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奇才何曾败 四方战不休
妖藏刀2020-02-01 23:163,312

  大牛正在解开马栓,他轻轻拍了拍马头,用头蹭蹭马脖,经过了十多天的征战杀伐,他现在也是这三千先天境兵马的一员。他没有想到在军队里的成长这样快。透过层层营帐望向北方的天荡山峦,不知道韩叔的伤势如何了。想到自己死去的家人,心中破境的喜悦瞬间消失了。

         “大牛,干啥呢,快走吧,集合了。”有人喊着。

         “好,来了。”大牛回过神之后应到。

         翻身上马,戴好头盔,三千兵马徐徐前行,离开了雾尘山,一路无甚阻碍,直抵南林郡境内。南林郡境内多丘岭。当地多生各种竹子,一座座小山都生满了,世人也喜称其为“小竹山”。当地的人们喜爱用竹子做的各种各样的用品,竹屋、竹椅、竹凳、竹床等等。这里还有天下驰名的竹筒饭。还听说在南林郡的一处地方生有一根竹王,有种种奇妙之处。凌山乘马一路行来,只见的青青竹叶漫山飘摇,到是别有景致。撼天每每都会到这竹林间嬉戏玩耍。

          “殿下,前面就是南林郡城了。探马来报郡守已经在城下迎候。”王生驱马上前向前方指道。

         “好,命人去告诉竹郡守,我们就不入郡城了,让他做好后勤补给,安扶好百姓。时间不多了,我们需即刻赶往南蛮郡前线。”凌山说完,拈指在嘴吹了一个口哨,撼天高傲的扬起脖子从一座小竹山飞出来发出高昂的叫声,周围的鸟兽四散奔逃而去。撼天盘旋到凌山头顶却不落下了,只是发出丝丝鸣叫。凌山沉了沉眉,侧耳倾听。这时却有一道洪亮的声音在凌山耳中响起。

          “世人都说北定王世子文韬武略,甚类其祖。实为一豪杰也。今日相遇,才知名副其实犹有过之。”

            声音回荡在山间林地,却不见人影。

          “什么人,装神弄鬼,给我出来。”王生拔刀在手,沉身问之。四面斥候四面窜出,都未有发现人影踪迹。

           “千里传音”副将喃喃道,何人有这样的本领。

           凌山此时已经感应到了,在道路前方有一道人影以极快的速度来到了近前。一身白衣,长袂飘飘,行步间似闲庭信步,晃动间如鬼魅无影。俊秀的脸庞透着儒雅。此时他已经立于凌山马头前三丈开外。

          “道宗,楚萧然。这厢有礼了。”

           “什么?楚,楚,楚萧然,天下第一,道宗道子。”

            “一剑断江楚神通。”有些震惊的声音在几个副将的口中发出,包括王生的的坐骑都好像感觉到了主人的不安,不自觉的踏着前蹄。

          “哦,楚萧然,你这位天下第一怎么有闲心到这游玩来了。”凌山的声音适时响起。

           “殿下说笑了,在下是为了殿下而来。”

           “哦,为我来的。”

           “是的,我来请殿下撤兵回城。”

           “撤兵回城,这么说来你是来阻我南下增兵的。”

           “不错”

           哈哈,哈哈哈哈。

          凌山听了道宗道子楚萧然的话,却是大笑出声。凌山笑了一阵停下后,用凌厉的目光望向了楚萧然。

          “大宗师,我凭什么要听你的。”

         楚萧然的脸上还是挂着温和的笑容。

          “因为我不是一般的大宗师,我是能一剑断江,万军丛中取上将首级的半步神通境的大宗师。”

            “哼,纵是如此,我有三千先天兵卒,战阵一起,便是神通境来又如何,更何况,我与王生皆是大宗师境。”

            “那殿下是要试一试吗?”还是这样温和的声音。

            凌山看向那前方飘逸洒脱的身影。不免,露出了欣赏之色。要知道在上一世,楚萧然可是在不久便会突破入传说中的神通境,成为名副其实的当世第一人,更是被誉为千年以来第一武道奇才。他知道,如果没有他‘重生’,楚萧然更是前推千年,后推二千年的唯一突破到神通境的人。在这样一个灵气逐渐衰退的当下达到这个地步的武者,已经不是天才可以形容的了。

         “好啊,天下第一,我还真想试试。要不我们来赌一把吧。如何?”

         “哦,有趣。”

         “这样吧,我选五百先天士兵,由我旁边的这位刚入大宗师的将军带领布阵,你只需来破阵。你胜,我退兵;我胜,你入我北定城,百年不得出。如何,你要是怕了,尽可自去。”

          “好”

         双方商讨完,便各自拉开了架势。王生带着五百人,布上了血衣诀内阵字卷龟山阵。此阵法没别的,就是防御力惊人,还能够将敌人的攻击力量积蓄起来最后返回给敌人。

         所以,输了,楚萧然输了。哪怕他用出了他最强的一剑断江,再配合他的神通雏形,还是没能打破阵法,反而被阵法反弹出了内伤。

        “楚萧然,你输了,希望你信守承诺,我给你十天去处理自己的事。”凌山说完拔转马头向南蛮郡而去。

         楚萧然此时一脸茫然,脸上的温和笑容再也挂不住了。他不敢相信,他就这样失败了,不是不能承受失败,他曾经也想过他有一天会被人打败,可绝不是这样,这样简单。

          此时的南蛮郡前线,火龙山脚,有两方军阵交峰,一方步骑结合,个个黑色铁甲罩身,进攻有序。一方身穿藤甲,还有象兵助阵。双方杀过了几个回合,都奈何不了对方,各自不甘心的撤兵。

          马长安看着撤回去的南蛮人,井然有序,全不是以前一窝蜂的来,一窝蜂的去。作为南蛮郡镇守多年,他与各蛮部交手多年,自认为很是了解的他,这一次确有了不好的感觉。他转身回到营内,下的马来,就赶到了中军帐。帐外各大将,镇守使都在。他看了一脸严肃的众人。走到了与他私交不错的将军王度身边轻声问道:“王爷怎么样了?醒了吗?”

          “唉,没有。蛮子退走了?”王度摇着头叹了口气回道。

         帐外的人看了一眼马长安,都没有说话,气氛显得有些沉重。

          此时的北定王城,司马昭明和一干大臣正在为一事犯愁。最近这段时间,北定城内的信天翁却是往来频繁,北定王境各地的情况都会第一时间被了解到。不说世子殿下的捷报,其他各地传来的消息就不可观了。南蛮那边战事陷入了焦灼中;东州好像也发生了什么大变故,却还影响不了北凌;可是现在北边却传来了北戎大军攻破汉亭城的消息。

          “好大的胆子,啊,谁给了那些北戎人胆子竟然敢来攻我。”有大臣脾气爆的已经开骂了。

          “哼,我看他们是忘七十年前的教训了。”有大臣附和。

           “好了,大家安静,汉亭城被破,高城守和覃镇守相继殉职。现在该如何应对。秦大人,你来说。”

            “呃,我的意见是收缩防线,大家来看。”

             秦灰将手指向了中央沙盘上的汉亭城,手指向下移动,指向西荒。

           “什么?你的意思是北戎会和西荒联军结盟。这,可能吗?”王三惊道。

  “不错,我就是这个意思,如果北戎和西荒联合,那我西北边陲就溃烂了;就算北戎不和西荒联盟,可没了汉亭城,我方的防线就裂开了一个口子,只要西荒来攻我西留城,无有汉亭一旁侧应,粮草不继,可以说触之即溃。所以我们要么派兵在西荒联军反应过来前夺回汉亭城,要么收缩兵力到西函关可保万无一失,但那样一来要放弃西北七郡。”秦灰捋了捋山羊胡子,瘦小的身躯,看起来很猥琐,可在场的没有人敢小看他。

  各大臣都吸了一口凉气,空气一下安静了下来。

  司马昭明沉思了一会,看了看秦灰,又看了一下其他人。轻轻拍了拍桌子,站起身来。

  “各位,我蒙王上器重,托我以大事,嘱我守境安民。值此危机时刻,我北凌还从未有放弃我北凌土地和人民的例子。我决定夺回汉亭城,死守西北七郡。一切后果,本相担之。”

  秦灰叹了口气,拱手道:“相国所言,壮哉。我愿意亲率虎卫北上,愿相国许之。”

  此番话却让人动容,北定军神要再上战场了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撼天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撼天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