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一梦入神通 造化龙脉灵
妖藏刀2020-02-02 23:222,520

  大火四起,滚滚岩浆从前方奔腾而来,凌山站在大火中逃离不得,有焚身之厄,四顾望之,一名名将士在火中哀嚎,惨叫。心慌慌,意乱乱,火焰灼人肝胆颤。凌山在火焰中奔跑,到处都是兵卒在火中挣扎的身影。他去扶倒在地上的士兵,他的手却穿过了士兵的身体。在他的面前有一个身材魁梧,胡须皆白的老者,身穿一身玄铁黑甲,头戴紫黑蟒盔。

   “阿爷,是你吗?你还好吗?”凌山看不清他的脸。

     “走,走,快走。”断断续续的声音传来。

     老者的身影变淡,有一座城池显现出来,火焰的光芒燎的他的眼睛发酸,眼泪也不自觉流了下来。只见有一个女子满含悲伤的从城楼上一跃而下摔成了肉泥,城池也轰然倒塌,大火弥漫了整座城池,无数人在惨叫。不知哪里来的刀,砍下了一颗颗的头颅。他要阻止,却根本阻止不了。有一颗头颅飞到了他的眼前,定睛一看,是一个女孩的头,脸上还带有愤恨颜色,大大的眼睛不甘的盯着前方。凌山认出了这是他的堂妹凌月,啊,一声惨嚎,他晕了过去,大火吞末了他的身躯。

  “山哥,山哥,快醒醒。”

   凌山睁开了眼睛,见是一娇小女子,眉梢眼角藏秀气,声音笑貌露温柔。俏丽若三春之桃,清素若九秋之菊。温温的笑颜荡开了凌山心中涟漪。

     “阿弱”凌山满含复杂语气低语。他注意到自己白皙瘦小的双手。从那双明亮眼睛里折射出的他还是那样稚嫩的脸庞。

    这里是一间石室内,四周的青铜墙壁上满是兽型图案。中央摆放有一精美装饰的白玉石棺椁,棺壁上有用金线勾画的雕梁画栋,百兽争雄。

     “山哥,你看,这就是传说中的西王棺椁。真是太漂亮了。”阿弱说着,拉着凌山到了棺椁边。

  他们打开了棺椁,棺材里躺了一具戴着金甲面具,身穿紫黑色袍服的尸骨,一双黑咕隆咚的眼洞很是吓人。

    “山哥,看看这个玉佩,给你,我要这个。”阿弱从棺中拿出了一个心型玉佩和一个灰石小圆盘。

  “阿弱,我们已经惊扰了先人,还拿别人的东西,不好吧。”凌山发现自己的嘴不受控制的说出了一番话。

  “呀,躺着的又不是你祖宗,你怕什么?这样的宝贝放这儿多可惜啊。正所谓天财地宝有缘者得之,我们俩到这来了就是有缘人。”有些俏皮的声音响起。

  “好,那就拿这两件,别拿多了。我们把这棺材盖上,磕了个头就出去吧。”

    “呃,山哥,好山哥,你看这面具多精美,是玄铁精金的吧;还有这袍子,都有千年了还没腐烂,一定是天羽蝉丝作的。你看他拇指上还有一个戒指,还有那碗那盆,这要带出去价值连城啊,可以买多少雪糯桂花糕啊。”阿弱说着就要去揭开面具。

    “啊,小心?”

    吼!

  ……

    凌山睁开了眼睛,阳光从帐外照射进来。

   “殿下,您醒了,水热打好了,刚好可以洗了。”亲卫小狼端了热水进来。

   “好的,对了,小王呢?”记得以前都是王生端热水进来的。

  “好像是王爷大军传来了消息,小王大人去处理了。”

   凌山皱了下眉,没说什么,擦了把脸,让小狼端出去了。待小狼出帐后,凌山右手一抬,一枚心型玉佩就浮现在右手掌心。造化之心,随自身心脏跳动而收缩鼓动,氤氲烟气缭绕,一开一合似宇宙开辟,一动一静有星河流淌,西王古墓所得,重生万古一梦,悟得奇功藏身,可称造化。

  如今总算是入了神通境了。我从造化之心中悟得造化神功,一十二重境界,一重境界一重造化。不知我突破神通境会得什么样的造化。

    凌山心道。

      此时的造化玉佩也有了反应,一点星光从氤氲紫气中浮现出来,玉佩重新融入了凌山的体内无踪。星光闪闪在凌山的身体外晃游了一圈,化为了一条透明色小龙。凌山手托起小龙,脑中不由的浮现了一段信息。凌山回味一遍后,不由的心中狂喜。

  这是龙脉之灵。

    龙脉之灵啊,可以诞生祖龙脉,吸收虚无间能量生成灵气,为万法之源,长生之基,是先天之先,神秘之始,是万千强族之根啊。要知道,穷荒星域的龙脉之灵早就在不知多久岁月前消失了,余下的只是一些普通龙脉,他所在的这颗祖星现在更是一条龙脉也无啊。而现在他手中就有一条龙脉之心,只要他寻找合适的地方将其放入地脉中,天地间的灵气将会复苏,且日盛一日,万年的苦难受的值啊,造化,造化啊。

    过了好久,凌山才平复下自己的心绪暂时将龙脉之灵收起来了。

     凌山又开始尝试运用他的神通,天眼通。

  天眼通,于眼得色界四大造清净色,是名天眼。天眼所见,自地及下地六道中众生诸物,若近若远、若覆若细诸色,无不能照。简言之,能看出万物本质。此时他一使出来,帐外小狼正在牵马,各军士不是在给战马喂草,就是在空地锻炼,站岗的值守士,纵马奔驰而去的斥候,做饭的伙夫;迅日东升,信天翁睁开睡眼,伸展着翅膀。他还能看到红色的心跳,血液的流动,珍珠似的露珠像娃娃一样调皮地在绿叶上滚动着;能见到空间中的粒子,小分子的游移。

    咦!

    “啊,你个死鸟,敢到我头上拉屎。我饶不了你。”大牛正追着撼天,举刀拍打。而撼天也不飞远,就围着大牛打转。还发出欢快的鸣叫,好像在嘲笑大牛一般,直气的大牛哇哇叫。

     原来大牛刚出帐外解手时,撼天也出去方便了,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就落到了大牛头上。

     凌山嘴角抽了抽,看着撼天那欢快的,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不去关注撼天了,正准备尝试一下天眼通的其他效用,却发王生一脸严肃的带着马长安往大帐这边过来了。

    凌山收了神通,迎了出去。

     “马叔,好久不见了。”

     “是啊,三年了,世子,你长大了。”

     马长安曾经被他阿爷派给他作过亲卫统领,其实是给他作步军战法老师。可惜后来出了一些事,便将他调回了南荒。

   “殿下,咱们闲话少叙吧。王爷重伤,昏迷不醒已有五日了。”

    “什么?”凌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一匹快马自营中飞奔而出,少顷,后又有两马跟随。

    凌山真是着急了,上一世他可没听说过阿爷受重伤的消息。他一直以为阿爷是与二十万黑甲军一起覆灭的。这个他相信自己已经可以解决了,所以他才会不着急,赶着去灭了十二凶寇。可现在,阿爷竟然在半月前就被南蛮的神秘高手重创,这是他绝没想到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撼天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撼天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