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看美人落难 说英雄执剑
妖藏刀2021-01-20 21:552,862

  烟火流年逝水去,往事回首不堪忆。北定城春风楼内,往来宾客不断,豪掷千金,谈诗作赋又是一段风流韵事;顺着楼道走廊路过,一间间客房内哀怨忧伤的曲目调动了人们伤心处,又不知勾动了多少男儿的心事。一名小厮来到了春风楼顶楼深处的一间房间。

            “主子,有人到访。”

            小厮弓着腰语气谦卑的在门外说道。

            “哦,是谁?”声音淡漠而又魅惑,传了出来。

            “来人自称是江南士族代表,剑阁弟子宫飞月。”

            “哦,”

            一袭红衣大氅的春风楼楼主凌楚霜,在春风楼会客厅里见到了宫飞月。

            凌楚霜打量着宫飞月,她穿着一身白衣,手持玄剑,英姿飒爽的站在堂下。行动间干净利索很有江湖儿女的爽快气。

         “飞月姑娘不在江南帮镇南王抵御北戎进攻,千里迢迢到了北凌,找在下有何事?”

         “宫飞月见过师娘,师傅一直惦念着您老人家他命我来看一看师娘,给师娘送了礼物来了。”

         说着就命人将礼物抬了上来,一条长长的紫檀木匣离这很远,就能够感觉到一股寒气袭来,匣外面有一层薄薄的冰霜覆盖。

         “打开”

         宫飞月挥手让人将其打开。

        打开之后匣子里放着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剑,逼人杀气,健身通透明亮。

        “师娘,这是师傅在阵前杀了北戎大将拓拔寒之后得到的一把宝剑,听说乃是从北海深处捞出来的万年玄铁打造而成,自带冰寒气,对师娘的武道修炼很有帮助。”

          凌楚霜一抬手,匣中长剑飞起,握到手中,芊芊素手顺着剑身抚摸,厅中温度突然一降,一股有凝重气息压的众人喘不过气来。凌飞霜回神将剑重新放入匣中,命人将剑匣收好。

          “有心了,不过,他这人无利不起早,让你过来,应该不只是为了送礼过来吧。”

          凌楚霜用审视的眼神望着宫飞月。

          “师娘,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我师父希望师娘能够说服北凌相助镇南王对抗北戎,共同辅佐江南的皇族支脉司马啸歌重登皇位,收复失地。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凌楚霜笑了起来,开始轻微的,后来是大声,声音清亮明快又透着浓重的嘲讽意味。

         “镇南王打的好主意啊!不过可惜,我北凌四面受敌,暂时就算有心抗贼也是无有余力,只怕是暂时出不了兵。不过既然,嗯,江南氏族与南宗门派联合对抗北戎,我北凌也会援助一二,待我与北凌高层商量一番再说。”

          凌楚霜沉吟了一番,想到如今北凌的重心都放在了西征上,对北戎成保守态度。实在是北凌的上层对大晋皇族没多少好感,他们有些人巴不得这些晋人都死光才好。

             “这样,你先在北定城内多逛逛,你也是第一次到这大陆西北地,风光可与江南不同,你好好游玩一番,过几日我再给你答复。”

             凌楚霜又交待侍从好好招待。自己却去了春风楼地底牢房内。

             有牢房看守的两名侍女连忙过来见礼。这些春风楼内的侍女也是不凡,看气息都有后天养气的功夫了。

             “怎么样?她招了吗?”

             “主子,这人还是没招。已经饿了她几天,再不给她吃的,怕是要把她饿死了。”

             “主子,要我说还不如把她拉出来打一顿,看她招不招。”

             嗯,在这些侍女的心中,一直把凌楚霜当作自己亲人看待,如果不是主人的收留,她们这些人的下场是很悲惨的。所以对于她们之中出了一个吃里扒外的人,自然深恶痛绝。

             走到牢房深处,却没有想象中的肮脏凌乱,臭气熏天;反而很是干净整洁,春风楼的头牌曼夭就在深处的一间牢房里盘膝打坐。虽然身处囹圄,还是一样的风华绝,深簇着的眉梢更是令人疼惜怜爱,望着姣好面容,像面前有一树桃花盛开,心中只剩下了喜悦。

            “曼夭,我来看你了。你还是不愿说吗,你与刀枪宗副宗主莫道寒是什么关系?只要你说出幕后之人,还作乱之事都有那些人参与,我便放你一马。”

          “呵呵,我是绝对不会告诉你的,你杀了我吧!”声音柔弱无力。

           望着曼夭脸上的倔犟,凌楚霜知道问不出了。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女子跟她的小侄子有些关系,她绝对不会这样客气。

           哼!凌楚霜冷哼一声转身出门。

           “走了,你再好好想想吧。来人,给她送点吃的,别让她死了。”

           凌楚霜吩咐了一声,望了那女子一眼,径直出了牢房。,这里就只剩下曼夭,曼夭是他到了春风楼取的名字,她其实是东海蓬莱阁花家子弟。当年在很小的时候就潜伏进了北凌刀枪宗,然后又在宗盟的安排下进入了春风楼,再之后就与当时还是年少的凌山有了相遇,风华绝代与年少慕艾,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可是少年的情意总是短暂的,很快便移情别恋。现在的那一位,怕早就已经忘了她,毕竟她只是春风楼内的风尘女子,如何配的上他。

              此时的凌山正在军营之中查看地图,西荒浩渺无际,荒草遍地,穷极视野天高地阔;地图的绘制常有谬误。此时的大军早已经过了西留城,来到这荒野之上,战阵林立,军营遍野,战马嘶鸣,兵革声响,士卒操练之声不绝于耳。

          “报,前锋哨卫并未发现敌人踪迹”

          有斥候在帐前禀到。因为北凌历代多次征伐西荒,各个部落早已归附,包括古西王王部也在五年前被灭了,剩有余孽也拧不成一股绳,绝不敢兴起抵抗,不过凌山敢肯定在大军四周必有敌人的窥探。

          “西沧蒙哥,希望你不要自误。”

          凌山喃喃自语道。西沧蒙哥是古西王最后的直系血脉,更是北凌王妃柯梦婼的表兄,曾经也是凌山的好兄弟,可惜世事变幻,造化弄人,他们如今却已经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因为正是凌山带人屠灭了整个古西王部落。

            凌山不知道在大军驻地的西北面一处小凹地,西沧蒙哥就这里。

  西昌萌哥捏紧了拳头,眼睛鼓得大大的,愤恨的望着远处的军帐他知道他的仇人就在那里他永远忘不了那天那一天,那把长刀抵着他的脖子上,让他看着他的亲人一个一个的倒在血泊之中;让他看着他心爱的女人,他的表妹被别人抢走。他真的很想现在就跨马冲进去杀了那个人,可是他的理智告诉他不能这样做,。

  那个人为什么要放过他,他为什么不连我一杀了,让他活的这样的痛苦。

  “你救我一命,今天我放你一马咱们算扯平;从此以后只要你不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就当这世界再也没有西沧蒙哥这个人,你好自为之吧!”

  他永远忘不了这样一句冰冷的话。

  “尤猛,你现在就将我们探听到的消息传递给星圣城,让他们做好准备。”

  尤猛,是他自小的安答,是他的兄弟。更是一位草原上少有的猛士,武道境界在准大宗师境的人,相信能够将消息传达好。

  西沧蒙哥知道这北凌来势汹汹,绝对不会只是为了征伐他们这些余孽,应该有更大的目标。为此,他派人联系了他们的盟友在军中的间客,总算探查出来的一点消息。没有想到北凌的胃口这样大,竟然要吞并西州,他是绝对不会让北凌得逞的。

  之后西沧蒙哥便带人向北凌境内而去,他要趁着定北王不在北凌,大军在外,救出以前他们被抓的人,然后在北凌境内部制造出一些混乱,迁至北凌西征的步伐。

  可是他们不知道,在天上有一只信天翁躲在云里,死死的盯着他们。当他们离开之后,信天翁一声长鸣飞向了军营。

  “撼天,你回来了。”

  此时在东海蓬莱阁,水月仙子梦沉舟正在与蓬莱阁阁主花无溟相互交谈。

  水月仙子问道:“小阿花在北宁你就不担心吗?”

  花无溟望着那波涛滚滚的海浪,眼神平静,心中沉稳依旧,只是说道:“一切皆是缘法罢了。”

  在东洲与南岭的交界处,飞龙江边也是军阵林立,滚滚的血水染红江水,一场大战刚刚结束,自从剑阁阁主执剑闯入北戎军中凶悍的杀死了拓跋寒,北戎再也不敢跨过飞龙江一步,双方只在这飞龙江面上小打小闹。

  镇南王宫长刀正在军中与诸将商讨对敌良策,他们想要攻过江去,想要与这天下群雄过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撼天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撼天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