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翁飞有缘由 杀人问因果
妖藏刀2020-01-21 01:403,138

       信天翁群飞于天空,绕定北城上空盘旋一圈后分成四股向四面而去。信天翁本是大晋二十九年,镇西侯凌镇西从中断山脉深处找到的苍鹰变种;当时的信天翁能通人性,被西北各地豪强所喜,导致各族捕捉豢养成风,损伤惨重,竟渐成灭绝之势。凌镇西受天子之命镇守西北,带三千甲士入西北,于中断山脉以西支脉天荡山山脚下一块平原筑城。世有传闻,一日凌镇西入猎天荡山,遇一奇人,得传驯养信天翁之法以之传递军情,使得军机不失,其信息往来之便古未有之,凌镇西一战定西北,信天翁功不可没。凌镇西感其功,发下禁令,捕杀信天翁罪当死;并发放信天翁驯养之法,鼓励民间驯养。发展至今,这大西北境内人人都有驯养信天翁了,信天翁作为苍鹰变种也因此得名。

         凌山望向飞过荡天山的撼天,不去管它,由它撒欢乐去,要知道自凌山晕迷的这七日,撼天一直在这殿内守着,怕是快憋坏了。凌山径直走向书房。 幽静的书房内有一个身披甲胄,魁梧高大的男子垂手侍立。凌山正在书桌前挥毫泼墨。

       “严密监视这些人,若有异动,杀”。

        一张纸飘向男子,男子接过扫了一眼放入怀里,行过礼后转身欲走。作为对世子殿下最了解的亲卫,今天的一切都显的不可思议,首先听说本该受伤严重处于弥留之际的世子突然醒来,并且伤势复原,还召见了王府老总管;后来更是将他从军营叫来。多年的生死磨砺培养的敏锐让他知道,有大事要发生了。

        “等等,王生,我记得你好像快要突破到大宗师境界了,只差一步了吧。”

       平和的语气从身后传来。

        “是的,殿下。”王生转过身,抱拳躬身道。

        “嗯,好,这有一幅画你可以看看  ”说着,凌山随手扔出了一副画卷。

        “去吧”

        王生 忙接过画卷退出殿外。王府门口,王生深深吸了口气,摸了摸额头上的汗水,王生在心里感慨世子殿下威严更重了,今天他感觉世子殿下明明讲话很平和,却不时透着一股滔天煞气。不知道这副画卷有什么蹊跷,回去到要好好看看。王生在心中喃喃道。

        城外三十里,通天大道上一群黑衣黑袍黑帽手提染血长刀的骑士正向定北城方向呼啸而来,他们就是最近三天在定北城外烧杀抢掠的悍匪黑衣卫,他们正渴望着鲜血,他们望向定北城的方向散发着嗜血的眼芒。这时,有一个老人,拄着狮头拐杖出了朝天门望向了这边。

        大牛正走在回家的路上,他不知道,在他的村里来了一群从东州去往西州的行商。此时他听到了些微动静,是几十匹快马的声音,正飞速向他奔来,他的耳朵动了动,有风吹过刀尖的声音;耸耸鼻,若有若无一股血腥气,他的直觉告诉他,不对劲。大牛一个闪身躲进了路边树丛,默运祖传的敛息术,屏住了呼吸。不多时,黑衣卫的身影在通天大道上显现出来,三十六匹快马奔腾如风。大牛的冷汗如雨下,他在心里祈求着这群强人快快过去。不过真是不想要什么,偏来什么。当黑衣卫来到他的正前方时,停了下来。

         黑衣卫停了下来,再也无法往前走了,在黑衣卫的眼里,有一个黑点从前方飞速袭来,可黑衣卫却无法动弹,只有他们知道有一股庞然的压力作用在他们的身上,他们动不了。三十六名宗师巅峰的黑衣卫就这样化作了血雨飘洒在天空,给路边的野草,树木戴上了红帽子。不多时,大牛擦着飞溅到脸上的血污,一脸呆滞的出现在道路上,嘴里吐出微不可闻的两个字“拐杖”。

         朝天门外通天路旁一小摊中老人放下水碗,扔下一块碎银,转身拄着拐杖进了朝天门。

         西殿,凌山看过了他王祖母,就到了一处院子里,有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正在院子里舞刀,看到凌山,飞快的扑到了他的怀里。

         凌山抱起小女孩,心中感到了无限温暖,他在心里发誓道,这是我的家,我的亲人,我一定要保护好它,上一世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小月月,你不是讨厌练武吗,今日怎么练上了?”凌山放下小女孩温柔道。

        “还不是因为你,哥,你都要被别人打死了,我只想为你报仇,你放心,等我学好了武功就可以保护你了。”

         “傻丫头,看我,我都好了,哪里有伤了?你呀,放心吧,这世上能伤你哥的还没生呢。你想练就练,不想练,就不练,哥只希望你每天过的开心。”

          “嗨,你就吹吧,你上回不也是这么说的,你不知道,你这次都担心死我了。哼,都怪你那个世子妃,不是因为她,你怎么会被骗出城去,不出城又怎么会被埋伏,会受这么重的伤。哼,不行,我一定要练好武功。”

          凌山听到这里,心中却是升起无限感慨。想到了在造化梦境中的三个月后,这王府燃起的大火,还有在大火中挣扎的傻丫头,他的堂妹凌玥。他的思绪,不由向定北城以南五千里飘飞。

          这个时候的春风楼顶层,气氛却有一些紧张。身穿黑狼袄的中年人,静静的坐在房间上首,粗大的手指有一撘,没一撘在桌上敲着。老李头却是在一旁神色不安,眼神不时瞟向房门。

          “有劳两位久等,曼夭来迟了”空谷幽兰的声音自房间西南角响起,让人心中感到莫名的宁静。中年男子和老李头向西南角看去却被一帘帷幔挡住了视线。

           “还请两位按原定计划行事,其他的,宗盟自会处理。”柔和的声音一字一顿的说来,空灵飘忽,透着极大的压迫感。中年男子和老李头忙点头称是。

            此时定北城各处却不平静,风起云涌,暗流潜伏。普通的老百姓之间却是一片祥和,他们都是该吃吃,该喝喝;这世界的变化离他们似乎很远,却不知危险的来临。对于城内的大人物们来说,近段时间发生的事,让他们忧心忡忡,此时的王宫东殿议政阁内,内相司马昭明和一众大臣就正在处理各种要事。

            “唉,风雨欲来啊,南边的蛮人作乱,北边的草原戎狄蠢蠢欲动,西边的也有要插一脚的意思。”有官员不由发出感叹。

            “最重要的是与东州玉京的联系也断了,连信天翁也带不回消息。”又有一名官员附和道。

            听到这里,想到最近发生的事不由都有些沉默,房间内只有书页翻动的声音。一阵脚步声自门外传来,一名卫士送来了最新的消息。

            “怎么了?”各大臣都看向了内相,刚刚的消息可是第一时间传到了司马昭明的手中。

            “好事,黑衣卫在城外五十里被灭了。”司马昭明没有故作沉吟。他也没有与其他人一样显得有多高兴。对这位坐镇定北城年逾古稀的老人来说,他从帝国的玉京城的一位小士人,到今天出相治一方,他经过了惶惶不可一世的老征北王时代,历经不知多少风雨,他很清楚,平静背后的狂风暴雨有多大。他不敢有一丝松懈,隐藏在暗中的敌人,面对黑衣卫的覆灭又会有什么动作。

            “来人,命城卫司密切注意各处动静,特别是马家,王家,林家。”

  “王三,李五。命虎卫守卫王宫”

  “转运使李拓,筹备粮草;兵马使秦灰整顿军马;各司各司其职,轮班理事,有任何急务,立时报到我这里来,不可拖延。”

  连下了三道命令,司马昭明的心中才长出一口气,又埋头处理政务去了。

  日渐西斜,小李子回到了城南一处四合院内,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取出一把长剑,用布擦拭剑身,寒光湛湛。负起长剑,走出房门,院中一颗桃树下有一酒鬼躺落满地桃花,手中的酒壶装着的琼浆玉液顺着壶口流入口内。

  “你拿剑干什么去?嗝”老酒鬼打了个酒嗝。

  “杀人”。

  偏殿内有一个书生打开门来。

  “杀谁?”

  一阵沉默后,小李子走出了院门。他不知道要去杀谁,但只要掌柜的要他杀谁,他就杀谁。因为老掌柜对他有救命之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撼天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撼天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