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古原仓有粮   西留城有兵
妖藏刀2020-07-31 22:062,011

    秦灰已经率领着支援的军队已经到了古原仓,大军未动,粮草先行。秦灰已经预感到北凌北部边境的这一场战斗怕是格外艰苦长久,粮草的重要性就毋庸置疑了。古原仓的历史很悠久了,早在古西国时代,就作为储粮重地。几经战火洗礼,又被各时统治者几度翻修,主要是古原仓地理位置优越,气温干燥,粮食易于保存;地处山谷,四面环山,北凌在这里常驻十万兵,此地更是一个兵营,易守难攻,是北凌镇压北方七郡的保障。此时的秦灰正在营中巡视,一车车的粮草被士兵们运出古原仓到了军营。军士林立,站在山坡高处,堪舆地图。

            “快看,那是什么?”

            “那一片云好像血的颜色,那是什么?”有士兵发现了奇怪的景象。

            “快看,它移动的好快。”

            “过来了,过来了。”

           轰隆隆!轰隆隆!

          大地震动,远处传来的声音,好像这大地为鼓,血云为锤。由远及近,有很快消失在了视线中,

          “这是?一支军队,一支由宗师境界士兵组成的军队。”秦灰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有一骑,从三千大军中冲出。来到了谷口前,秦灰只感到一股大势压来,头脑竟然有一些发晕。此时的大牛,在万军眼中,立马执刀,只感觉男儿豪气顿生,可谓大丈夫矣。一个月前,他又哪里能够想到会有这么威风的一天。

         “秦相可在?殿下有令!”大牛将世子令牌拿了出来。

         “本将在。”秦灰望向谷下那宗师拿出来的令牌,却是北凌世子令无疑。

         “殿下有令,命你即刻派人接收汉亭城。”大牛说完拔马向北追了去。

          当血云卫离去良久,秦灰还没反应过来。副将才上前道:“将军,我们现在该如何作?您看我们还运粮吗?”

           秦灰转头望向谷内,百里山谷之中,粮草堆叠有一座小山高,他没来由的打了个寒颤。

           “不必了,这些够了,点齐三千兵马,跟我出发汉亭城。”这是宗师!三千的宗师士兵。还有那改变天象的军势,我的天,这真是要变天啊。秦灰,秦子明的心中惊叹。一股兴奋不可抑制,对于军神来说,这样的军队提起了他兴趣,他飞快的奔下谷,骑上马向北边追去。

           “唉,将军。秦军相,你去哪儿?快,跟上去”谷中众将一片混乱。很快在这十万军中就传开了,有一支天兵下凡尘。

           汉亭地处黄沙域,北凌为了镇压海默人的作乱,百年前在这黄沙漫天的地方筑城;常驻军千人,粮草都是由西北七郡运来的。可惜,现在的汉亭已经在硕和加龙铁蹄下化为了一片废墟。

         此时的硕和加龙率领着的他的硕和部勇士和西荒联军驻扎在西留城下。西留郡西留城,西北最西的一座城,也是一座军城,是北凌镇守西北,牵制西荒族群的一个触角。

           北定王境在古西原境内,荡天山脉横穿北凌,荡天山脉以西多荒漠草地,有众多的游牧民族逐水草而居,奉古西王遗族古西族为尊,曾几度一统各部与中原王庭相争;西原以西是为西荒,西荒多为沙漠,沙漠中星罗棋布着大大小小的绿洲,西荒各族在绿洲上结寨筑城,信奉星圣教,在最大绿洲西州的星圣城统治下,爱好和平。而如今的西原各族早在两百多年前就已经臣服于北凌,历史上多有反复,可在北凌的军威下都没有翻起多大的风浪。更是在五年前古西族都神秘的亡族了。此次硕和加龙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就能够联合到这些反抗势力,背后一定有着不为人知的内情。

           “哈哈哈!”

            硕和加龙抽刀砍下了一个北凌人的头颅,望向燃烧着风烟的西留城,猖狂的大笑着。他不知道此时的西留城门后三千甲士已经整装待发。

            “里面的人听着,伟大的苍狼神使臣硕和加龙来了,快快开门献上尔等的头颅让我砍下。”

           硕和加龙的心情是无比的亢奋的。七十载了。属于北戎的荣光将在他的手上重新兴起。他舔舔唇上的鲜血,快了,快了,成功就在眼前。

           无疑,硕和加龙的想法太天真了。

          一支长箭从西留城中射出,直取硕和加龙,他还没反应过来,箭就穿过了额心。在他弥留的意识里,一杆苍狼旗惶惶坠地。

           西留城门开了,身披红色战袍,手持长剑的铁骑汹涌而出,像一股洪水吞没了北戎无与一众西荒反抗联盟。西留城一众官民在城头震撼的望向城外战场,这不是一场战斗,只是一场单方面的杀戮。凌山的剑划过一个北戎人的喉咙,鲜血如水花盛开在他的心中,一股清凉快意涌上心头。

            残阳如血,西留城外只剩下一片残肢断臂,一股黑烟从硕和加龙的大纛上升起;当秦灰赶到西留城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问过了西留城守将西门军,了解了当时战况。秦灰又马不停蹄的转向汉亭城去。

            此时的北定城内,一片平静,王庭虽然已经收到了东州受戮的消息,但二十万黑甲军的回归,却是让王庭众人安心。

           “收到消息,如今世子殿下已经领军增援西北七郡,薛将军带领黑甲军也已经到了赤水关。我北凌无忧矣。”司马内相如此说道。

           这里正议事,一名虎卫跨入殿中,禀告道。

          “宫外有人自称是大晋玉章公主使臣,要入宫。”

            总算来了,殿内不少大臣心道。都是露出了莫明的神色。

            东坊,安定客栈内。白色面纱女子手中紧紧攥着一张从东州传来的信笺,一滴滴泪水顺着面纱流下。她面向东面,似要看清东州玉京城,看清她的故乡。

             晋末帝二十三年七月,北戎王拓跋云在东州对中原人发下三光令,即杀光,抢光,烧光。一时血腥四起,杀戮不断,不知多少人惨死屠刀下;又有多少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撼天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撼天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