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世间分外扰 问道有先天
妖藏刀2020-01-31 21:393,013

  东州,玉京

  北戎的铁骑在纵横厮杀,零星的抵抗改变不了大局,群狼入了羊群,羊的处境是可想而知的。壮丽奢华的玉京楼只剩下一片废墟。在玉京贵族们为出兵还是求和的时候,年轻的北戎王亲率五千狼卫拉开了覆灭大晋的序幕。

   晋末帝二十三年三月,北戎犯边,一日连破三郡,玉京震恐,集大军三十万北上抗敌,北戎王佯败五十里,退回草原,大将军王忠嗣迫击之,北戎再败,引大晋军深入北荒,北戎王召各部族,四月,两军战于荒丘,大将军王忠嗣战死,三十万大军覆灭。北戎自北原郡南下,攻城掠地,直抵虎牢关下。五月,两军相持于虎牢关。六月,北戎王率狼卫突降玉京城外,一日破城,晋末帝被北戎王砍下了脑袋,三百年的大晋走下了历史的舞台。战后,北戎王命人推平了玉京城,用一百万晋人的头颅筑起了京观。广袤肥沃的中原成为了北戎的牧场。

  关西直道上,无数的百姓托家带口从中原奔向西原。

  “阿妈,我们为什么要离开家里?”有孩子问他的母亲。

  “没法子,家里闹了戎鬼,咱们啊,只能逃命去了”

  “我们还会回来吗?”有人回望着自己的家乡。

   “这谁知道呢?”他想他们可能再也回不来了。

  “不,我一定会回来的,一定。”有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哭喊道。

  “小虎哥,你说的对,我们一定会回来的。”这是一群十二三岁的小孩附和着。他们的父亲是镇北军的军人,可三十万的镇北军已经覆灭在北荒的荒丘。

  不远处的村子燃起了浓烟,村里走不动的老人举着火把最后望了一眼远行的亲人 ,点燃了面前的干草。

  孩子们在他们仅余的亲人带领下汇入了这条关西直道上的人流中。

  在不远处的山头上有一个老道士手上牵着一个小女孩,看着这长龙似的百姓们,他的心中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

  “他们都是些什么人”小女孩问道。

  “蝼蚁,一群无法掌控自己命运的蝼蚁。小树,你不要成为这样的人。”老道士回道。

  小女孩陷入了沉思中。

  他是宗盟的宗主,眼前的一切都可以说是他的手笔,是他用二十年的时间一手扶起了强大的北戎,为的是宗盟的大业,可其中又有多少人会为了这个目标化为枯骨。他不在乎吗?

    “一将功成万骨枯, 走吧。”老道士的语气似乎有着莫名的悲伤。牵着小女孩的手一步三丈,十丈,百丈,渐行渐远。

    小虎在人群中很不起眼,穿着破烂的衣服,但他的眼睛很亮,特别是在夜晚好像星辰的光芒。他从小都有一个特殊的功能,那就是看的远,今天他似是看到有一个老道士和一个小孩踏空而去。

  “神仙,那是神仙。大家快看啊,那里,那里”

   他很是兴奋。

  “那有什么神仙,你看错了吧。”

  “是啊,我咋没看到。”

  显然,是没有人相信他的。小虎却也不懊恼,这种不被别人相信的事情他已经经历过很多了,刚开始的他很是不能接受,后来经历的多了,他也就淡然了,只当自己的秘密。不过今天却是有些例外了。

  “呵呵,小虎啊,没想到你眼神这么好,那可不是神仙,那应该是功夫高强的武林高手路过这里。”一个身背长刀的中年大叔开口说到。

  “真是没想到,我们还能有这样的机会看到这样的武林前辈。这是我们的荣幸啊”身边有人回到。

   “胡来尔叔叔,我们也能够学武功吗?”小虎和一众小伙伴们急切的问着背着长刀的中年大叔。

  “那是当然,人人都可习武,但要有所成就却不容易,资质,心性,机缘,缺一不可。有的人练一辈子也达不到先天,有的人躺着躺着都有可能成了先天。就像我,二十年前都是后天大圆满,至今还是后天大圆满境。”胡来尔满是唏嘘。

  “胡来尔叔叔,啥是先天,又啥是后天大圆满。”小虎跟他的小伙伴都是一脸疑惑。

   这个到是把胡来尔问着了,他没想到这些孩子连武林最基本境界的划分都不知道。不过看着他们一身破烂,便知道他们都是一些生活在底层的民众,平时也没谁会去给他们说这些。他只略一沉吟便说道。

   “好吧,那我就先来说说这武道境界划分吧。首先按照总的划分有三个大境,分别为后天,先天,宗师,传说之上还有境界却不是我能知道了。嗯,再细分的话,后天有三等九层,一等培元境为了培养元气,分为熬经锻骨,活血强身,健腑通脏;二等通脉境气力贯通百脉,分为气力生劲,劲脉汇通,力劲合一;三等养气境为了增强气力,分为六识不堕,气通玄丹,百脉归海。这一个先天境界嘛,我也就了解的不多了。嘿嘿!”

  “哼,听说要达到先天境界,只有那些有些底蕴的武林世家才有一丝可能,我们这些草根,一无好的功法,二无丰厚的财力买得滋元补身的药材,更无师长提携,想要成就先天更不可能。你们啊只要知道后天境也就够了。”胡来尔的身边有人忿忿插嘴说道。

   听了这人的话,小虎等人却是有些不服气,他们这个时候对未来充满了期待,他们都认为自己能够成为开山裂石,一剑断江的武林至尊,却不知武道艰难。但无疑今天的这一番经历,在他们幼小的心灵埋下了一颗种子。

   这条通往西原的道路上还有许多的故事在发生,有无数的人在逃离中原,他们不知道会有很多人死在路上,可他们还是起程了。在这条道路上将会改变很多人的命运。

  此时的大晋西北边陲,北定王境内,天荡山支脉,雾尘峰下,凌山正领着他的军队攻打上峰后的黑蛇山寨。十二凶寇,十二寨,黑蛇山寨是这是北定王境内最后的一股匪徒,其他的山寨都被他率领铁骑踏平了。这一股也是各方势力伸入北定王境的最后一支有实力有影响的势力。,各方势力都认为北定王世子,不是去南林郡支援,就应当是去抵挡西荒联军。可是他现在却发兵先灭了这十二凶寇。这十二凶寇祸乱西北多年,十二凶寇又都是宗师境高手,官府几次征剿也是奈何不得,又值北凌四方不宁,牵扯了北定王府的大部分精力,所以便让他们存活了下来,这次凌山遇袭,就有这十二个人出手。凌山更知道在上一世,北定南境的二十万大军覆灭后,这十二寨在北凌造成了多大的杀戮。不论是为了报仇,还是为了无有后顾之忧,这些贼寇都得死,更何况还能顺带的练兵,何乐而不为。

  王生甩了甩手中刀,提着贼寇蛇老七的头颅,就到了凌山身前。

   “殿下,贼寇已经伏诛,这是贼首蛇老七的头颅。”

   “好,王将军威武。命人将这厮的头颅和各贼首头颅传示各郡。”

    “是,殿下”

  王生转身喊来一个士卒吩咐了下去。而凌山却是百无聊赖的在雾尘峰山间逛了起来,这峰风光秀丽,山间常年大雾弥漫,山脚正处在西荒与西原接壤处,西荒沙漠的沙尘常被沙尘暴吹到了山间,雾尘峰由此而得名。正是因为山间尘雾太多,视线不便,进入这里的人大都会因为迷失方向而死,久而久之就没多少人会来这里了,算是人迹罕至。也没人能够想到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里从山腰以上环境有了很大的改善。蛇老七也是一次巧合才发现了这里,这个地方易守难攻,是个安营扎寨的好地方,对蛇老七来说却是天大的造化了,可惜,他没有想到遇到了开挂的凌山。凌山却是知道有一条安全的道路可以直通山上,这在上一世的诸王相争后期不是秘密。而且凌山在行军途中就是边行军边练兵,更是传下了直通无上境界的功法血衣诀。又经历了几场剿匪大战,人人得到了历练,都已经突破到了先天境界,说出去都得吓死人,三千先天兵士,问世间谁是敌手。对付这区区一个匪窝他都感觉是小题大作了。还是逗一逗肩上睡的正香的撼天。凌山拿根草叶子伸出去刷撼天的脖子。撼天被刷的直扇翅膀,盯着主人丝丝鸣叫,幽怨的眼神好像在说:主人,你变坏了。

  凌山的笑声和撼天的鸣叫回荡在山间。漫山的士兵正在掩埋敌人的尸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撼天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撼天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