兽还是人,在对生存的本命上,是无法抗拒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兽世界之最后的温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