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大梦谁先觉 平生我自知
妖藏刀2020-02-02 23:082,588

    “嘿,大牛叔,进城去啊。”

  “今儿个,是个好日子啊。大牛叔一路平安”

  大牛推开门扉,肩抗一扁担沿着山间小路路过一户户人家。白云绕山间,晨雾见仙颜。左见猿猴挂杨柳,右见松鼠逗坚果。好一处农家园。出的村口,正见一微白头发,面容微倦的中年妇女打的野草回来给他打招呼。

    “是啊,他三婶,最近猎了一批好山货。”大牛回应一声,跨过木桥向前远去。转过几道山沟,穿过一大片竹林,豁然看到一条官道,似巨龙盘桓山间,绵延无尽。大牛每每望着这条道,都会生出一股豪情。竹尽道旁,有一竹屋,有一老头住在这里,今天他刚起来,在这院里摆开架势,活动活动身子骨。这大西北里民风彪悍,人人都会来上两手。这位老头曾经更是军中的一把好手,老了干不动了,才拜别了将军回了老家来。在这方圆几十里都很有名头。

  “呦,大牛今天起的早啊。下的山来,是要进城送货?”老韩叔伸展双臂,扫了大牛一眼道。

  “他老韩叔早。是啊,最近猎了个好收成,去哪百货楼里买个好价钱,回来给您老带春风楼里的美酒喽。”

  “哼,你小子好运道,猎了一头火眼狼王。快去吧,快去吧。”老韩叔抽抽鼻子,摆了个提杯送客的架势。“唉,你老忙”大牛打量了一下担子前端用灰布包裹的竹蓝,跨步上的官道,行远去。

  朝阳渐起,云霞盖远山,老韩叔打的一顿拳,收功回气,回屋里端的一杯茶,坐在院里品铭,心里却想着,那大牛却真是一个好苗子,若去参军,定能博个大好前程。可惜,这时局唉。

           却说,大牛顺着官道行了半个时辰,遥遥望去,可以看到一座巍峨巨城,楼高百丈,斑驳的纹理,久经历史的沧桑;行过定军桥,进的朝天门,大牛的心中自起一股渺小卑微感触。虽不是第一次进入这西北第一城,天下第一门,但每一次大牛都佷紧张忐忑,显的很是肃穆;他挺直了腰杆,目不斜视,仰首挺胸的走进了北定城。

        人潮涌动,环佩铃铛,腰挎长剑,手牵骏马;琉璃香车,裙箩紫衫,甲士护道,牵黄擎苍。这里有南来北往的行商,有西北各部落的使者,有奇装异服,各色人等。

       大牛顺着人流,一路走向百货楼。百货楼是北定城南坊一家主营收购山货,珍惜古玩,各种奇珍异宝的百年老店子,在这城里口碑甚好,大牛也不怕被坑了。

      “老掌柜,好久不见;来看看,俺有好货。” 大牛穿过人流,来到正厅,将背后包裹一甩,扔到了柜台上。抬眼只见各小厮肩挑手抗,来往于各柜台之间,掌柜老李头正“啪啦,啪啦”打着算筹。

      “哦,大牛啊,你都好久没来了,我都以为你出事了。怎么,这次是有什么好货?”老李头放下算筹,掸掸衣袖随意道。

       “唉,前几日不是俺娘生病了吗,我得照顾她;这不,最近才进了山,不成想撞了大运。”大牛边解开包裹边说着。

      “呶,你看看。”

      “什么,火眼狼王!怎么会!”老李头吃惊道。火眼狼王,非一般群狼之王,已是入了凶兽一列,灵智始开,可吞吐天地灵炁,对于普通人来说是口耳传说的东西,更不是寻常武者能够对付的。老李头对能够在这里见到它感到不可置信。老李头看了一眼,忙抢过包裹关上,又抬头看了看四周,才道:“跟我来。”说完便带上包裹转身上的楼去。

         火眼狼王的躯体就这样躺在桌面上,狼毛柔顺散发莹玉的光泽,狼眼上有火焰纹路缭绕,可惜它的身上却有好几处伤口。这是二楼的一间密室。大牛已经拿着他换来的一千两银和一株回生草高高兴兴的回家了。这里只有老李头和他的小厮小李。老李头看着火眼狼王,眼中有着贪婪,犹豫,感伤。小李转动桌面的机关,有一条通道打开,老李头长长叹息一声,一挥手,狼王被一股力道送进了通道,小李适时扭转机关,通道关闭。老李头转回身摸摸胡须无奈一叹道:“可惜,我已经用不上了。小李,东西备好了吗?”小李只点头称是。老李头转过身来迈步门外道:“走吧,去见见我们的老东家”。

        春风楼在北定城北坊靠近王城根上,楼有五层,通高有五十米。算是这北定城第一高楼,为征北王凌向天仿东州皇都内玉京楼所建。站在这楼顶层可俯瞰全城,包括南边王都都可一览。雕梁画栋之下,顶层北瞭望台上有一穿黑狼袄的中年面相的男子站在这里很久了,向北望去,多是达官显贵豪宅,星落棋布在北坊两边。向远去,一条长河从东北边天极处延伸而来在城西北汇聚成一片广阔的湖泊,后又向西南穿城而去。中年男子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一位老人,在捋胡子。

         “东西都准备好了”中年男子提了提有刀枪纹路的袄子领,顺着楼层外廊由西向南道。

         “放心吧副宗主;东西,小李都备好了,可是我们刀枪宗真的要参合进去吗?”老李头跟在中年人后面略微沉吟道。

     “哼,宗盟的命令谁敢不从,为了这一天我们等的太久了。我劝你收起你的小心思。”

       老李头听了中年人的话,忙束手低头认错,心里却忐忑,不知宗门是否知道了什么。正思索间,徒然听到前面中年人发出了一声惊“咦”,忙向前面看去,原来是到了春风楼南瞭望台,却不知发生了什么。正要问什么,却见中年人一脸严肃,生人勿近的样子,顿时吓的将吐出一半的话咽了回去。

        此时,如果有一位修为高深的大宗师,就会看到,在王都东殿世子府有一团氤氲云气升腾而起,浩荡磅礴似直接驱散了北定城上空的阴云。方圆百里天地为之一清,天象大变。

      昏暗的宫殿,有烛火摇曳,凌山睁开了朦胧的眼。帘幕微动,一声叹息回荡在殿内。凌山伸出手来,一团白光从掌心飘起浮于眼前。白光之内是一枚晶莹剔透的心型玉佩,它随白光沉浮,凌山只感觉好像有万千世界生发,无尽力量涌动。心动念见,玉佩收束白光融入体内不见踪影。

         这玉佩乃是一件至宝,它是由无数大千世界破碎后残留的世界之心又经各种机缘孕育而出,具有超脱的力量,含有无尽造化。

        凌山望向窗外,日正当中,极盛极烈。他喃喃自语道:“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一梦万年,真耶,假耶;造化,当真是造化,既如此你便叫造化之心吧。”不管是重生一回,还是梦中演法。我都会改变这一切,天亦不能阻,凌山心道。

  一只信天翁穿过窗台,从王都东殿院中振翅向当空大日飞去,一往无前;北定城中有千万只信天翁从各家各户的窗口,院中飞向天空,只一眨眼间汇聚成了一股洪流盘旋在定北城上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撼天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撼天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