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北定宫叙情 星武院招生
妖藏刀2020-08-25 23:322,932

  “阿弱,这几天辛苦你了。”

            “还好!”

            北凌王宫东殿星月阁里凌山在和世子妃,哦,不,是王妃柯梦婼说着话。凌山在厅上已经坐了一会儿了,却是不知该如何说起。在造化一世里,这个女人一直是他最深的痛,在那一刻,看到从朝天门城头上一跃而下的身影,他的心就已经死了。这是他自造化一世后第一次来到星月阁,他急切,惶恐,忐忑不安;这是他很久之前才会出现的情绪。

           “一个月前,我收到了一封书信,是你写的?”

          听到这话,柯梦婼螓首微抬,露出了一丝疑惑。

          “不是。”

           “那也应该是极为熟悉你的人所为,你可有怀疑的人。”

            “王爷是什么意思?你就是怀疑我喽?”语气变的有些生硬,神色也不善起来。

           “怎么会?我没这意思。”声音有些不安。

           “既然没这意思,还请王上回去吧,我这儿就不留你了。”

           “呃,你赶我走。”凌山的语气不好了。

           “是的,我有些累了,要休息。”

           “不,我觉得我们应该好好谈谈了。”

           “我们没什么好谈的。”柯梦婼说完这句话后,起身回了内殿;只留下了凌山面无表情的喝了一口冷茶。

            一个月前,有人以当时世子妃的名义写了一封信,邀请他到城西星圣庙相见,一论五年前的旧事,当时的他慌的不行,以为柯梦婼知道了当年的事情,召人去问,却是发现世子妃不在宫中,没有细想就奔出城,结果被人埋伏深受重伤,亏得护卫拼死相护,一路逃回城中,就此陷入昏迷;这在造化一世里也是直接导致凌山错过拯救北凌时机的重要因素。

             凌山在心中默默思索着,其实对于现今的他来说,不管这件事情的幕后黑手是何人,都对他产生不了任何影响了。但他怕的是对柯梦落会造成伤害。

              柯梦婼进到了内殿,双手叠在脑后,仰躺在床上,内心却也不平静。一个多月前,她突感身体不适,便叫阿茶去请一位星药师来看,结果,阿茶带来的是一个她根本没有想到的人。

             一袭星月袍,一头灿然的黄金头发,鼻梁高挺,眼若鹰目。这样的男子就出现在了柯梦落眼前。

             “表哥!”

            柯梦婼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从小待他至亲的表哥。可是,五年前她突发疾病昏迷,醒来后就被人告知她的母族突然就消失了,包括她的阿姆,阿翁,表哥;好像这世间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一族人,他的阿爸告诉她,她的阿姆一族都神秘的失踪了。

            可是他的表哥再次出现在了她的面前。给她带来了一个不可置信的事实。

            她更不知道要如何去面对凌山,她该开口去问吗?会是他吗?

            北定王宫西殿无忧宫;拐老带着司马玉璋到了宫门,早有侍女在等候了。

            “唉,来来来,怪孩子,快让我看看。”

            老妇人拄着龙头拐,噔噔噔的快步向司马玉璋走去,声音透出了急切。

            “姑奶奶”

            司马玉璋看着这位慈祥的老人,感受着脸上双手摩挲着的温暖,心中这段时间的委屈不可抑制的涌出,竟然抱着老人喊了一声哭出来了。

            老妇人看着司马玉璋娇小瘦弱的身形,再听她的哭声,又想到当年自己的父皇,皇兄,心中也是感同身受。连忙双手牵引着玉璋公主到了厅中软榻上坐,又叫人拿来北凌特有的水果糕点,好生一番安慰。

            司马菁王太后也是大病初愈,凌山运用神通给她注入了一股生机,现在算是过了这个难了。老人醒来后,一直有些焉了,闷闷不乐,拐老就跟她唠嗑了玉璋公主的事。老人上心了,想到自己一把年纪了,不知何时就跟老王爷去相会了,不免的对旧人有些怀恋。

            司马昭明虽然挡回了玉璋公主的事,但是却也瞒不过北定王宫中的大主管拐老。听说了司马昭明将玉璋公主的人推了回去,也没有向王太后和凌山汇报;拐老心中是颇为不屑的。

           “司马家的狼崽子还在为当年的事耿耿于怀,哼,出息!”拐老碎了句嘴,挥手让一名虎卫退了。

           一名小厮走进北定王宫崇政殿,向正在处理公务的司马昭明汇报了这件事。

           没想到,本来他还想将这件事向后压一段时间,前段时间北凌境内颇不安宁,还有南蛮战事刚停有许多事要处理,再加上连年征战,王宫库存已是不够,境内方方面面都要钱要粮;这不,他刚打发走了一个郡城城守,后面还有几个郡的城守等着了;如果,北凌要出兵中州,所需之多,内府的压力可就大了;司马昭明沉思着。

           显然,拐老却是冤枉了司马昭明;司马昭明只是司马家旁支庶子,跟大晋正统关系可远了,当年在玉京城求学,因祖上争权失败的关系虽然为此受尽了奚落凌辱,还闹出了大事。但他早已经不在乎这些了,如今的他位极人臣,执一地军政,哪里会将这些放心上。

          不提北定王太后在无忧宫与玉璋公主好一阵长聊,此时 凌山走在宫中的亭台楼阁间,有些心不在焉,一直在思考着该如何与王妃消除芥蒂。

          “不知道五年前的事,她是否知道了。唉,不想了。”

         凌山一个人自言自语,已经转到了明月阁。跨步进去,只看到来往的侍女正在收拾打扫,转了一圈,却是不见了凌玥。

         “小荷,小月儿到哪里去了?”凌山拦住了一个侍女问道。

         “王上,您不知道吗?今天是星武学院招生的日子。今儿个一大早,玥殿下就匆匆去了北城。”

           听了侍女小荷的话,凌山才想起这事儿。主要是最近这段时间太忙了,;他也没有想到小月儿会去参加星武学院考核,毕竟她还只有十四岁,还是太年轻了,要考上不是那么容易的。

          星武学院是北凌官方开设,主要是为了培养先天武者,从这所学院毕业的起码都是先天境界,甚至都有宗师境的天才从其中走出。当然,这得益于凌氏对它的支持,第一任院长,便是凌山的太爷爷凌征北,第一代征北王。可惜,在造化一世里,学院并没有给他带来帮助,反而对他产生了许多掣肘。七十年下来,它已经沦为了那些军功贵族的私学,招收了的都是一些贵族子弟,那些人却早忘了先辈的荣耀,只为了一己一家之私利。想到上次出征前招兵,他还敲响了景阳钟,前来应召的那些军功贵族子弟却是少的可怜。

             北定城北城,星武山下星武学院占地极广,设施齐全,院门口今日来了很多人,高头大马,玲珑香车,停满了这里。一位身穿金边月白长袍的中年人在学院门口迎接四方客。

              “哎,李家主,好久不见?”

              “王将军,久仰久仰。”

              “呀,程将军,您也有空到我们这儿来。”

             程小单冷哼了一声,龙行虎步的进了学院。这一次,他可是带着王上的命令来的。转过了几座堂院,来到了一个人迹罕至的小路,沿着小路蜿蜒向上,到了星武后山一处僻静的小院前。

            “老王,老王,俺老程来看你了,你摊上大事儿了。”

             程小单闯进院子里,有一中年男子,剑眉星目,同样穿着一身金边月白长袍正在院子中间盘地修行,听的程小单的大嗓门,长长一口吐息,院中落叶飞卷而起糊了程小单一脸;然后站起身来缓缓收功。

            “你,你,你到了大宗师了!”程小单一脸懵。

           “没天理啊,我跟你一同入学,你竟然跑到了我前面去了。”

            “哎,废话少说,来此有何贵干!”

            其实,王渊明也没想到他能够现在就突破,他已经在宗师巅峰多年,却也是很难往前一步了。但前一段时间,他在运功修炼时发现天地间元气突然活跃起来了,他抓住机会才能突破关窍。

            “哦,王上要见你,我可跟你说,殿下脸色不好,不会是你王家又闹什么幺蛾子了吧?还是你做了些不讨喜的事儿了?”

             “我早就跟王家没关系了。这事儿,应该是这样。好了,我现在就进宫。”

             说着不理程小单,运起功法就飘然出了星武学院。

             “唉,等等,老王,我还没说完呢。王上要把新入学弟子拉入军中训练一个月,你听到没?”

            程小单在后面呼喊,一时全学院师生目光都看向了后山,不少人心中起了思量。

             承明大道上的王渊明满头黑线,这个蠢货。

             学院广场上,撼天停在凌玥的肩膀上,眼睛散发出幽深的光芒。凌玥在新生人群中听着台上的老师说明着考核的要求,不时手捧一颗坚果喂给撼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撼天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撼天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